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54|第 54 章   
  
54|第 54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門被推開, 傅宛如站在門口,尷尬地笑笑, "奚夏, 我聽又晴說你有一條很貴的手鏈?"

林奚夏蹙眉,"有事?"

傅宛如皺了皺眉頭, "還真有這回事?"

剛才林又晴跟她講時她是不信的, 林奚夏哪來的錢買那麼貴重的東西?那完全是無稽之談, 她倒不擔心林奚夏學壞, 要說交個普通男朋友, 玩得沒輕沒重還有可能, 可若要說傍上大款什麼的, 她自己女兒自己心里有數, 就林奚夏這長相,還真沒到那地步.傅宛如這樣想著又抬頭瞥了女兒一眼,這樣一看當即愣了一下, 總覺得這段時間沒細看, 林奚夏的長相有了很大變化,神態沒變,可五官分明了許多, 臉型也精致小巧, 尤其是那雙瀲灩的眼睛,簡直能看到人心里去.

若是傅宛如也看呆了一下.

見她一直盯著自己看,林奚夏蹙眉,"到底什麼事?我還要看書呢."

傅宛如回神, 不敢相信地盯著她看了好幾眼,不自然都笑笑,"奚夏,是這樣的,又晴要出席一個紅毯活動,她剛出道,借不到禮服,公司也不怎麼管她,需要她自己租衣服,我給她租了套衣服,穿起來特別漂亮,但一時找不到好看的首飾搭配,你也知道我們就是普通家庭,我的那些首飾都不值錢,金子什麼的也不適合戴去紅毯,又晴說你有一條手鏈很貴,就想找你借戴一天,就一天,戴完就換給你了."

林奚夏聽笑了,她有些看不懂傅宛如,傅宛如怎麼好意思來找她借東西?明明都撕破臉了,怎麼就拉的下臉?

"林又晴叫你來的?"

"又晴她怕你不同意,讓我來說看看,奚夏,我們是一家人,你只要借給又晴,以前那些事媽媽就不跟你計較了,我跟你爸爸好好說說,叫他也不要生你的氣,讓他原諒你."傅宛如一副為她著想的樣子,那模樣把林奚夏惡心壞了.

"我不喜歡被人碰我東西."

傅宛如皺眉,"奚夏,又不是搶你東西,就是借用一下,紅毯這種地方穿戴不好是會被人嘲笑的."

"嘲笑?"林奚夏嗤笑一聲,"關我屁事!"

傅宛如沒想到她這麼粗魯,當下惱羞成怒,"你怎麼能這麼沒教養,女孩子家怎麼能說出這麼粗魯的話!"

"我沒教養是肯定的,誰叫我爹媽都是沒教養的人呢."

"住嘴!林奚夏,虧我以為你年紀大了就會懂事,知道悔改,但我看你簡直沒救了!今天這手鏈我拿定了."

"你敢!"

傅宛如紅著眼嗤笑:"你看我敢不敢!你是我生的,你什麼東西不是我給你買的?我在自己家拿條手鏈怎麼了?我看你能怎麼我!"

說完,拽起桌子上的手鏈就走.

傅宛如也是被氣壞了,她並不想跟女兒鬧得這麼僵,可一跟林奚夏吵架,她就被氣得頭皮發緊,恨不得把林奚夏關在家里讓她好好反省自己的過錯.現在的小孩都怎麼了,這麼不懂事,她不就是收養了兩個孩子嗎?這林又晴和林又晨長大了,以後不還是會跟林奚夏相互扶持?再說林奚夏怎麼不想想,她沒生出兒子來,公婆早就對她心生不滿,話里話外都攛掇林振濤跟她離婚,收養了林又晨,林又晨就是她半個兒子,養好了以後肯定會給她養老的,她有了依靠在婆家也抬得頭,她一切都打算好了,偏偏林奚夏到現在還這麼倔.

傅宛如拿著手鏈推開林又晴的門,"又晴,手鏈給你."

