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51|第 51 章   
  
51|第 51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晚自習放學後, 林奚夏下樓時被人攔住,一抬頭就見周嘉澤別別扭扭地站在那, 手里拎了個東西, 她蹙了蹙眉,"有事?"

周嘉澤板著臉, 略顯不自然, "你跟賀行之……"

林奚夏翻白眼, "關你屁事."

"喂!林奚夏!我是你同學, 關心一下不可以嗎?"周嘉澤氣得跟上她, 邊走邊說, "賀行之年紀比我們大, 智商高, 名校畢業,十幾歲就進公司曆練,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林奚夏愣了一下, 還真認真考慮了, "意味著他比你聰明比你智商高,比你牛逼?比你成熟,比你老練?"

周嘉澤又被氣得不輕, "你沒聽過一句話嗎?一個聰明兒子背後是一個精明的婆婆, 賀行之那種級別的豪門,放眼全國都是數一數二的,國際上都排的上名號,賀家就這一個孫子進公司的, 你以為是為什麼?因為賀行之是賀氏唯一的繼承人,這種豪門,你以為你嫁的進去嗎?再說你才幾歲,就跟社會人士混在一起?以賀行之的智商,你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林奚夏真被氣笑了,這周嘉澤愛找麻煩就算了,怎麼還管起閑事來了?再說她怎麼樣跟他有關系?黑暗中她定睛看向周嘉澤,光影下,周嘉澤皮膚白皙,五官有種少年氣,稱得上英俊貌美,他個高,氣質好,到哪都很出眾,可這跟她有什麼關系?她又不喜歡他,他跑過來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做什麼?

"是林又晴叫你來說的?"

周嘉澤微怔,"跟她有什麼關系?"

"你不是在追林又晴嗎?你跑來跟我說這種話是出于什麼目的?"

周嘉澤被問得說不出話,半晌才訥訥道:"沒什麼目的,我就是以同學的立場勸你幾句,你說你吧,小女孩長的嘛就普普通通,人看著也不太聰明,脾氣嘛更是大,我要不是不勸你幾句,我怕你被人騙了都不知道."

林奚夏聽笑了,就這樣盯著他看了很久,忽而壞心思地勾唇,"周嘉澤."

林奚夏一向冷淡,大部分時候她臉上都是毫無表情,可眼下她眸光瀲灩,妖氣橫生,眉間有化不開的春色,這讓她的五官立刻生動起來,撩人心神,勾人心魄,就像個女妖精.周嘉澤看得心跳加速,連吞好幾口口水,奇了怪了,明明她就長得不漂亮,貌不出眾,可為什麼細看之下,竟覺得她美得驚人,一雙眼深邃蕩著波紋,像是能把人吸進去.

下一秒,她似笑非笑,渾然不覺自己這一笑對別人來說有多大的殺傷力.

"你該不會是喜歡我吧?"

周嘉澤呆愣許久,忽然炸了,喜歡她?林奚夏在開玩笑呢?他怎麼可能喜歡她,明明是她寫信告白,他可憐她討厭她施舍她,才搭理他的,但這些都跟喜歡無關!她竟然蹬鼻子上臉問出這種不要臉的話.

"你胡說!"周嘉澤陡然臉色大變,"你果然很討厭!"

"對哦,我很討厭,我這麼討厭你還上趕著往前走,你這不是犯賤是什麼?"

"……我是瞎了眼!"

"知道就好,看不出來你對自己的認識還挺深刻的."

周嘉澤氣的發抖,他拎著手里的蘋果走了很遠,他就不該犯賤給她送東西,看吧,人家根本不在乎,不僅如此還反過來諷刺她,他真是瞎了眼竟然對林奚夏這種人同情心泛濫.

林奚夏挑眉失笑,她說什麼了?隨口問問而已,這樣子倒像是不打自招.

