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57|第 57 章   
  
57|第 57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林奚夏的房間不大, 屋里的陳設也很普通,唯一的優點就是日照足, 對著露台, 吳麗茹要把她擠走,哪里又是在乎這一間屋子, 不過是為了惡心人.

正想著, 敲門聲傳來, 傅宛如走進來哭得稀里嘩啦的.

"奚夏, 媽媽的命怎麼這麼苦啊?"

林奚夏愣了一下, 傅宛如這貌似她們關系很好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她們都鬧成這樣了, 傅宛如哪來的臉找自己訴苦?

"啊?"

傅宛如低著頭眼淚直流, "媽媽命好苦, 每天洗衣做飯為這個家付出,結果你們一個個都這樣,你爸爸跟吳麗茹勾勾搭搭, 心根本不在家里, 你又天天用媽媽冷冰冰的我命好苦."

林奚夏直翻白眼,"哦."

見林奚夏無動于衷,傅宛如有些急, "我不就是因為沒生兒子天天被你爺爺奶奶看不起, 才想領養的嗎?我不就是想著領養了林又晴和林又晨,以後就有人給我養老了,你以前天天混日子,娛樂圈進不去, 學習又不好,我想為自己謀後路也正常對吧?"

所以,都是她的錯?所以她被父母輕視,被忽視,被傷害都是她咎由自取?

傅宛如滿臉是淚,看起來是真的傷心,可奇怪的是林奚夏竟然不覺得心疼.

只是好笑,因為自己的孩子不優秀,就可以理所當然地放棄,把所有的關心和愛給別的孩子,嫌棄自己的孩子不懂事,不爭氣,不聽話,卻從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現在自己過得不順,指望不上男人和養子養女,就知道找她這個親閨女訴苦了.

是因為知道她成績好,有指望了?

林奚夏笑得有些淡,"既然覺得自己沒錯,那你來找我干什麼?"

傅宛如一滯,似是不敢相信自己都哭成這樣了,林奚夏竟然無動于衷.

這未免太冷血了.

"奚夏,你怎麼能這樣對媽媽說話?你沒看到媽媽很難過嘛?難道你看著媽媽哭,你就沒有什麼感覺嗎?你怎麼不想想,要是你爸出軌了吳麗茹,我們母女倆還有活路嗎?"

林奚夏翻了個白眼,聽笑了,"抱歉,是你沒有活路不是我."

傅宛如一僵,瞪大眼睛,"你……你怎麼能這樣說!"

林奚夏歎了口氣,感覺跟她這種拎不清的人說再多也沒用,干脆實話實說:

"我說的是事實,你大概忘了自己一個月給我多少零花錢了吧?我去海新的學費也不是你給的,一個月三百塊錢吃飯錢,就這還拖拖拉拉不想給,他要是出軌我最多一個月少那三百塊錢,我不至于過不下去,但你就不一樣了,你沒有工作,沒有收入來源,家里的房產也寫在林振濤名下,林振濤要是翻臉了,你可真是一無所有了,不過沒關系,你不是還有養女和養子嘛,林又晴可以給你養老嘛,你在她身上花了那麼多錢和心思,甯願踩著自己親生女兒也要捧她上位,你可以讓她養活了你,當然,這是在她願意的情況下.吳麗茹和你,你猜她會怎麼選?"

傅宛如臉色慘白,似乎沒想到林奚夏會把話說的那麼絕,怎麼會呢,明明就是個高二學生,明明沒什麼定性,小孩子不應該很好哄嗎?不管她以前做過什麼,只要給點甜頭,給點愛,應該很好騙才對,怎麼死活說不通呢?

可她知道林奚夏說的沒錯,自打吳麗茹過來,林又晴很多事都不和她商量了,通過周嘉澤的關系進的娛樂公司,人家也不和她對接,什麼事都是吳麗茹出面,每次她問起來,林又晴才會說幾句好聽話,說什麼以後給她養老,說什麼不忍心讓她太累,說什麼讓她做闊太太.

可如今回想才發現,那些好聽話竟然就只是好聽話.

吳麗茹和林振濤的事林又晴能不知道?又不是小學生,娛樂圈打拼的哪里連這點事都不懂?

