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59|第 59 章   
  
59|第 59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而且我覺得林奚夏的演技很普通, 沒有吹的那麼好."程欣欣癟嘴道.

同學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議論,都在嘲笑林奚夏長得丑, 那一聲聲諷刺說到了林又晴心坎里, 她也是這樣以為的,林奚夏演技好在哪里?明明就那麼回事, 網友也吹的太過分了點, 再說就算演技好, 長成那樣也不該去演校花啊, 一個校園劇的校花要什麼演技?顏值才是標配啊, 林奚夏就沒照過鏡子嗎?林又晴笑笑, "是啊, 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吹的那麼厲害."

"演技這種東西就是吹出來的, 對了,前面怎麼堵了?他們在看什麼啊?"程欣欣疑惑地走上前,卻見林奚夏那班門口堵滿了人, 不少別的班學生跑過來, 難道學校有轉學生來?

忽而,從對面走廊上走來一個穿著校服的女生,她頭發梳了上去, 露出光潔的額頭, 微卷的頭發紮成劉海,一張臉完全露出,以至于很容易看清她出色的五官,她從對面走來, 很漂亮的一張臉因為氣質好,眉間多了少見的堅定,嘴角微微上揚,有種溫和堅定的美,原本就是傾國傾城的長相,被氣質壓得沉了些,少了輕浮多了幾分沉澱,這讓她跟時下流行的網紅明星很不一樣,她有自己的特色,有氣質有氣場,她有自己獨特的美.

小小年紀就有這份氣質,站在人群中,讓人一眼注意到.

好漂亮的女生!是新來的轉學生嗎?

"沒聽說有轉學生啊,這些男生真現實,見到有漂亮女生,就都圍過來,又晴,以前也有很多男生去班上看你……"見林又晴臉色難看,程欣欣訕訕地閉嘴.

林又晴冷著臉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饒是程欣欣跟她處的好現在也不由有了不滿,搞什麼啊,總是這副樣子,好像高人一等,說到底也不過是個寄人籬下的孤女,以前程欣欣總是站在林又晴的角度想問題,現在家里來了兩個繼姐妹,天天跟她搶東西吃,搶她的衣服和護膚品,還把爸爸的愛都搶走了.從前她覺得林奚夏不夠大度,不夠寬容,為什麼不對林又晴好一點呢?她明明這麼溫柔善良,可現在程欣欣是真的懂了,以前是自己腦殘,腦子里有坑才會覺得父母應該收養養子女,她現在吃了虧得到了教訓,天天被繼姐妹陰,使絆子,才明白林又晴這種人的三觀有多歪.

她說的也是實話,以前林又晴剛來時,很多人到班上看她,大家都說她是校花,說林又晴出淤泥而不染,或許是看多了,現在看到林又晴都沒什麼感覺,再加上林又晴這段時間變胖了,人沒有從前好看,以至于關注她的人越來越少.

前幾天有人問程欣欣校花是誰,程欣欣指了林又晴,那個外校的同學看了就笑了:"長成這樣都能當校花?你們海新的女生是有多丑啊!"

程欣欣當時還不服氣,現在看了這新來的轉學生,才發現差別實在太大了.

這轉學生離得遠她看不清具體長相,但遠遠看著,就覺得無可挑剔,普通的校服穿在人家身上就有種不一樣的美,美女笑嘻嘻地和同學們打招呼,看著跟這班的同學很熟,不至于啊,剛轉學來就混得這麼好了?

程欣欣拉了個11班的同學問:"新的轉學生?叫什麼名字啊?"

那同學愣了一下,半晌才噗嗤一笑,"哪來的轉學生啊."

"那不是轉學生嗎?你別當我眼瞎好嗎?我剛才看得清清楚楚,有個很漂亮的女生朝你們班走去."

那同學真的笑了,還哈哈大笑,"喂,你們聽到了嗎?程欣欣說我們班新來了一個轉學生,也是,她變了發型後模樣大變,確實像新來的."

其他同學笑起來,"哪來的轉學生啊?是老同學了."

"嗯,說出來怕嚇著你們."

所有人都神秘兮兮的,林又晴遠遠看著眉頭緊鎖,原來喜歡她的男生忽然都圍著新來的女同學跑,男人還真是現實啊,明明以前都說她漂亮說她清純,說她有鄰家女孩的氣質,可現在呢?看都不看她一眼!

