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58|第 58 章   
  
58|第 58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撲通一聲.

劇組的人都直勾勾盯著單奕辰, "導演,你怎麼了?"

林奚夏疑惑地看過去, 單奕辰丟臉丟大了, 勉強挽尊,撐著椅子爬起來, 面無表情地扶穩墨鏡, 一派淡定:"沒事, 沒事, 大家繼續, 那個, 奚夏啊這是你第一場戲, 加油!"

林奚夏笑著勾了勾唇, 單奕辰被笑得臉一紅.在他心里,林奚夏本就是女神,如今露出這張讓人驚豔的臉, 笑得嫵媚多情, 眼波瀲灩,跟平常冷漠淡然的樣子截然不同,害得他這小心髒撲通撲通的.

說起來他好歹也是見多識廣的, 之前看過林奚夏劉海撩上去的樣子, 知道林奚夏漂亮,卻不知道竟然漂亮成這樣,就這樣說吧,就女主這個顏值, 就算全劇的男人都喜歡她也沒人會覺得不妥,反而會覺得就該如此.他甚至注意到今天劇組的人都在偷偷看林奚夏,甚至連女演員都偷偷臉紅,更奇怪的是,林奚夏特別上鏡,林奚夏本人個子不算高,但是上鏡後那大長腿簡直逆天,皮膚光滑,每個角度都堪稱完美,做導演以後他才明白演員也不是每個角度都上相,可林奚夏就是那種隨便一拍,就有大長腿,就能拍出逆天美感的人.

也是絕了.

林奚夏收回視線,她和陳進第一場戲是校內戲,女主因為跟人發生沖突,生氣地趴在桌子上,男主角拿線綁著幾塊奶糖,女主角伸手要抓,男主卻猛地把線拉走,女主氣得跳起來抓,最後落入男主懷里,倆人對視了片刻,被進來的同學打斷.

一場中規中矩的曖昧戲,在這種戲里演技都是多余的,青春的臉龐,湧動的情愫,哪怕是無意中的對望,只要眼神到位就行了,對林奚夏來說不是難事,她拍完後,現場很久沒人喊停,直到她疑惑地回頭,大家才回過神來.

真的不是多難的戲,比起那種一眼把人拉入戲的哭戲不同,這場戲其實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可問題是教室內年輕人之間的小曖昧,雖然看著沒什麼特別的,但就是該死的好嗑呢!該死的欲罷不能!林奚夏年紀小,看似沒用多少演技,可全程到位都很穩,細節處拿捏得到,你想要的感覺她都有,因為如今國內對校園戲的尺度管制的嚴格,幾乎沒有太多的接觸動作,可她只要一個眼神,便能把情緒放大到最佳.

單奕辰原本以為她要有一陣子才能入戲,之前陳進幾個人剛開始拍的時候演技稍顯尷尬,也不是不好,可就是覺得少了點什麼,但是看這場戲,林奚夏加入之後,陳進的演技不僅不尷尬反而自然的不像話,以至于他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問題,否則為什麼陳進前幾天一直進不了戲.

"不錯,不錯!奚夏,你表現得很到位."

這幾場戲拍的都是晚自習,基本上就是傳傳小紙條,眼神對視,在紙上寫寫名字,畫歌詞之類的,很多演員拍校園戲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演,但對林奚夏來說,這些都是她的日常生活,她深知觀眾們看得就是自然,能勾起她們上學時的回憶,那便是最好的.

拍完後她沖陳進笑笑,"你演的很好啊."

陳進失笑,"我哪有什麼演技?說實話多虧了你帶我,也不知怎的,跟你演戲我整個人都不敢怠慢,以前念著干爸爸的台詞,在你的帶動下不知不覺有了情緒,這不,正因為跟你搭戲我演技才比之前好了,前段時間你沒來時,演一幕戲要重來好多次,但今天基本上都是一條過."

林奚夏微微訝異,"是嗎?但我覺得你演得很自然啊."

"那多虧你這位師父帶得好!你沒覺得今天咱們現場所有演員都格外認真嗎?大家都看過你的戲,知道你演技好,怕自己拖後腿,演晚自習的戲時,群演們都比從前認真許多,這應該就是林奚夏效應?"