林奚夏挑眉,又殘忍地補刀,"對了,吳麗茹跟林振濤在一起的話,林又晴和林又晴還是住在這里,家里的資源只會更多地傾斜在他們身上,對他們來說毫無損失,倒是你,你走了,這家里不過是少了個燒菜做飯的保姆而已,總之,媽媽,我該說的話都說了,你怎麼想是你的事,你怪我對你絕情,卻從未想過,什麼樣的因結什麼樣的果,我們母女的關系這麼差,不是沒有原因的.其實你對我怎麼樣我早就無所謂了,但我說過,你以後有任何事都別來找我,事情早就被你做絕了,咱們母女倆還是不要太親近的好."

鈍痛傳來,傅宛如才驚覺女兒的話竟然深深刺痛了她.

從前站在高處俯視女兒,以為女兒不過是仰仗著父母生存,自己就算做的不好,身為孩子也只能忍著,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這個女兒已經不受她管制,她的每一句話都在告訴自己,她傅宛如已經老了,以後看人臉色過日子的人變成她了.

"你怎麼可以這麼絕情?你心太狠了,林奚夏,我可是你親媽,你怎麼說得出這麼狠心的話,怎麼可以在我傷口上撒鹽!"她捂臉痛苦,譴責著林奚夏的絕望.

可能兩輩子被傷害得太多了,心早就硬了吧.

林奚夏竟然不覺得難過,只是無所謂地聳肩,"隨你怎麼說,你的難過又哪里比得上我?論絕情,我可比你差得遠,要是不愛聽也請你忍著點,畢竟我的狠心絕情都是跟你學的."

最終,傅宛如跌跌撞撞地逃離她的臥室.

-

找了個時間,林奚夏去了趟鄭嵐那,前段時間鄭嵐在朋友圈訴苦,說是小孩不省心,竟然要去修道,天天學也不上了,就在家折騰煉丹,號稱要長生不老,追求永生.

林奚夏當即就樂壞了,還有這麼好玩的小孩.

之前林奚夏轉學去海新,跟鄭嵐通過氣,萬一林振濤打電話問起來,讓鄭嵐幫著掩飾一下,鄭嵐也因此知道林奚夏成績特別好,就想說近朱者赤,能不能讓林奚夏去找她兒子聊聊,把這小孩給拉回來,省得他誤入歧途.

不說修道的事,就說這煉丹,按照古代配方練出來的丹藥,那吃死過多少人,鄭嵐就怕小孩把自己給吃死了.林奚夏滿口答應,在線上跟于乾聊了幾次.

是鄭嵐開的門.

"奚夏,你總算來了,前幾天月考考得怎麼樣?"

林奚夏笑笑,"還行,年級第49名."

鄭嵐明顯吃驚,于乾今年初三,她也有意把孩子塞去海新讀高中,研究之後才發現海新很難進,別的不說,海新的升學率不是一般的高,每年考入清華北大的人一摞一摞的,林奚夏學的是理科,雖然她不算專業,可在她印象中,理科學得好的人都比較穩,那是有做題目的能力才能考得這樣的高分,要是一直保持,以後那就是清北的料了.

她知道林奚夏成績好,但不知道竟然好到這個地步.

"你這小孩,怪低調的,成績這麼好你媽媽還天天謙虛."

鄭嵐刮目相看,傅宛如在劇組聊天時,說的可難聽了,就是她這個外人都聽不下去,你說小孩就算成績不好,那也沒嚴重到這輩子完了的地步,捧養女踩自己的親生女兒,這操作讓人看不懂,劇組有不少人都在議論,說林又晴看著清純,實際上是個有算計的,傅宛如打主意叫林又晴養老,只怕到頭來要一場空了.

"也不算特別好,下一次考試我會考的更高."她一本正經道.

鄭嵐被逗笑了,"從小就覺得你不一般,那時候我在少年宮選演員,第一次見到你就覺得你這孩子很特別,長得粉雕玉琢的,人也有主見,眼睛里的倔強是其他同齡人的孩子沒有的,你有自己的靈魂,我那時候一眼看上你,後來證明我的眼光沒有錯."