林奚夏到家時家里也擺了聖誕樹,林振濤和吳麗茹一起裝飾禮物,傅宛如在廚房做飯,林又晴和林又晨坐在那看電視,看起來十分和諧,她進門時所有人抬頭看了一眼,就好像她是個外來者.

一般家庭是不過聖誕節的,但傅宛如十幾年前就帶著林奚夏混劇組,受娛樂圈人影響,林家一直有過聖誕節的習慣,記得小時候傅宛如會給她准備禮服和禮物,自打後來林又晴來了之後,傅宛如變了,她喜歡叫林又晴出來給親戚們表演唱歌跳舞,喜歡讓養女打扮得漂漂亮亮,接受親人的誇贊,喜歡給長女准備禮物,讓親朋好友都說她傅宛如是個好人,比起能歌善舞的林又晴,林奚夏這個沉默寡言的女兒就像是衣服上的髒泥巴,讓人恨不得捂住,羞于展現給別人看.

有時候林奚夏覺得她不該討厭林又晴,畢竟沒有林又晴,她不會知道自己愛著的父母的竟然是這樣的人,也不會在家中就感受到了人性的複雜.

傅宛如進來時,所有人都處于極度的尷尬中,她擦擦手,這次聖誕節她很重視,一早就開始准備,哪怕之前再不愉快,今天也早起買菜做飯,瞥了眼林奚夏,她略顯尷尬地站在那,林又晴和林奚夏最近鬧得很凶,因為林又晴踩林奚夏的事,網友把她們罵的狗血淋頭,連她這個當媽的也被罵了,她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

見了林奚夏她咳了咳,想說什麼最終一句話沒說,轉身進了廚房.

吳麗茹更像是沒看見她,林振濤則冷哼一聲.

林又晴輕蔑道:"奚夏,我們在過聖誕節,很抱歉忘了通知你,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林奚夏嗤笑:"我當然不介意,你腦子不好這誰都知道,我又怎麼會怪你呢."

林又晴只當她在逞能,笑起來,"一個人過節很慘的,沒有家人的陪伴你心里會不舒服的,不管我們鬧得多凶,畢竟是聖誕節,你只要跟我們認個錯,我們就原諒你."

"認錯?"

"是啊,你只要跟我道個歉,我就原諒你陰我的事,我們還是一家人."

林奚夏氣笑了,不敢相信地看向傅宛如,"媽,你也是這樣想的?"

傅宛如被她看得心虛,可一想到林奚夏竟然對付她們,她心里就很不舒服,現在她和林又晴是一條船上的,林奚夏對付林又晴就是跟她過不去,要不是林奚夏,他們的炒作計劃早就成功了,可現在林又晴刷票的事被人扒出來,最大的受益人就是林奚夏,她不是傻子,自己女兒不顧親情這樣對付自己,她心里也有氣.

"又晴說的沒錯,你道個歉去網上幫又晴解釋幾句,讓大家知道又晴不是那種人,這樣的話我就原諒你,讓你跟我們一起過節,你還是媽媽的好女兒."

林奚夏像是第一次認識她,原本因為吳麗茹的事她還有些許同情,猶豫著是不是該提醒一下,可如今看,傅宛如這種拎不清的人,會有今天都是自找的.

她笑問:"媽,你真把她們當家人?你是認真的?"

傅宛如眼神躲閃,雖然她也有隱隱後悔,可她在林又晴身上投入了那麼多,現在已經回不去了,再說又晴確實漂亮,人身材好也會來事,比起來林奚夏哪哪都不如人家.

"奚夏,你別怪媽媽說你,做人不能像你這樣,大家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就因為是一家人,她可以可以享用占有我的資源,搶走本該屬于我的東西?媽,這是我最後一次勸你,當然你不聽的話我也沒辦法,但我希望你記得自己今天的話,將來下場不管有多慘,你都別來找我."