林奚夏失笑,"至于嗎?"

"你可別不相信,你看閔漾和唐苑,都是新人,演技也都特別青澀,往常這時候大家雖然會相互切磋,卻總找不到感覺,現在有你在我想大家都能放下心來."

正說著,閔漾來了,"奚夏,我這里感覺一直找不准,你能不能幫我對對戲."

林奚夏當然樂意幫忙,"這里啊,我覺得情緒應該更豐富些,角色的內容世界是有掙紮有變化的."

她說完又和閔漾對了一次戲,戲演完閔漾自己先激動了,"這次感覺很好,謝謝你啊奚夏,我是新人,演技一直不過關,之前演網劇時彈幕里一堆人在噴我演技,這次要是演不好肯定又要被罵了,還好有你."

林奚夏想說沒那麼誇張吧,"我覺得你演的很不錯啊啊."

她滿眼都是真心實意,一雙漾著波紋的眼眸,含著淺淡笑意,看得人心頭一顫,根本不敢直視.

閔漾耳朵尖都紅了,羞答答道:"那是你帶的好."說完,就跟後面有人追債似的,頭也不回地跑了.

"……"

過了會其他演員也來找奚夏對戲,其實林奚夏本不想教別人演戲的,畢竟好為人師並不是什麼優點,人家不一定領情,萬一自己教了又沒教好,人家不滿意該怎麼辦?還有人家演技就算真的很差,也未必願意讓你教,她盡量讓自己謙虛,可問題是這個劇組的人也太好學了,逮著她跟逮著某種開掛軟件似的,都跑來找她對戲,實在讓人吃不消.

單奕辰對此表示很滿意,照這樣下去,他們這部戲不僅服裝品味好,拍的好,演員們演技也好.

那還有什麼不爆的理由?

他眯著眼看了林奚夏好半晌,還偷偷拍了張照片發給幾個朋友.

嚴申宇:"我去,這是賀行之的小情人?"

季號:"這不是奚夏嗎?"

單奕辰:"怎麼樣?我的造型師厲害吧?沒想到奚夏摘了眼鏡,去掉劉海竟然這麼漂亮."

季號:"行之知道嗎?"

單奕辰哼了聲:"管他知不知道呢,前幾天我去他那,竟然看到他帶女人回家洗澡,我要把我們奚夏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讓他知道他帶回去的女人連奚夏的腳趾頭都比不上,讓他後悔去!"

-

"出去!"賀行之面無表情把文件夾扔給助理,江淮嚇得大氣不敢出,戰戰兢兢地出了門,到門口才長長喘了口粗氣,媽呀,這也太可怕了,最近的賀行之簡直就是行走的中央空調,冷氣直冒.

其實賀行之從不對人發火,哪怕怒極時也只會壓抑著脾氣,平淡無波地讓人出去,然而就是這種不發脾氣的才更讓人害怕,畢竟摔桌子摔碗的,摔完也就算了,可賀行之這種平淡無波,生氣時甚至比平常更禮貌的風格才更讓人戰戰兢兢,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怎麼回事?"門口的蘇菜菜被嚇得心口直跳,"賀總這兩天好像火氣有點大,難道是談戀愛不順利?"

李喬:"俞冬,到底是怎麼回事?賀總欲求不滿了?"

俞冬呵呵噠,心想你們也太高估賀總了?賀總什麼時候欲求滿過?他勾了勾手指,幾人湊在一起,"林小姐進組拍戲了,下面幾天我們賀總都要獨守空房."

李喬極其失落,前段時間賀行之心情一直不錯,他們這些做手下的也過得特別嗨,可現在好了,林奚夏去劇組了,賀總隨時隨地都是這副低氣壓的模樣,簡直嚇死個人.

"是誰說賀總是她心里的男神,她要嫁給賀總來著?"俞冬挑眉.

李喬哀怨道:"那是以前,在我進賀氏之前,在論壇上看到賀總的帖子,財經雜志上賀總的訪談,賀氏官網上賀總的圖片,那時候賀總就是我的男神,可在我當了他秘書後,天天加班加點,伴君如伴虎,我哪里還敢有什麼旖旎的心思?"