林奚夏笑起來,前世鄭嵐就照顧她,她笑著拉鄭嵐的衣服,"鄭阿姨,等我以後混好了,我報答你."

鄭嵐知道她這話是有分量的,不愛說話的人說出來的承諾總是更重一點,在娛樂圈混久了,見多了人情世故,以前碰過一些不出名的藝人,人家出名有了新的靠山後,看到她都沒那麼熱絡了,林奚夏知道感恩,這實在是難得了.

她親昵地摸摸林奚夏的腦袋,"我要你報答?你就把自己混好了,鄭阿姨就開心了."

林奚夏笑笑,"于乾呢?"

說到這個,鄭嵐就愁得慌.

"別提了,在閣樓上搞了個實驗室,經常弄出爆炸來,我都怕他一不小心把家給炸了."

林奚夏笑著跑上樓,鄭嵐看著她的背影愣了一下,總覺得一段時間沒見,林奚夏變了很多,是哪里變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瘦的關系,她的五官分明了不少,下巴都尖了.

林奚夏進門時,閣樓上正冒著濃煙,于乾咳著把濃煙揮開,氣道:"怎麼又失敗了!"

"在做什麼呢?"

于乾愣了一下,回頭時驚叫:"林奚夏!"

倆人小時候見過,那時候于乾還不記事,經常去劇組玩,後來于乾長大後,把鄭嵐拍過的電影看了一次,林奚夏是他印象最深的小演員.

當然,也是他幼時的女神.

于乾臉一下紅了,"你怎麼來了?我是沒注意才失敗的,下一次一定會成功的."

林奚夏挑眉,"在煉丹?"

"嗯,我要長生不老,就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錯,竟然爆炸了."

"你加了什麼進去?"

于乾一一說出來.

林奚夏聞言直翻白眼,"化學公式學過嗎?你這里面少了一樣,不爆炸才怪."

"啊?"

林奚夏說著加了個東西進去,于乾試了一次,果然,這次沒有爆炸.

"厲害啊,奚夏姐!"

"厲害什麼啊,這是常識,煉丹不就是搞實驗?你不會連化學公式都不懂就去煉丹吧?"

于乾被刺激到了,炸毛道:"我當然懂!我就是一時沒想到."

"哦……一時沒想到啊,所以不是因為你成績差不知道?"

"當然不是!"

林奚夏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揶揄地看他,于乾被刺激到了,"我成績很好的好嗎?就是最近沉迷煉丹才下降的,你別不相信哦,我分分鍾考去你們海新."

林奚夏笑了,于乾還有半年就中考了,這種掉鏈子沉迷煉丹,難怪鄭嵐會著急.

"其實煉丹也沒什麼,古代那些煉丹的人雖然沒有長生不老,卻對醫學和化學做出很大的貢獻,你要是感興趣,大學可以學相關的專業."

于乾咳了咳,"是我媽叫你來勸我的?"

"嗯……"

"我知道了,不過夏夏姐,我要是聽你話好好學習的有沒有獎勵啊?"

林奚夏瞄了眼那小子賊溜賊溜的眼神,蹙眉,"你要什麼獎勵?"

"嘿嘿嘿,我考上海新的話,你做我女朋友唄,雖然你比我大幾歲,但沒關系,我小牛吃老草,不嫌你老."

想當然,他被林奚夏胖揍了一頓.

林奚夏也沒做什麼,就是帶這個走偏的娃出去溜達一圈,聊聊生活學習日常,于乾也不知是不是鬼迷心竅,回去後竟然真的金盆洗手,發誓不隨便煉丹,也不做化學實驗,開始對養生保健感興趣,天天折騰保健品,鄭嵐見他的藥丸成分安全沒毒,便隨他折騰去了,搞笑的是,這兩天鄭嵐老公回家溜達一圈,被兒子忽悠的吃了那十全大補丹,原本想說成分吃不死人,吃一顆也不要緊,畢竟是兒子第一次的試驗品,打擊小孩積極性總是不好的.

他就這樣吃了,誰知當天晚上就不對勁了.