傅宛如氣得直哆嗦,"你放心,我就是餓死街頭也不可能來找你的!再說你以為自己能混多好?你照鏡子看看自己,長得不漂亮,不會說話,人又不好相處,你這脾氣跟誰能處好啊,就算現在比職高時混得好點,也沒有太大的出息,不是媽說你,現在的男人都喜歡乖一點溫順一點的女人,就像又晴那樣的,追她的人都是富二代,送的禮物都好幾千塊錢,你呢,有人送你東西嗎?人家又晴將來肯定能嫁入豪門,你好歹要學著點,真以為靠死學習就能混好嗎?"

林奚夏聽笑了,攤手:"你愛怎麼說怎麼說,你高興就好!"

"你……我是倒了八輩子的黴才生了你!"

"這一點我們難得保持一致,我是倒了八輩子的黴才攤上你們這樣的父母!"

"林奚夏!"

"在呢,媽,別大聲,省得鄰居聽到尷尬."

傅宛如頓時閉了嘴,別的鄰居她不怕,可林又晴一直想攀上賀先生,要是讓賀先生知道了,人家會看不起的,她氣得轉身進了廚房.

林奚夏一走,吳麗茹便嘟囔道:"什麼脾氣啊,這性格將來怎麼可能有男人要,不是我說,林大哥,大嫂,奚夏這種性子你們可要好好管管,哪有對父母這樣說話的,現在你們都管不住她,將來就更別提了!"

林又晴低聲道:"都怪我,她就是容不下我."

吳麗茹哼了一聲,"不就是爸媽收養了兩個孩子嗎?現在的小孩也太自私了一點,什麼都想自己獨占,老一輩都說了,多子多福,林奚夏怎麼就不能理解呢?搞得跟仇人一樣."

"是啊,我們又沒花她的錢,關她什麼事?不可理喻!"林又晴低聲道.

林又晨盯著林奚夏離開的方向,沉默了片刻,一直以來他都覺得林奚夏無理取鬧,任性自私 ,正如吳麗茹所說,不就是因為收養了他們嗎?他們過得這麼辛苦,為什麼林奚夏就是容不下他們,非要把他們趕走?可他自從知道林奚夏要自己洗衣服後,心底生出一種難言的自責,他無法否認是因為他們的到來,林奚夏才跟父母鬧成這樣,否則她一個獨生女哪怕跟父母的關系再不好,也不至于弄得跟仇人一樣,而他和林又晴花了家里很多錢,不管怎麼自欺欺人,家里的錢就那麼多,花在他們身上的多了,花在林奚夏身上的自然就少了,怎麼可能不影響她呢?而且如果不是因為他們,林奚夏也不會去職高,說到底都是他們的錯.

他心里自責,很不舒服.

-

賀行之處理完文件,抬起腕表看時間,他幾日沒睡了,精神有些不好,便對秘書道:

"都早點回去休息吧."

辦公室愣了一下,都沒反應過來.

他們都做好加班的准備了,要知道往年就是春節賀行之都在加班,平安夜算什麼?這種外國人的節日難道比春節還重要?而他們雖然不喜歡加班,可拿著賀氏高昂的工資,不加班都似乎說不過去了,可現在老板竟然讓他們回去休息?

休息?他們的字典里沒有這兩個字!這可不符合他們的習慣!

賀總一定是在考驗他們.

像他們這樣的員工,怎麼可能被賀總一兩句話就打倒?

于是.

"呵呵呵呵,我沒事,平安夜而已,我老婆都習慣落單了."

"是啊,我女朋友說讓我周末陪她補過."

"男朋友早就習慣了."

"老板都不過平安夜,我們沒事的啦,呵呵呵呵呵."

"不想休息?那你們繼續留下來加班,我先回去!"賀行之說完,拿起外套走了出去,眾人這才回過神,賀行之竟然說真的!加班狂魔竟然不加班了!眾人淚奔,都掏出手機給老婆女朋友改行程!

俞冬愣了許久,"話說賀總怎麼忽然轉性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放著幾千萬不賺跑去過節,這可不是賀總的風格."

"賀總該不會談戀愛了吧?"