其實也不怪別人花心,這段時間她皮膚特別差,臉上總是起痘痘,她手賤忍不住去擠,一擠就是一個坑,雖然她每天都在節食,但她還是越來越胖,原本纖細的四肢漸漸腫脹起來,莫名有種虎背熊腰的感覺,還好平時穿校服看不出來,現在是冬天,只要她好好減肥,肯定可以減回去的.

上課鈴聲響起,程欣欣沒有問出自己想知道的答案,所有學生都賣起關子,像是故意逗大家似的,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個轉學生嘛,長得漂亮歸漂亮,但漂亮又怎樣?成績又不一定會好,她雖然長得一般,但她是重點班的尖子生,每次考試都能考五六十名,以後肯定能上重點大學,那個轉學生長的漂亮有什麼用?天天有男生跟著,肯定成績不好,她沒什麼可嫉妒的.

程欣欣想來想去,去學校貼吧發了個帖子:

《驚!11班又來了一個轉學生?》

之前因為論壇上經常有人上課時候發帖子,學校論壇被校長給封了,同學們便轉移戰場去了貼吧,貼吧平常人不算多,可一旦有人發帖子,帖子就會被轉發來轉發去,最後弄得本校的同學都知道了.

-11班又來轉學生了?不是吧?上次不是剛轉來一個嗎?

-沒聽說啊,我就在11班隔壁,他們班沒有新來的學生.

-樓主聽錯了吧?我就是11班的,我們班沒有新來的同學.

程欣欣皺眉,沒有新來的轉學生?可那個美女明明進了11班啊,她身上還穿著本校的校服呢,她絕對不會看錯.

-我看到11班有個新來的美女,不是轉學生嗎?

-噗!我就是11班的,今天已經有很多老同學發信息問我那位美女是誰了,貼吧也有好幾個帖子問11班的班花是不是新來的,樓主可以翻翻舊帖子,其實哪有什麼轉學生?我們班這學期唯一的轉學生就是林奚夏,至于這位美女校花嘛,我只能給大家提供點線索:她是11班的老學生了,但她以前戴著黑框眼鏡,劉海很長,看不清臉,最近把劉海撩上去,眼鏡也摘了,11班的同學這才發現,原來班上還藏著這種美女呢.

-我也是11班的,你們都不知道她今天早上來上學時,班里的同學驚成什麼樣子,一半從板凳上摔了下去,一半早餐掉在地上,班長更丟人,還上去說:"同學,你是不是走錯教室了?"美女就說:"沒啊,這就是我的位置啊."然而全班一片歡騰,班長這才意識到自己丟人丟大發了,紅著臉走了.

-哈哈哈,我也是11班的,樓上你是誰?今早確實被嚇壞了,今天上課時一直盯著她看,原來長得這麼漂亮啊,以前也太低調了,丑女大翻身大家看過嗎?我以前不相信的,現在終于信了,原來改變造型,好好收拾一下,丑女真的可以變成美女.

-她好漂亮的,我坐在她後面,上課時忍不住盯著她看,走神了好幾次.

-我是隔壁班的,我知道那位美女是誰,只能說她太低調了,說實話,她絕對是我們海新的校花!

-我們海新的校花不是林又晴嗎?

-樓上的,你是沒見過11班新來的美女,那不是一個級別的好嗎?去看看就知道的,友情提示:美女的座位靠窗戶.

-太美了,美到讓我心醉,回去默默刪掉了以前的表情包,網絡果然不可信,黑子們太可怕了,她真的好美的.

-求解碼,到底在說誰呢?不行了,太好奇了,下課我就去11班看看.

程欣欣也被弄糊塗了,她偷偷問林又晴:"你說11班的美女到底是誰啊?"

林又晴蹙眉,她上課時也看到貼吧的帖子了,發了好大一通火,委屈的要命,那些人以前都說她是校花,現在她胖了一些,長得沒那麼出色了,人家立刻就把校花的名號給了別人,要不要這麼現實?漂亮又怎樣?還不是普通班的?像她這種長得漂亮成績又好的重點班學生,才配得上校花的稱號,不是嗎?校花不僅要漂亮還要有內涵,那些人也太膚淺了一些.

她握著筆差點把筆按斷,"不感興趣!"

"咱們待會去看看唄!"

"要去你去!"