倒是沒有中毒,只是躺在床上他□□焚身,心癢難耐,整個人都不好了.想他也是四十多的人了,這方面的需求早就淡了,年紀大了開始養生為主,誰知吃了這藥,就跟枯木逢春似的,晚上抱著自家老婆蹭了很久,要了好幾次還不解恨,鄭嵐和老公關系不錯,但倆人一直很節制,自家老公忽然回到二十多歲時的狀態,甜蜜之余嚇了一跳,生怕于乾那大補丹有副作用.

丹藥沒搞成,卻意外做成了壯Y藥,並且于制作人還經常來討要,把于乾給弄懵了.

既然他爹喜歡,他爹的朋友也經常托他爹來要,那說明他這個藥對男人是很有效的.

既然這麼有效,那肯定要送一顆是奚夏姐啊.

畢竟奚夏姐可是剛交了男朋友.

于是,于乾又做了一份,還是加倍藥量的,當晚就給林奚夏送去了.

"夏姐,雖然你是我女神,但是吧我這個人很開放的,為了你和你男朋友的幸福,這個丹藥就送你男朋友吧!"

林奚夏打開盒子,盯著那黑色藥丸,狐疑:"什麼玩意兒?"

"十全大補丹,補身體用的,沒有副作用."

"你確定?"

"再確定不過了,我爸愛死我了,告訴你,男人用了這個,嘿嘿嘿嘿……"于乾奸笑.

林奚夏半信半疑,不過于制作人那樣的人都吃,這補藥肯定沒副作用吧?她當天晚上就把補藥給了賀行之.

賀行之剛洗好澡,從屋里出來時面色被蒸汽熏得潮紅,頭發濕漉漉散著,襯得皮膚更有不一樣的質感.林奚夏挑眉,視線掠過他棉質的T恤往下滑,嘖嘖,那雙大長腿簡直了,簡直是踩著她的審美長得.

"這個送你."

"什麼?"

"丹藥."

賀行之挑眉,"哪來的?"

林奚夏把事情經過告訴他,"于制作人和那幾個知名大導演都吃這個,我想這丹藥效果肯定不錯,最起碼是檢測過的,成分安全,于乾特地送了一顆給我,我就拿來給你了,據說這個要男人吃才有效果."

賀行之對此深感懷疑,說保健品是騙局或許武斷了些,但是保健品這種東西,多數是吃個心理作用.

"我不需要補身體."

"我也覺得你不需要,但他給我藥的時候神色古怪,我懷疑這藥有什麼特別之處,要麼你吃看看,看有什麼反應."林奚夏一本正經地忽悠.

賀行之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哼了聲:"自己想知道結果,就叫我吃,也不怕你老公吃出問題來."

林奚夏喜滋滋地摟他胳膊,"什麼時候晉升為我老公了?"

"自己給自己封的,不可以?"

"當然可以,改天我在自己頭上貼張紙,上面寫'賀行之的老婆’,你看行嗎?"

賀行之笑著把她抱到懷里,倆人磨蹭了一陣子,抱著抱著便擦槍走火,最後林奚夏被人按在床上親.

他這人吧,吻技一流,每次都親的她渾身發軟,她敢肯定她要是站著的話,肯定得癱軟在他懷里.

明明連摸都沒摸,就這樣親親便讓人受不了.

她扶了扶眼鏡,努力繃著,"你吻技不錯嘛."

"無師自通."

"不過還有進步的空間,不如我倆再練練?"

于是,又練習了幾次.

原本林奚夏是准備寒假再進組的,但單奕辰核算了時間,寒假進組肯定來不及,他商量著能不能早點進去,把戲磨得更好一些,林奚夏思來想去就同意了,畢竟做事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後,拍都拍了,一定要保證拍好,戲能火才行.

她跟藺如蘭請了假,藺如蘭當然不放人,心痛道:"奚夏,去娛樂圈打拼賺錢自然是好,但認真學習考試進入別的圈子未必就差,每個圈子都有每個圈子的好處,以後上大學,做學問,搞研究,也能為國家做貢獻."

林奚夏也是這樣想的,她前世對娛樂圈很有執念,如今看淡了也覺得就那麼回事,順其自然,但答應的事她還是要去做,再說她已經把高中三年的書學完了,下面時間刷題練習就可以,不來上課也無所謂.