眾人齊齊歎了口氣,照這樣下去大家都扛不住.

林奚夏洗好澡,吹好頭發出來,明天都是校內戲,她特地把染發器去掉,如今頭發又變成烏黑的本色,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李喬發來的信息.

"奚夏,你有沒有什麼不會做的題目?"

林奚夏蹙眉,瞄了眼床上的試卷,最近她很少有不會的題目了."怎麼了?"

"嗚嗚嗚,找點不會的題目來問問唄,要麼,隨便給賀總搞點事情做做唄."

林奚夏失笑,"扛不住了?"

"這都十一點了,還在加班呢,賀總把後面幾天的工作都提了上來,這是要折騰死人啊."

林奚夏微怔,把後面幾天的工作提上來?這是為了抽出時間來陪她?可她到時候要上課,只怕留給他的時間很少了,想到這她心軟了下來,她和賀行之很少像其他情侶那樣黏黏糊糊,他愛工作她愛學習,留給彼此的時間並不多,但這不代表他們的感情淺.

"那就麻煩李秘書把這幾道英語題轉給賀總了."林奚夏拍了圖片發過去.

她手機像素不好,拍的圖片有些模糊,李喬對著這張模糊的照片卻差點哭了,她趕緊拿給賀行之.

賀行之對著打印好的題目蹙眉,"這是什麼?你認為我有空做這種題目?"

說完,低下頭繼續工作.

李喬挑眉,"這是高二的英語試題."

一聽到"高二"兩字,賀行之握筆的手頓了一下."哪來的?"

"林小姐問我的,我一想這題目有些難,就拿來給賀總看看."

賀行之瞄了眼那些題目,他的助理和秘書都是高學曆人才,這麼簡單的題目怎麼可能不會,不說他們,這些題目對林奚夏來說也不是難事.但他很滿意秘書辦事的態度.

他身上的寒意少了幾分,"你先下去,我把答案發給林小姐."

李喬笑起來:"是,賀總."

"等等."

"賀總還有吩咐?"

"沒什麼事就先下班吧."李喬出了門,差點高興壞了,果然還是林小姐管用,看不出賀總平常在外一派淡然鎮定,到了女朋友面前,卻跟普通人沒倆樣,人家都說一物降一物,果然是這麼個道理.

這邊,奚夏頭發剛吹干,電話就打來了,她拿著電話趴在床上,"賀總?"

賀行之勾唇,"今天很忙?"忙到一天沒給他打一個電話.

"是啊,從早到晚拍戲,有空就做作業,刷卷子,你也知道我們下次月考就是期末考試了,期末考試對我來說挺重要的的."她猜測系統會根據這次的名次給她布置任務,至少會讓她考入前20名,年紀前20名可不容易,尤其是在她天天拍戲的情況下,所以她才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

賀行之也猜到了,普通人期待期末考試或許是為了考好多拿點壓歲錢,但她是沒有這個期待的.

"好好考,考好了過年給你包紅包."

林奚夏抿唇偷笑,"那就提前謝謝賀總了,賀總簡直是我的衣食父母啊."

賀行之唇角微揚,幽深的眼眸漸漸染了暖意,一天的煩躁和怒火一掃而空.

也不過是和她打了個普通電話,聊了幾句家常而已.

林奚夏聊著聊著就睡了過去,次日一早醒來時竟然發現自己的手機還處于通話狀態,所以,某人就這樣聽著她的呼吸聲聽了一夜?她沒有打呼吧?

"賀行之?"

"嗯."賀行之淡淡的聲音傳來,"早."

"你在干嘛呢?"

"在處理下面幾天的工作."

林奚夏再硬的心都軟化了,她和賀行之在一起,他睡眠一直正常,她甚至忘了他有睡眠障礙,握住手機笑笑:"等我回去寵幸你."

"那就……承蒙林小姐關照了."