林又晴頓時驚喜地拽住手鏈,她很喜歡這個款式,聽程欣欣說這手鏈購買套房子了,且還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聽完後她心里很不舒服,她比林奚夏漂亮,男朋友也比林奚夏好,憑什麼林奚夏收到這麼貴重的禮物,而她就只有一條金鏈子?雖然知道這可能是林奚夏借來的,可她心里就是惦記,就想戴看看,這粉色的鑽石項鏈很搭配她白皙的皮膚,戴在她纖細的手腕上,襯得她皮膚熒白發亮.

"謝謝阿姨,這手鏈太好看了,我走紅毯就戴這個了."

門又一次打開,黑著臉的林奚夏站在門口.

林又晴見她吃癟,得意壞了,"奚夏,不是我要的,是阿姨拿給我的,不過你放心,姐姐就是戴一會,很快就會還給你."

林奚夏沉著臉,"還來."

林又晴癟癟嘴,委屈上了,"夏夏,別這麼跟姐姐說話,我就是戴戴."

"還來!"

林又晴見她生氣,得意壞了,她承認她就喜歡惹林奚夏,不為什麼,就是單純看不慣林奚夏好過,她最喜歡看林奚夏吃癟,就像現在這樣,很恨地盯著她.記得當初她和林又晴來林家時,林奚夏還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穿著漂亮的公主裙,眼神無辜,不諳世事,純潔的跟什麼似的,那時候她和林又晴在親戚家受盡了白眼,一件漂亮衣服都沒有,寄人籬下看人臉色討生活,農村的孩子都不太打扮,穿衣服也沒那麼講究,雖然她長得漂亮,可自打她父母死後,她就沒穿過一件裙子了.看到林奚夏的公主裙她只覺得礙眼極了,明明那時候林奚夏已經不漂亮了,明明林家父母對她也不如從前熱情,可她就是反感她這類自詡小公主的女孩,憑什麼呢?不就是命好點投生在好的家庭里嗎?不就是比她運氣好一點?明明就沒她漂亮也沒她懂事,成績更是沒她好,憑什麼就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她就是要親手摧毀.

後來她有意邀功,一點點把傅宛如和林振濤的愛搶了過來,她深知這些大人都有劣根性,他們和其他人一樣都有弱點,只要拿捏住他們的弱點,就能明白他們需要什麼,如此再挑撥幾句,激起他們和子女的矛盾,如此一來,這個原本還算和睦的家庭漸漸有了裂痕,林奚夏的叛逆成為傅宛如和林振濤心中的一根刺,恨不得拔掉才痛快,而她也如願拉攏到了這對父母心.

林又晴笑了:"奚夏,姐姐的禮服跟這手鏈很配,你要是不借我手鏈,我就沒法走紅毯了."

"我不管!我再說最後一次,趕緊還給我!"

林又晴見她生氣,更高興了,抓著手鏈癟嘴笑:"不就是一條手鏈嗎?至于這麼小氣嗎?"

林奚夏冷笑一聲,右手從背後抽出來,露出手里的剪刀,她也不氣,就只是默然聽著林又晴,林又晴的臉陡然變得刷白,她沒想到林奚夏竟然還帶了工具,當即緊張地往後退.

"奚夏,你別亂來,不就是一條手鏈嗎?你至于嗎?"

林奚夏似笑非笑,只諷刺地看她,"哦,我以為你不怕呢,原來你也會害怕啊."

林又晴真怕林奚夏亂來,她天天刺激林奚夏,都說人丑又自卑的人很容易偏激,林奚夏不會在她的刺激下發瘋了吧?她連忙笑笑,把手鏈遞過去,"不就是一條手鏈嗎?你也太小氣了!還你就是,我還不稀罕呢!"

林奚夏接過手鏈,面無表情地走到衣櫃前,拿出林又晴租來的禮服,二話不說,直接一剪刀下去,咔嚓幾下,就把沙狀的禮服裙子剪壞了一個大洞,在林又晴震驚的眼神中,她又咔嚓幾下,剪了好幾個大洞,這樣一來,原本好好的裙子就變得破破爛爛,根本沒法穿了!

林又晴氣得哆嗦,手抖得厲害,這可是傅宛如花了很多錢才租來的,之所以租,是因為買不起裙子,這原版的裙子要十幾萬,光押金就花了好幾萬呢,明天就要走紅毯了,她不僅要賠償這條裙子,還要在一天內花重金租另一條適合的裙子,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再說傅宛如也沒錢為她賠這條裙子!林又晴哭得不行.