"老師你放心,下次月考我肯定會好好考."

藺如蘭哪里肯放人?她生怕把林奚夏放走了,下次月考成績下滑,滑到一百名以外,普通班考到這個名次那得多難得啊,而且海新一向會跟蹤分析學生三年的月考成績,這將決定保送生名額,決定獎學金,平常學生請一天假都嫌多,老師為了給學生上課,打吊針來學校,林奚夏請這麼長時間的假,肯定吃虧的.

但她又不能不給,最後咬牙警告:"要是成績下降,你給我等著!"

林奚夏推了推眼鏡,笑了:"藺老師你放心,我下次給你考個更高的名次."

藺如蘭歎氣,只得放行了.

如此,林奚夏每周在劇組四天,連周末在一起,平常到學校上三天課.

好在劇組就在本地,來回方便.

收拾東西進組那天,賀行之坐在床邊,修長的腿微微曲著.

"就這樣走了?"

林奚夏一頓,拉著他的衣袖,"賀總舍不得我?"

"我只是舍不得我的安眠藥."

口是心非.林奚夏唇角微勾,倆人戀愛以來,越來越有默契了,感情也在升溫,這段時間賀行之經常往回跑,正是甜蜜期她忽然要走,多少有些舍不得.

她伸出手指,撓撓他的鎖骨,低聲道:"你去劇組找我?"

劇組人多口雜,他不願意給她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沉吟片刻,才溫聲道:"等你結束我去接你."

單奕辰這個半路導演雖然經常抱怨,但做起事來還是靠譜的,林奚夏去劇組拍定妝照,看他坐在攝像機前,有模有樣的,別的不說,就那身行頭,墨鏡往臉上一架,還真有導演的范兒.

"單導!"林奚夏挑眉.

單奕辰差點一口水噴出來,耳朵尖都紅了,"我去,你別打趣我行嗎?你是我姐,我在你面前哪里敢自稱導演啊!"

林奚夏笑起來,"胡說什麼呢."

單奕辰見了林奚夏莫名心虛,別的不說,他可是親眼見到賀行之帶女人回家洗澡的,他之前總開玩笑讓他們湊成一對,要是林奚夏真上心了,可賀行之卻跟別人在一起了,那他罪過可就大了.

"你最近跟行之處得怎麼樣?"

林奚夏挑眉,"還行."

"呵呵呵,奚夏啊,你們學校有沒有長得帥的男孩子,你可以考慮考慮,賀行之那人吧,沒有你想的那麼好,就是吧你看他是個高嶺之花,但這高嶺之花說不定已經被別人辣手摧花了,你可以再去摧殘別的花嘛."單奕辰呵呵噠,莫名不敢直視林奚夏.

林奚夏挑眉,故意逗他,"怎麼辦?我好像非他不可了,要是沒有他,我是肯定活不下去的."

"什麼?"都到這個程度了?那問題可就棘手了!單奕辰氣得咬手指頭.

"是啊,你應該看出來我喜歡他了,他要是不跟我在一起,我還不如死了算了,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難不成你知道點什麼?"

單奕辰連忙揮手,"不不不,我是累的,對了,你趕緊進去做造型化妝,待會拍照."

林奚夏笑笑,造型師程旭是單奕辰特地找來的,單奕辰很認可他的品味,劇組內大部分衣服都是他淘來的,鑒于國產劇的審美實在很迷,而這部電視劇里主角因為經常在校外活動,私服多,單奕辰希望演員的穿著能時尚些,趕超日韓劇.

"夏夏,我給你做造型?"程旭扭著腰走過來.

林奚夏:"那就麻煩你了."

"這麼客氣做什麼?唔,我看看,你這個劉海太礙事,我先把你劉海撩起來,看看你適合什麼發型."程旭是圈內較為知名的造型師,手下有個造型工作室,帶了不少徒弟,他跟單奕辰有私交,這次來幫忙並不是看在錢的份上,他也覺得現在很多國產劇的審美不過關,單奕辰這部網劇隨他折騰,他發揮空間大,便過來了,聽說主角是林奚夏時,他特地去搜了一下,網上林奚夏的照片除了小時候的,便只有各種肥胖臃腫的丑照,是以他剛才看到林奚夏時還愣了一下,想說這小姑娘雖然不算特別漂亮,卻完全不是網上說的那樣.