掛了電話,林奚夏抱著試卷進組,程旭過來給她化妝,期間,林奚夏一手拿筆一手拿試卷,低著頭寫著什麼,程旭瞄了眼試題,當下就不好了,他也是上過學的人,他上學時特別怕吵,寫作業都要把桌子擦乾淨,筆准備好,萬事俱備心情好了才能寫幾題,要是筆用著不順手,一整天心里都很煩躁.而今他給林奚夏洗臉化妝做頭發,吹風機呼呼吹著,可林奚夏竟然恍若未聞,低頭很認真地在寫.他第一時間懷疑她在作秀,畢竟劇組經常有類似的偷拍照,某演員坐在椅子上看書,學英語用功,拍到網上網友少不了誇贊一番,可他觀察了很久,才確定林奚夏真的不是作秀.

因為她是真的在做題目!化妝做造型的半個小時,她做了整整4面試卷,她做的隨性,需要演算推導,就在試卷上寫寫畫畫,得出答案便填上去,就這樣刷刷寫著,一張物理試卷她很快就做了一大半,把程旭看懵了.

"奚夏,你就不嫌吵嗎?這里這麼多人,吹風機聲音又大,我也經常打斷你."

林奚夏愣了一下,推眼鏡時才意識到自己鼻梁上早就沒有眼鏡了,"不吵啊,我做題目的時候什麼噪音都聽不到."

程旭徹底酸了,為什麼他就那麼容易被影響呢?每次做題時,不是摳手就是抓頭發,打游戲,刷朋友圈看微博,除了作業總有很多別的東西在誘惑他,可林奚夏竟然能沉浸在自己世界中.

林奚夏這張試卷做的差不多了,又拿了張數學卷出來,劇組偶爾需要等戲時有些無聊,做數學卷正好打發時間,更過分的是她切換狀態很快,這一秒還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中,下一秒就能上去和飆戲,這邊戲演得正過癮呢,一旦喊了cut,她立刻從口袋里哆哆嗦嗦地掏出一張折了好幾折的試卷,打開後掏出一根筆,窩在哪都能做幾題,劇組一開始有不少人都懷疑她在做戲,直到人家試卷一張接一張做,題目一個步驟接一個步驟演算下來,那些公式,說實話誰能看得懂?現場很多藝人連二次元方程式都不會解,看到林奚夏這些操作徹底給跪了,就有人拍了她做題目的背影發到微博上.

不過眼下劇組沒名氣,演員又都是新人,什麼話題度都沒有.

這張照片並沒有掀起什麼波浪.

晚上藺老師給她打了個電話,詢問她做試卷的進度,聽聞她把自己給的所有試卷都做完了,驚了一會才吞吞吐吐道:"怎麼做這麼快?我們才做完第一套呢,行了,你把試卷拍來發給我,我給你用畫筆工具改."

林奚夏給她發過去,藺老師很快改完了,見她幾乎沒什麼錯,才放下心來.

作為高二跟班走的老師,藺如蘭最怕學生在這最後兩年掉鏈子,現在林奚夏是班級第一,或許這個班就只有林奚夏能沖一沖清華了,要是這麼好的苗子因為拍戲掉鏈子,她絕對會自責的.

林奚夏拍戲幾乎都是一條過,以至于四天時間她拍了別人一周的才能完成的戲份,戲里的演員跟她打戲都很緊張,總是提前練習很多次,生怕拖後腿,又知道她學習緊張,更不敢怠慢,于是乎,單奕辰驚訝地發現,戲拍得好快!劇組好和諧!那些讓人頭疼的演員忽然間都跟開竅了似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晚上,林奚夏下工後終于吐了口粗氣.

拍戲什麼的好無聊,完全沒有做題來的爽.

奇怪,為什麼前世竟然那麼想進娛樂圈,其實刷題才是她的真愛啊.

賀行之的黑色轎車停在路邊,她開門上去,倆人好幾天沒見,此時忽然見到賀行之這張放大的臉,那被西裝包裹住的精壯身材無時無刻不夠著她往他懷里蹭,她也確實這樣做了.撲上去抱住賀行之,"是不是想死我了?"

賀行之幽深的眼眸中閃過笑意,"這都能猜到?"

"誰叫我是你的貼心小女友呢."

賀行之把她拉到懷里,語氣寵溺,"那麼請問貼心小女友,吃飯了嗎?"