"走吧!又晴,難道你不想知道校花是誰嗎?"程欣欣強行把林又晴拉去了11班,倆人緊張地盯著窗口處,據說那個校花就坐這個位置,林又晴不太想朝里面看,因為林奚夏就坐在這,她每次路過11班都會加快步子,懶得看那個人.程欣欣盯著11班教室里,那個美女正拿著水筆在試卷上刷刷刷寫著什麼,周圍有很多人都在看她,可她像是習慣了別人的注視,頭都不抬,一直往下寫,她做題目飛快,有的填空題不用演算就得出答案,做題時特別專注,她的鼻梁好高,下巴也特別漂亮,臉超級小,怎麼會有人長得這麼完美呢!

等等!這不是林奚夏的位置嗎?

美女為什麼坐在林奚夏的位置上?

她的側臉怎麼看著這麼眼熟?看著好像……

忽而林奚夏停下筆,漫不經心地抬頭看了一眼,和程欣欣四目相對,程欣欣深呼吸一口氣,一直拉著林又晴的衣服,林又晴本來心情就不好,當即皺眉:"干什麼一驚一乍的!"

"那個校花……"

"誰說她是校花了?網上那些人說的你也信,再說了長得漂亮有什麼了不起嗎?還不是普通班的."

"不是啊!"程欣欣記得上次月考林奚夏考得可比林又晴好,她要哭了,怎麼會有這種事?不是說林奚夏很丑的話?為什麼忽然變得這麼漂亮?"那個美女是林奚夏!"

林又晴翻白眼,過了會,才眉頭緊皺.

她猛的回過頭,卻見林奚夏正托著腮,手撐在課桌上笑眯眯看她.

那笑她太熟悉了,看似天真實則不懷好意.林又晴整個人定在那,動彈不得,嘴巴也長得很大,所有的驚訝都寫在了臉上,林奚夏見狀,挑眉笑了,就當沒看見一樣,繼續低頭寫試卷.

林又晴恍恍惚惚地回到教室,一上午都在走神,她不明白怎麼會這樣呢,林奚夏怎麼會變得這麼漂亮?她明明一直喂林奚夏吃激素的,她以前那樣對林奚夏,要是林奚夏進了娛樂圈,她還有好日子過嗎?只怕她這輩子都會被林奚夏壓得抬不起頭來!

"又晴."一個同學走過來,笑笑道:"我剛才看到周嘉澤帶著一個很漂亮的小熊玩偶,那個小熊玩偶我見過,是限量版,他該不會向你告白吧?"

林又晴一愣,滿心的酸澀都被這突來的甜蜜和虛榮心震到了,其實周嘉澤向她表白過很多次,可她一直沒正面答應,上次聖誕節周嘉澤還送了她一條很漂亮的吊墜,吳麗茹說那條項鏈很值錢,吳麗茹要她吊著周嘉澤,說得不到的總是最好的,只要她不答應,她就是周嘉澤的白月光.

她也這樣做了,沒想到周嘉澤竟然又要找她告白?

林又晴唇角微勾,漾出些許得意來,"不會吧?他這人怎麼這樣,都告白好幾次了."

"你好幸福啊,我們收到的禮物都幾十塊錢,你一收就上萬,周嘉澤也太有錢了."

或許是因為受林奚夏一事的影響,林又晴忽而改變主意了,她不想再聽吳麗茹的話,她雖然進了娛樂圈,但她混得並不好,以後未必能找到比周嘉澤更適合的男朋友,周嘉澤雖然遠遠比不上賀行之,但周嘉澤對她很好,把她放在手心上,哪怕以後修不成正果,有這樣一個帥氣又有錢的男朋友,對她來說也不是壞事,最起碼男朋友一年送禮物都能送很多錢.

這次周嘉澤再向她告白的話,她一定要接受他,他追她這麼久,得到她同意肯定欣喜若狂,想到周嘉澤激動的樣子,林又晴滿心歡喜,這種被人捧著的感覺實在太好了.早知道周嘉澤要告白,她就應該穿一條漂亮的裙子來,裙子會讓她的腿顯得修長許多,這個年紀的男生都很躁動,看到女生穿裙子,總會忍不住,動手動腳是難免的,她給點小恩小惠,就能把周嘉澤吃的死死的,至于上床,短期內她不會答應,畢竟這種事越是吊著效果越好,前期多給點甜頭,等上大學時再讓他吃到,如此一來也算一種投資了.

林又晴期待地看向教室門口,周嘉澤會在哪里告白?應該會找個隱秘的地方吧?車庫?操場?食堂?要麼校門口?不管哪里告白她都無所謂,但她需要他給她勇氣,讓別人知道她這個校花是林奚夏比不上的,最起碼追她的人是有錢的富二代,她的行情可比林奚夏好多了.