"林奚夏!你瘋了嗎?你賠我裙子!"

林奚夏笑了,像是吐了口惡氣,溫聲道:"你不是一直擔心裙子找不到搭配的首飾嗎?現在好了,再也不需要擔心搭配的問題了."

"……"林又晴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傅宛如被這裙子差點弄瘋,她可是付了好幾萬押金!林奚夏怎麼敢這樣對她!

"林奚夏!你有毛病嗎?你知道這值多少錢嗎?"

林奚夏推了推眼鏡,笑笑,"媽,女孩子家怎麼能說這麼粗魯的話?我就算真瘋了,那也是被你逼的."

"你……"

"這下好啦!你們再也不需要借手鏈了."她心情很好地抿著唇,笑眯眯走了.

傅宛如氣得發抖,可林奚夏那含笑的模樣莫名讓她心尖一顫,總覺得那語氣陰森森的,帶著說不出的詭異感,而林奚夏雖然在笑,可笑不到眼底,又冷又怪,她甚至懷疑這個女兒會不會夜半拿了把剪刀,面無表情地站在她床頭.

一想到這一點,她就再也不敢鬧了.

吳麗茹和林振濤約會回來得知這一幕,氣得夠嗆,她拉著林振濤站在樓梯底下,嬌聲說:"振濤啊,你這女兒也太不像話了,我都有點怕她."

林振濤找到了真愛,容光煥發,對吳麗茹有求必應,聽了這哈,當即憐惜地摟著吳麗茹,低聲道:"你生氣的樣子真好看."

吳麗茹瞪他一眼,"我說真的,振濤."

"我也說真的,麗茹,你不要動了讓我抱抱."他緊緊摟住吳麗茹,倆人這幾天總是偷偷約會,各個小公園小樹林都去過,小情侶該做的都做過,唯獨沒有到最後一步,吳麗茹深知男人就是要釣著,太早讓他占到便宜他一准不珍惜,所以她一直給點甜頭卻從不讓他吃飽.她笑著抿唇,"振濤,我跟又晴住一間屋子太擠了點,你看你女兒天天在家鬧,影響我們的關系,要是把她送去住宿,我住去她那屋,以後你回來時就能直接進我屋子了,那我們……"

林振濤只問是個自制力強的,卻被勾得不要不要的,吳麗茹說得對,傅宛如一天到晚都在家,他們約會很不方便,要是林奚夏走了,吳麗茹搬去她那屋,那他們以後約會可就方便多了.

-

剪了裙子,林奚夏心情很爽地翻牆過去,賀行之剛從浴室出來,見了她,朝她招招手.

林奚夏笑著過去,"哇,好香啊."

她抱著賀行之蹭了蹭,臉埋在他胸口,像個占便宜的登徒子.賀行之眼中含笑,這小孩真是有什麼說什麼,從來不知道害羞.

"既然你聞了我,禮尚往來,讓我聞聞你."賀行之說完托起她的臀部,把她抱到了中島台上,他低頭時碎發蓋住眼簾,作勢要去聞她,動作跟她剛才是一樣的,可做起來卻多了不少曖昧的味道.

林奚夏挑眉:"好聞嗎?"

她雖然沒洗過澡,可冬天本來身上就乾淨,加上有香水卡,味道一直很好聞,自打她跟賀行之談戀愛後,只要有親近的行為,身上的香味就很勾人,撩得人心里發癢.

賀行之低笑,林奚夏被他笑得不好意思,當即捶他胸口,"喂,大哥,到底好不好聞?"

他靠在她耳邊,低笑撩人:"再好聞不過了."

"就是胸有點小."

"……"賀行之這次是真的被逗笑了,她也真敢說,偏偏每次說話時那坦蕩的表情就像在討論數學題,他猜想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眸光瀲灩的模樣有多勾人.

他輕笑:"那我負責一手帶大."