他在娛樂圈看多了美女,林奚夏在他眼中並不算出眾.

但她是單奕辰的朋友,單奕辰跟他關照過,他肯定會好好給林奚夏做造型的.

程旭說著,拿了個夾子把林奚夏的劉海夾上去,"你說你為什麼留這麼長的劉海?感覺都能蓋到鼻子中間了,你平時看得清路嗎?"

林奚夏一哂,"還可以."

"唔,撩上去了,現在讓我們看看應該做……"程旭話音剛落,忽而一頓,緊接著像是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目瞪口呆地看向鏡子中的女孩,以為鏡子有美顏功能,他又低頭看向林奚夏素顏的臉,直接叫了起來:"我天哪!你這小孩怎麼這樣!"

其他徒弟聽了這話,愣道:"師父,怎麼了?"

"怎麼了!我真是受不了了!你們來看看,這小孩長得這麼漂亮,卻天天用那麼丑的劉海遮住大半邊臉."

徒弟們覺得他太過一驚一乍,程旭在娛樂圈混了這麼多年,怎麼跟沒見過世面似的?

大家圍過來,這一看,每個人的反應都不比他好什麼.

"好美啊!"

"跟小時候差不多."

"太漂亮了吧?太驚豔了,我看看,鼻子是真的,臉也是真的,竟然沒整過!!"

大家都是造型師,平常摸多了藝人的臉,誰動了哪里一眼就看出來,可林奚夏哪里都沒有痕跡,她還在上學,不可能去動刀,也就是說這是天然長相了.

明明前段時間還有人黑她說她是長歪了的童星之首,結果……

程旭很想掐住那些造謠人的脖子,瘋狂搖晃他們,問他們,這到底是哪里長歪了!

這明明正的不能再正了好嗎?

臉型無可挑剔,鼻子也特別好看,他摘掉林奚夏的框架,露出她深邃發亮的眼,整張臉一覽無遺,完全是個甜酷女孩,要說一般太過完美的長相都有點氣勢不夠,但林奚夏的長相妙就妙在她有種早年港台明星的氣質,這張臉混著這氣質,嚶嚶嚶!沒有人告訴過他女主角長這麼漂亮啊.

原本大家在私底下議論,男主角都是沒名氣的新人,女主雖然有名氣可名氣也沒有特別好,這部劇十有□□是要撲街的,可現在看來,就咱女主角這長相,舔屏就夠觀眾舔的了,再加上他剛才看了男主,男主雖然沒名氣,但長帥又有氣質,英俊校霸型的,個子足有185,一雙逆天大長腿,看著是壞男孩可實際上又是名校畢業,總之這憑這男女主角的長相,這部劇火定了!

越是這樣,造型化妝就越不能掉鏈子,他們一定要努力搞好才行.

說不定到時候劇大火,工作室也能跟著飛一波.

"夏夏,你皮膚真好,平時用什麼護膚品?"程旭秒變舔狗.

林奚夏笑起來,"基本上不用,最多永遠郁美淨什麼的."

"……"你這是在逗我?

程旭怎一個心痛了得,有些人明明手里有好東西卻從來不當回事,明明長得漂亮卻不好好護膚,明明顏值高卻從不露出來,還戴什麼框架眼鏡,難道她不知道框架眼鏡戴多了壓鼻梁,對視力也不好?

"答應我,以後好好護膚好嗎?"

"哦,"林奚夏笑笑,她不是不想護膚品,主要是沒精力,也沒時間去買護膚品,高三生要護什麼膚?又不化妝,能將就就將就吧.

程旭很快拎了一套護膚品來,塞給她,千叮嚀萬囑咐:"我送你了,答應我好好保養,我一定要讓你在這部劇里美成天仙!"

林奚夏笑著感謝,很快男主角陳進便進來打招呼.

"嗨."

陳進比林奚夏大不少,已經大學畢業了,但他長得很有少年感,穿白襯衫校褲顯得並不違和,知道林奚夏還在上高中,他把林奚夏當妹妹一樣,給她買了些奶茶過來.