秘書們雙手合十,差點就跪下了,"賀總的女朋友,趕緊把賀總給帶回盤絲洞吧!希望賀總談戀愛以後,多花點時間在戀愛上,千萬別當工作狂了,扛不住啊!"

她做完,其他員工跟著跪拜,"賀總女朋友在上,希望你趕緊把賀總給吸干,最好吸得賀總腎虧腿軟,不能走路!讓賀總不要再折磨我們了!"

江淮看愣了,"拜賀總的女朋友能靈嗎?你們確定有用?"

"不管有沒有用,拜了再說,總之,賀總要是談戀愛脫單,我們一定要燒高香慶祝,給賀總的女朋友加加油,讓女朋友替我們管管賀總."

"不過賀總的女朋友是誰,該不會是上次來的林奚夏吧?"

"別傻了,怎麼可能!絕對是誤會,再說林奚夏還是高中生,不到能把賀總吸干的年紀,我希望賀總的女朋友是個磨人的小妖精,小妖精配霸道總裁,絕了!"

俞冬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

林奚夏回屋里打扮了一下,別人打扮都需要幾個小時,她兩分鍾就好了,拿出造型卡搞個造型,美妝卡畫個妝,香水卡搞一下,好氣色卡疊加,再從空間里拿出幾支口紅來把唇色加深,她站在鏡子前看著穿紅色聖誕毛衣短裙的女孩,因為氣色好她皮膚白里透紅,嘴唇微微張開,像是塗了蜜一樣誘人,原本就漂亮的眼睛化完妝後,更顯深邃勾人.

尤其是當她似笑非笑盯著別人時,總有種無形的妖氣彌散.

賀行之將管家送來的聖誕樹擺好,又掛了些裝飾品上去,配上彩燈,如此一來,兩米多高的聖誕樹讓整個客廳多了些聖誕的味道,他家里是冷調裝修,因著這聖誕樹,頓時有了暖意.

窗外傳來落地聲,林奚夏翻牆過來,見狀,笑起來.

"你還真布置了聖誕樹?其實就一晚而已,真的太占地方了."

"生活需要形式."他回頭,正欲說話,整個人卻愣了一下,今天林奚夏沒戴眼鏡,大半邊臉暴露在他眼前,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她不戴眼鏡的樣子.毫無疑問,她變漂亮了許多,那是一種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間,混合著清純和誘惑的美,既有少女的天真,又有女人的撩人,偏偏她美而不自知,就這樣笑眯眯盯著他,紅唇微張,媚氣橫生.

賀行之回眸,還算自然地繼續布置.

"老人家還挺講究."林奚夏把他的變化瞧在眼里,他剛才盯著她看了多久?至少有好幾秒吧?對于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賀行之來說,這已經夠難得了.

賀行之淡淡地瞥她一眼,畢竟是霸總,氣場還是有的,就這淡淡一瞄,立刻讓林奚夏閉了嘴,她笑嘻嘻地給賀行之打下手,倆人很快把聖誕樹布置好,又開始做飯.

聖誕節這天晚上堵車厲害,飯店人多,他們都不是很喜歡,再說林奚夏下課遲也實在來不及出去,在家過是最好的,隔壁不搭理她她是無所謂的,反正有賀行之陪她.

賀行之嘴角含笑地把牛排盛出來,倆人面對面坐著,吃完飯又喝了點紅酒,林奚夏重生後因為痘痘的原因一直在忌口,這還是她第一次喝酒,喝了幾口腦袋就有些暈沉沉的,心情放松後看什麼都高興,看帥哥就更別說了,怎麼看都覺得賀行之帥,帥的人很想親.

林奚夏往前蹭了蹭,窩在賀行之邊上,像只乖巧的小貓,她臉頰微紅,眼神迷離,紅唇微微勾著,她笑眯眯看著,要笑不笑:"賀總,你知不知道喝酒以後人會想干壞事?"

"哦?"賀行之挑眉,聲音帶著難言的誘惑,低啞撩人.