林又晴整整等了一天,周嘉澤都沒有來,是不是有事耽擱了?要麼是學校告白不方便,准備晚自習結束後來找她?林又晴甜蜜地盯著課本,晚自習鈴敲響,她第一時間走出去,周嘉澤果然已經到車庫里推他的自行車了,林又晴低著頭,羞澀地往外走,周嘉澤應該會追上她,然後把她攔下來,她要走的慢一點,讓周嘉澤在學校門口跟她告白,這樣一來,同學們才會知道.

怎麼還沒來?他不是在推車嗎?走的好慢呀,再不跟上她就要走到校門口了.

林又晴含笑往校門口走.

一輛自行車駛過,周嘉澤的長腿撐在路邊,林又晴心撲通撲通跳得飛快,以前不把周嘉澤放在心上,甚至都沒有正眼看過這個男孩子,現在仔細看才發現周嘉澤長得很帥,是那種韓系帥哥,漫畫少年,白襯衫大長腿,怎麼她以前就沒發現呢?他要攔住她了嗎?他要送她什麼禮物?她一定要表現得自然一些,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告白了.

林又晴低著頭路過他身邊.

奇怪,他怎麼還不叫住自己?再這樣自己就走遠了.

林又晴表情有些繃不住,難不成周嘉澤沒發現她?

有這個可能性,可她已經走過來了,總不能再折回去吧?

"喂!"

林又晴聽到周嘉澤的叫聲,滿心懷喜,他果然叫住自己了,她就知道他一直在關注著她.

林又晴笑著回頭,而後那笑容忽而凝固在臉上,表情漸漸僵硬,神色難看極了.

周嘉澤竟然拉著林奚夏的胳膊,把一只小熊塞到她懷里.

林又晴試圖挑起唇角,可她唇角僵硬,許久揚不起來,她再也笑不出來,整個人呆在那,完全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麼了!周嘉澤要表白的對象竟然不是她!!他竟然要跟林奚夏告白!!怎麼可能呢,不是說了喜歡她,不是說了討厭林奚夏的嗎?他怎麼能這樣對她!!

周嘉澤眉頭緊鎖,深呼吸一口氣,"奚夏,你聽我說."

林奚夏嚇了一跳,她瞪了周嘉澤一眼,才沒好氣道:"干嘛呢?耍流氓?我警告你給我讓開!"

周嘉澤皺眉,煩躁地撓著額頭,他也覺得自己跟魔怔了似的,這段時間一直在想林奚夏,不是想她多美多可愛,而是想跟她斗嘴,想聽她懟他,他也覺得自己犯賤,一天看不到她就不舒服,偏偏網上說她去拍戲了,她前幾天沒來學校時,他飯都吃不好,這才明白自己是真的喜歡上林奚夏了,以前他以為自己是喜歡林又晴的,現在才發現那種感情太淡了,根本不是真正的喜歡.

今天早上來他路過11班,看到她時也被她的樣子嚇了一跳,但他其實不願意她變得這麼美,甯願她像從前一樣,那樣就沒有這麼多男人盯著她,他也就不用妒忌11班的同學可以隨時看到她.

周嘉澤嘀咕道:"我哪里耍流氓?大冬天的拉你一下胳膊就耍流氓了?"

林奚夏挑眉,莫名就煩他,誰叫周嘉澤品味差,喜歡林又晴?所有喜歡林又晴的男人都是敵方陣營的."那你想干什麼?莫名其妙的."

"我我……我前幾天讓人從國外帶了只戴眼鏡的熊回來,你看看這表情是不是跟你很像?"

林奚夏盯著那熊看了一會,眉頭越蹙越緊,"你是在諷刺我是吧?"

周嘉澤愣了一下,"不是!這怎麼是諷刺呢?"這眼鏡熊多可愛啊,跟她一樣,呆萌呆萌的!

林奚夏冷笑,喜歡林又晴的人是不是腦子都有毛病?想諷刺她就直說,干嘛還要買一只熊來拐彎抹角的?不就是想說她胖嘛,想借機諷刺她長得難看,長得像熊,還戴著眼鏡顯得有些古板,他直說就是了,她最多打他一頓,又不會怎麼樣.

"周嘉澤你腦子有坑是吧?我哪里長得像熊了?你還像熊呢,你全家都像熊!"說完,氣沖沖地往前走.