"謝謝,"林奚夏歪著頭沖他笑,想到陳進上輩子幫過她,這聲感謝里滿是真心.

陳進被笑得差點不好意思,他大學畢業沒多久,誤打誤撞進了這個圈子,原本想要是再不紅就退圈了,這次面試也沒以為能被選中,畢竟他沒資曆也沒朋友,想上位太難了,結果前段時間劇組忽然打電話通知他說他被選中了,演得還是男主角.陳進如在夢中,進組以後才隱約聽說,幾個演員都是林奚夏選的.

陳進當時就驚了,第一次看到劇組這麼隨意的,這是不是太敷衍了點?

他抱著懷疑進組,以為這肯定是上不了台面的劇,誰知進來後發現,劇組的水平比他想象中高多了,單奕辰那個玩票導演,雖然看著不靠譜,可審美還是有的,造型師看著隨意,但品味一流,造型也大膽,幾個演員折騰了一番,竟然都比以前好看了不少,這還不是最驚訝的,在看到林奚夏的長相後,他才日了狗了,所以網上那些人真是閉眼黑?這種長相還叫長殘了?

"你跟網上照片里的一點也不一樣."陳進是個實在人.

林奚夏笑了,"那段時間我因為某種原因一直在吃激素,我發現後就把激素給停了."

這話信息量太大,陳進和幾個造型師都提著耳朵在聽.

"激素?那難怪了,我媽以前生病吃激素胖了一大圈,腫的跟什麼似的."

"對啊,所以那段時間胖的不成人形,現在停掉激素後就恢複了一些,而且我不太上鏡,可能就是因為這個拍出來的照片才會丑吧."

理由是認真的,但是真的是拍照丑的緣故嗎?恐怕是有人故意在黑她吧?

陳進笑道:"我們已經拍了一段時間了,你要是需要對戲可以來找我."

"謝謝你,劇本我背完了,應該沒問題."

雖然不是大劇作,但劇組的氣氛蠻好的,之後男二號閔漾和女二號唐苑,以及女主男主的同學們,樂隊的其他成員都來打招呼.

等人走完,林奚夏歎了口氣,很久沒營業了,還好是從小劇組開始的,否則要是一進來就是投資幾十個億的大劇組,只怕她的壓力會很大.

"系統."

"宿主?"

"我前幾次抽獎的道具可以一起用嗎?"

"理論上來說,宿主擁有疊加使用道具的權利."

前幾天學習時間滿40小時抽獎,林奚夏抽了一個染發器,上鏡卡,增高卡,所謂的染發器卡,調出來後會有個圓形的染發器,這種染發器里可以調節顏色,自己調配設置,將染發器放在頭發上,你想要的顏色很快就能出來,可以染一種顏色也可以多種一起,像流星的橘粉色這種很難上色的色調,用染發器卡分分鍾就能染好,不想要時隨時可以去掉.

上鏡卡就更妙了,能讓你面對鏡頭時表現得更好,這幾天林奚夏的胸一直有微微的漲感,穿內衣感覺渾圓豐滿了不少,可她的身高還不夠,腿也不算完美,上鏡卡能讓她在鏡頭中表現更好,這就好比同一個人,會拍照的人能把模特拍成1.8的大長腿,而直男男友就可能會把大長腿拍成小短腿.

上鏡以後再配合增高卡,美甲卡香水卡之類的也用上,簡直完美!

林奚夏穿好短裙,配上長筒襪,身穿一件白色羽絨服,臉被包裹在白色的毛里,再配上她的編發,青春無敵了.進組拍戲時,造型師瞄了她一眼,蠻奇怪的,之前看她明明是黑色頭發,怎麼這會頭發卻變成了橘粉色.

"下一幕,准備!"

林奚夏笑著走上去.

鏡頭中印出一張讓人驚豔的臉,單奕辰透過鏡頭看了半天,心想劇里什麼時候有這麼漂亮的小姑娘?難不成是來客串的?沒道理長成這樣他不知道啊,鏡頭拉近,細細一看,他頓時從凳子上掉了下來.

我去!這不是林奚夏嗎?

上篇:56|第 56 章    下篇:58|第 58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