"就是吧,我能不能親你一下?"

賀行之一向無波的眼眸中閃過些許笑意,他輕哼:"小孩不行啊,親人還要問別人的意見."

林奚夏喝得不多,可她沒喝過酒,酒勁對她來說有點大,總覺得腦袋空空的,聽了賀行之這話,她眨了眨眼,好久才處理好他話里的信息,他的意思是她能親他?她笑了笑,直接坐到他腿上,捧著他的臉親了上去.

賀行之挑眉,聲音看似平常,又像是帶著引誘,"會親嗎?"

"會,當然會,我看過很多人親吻,不就是交換唾液嗎?"

于是她直接伸出舌頭在他嘴唇上舔了舔.

她舔了一會,又動嘴咬,就是沒做到點子上,賀行之輕笑,捏著她的下巴,低聲道:"乖,叔叔教你."

下一秒,他反客為主,咬著她的嘴唇,在她驚呼之際,舌頭進入,攪動著她的口腔.

林奚夏只覺得要窒息了,他親的很用力,吮吸著她的唇讓她忍不住顫抖,身體也僵直在他懷里,他抱她抱得很緊,倆人身體緊緊貼著,或許是屋里暖氣的關系,林奚夏覺得雙方的身體都燙的嚇人,從前她一直覺得賀行之冷淡,可如今親了才知道,沒有哪個男人天生是冷淡的,只看你能挖掘出他多少的熱情來.

不知多久,他松開了她,她覺得自己的嘴唇都麻了.

忍不住舔了舔,紅著眼看他,像是被欺負了一下.

賀行之摸著她的側臉,輕笑,"感覺如何?"

"叔叔好會親,還想要."

賀行之失笑,全天下怕也只有她會一本正經地說這樣的話,其他女人該有的嬌羞她一樣沒有,想要什麼想說什麼,理所當然一本正經,那語氣像是在說數學題.他輕哼一聲,又給她了,倆人親了很久,親到林奚夏差點窒息,親到她腿勾著他的腰,察覺到他的反應.

而後她被推開了.

"老實點."

"為什麼?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做點什麼不符合常理."她就像只偷魚的貓,嘗到了滋味就不想放手了,要知道接吻這麼有意思,親一親就會渾身顫抖,她早就找人嘗試了.更何況她的接吻對象這麼帥,給誰受得了?平常學習學的夠累了,親一親釋放一下壓力蠻好的.

她在賀行之臉上親了幾口,還破天荒撒嬌,"再來一次?"

賀行之笑著把她推到牆邊,臉頰貼著她,林奚夏咬著唇,笑意盈盈地盯著他,倆人相視一笑,很快,他又親了她.

這一次不知親了多久,親到林奚夏都渴了,給自己倒了杯水,潤潤喉嚨.

喝水時她偷偷打量賀行之,不得不說她眼光真是不錯,賀行之穿著黑色毛衣,簡潔的毛衣穿在他身上,卻有種香水雜志模特的既視感,他的臉是任何人都無法否認的英俊,鼻梁高挺,看人時雖然冷淡卻有種意外的吸引力,他很高,比林奚夏高了一個頭,親吻時還需要墊腳尖,人看著瘦卻十分精壯,怎麼看這樣的男人都是極品中的極品,哪怕她在娛樂圈打拼過,活了兩世也沒有見過這個級別的.

她心里喜滋滋的,"賀總?"

賀行之失笑,"嗯?"

林奚夏話不多說,摟著他的肩膀輕笑,"你怎麼這麼帥啊?"

賀行之眼中流淌著笑意,"這個很帥的男人,從今以後就是你的了."

林奚夏更歡喜了,蹭著他的下巴親了好幾下,賀行之把她圈在懷中,林奚夏背靠在中島台上,靠著他,忍不住吸吸鼻子,聞著他身上好聞的味道.

賀行之從一邊拿出一個禮物,"聖誕快樂."

上篇:50|第 50 章    下篇:52|第 52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