周嘉澤愣了一下,被罵的莫名其妙的,而後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好心辦壞事了.

不是呀,他真的不是諷刺,其實他想說的是,他有點喜歡她,真的!

-

林奚夏往前走了一段路才上了賀行之的車,打開車門時還有些生氣,"這周嘉澤是不是腦子有坑?竟然說我長得像熊."

前座的俞冬差點笑著捶腿,人家明明是想說她可愛,怎麼就成了諷刺?

那表白的男生要是知道自己的意思被扭曲,肯定要吐血了.

"呵呵呵,林小姐,其實吧……"

賀行之漫不經心地看他一眼,俞冬噎了一下,在林奚夏疑惑的視線中,急轉彎:"就是諷刺!他怎麼能諷刺你像熊呢,明明你一點也不胖啊!這種人真是太可惡了!可惡!"

呼!好嚇人,BOSS的眼神就好像要吃人,幸好他沒說周嘉澤是在表白,不過好好的表白鬧成這樣,也怪周嘉澤自己不長腦子.

林奚夏皺眉,她完全有理由懷疑周嘉澤跟林又晴是一伙的,幸好她沒要那熊,說不定熊里有竊聽器或者攝像頭,別怪她多想,上輩子周嘉澤和林又晴可是一直在一起,這男的對林又晴很癡情,被林又晴吃的死死的,給資源給花錢,還不要陪/睡,上輩子那麼癡情的男人,這輩子怎麼就忽然送熊給她,總不會是因為喜歡吧?那肯定不可能!所以,她只能陰謀論了.

賀行之墨黑的眼眸落在她臉上,笑著問:"喜歡熊嗎?"

林奚夏搖頭,見到他人也放松下來,抱著他成了層,"我抱你更舒服,都有你了,要熊干嘛?"

賀行之挑眉,細長的手指在腿上輕輕點著,唇角不自覺上揚,勉強算滿意了.

俞冬被甜的牙疼,受不了,賀總這個大腹黑,故意誤導女朋友,嘖嘖!有本事你也買熊去告白啊,總給他扔眼刀子算怎麼回事.

林奚夏偷偷進了賀行之家的門,她剛進屋,就被人壓在牆上,手臂被抬高,密密麻麻的吻落下,咬著她的鼻尖,嘴唇,咬著她的香舌,在她脖子上落下曖昧的痕跡.賀行之吻得很舒服,又不會太溫吞,他在這種事上很有征服欲,看著禁欲,可每次吻她時都吻得她雙腿發軟,渾身癱成一團泥,毫無反抗之力.

賀行之低笑,"以後要什麼都給你買,不許要別人送的東西."

林奚夏愣了一下,勾著唇笑:"誰要別人東西了?那破熊就是拿來諷刺我的,我怎麼可能要?"

賀行之挑眉,"確實,現在的男孩子太有心機."

林奚夏吸吸鼻子,"我怎麼聞到了一股醋味."

"那你沒聞錯,"某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干脆抱著她的腰把她放在中島台上,這個高度倆人正好面對面,看到她更是忍不住,又低頭吻了她的唇,這一下倆人都感覺到了一點滋味.

林奚夏直翻白眼,某些人只會做做樣子,也沒實際進展,真的好可惡,只管撩不管滅火,什麼意思的.

干脆拿著他的手放上去,而後清楚地感覺到他的僵硬.

林奚夏繃著臉,心里卻不停偷笑,她承認她就是故意的,她這人看著一本正經實則喜歡玩火,本來嘛活了兩輩子都沒嘗到這種事的滋味,現在有男朋友,對方還是這麼完美的人,不管臉還是身材都讓她饞得慌,解解渴不過分吧?

既然接到了邀請,賀行之萬萬沒有拿了門口不進的,于是他像把玩著某種玉潤的玉,感受那極致的觸感,也是這時他才意識到,某些人看著是旺仔小饅頭,可實際上卻有料的很,那極致的觸感像上好的綢緞,讓人欲罷不能.

不知過了許久,他氣喘籲籲地趴在她肩膀上,聲音低啞帶著蠱惑:"很好摸."

林奚夏挑眉,得到這種評價當然也不會謙虛,只一本正經道:"謝謝誇贊,我自己摸著也覺得很好摸,手感特別好!"

"……"想當然,她又被拉著體驗了一番,某個試用客戶表示對這個物件的觸感很滿意,倆人一玩上了癮,又開始開發這個物件的其他功能,還不忘警告她,"這是我的,你沒有摸的權利."