林奚夏也就是嘴上過把癮,可她兩世沒談戀愛,經驗為零,平常自己開開幼兒車還行,遇到這種這種情況,腦子短路了片刻,臉頰發燙,隨後才面無表情地勾了勾唇,一本正經道:"這個重任就交給你了!"

賀行之勾唇,不再逗她,過了會,家政人員送來飯菜,林奚夏瞄了一眼,送來的是蘇浙菜,較為清淡,但重視食材的原汁原味,聞起來很香,她平常在學校吃不好,賀行之一向會給她補營養,但他不愛別人進來,一般都是自己做點簡單食物,這還是林奚夏第一次吃到這麼豐盛的食物.

擺了一桌子的飯菜讓人胃口大開,她笑著吃了幾口,味道果然很不錯.

沒多久,家政人員就退了下去,賀行之拿碗給她盛了碗湯,倆人面對面坐著,竟然有鍾老夫老妻的既視感.林奚夏默了片刻,雖然這樣很溫馨,感覺也不錯,但她和賀行之是不是少了點激情?人家年輕人談戀愛不是應該很激動嗎?恨不得天天抱在一起什麼的,她前世同事第一次談戀愛,和男朋友手牽手走了好幾里路回家,周末同事男朋友坐八九個小時的車只為見同事一面,聽說男女朋友之間除了接吻還有別的行為,剛才賀行之好像只親了她,並沒有進一步動作.

難不成老男人都這個德行?

林奚夏瞄了他一眼.

"怎麼?"

"沒事."飯後,家政人員收了碗筷,林奚夏很久沒吃這麼飽,沒急著坐,站在客廳消了消食,等家政人員走了,她才又瞄了眼看書的賀行之,話說賀總一副衣冠禽獸的樣子,也不知道床上是什麼樣,該不會還這麼一板一眼的嗎?

晚上她特定在床上親了親他,賀行之瞥了她一眼沒什麼反應,這都能忍得住?難不成是因為她現在長得不算漂亮,對他沒有吸引力?越想越覺得是這樣,林奚夏瞄了他一眼,故意勾著他的腰,腳趾頭微微彎曲蹭他的腰,賀行之深眸發暗,一把抓住她的腳趾,把她亂動的腳趾頭都窩在手里.

林奚夏懵了一下,說好的潔癖呢?連她都嫌髒呢,她咳了咳,想縮回腳可他偏不放,她玉白的腳趾頭就這樣被他攥住,那模樣比直接的動作更具挑逗性,林奚夏莫名臉發燙.

"松手."

賀行之深眸發暗,"還調皮嗎?"

"不敢了."

他睡前在看書,眼下正戴著看書用的眼鏡,聞言摘下眼鏡,輕笑著把她圈在懷里,"這麼快認錯可不是你的風格."

林奚夏咳了咳,她忽然發現自己對男人的認識太有限,以為賀行之是個冷肅的人,就想試探一下,可還沒開始呢就已經陣亡了,眼前的賀行之眸色幽暗,雖然臉上依舊沒太大的表情,可林奚夏就是覺得此人目前很危險,還是不要靠近的好.

"睡覺,睡覺."

"確定能好好睡?"

"當然,我明天還要考試呢."她說完自己先閉了眼.

賀行之俯視著她裝睡的眼,唇角微勾,他不知道別人談戀愛什麼樣,可他卻開始期待她快點長大.

-

賀行之這人也有意思,知道她月考經常給她煎了兩個雞蛋,一根香腸,說是考試都這樣,林奚夏活了這麼大,傅宛如都沒這樣過,他堂堂賀總怎麼好意思搞封建迷信?這跟他身上禁欲時尚的氣質完全不符.

林奚夏走到樓梯口正好碰到去考場的林又晴.

林又晴恨恨地剜了她一眼,面無表情地走了.程欣欣回頭,"又晴,你說她這次能考多少名?"

"我哪里知道,她不是天天吹噓自己成績好嗎?我倒要看看她能考第幾,真以為海新是誰想來就能來的!"

程欣欣笑起來,"你放心好了,她能考前幾百名就不錯了,你可是穩定在三十名左右,一定能壓過她的."

林又晴抿唇笑了,"欣欣,我的成績你是知道的,別拿我跟一個職高生比,掉價."