"吃了."他身上有種冷杉的味道,特別好聞,林奚夏埋在他懷里,深吸一口,倆人抱了一會,她才想到剛才賀行之背對著她,根本沒看清她的樣子,想到單奕辰看到她臉後的反應,林奚夏壞笑著抬頭,和賀行之四目相對.

再然後……

他淡定地回過頭,沉聲道:"我們先回去?"

沒反應?居然沒反應?林奚夏沒把他給嚇到,自己倒是愣了許久,不是吧?她以前天天頂著長劉海,戴著大框架眼鏡,那麼丑他都能閉眼吹顏值,現在她長相大變樣,所有人見了她都目瞪口呆,美得驚為天人,可賀行之竟然毫無反應?不僅如此,他還淡定地轉動著方向盤,像是根本沒看到她的變化.

林奚夏囧了,坐在副駕駛座上疑惑地瞥他.

不知妻美賀行之?

不是真的臉盲吧?

這也太淡定了,還是說她的變化根本不大?

不至于啊,別人見了她不是從板凳上掉下來,就是撞牆撞門的,他怎麼就這麼淡定呢?

林奚夏跟在他身後進了門,賀行之原本想等她一起吃飯的,但她在劇組用了晚餐,他只得自己煎了牛排,直到他拿起一旁的鋼筆吃牛排,反應過來後冷淡的眼眸里閃過些許不自然,之後林奚夏才挑眉,徹底滿足了.

原來不是沒反應,而是把反應藏在心里啊.

林奚夏靠近他,故意坐在他邊上朝他眼角吐氣,跟個女妖精似的撩他.

"賀總,你就沒什麼要對你女朋友說的?"

賀行之舉起的叉子還沒入口,聞言淡淡地放下叉子,又面無表情地把餐盤往里推,而後就在林奚夏的揶揄目光下,忽而彎腰一把抱起她.林奚夏嚇了一跳,她發誓她就是看他一向一本正經,忽然這麼可愛想撩一下,原想撩完就跑的,誰知道惹禍上身了.

賀行之眸光低垂,落在某人明明惱怒卻佯裝淡定的臉上,抱著她放到床上,賀行之撐在她身側,定睛看向她.今天陡然看到她這張臉,他自然是驚訝的,只是長久以來他已經習慣了掩藏真實情緒,之後慢慢回味,才發現自己的女朋友竟然大變樣.

他不能說自己不看重外貌,可他不是個單看外表的人,否則他身邊就有很多選擇.

只是沒想到,她去了趟劇組回來就大變樣.

頭發撩上去,露出光潔的額頭,深邃的眼眸亮晶晶的,閃爍著自信的光,嘴唇微微上揚,淡粉色的唇微微張開,像是等著人去采擷.這是視線能看到的,除此外他壓在她身上時,才發覺自己壓著一團柔軟的東西.

林奚夏挺胸,這幾天她的胸一直在漲,至少漲了有1個罩杯,以前穿在身上寬松的襯衫,如今胸部已經略緊了,杯滿了,形狀漂亮,有時候洗澡時都能滿意地笑出來.

她故意逗他,"賀總怎麼不說話?"

賀行之移開視線,一貫冷淡的眼眸中閃過些許狼狽,林奚夏卻不讓,干脆用腿勾著他的腰,手拉著他來不及扯開的領帶,上身微微抬起朝他靠近,吐氣在他耳廓:"賀總要不要來玩點不一樣的?"

賀行之啞著聲音,低聲道:"奚夏,別鬧."

林奚夏抿唇,"你確定你不想要?"

賀行之無奈歎氣,懲罰性地要在她耳廓,警告道:"不要再鬧,你還小,我不能."

小?那又怎樣?為什麼不可以?林奚夏不以為然地挑眉,"年齡不是問題."

說著她伸出舌頭舔了賀行之的耳廓,誰知賀總像是被人定身了一般,忽而推開她,面無表情地走了出去.

"……"林奚夏傻眼了,好多天沒見,這人怎麼不禁逗?以她的性子,能逗他也實在難得,他竟然不知道珍惜?年紀小什麼的,是和諧大法讓你這麼不得不這樣的嗎?不就是未滿18周歲嗎?能擋得住她這顆蕩漾的心嗎?