-

林又晴是哭著跑回家的,她這輩子都沒受過這樣的屈辱,進門時傅宛如問她問題,她沒有心思回答,渾渾噩噩地跑上樓,趴在床上哭得天昏地暗.

吳麗茹愣了一下,"又晴,你到底怎麼了?是誰欺負你了?"

"小姨,你說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周嘉澤他……"

"周嘉澤怎麼了?"吳麗茹皺眉,顯得有些心急,她當然知道周嘉澤,林又晴跟她說起這個人時,她就給出建議,讓林又晴吊著周家澤,不要一下子讓人得逞,男人嘛就喜歡得不到的,林又晴照做了,周嘉澤的表現證明了她的話是對的,這不,聖誕節送了很貴的禮物."他不是對你很好嗎?還介紹你進公司呢."

"不,不是那樣的……"林又晴哭著仰起頭,生無可戀都看向吳麗茹,"小姨,周嘉澤他移情別戀了,他不喜歡我了!"

吳麗茹如被雷劈,猛地站起來,"怎麼可能呢?他不是對你很好嘛?他不喜歡你喜歡誰?你可是你們學校的校花啊,誰能把你的風頭給搶去?"

不提這個林又晴還沒那麼難受,現在提了,林又晴一口氣沒上來,差點哭得昏死過去.

她上氣不接下氣,哭得眼都腫了,"我已經不是我們學校的校花了!有人把我的校花位置搶去了!還有周嘉澤,也喜歡上了她,他明明說過喜歡我,明明說喜歡我的善良和美好,可現在他說變就變!他怎麼可以這樣呢!"

吳麗茹說過,男人都要吊著,周嘉澤明明喜歡她,怎麼說變就變呢?

吳麗茹有些回不過神,"你的校花位置被搶去了?怎麼可能呢!"

"是真的!"林又晴哭斷了氣,喊道:"是林奚夏!林奚夏把我的校花位置搶去了,她變美了,她翻身了!她還把周嘉澤的魂勾去了,你不知道,今天我走在周嘉澤前面,可他卻像是沒看到一樣,看都不看我一眼."

吳麗茹心亂如麻,校花的位置被林奚夏搶去了?怎麼可能呢?林奚夏雖然實力是有的,但長相真的不過關,昨天網上不還嘲笑她癩□□想吃天鵝肉,說她就是只癩蛤/蟆,想染指那些帥氣的校草,嘲笑她不該演校花一角.

"她不是很丑嗎?"

"她沒有!她現在變漂亮了,小姨,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啊!"

吳麗茹皺眉,她強迫自己定下心神,眼下她想先看看林奚夏的長相,再做決定.

"你公司讓你做好事改變公眾對你的看法,我聽說你們學校這兩天要出去撿垃圾做環保,到時候我會安排別人給你拍照,你一定要好好表現."

林又晴愣了一下,勉強點點頭.早知道這樣,她一定不會裝樣子把周嘉澤給推開,一定不會吊著周嘉澤的胃口,要是答應周嘉澤,現在周嘉澤就是她男朋友,有周嘉澤幫忙,她在娛樂圈的路也不會這麼難走.

晨光熹微,賀行之睜開眼,看向懷中乖巧睡著的林奚夏,昨晚她怕林又晴找她麻煩,是回自己屋里睡得,大概是半夜夢游又跑回來了?他把人抱緊,視線落在她這令人驚豔的臉上,雖然看了兩天,可還是沒有習慣,眼前經常浮現出那個戴眼鏡的小姑娘.他是真的不太在意她的長相,什麼樣都好,是她就好.

她睡得正熟,無意識地蹭了蹭他,男人早上哪里是她能蹭的?他很快有了反應.

被窩里的人睡得正熟,不知何時扣子敞開了幾顆,偏偏這小孩最近發育得好,每一分都讓人愛不釋手,他用下巴摩挲著她,准備再好好體驗一下這個專屬于自己的物件.

一分鍾後,林奚夏被極致的感覺驚醒了,眨眨眼才明白原來這是學霸也難以企及的領域.

好多學問,等著她去探索,為了他們以後能有更好地感覺,她是不是該去看看字母片?

唔,難受.

就只是這樣便能這樣難受,她嗚嗚咽咽地像只小貓一樣,賀行之吻住她的嘴,把她所有的抗議都吞入腹中,亦如剛才吞入她的別的物件.

上篇:58|第 58 章    下篇:60|第 60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