別的不敢說,她的成績絕對不會輸給林奚夏的,這次考試林奚夏沒法作弊,就會原形畢露,到時候她要狠狠嘲笑林奚夏.

"奚夏,你在第幾考場?"

"最後一個."

"哇,我是倒數第二個,最後一個考場是在食堂,食堂的桌子太油了,你多帶點紙巾去."

林奚夏沒想到食堂還能做考場,到了那看到油花花的桌子她開始感謝孟夢的提醒了,她用濕巾擦了好幾遍才勉強坐下,食堂的飯菜味道很濃,據孟夢說在食堂考試,臨近中午時就能看到食堂大媽端飯出來,也就能提前知道今天食堂吃什麼了.

最後考場學生成績都不太好,食堂這邊總共有六個考場,大通間,六七個老師一起監考,不管在哪個角落,只要一抬頭整間考場就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最後這個考場的監考還挺嚴格,而且食堂屏蔽了手機信號,就算作弊也只能靠看邊上同學的答案,可邊上也是差生,帶小抄吧,這食堂這麼多老師,誰吼一聲都有回音,作弊的人能嚇破膽.

如此一來,最後一考場的學生考試時都特別暴躁,抄又抄不到,你說急不急人.

"完了,我要死了!"林奚夏右邊的考生直拍腦門子.

張宇瞥過頭偷偷張望,"你就是林奚夏吧?你成績怎麼樣?"

"還可以."

張宇連連歎息,"完了,整間考場都是學渣,天亡本學渣也!"

林奚夏左邊的宋文皺眉,"那怎麼辦?我聽說這次考試監考特別嚴格,要是被抓住是要記過的,可我實在不會啊!"

"沒辦法,只能瞎蒙了!"

宋文瞥了眼林奚夏,心道女孩子肯定要比他好很多,誰知張宇嗤笑一聲,把林奚夏的書遞給他看,"你自己看,書上干乾淨淨,什麼都沒寫,這比我臉還乾淨呢,林奚夏,你好歹也做樣子抄點知識點上去,不然待會作弊都沒法做."

林奚夏推推眼鏡,一貫的面無表情,"我不需要記,我記在心里了."

"記在心里?得了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職高來的,說起來我在職高的幾個朋友都叫我照顧你,說你是職高校寵."

林奚夏被逗得一笑,海新雖然是重點高中,卻也並不都是好學生,至少有幾百人是花錢或者托關系塞進來的,這些後進生成績不會特別差,走藝術生路線,或者出國,進的學校都不錯,可要是論起文化分,就真的沒法看了.

"職高是我娘家."

張宇原本就覺得林奚夏可愛,怎麼說呢,就是雖然齊劉海蓋了大半張臉,看起來有點呆,跟娛樂圈的小花們不能比,可那副一本正經的模樣卻莫名有種反差萌.

他笑說:"奚夏你別怕,待會我要是能抄到就給你抄,你只管放心交給我!"

林奚夏瞥了他一眼,"你上次月考語文考多少分?"

"102呢!"張宇很自豪,他語文可是不錯的.

林奚夏笑了,就這個成績還擔心她?"那我謝謝你,我不需要抄,我自己會寫."

考試鈴聲打響,張宇見她不要自己傳答案,莫名有些落寞,第一次主動給人傳答案,結果人家根本不領情,少男心碎了一地.話說這個林奚夏就是太自信了點,職高來的要學會認清現實,海新的試卷是出了名的變態,哪是那麼容易考的?

宋文瞄了林奚夏一眼,雖然張宇說林奚夏是學渣,可他沒看過做題目那麼快的學渣,怎麼說呢,就是那種高手的氣質.

試卷發下來後,林奚夏先是胸有成竹地看了眼卷子,評估完題目後,她又看了下閱讀理解和作文題,而後面無表情地從筆袋里掏出筆,等名字填好後,她下筆飛速,在宋文磨蹭之際,已經寫好了第一頁,正准備寫第二頁呢.這種氣質他從沒在最後一考場看到過,那是只屬于前面幾個考場的,是那些重點班的學霸才具備的.

上篇:53|第 53 章    下篇:55|第 55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