既然他不喜歡這個風格,那她還是切換到冷面少女吧.

次日,林奚夏拍戲的事忽然上了熱搜.

"經人爆料,童星林奚夏進組拍戲了,作為曾經的國民閨女,林奚夏的演技備受認可,只是她的長相也一直被人議論,我們找出林奚夏的爆料照,大家覺得她能演出美女校花嗎?大家認為這部戲能火嗎?"

林奚夏點開自己的照片,深深吐了口氣,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前抽成這樣,當時吃激素吃的看起來有140斤,又滿臉痘痘,長痘痘以後臉上自然不能擦防曬,以至于照片上的她看著比現實中還要黑.再加上有人故意黑她,拍的都是最丑的角度,不是大象腿就是滿臉痘坑,別說網友,就是她自己看了都被嚇一跳.

可想而知,又是來黑她的.

網友可能吐槽她吐槽習慣了,黑起來毫不手軟.

-謝謝奚夏提供了新的表情包,她演美女校花?哈哈哈哈,這個學校是不是只有她一個女的?

-好丑,為什麼想不開要演美女?搞不明白,莫名覺得好笑,哈哈哈哈哈.

-表情包做好了,拿走不謝.圖圖圖圖

-樓上的圖笑死我了,哈哈哈,都是人才啊!

-史上最丑校花什麼的,真懷疑這個學校的人都眼瞎了,所以校花在劇里還要跟人談戀愛嗎?配給誰?校草嗎?校草是盲人嗎?

林奚夏點開大圖,默默看了許久.網友把她的頭摳下來放在別的影視劇女主身上,配了一些搞怪的台詞,那些話由美女說出來不算違和,貼圖後由她那張腫脹的臉說出來,卻滑稽得讓人笑掉大牙.

網友們都很有才,做了她不少黑圖,各種嘲諷,她看了一會,面無表情地關上電腦.

毫無感覺?

當然不可能,哪怕現在變美了,那些嘲諷聲還是在心中滾動.

只是,面對同樣的嘲諷,不一樣的心態會讓她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

已經不那麼在乎別人的看法了.

他們算什麼?憑什麼惹得她不高興?

明天還要上課,先睡覺吧.

-

次日一早,林又晴環視餐桌,裝作不經意道:"阿姨,你看新聞了嗎?奚夏進組拍戲了,演的還是校花呢."

傅宛如愣了一下,最近林又晴有意修補家里的關系,但她還是覺得怪怪的.但是林振濤發誓保證自己跟吳麗茹真的沒什麼,加上吳麗茹也低調了不少,她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進組?"傅宛如一怔,"進什麼組?拍什麼戲?這事我怎麼不知道?"

林又晴癟嘴,想到網上惡搞的丑圖,她心里一哂,就林奚夏那個樣子也敢去演校花,真的沒照過鏡子嗎?丑成那樣怎麼好意思的?

"喏,說是演校花呢,你看網友做的圖,不是我說,奚夏的長相大家都知道,何必自討其辱,上趕著給網友罵呢?要我說她要進娛樂圈也不是不行,完全可以演一些搞笑的丑角啊,說實話,她現在搞不清自己的定位,你看她的丑照傳得到處都是,害得我很多同學都來問,我這臉上也沒光呀,真的太丟人了."林又晴委屈極了,咬著唇默默吃飯.

傅宛如皺眉,掃過那些丑圖,冷著臉沒說話.

林又晴瞄了她一眼,有點摸不清她的意思,以前這時候傅宛如早該發火了.

林又晴拉了下她,"姐,別說了,奚夏姐其實挺漂亮的,演校花很正常."

林又晴一滯,眉頭緊皺,想反駁到底沒敢太放肆.

到了學校,程欣欣湊過來,所有人都把林奚夏的丑照拿出來,笑得前仰後翻.程欣欣自打上次手鏈一事,被林奚夏落了臉,心里一直想把這口氣討回來,當下笑了:

"林奚夏也太沒有自知之明了,真以為自己是美女嗎?我們海新的臉都被她丟光了!"

上篇:57|第 57 章    下篇:59|第 59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