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62|第 62 章   
  
62|第 62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林又晴渾身顫抖, 撲上去想打她,卻被林奚夏猛地一推, 她沒站穩, 整個身體倒在門板上,肩膀沉沉一痛.

她滿是驚愕地瞪著林奚夏, 以前林奚夏劉海遮面, 戴著寬大的框架眼鏡, 看著木訥深沉, 很好欺負, 她也一直以為對方沒什麼脾氣, 很容易拿捏, 可不知是不是發型的緣故, 如果的林奚夏劉海撩上去,露出光潔的額頭,少女的輪廓清晰流暢, 看著比從前多了幾分凌厲, 原本好欺負的人瞬間就變得高高在上,難以拿捏了,再加上長久以來努力學習, 屬于學霸的精明氣質使得她莫名有幾分高冷, 再用這種俯視的不屑的眼神注視著別人,便讓經常欺負人的林又晴忽而心慌了一下.

是從什麼時候起,林奚夏完成了自己的蛻變,再也不是從前那個沒主意沒脾氣的小女孩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林又晴神色痛苦, 很是不甘地咆哮著.

然而,面前這個已經占據上風的少女卻十分不屑地勾唇,"為什麼?我為什麼要對付你你自己不清楚?要不要我提醒你,是誰給我下的藥?"

林又晴愣了一下,神色陡變,"你……你知道了?你從什麼時候知道的?"

林奚夏笑了笑,眼睛盯著她的身材看了很久,才慢悠悠道:

"我什麼時候知道的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訴你,我這人沒什麼耐性,更沒有善心,你怎麼對我的我就怎麼還回去,當然,你以後或許也會茫然,為什麼你都不對付我了,我還不肯放過你,那我提前告訴你答案,我想對付你就對付你,想踩你就踩你,沒有任何原因,僅憑我高興,打人還要看日子的嗎?你的苦難才剛開始,好好享受我送你的禮物,別怪妹妹對你心狠,太順遂的人生實在不適合你,我嘗過的苦,你得翻倍嘗才合我意."

她說得平靜,只是那輕飄飄的話語里透露出的冷意隨著夜晚的冷風吹來,讓林又晴從心底生出一種難言的恐懼來,一直以來吳麗茹都提醒她提防林奚夏,可她從來沒放在心上,她篤定林奚夏絕對不會有出息,一個女人長得不漂亮,這一生已經注定了要比尋常人更艱難,更何況林奚夏是一個嘗過美貌紅利的人,可她萬萬沒想到,林奚夏還有逆風翻盤的一天,萬萬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容貌,才短短幾年,就禁不起打量了.

她心里冷,臉上卻想笑,哪怕今天她比不過林奚夏,但她也不能認輸.

她缺的只是個機會,她一定會找到那個機會的.

林奚夏以為自己真的逆襲了?

她又比自己好什麼?也不過是一個可憐蟲而已.

林又晴忽而嗤笑一聲,嘴角含著譏誚:

"你別怪我給下藥,我就算可惡也可惡不到哪里去,畢竟我給你下藥這事還是你親媽給我的啟發."

林奚夏怔了片刻,眼神平靜地回看她,林又晴像是抓到了她的軟肋,笑得更得意諷刺,"怎麼?不相信?你別總怪我搶你的母愛父愛,說實話林奚夏,搶走的東西那就不是你的,你爸媽要是真對你好,怎麼可能我表演幾下就把愛給我?說到底也不過是因為你父母對你的愛很假,假到讓人可笑,尤其是你媽,竟然給自己的親生女兒下藥,當初我知道這個消息時,簡直嚇壞了,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媽,後來我拿那藥去醫院檢測,證實我的猜測沒有錯,你母親在你小時候就給你吃激素,為的就是讓你長不高,能延長你做童星的期限,你只有長不高,永遠有兒童樣,才能更好地拍兒童戲,拍兒童服裝,給她源源不斷地賺錢.震驚吧?要說陰險我可比不上她,我這都是跟她學的,你不能把賬算在我身上."

林又晴嗤笑一聲,當年她剛來林家,十分忐忑,生怕林家不要她,生怕養父母對自己不好,後來有一次她無意中聽到傅宛如和林振濤的對話,這才知道,他們為了讓林奚夏長不高,能延遲青春期的到來,更好地賺錢,一直給林奚夏吃激素,那時候她還小,被嚇壞了,去網吧搜索資料才明白其中的原因,要不是傅宛如她哪里知道激素還有這麼多用處,要不是搜索過激素的副作用,她哪里會想到繼續給林奚夏下藥?

林奚夏怪她,這可不公平,這又不是她一個人的錯.

"雖然我無父無母,但我父母活著時都很愛我們,而你呢,你得到的只有虛假的愛."林又晴恨恨說完,一直以來被壓制的痛苦在這一刻釋放,終于有可以贏過林奚夏的東西了,那種扭曲的滿足感讓人上癮.

她等著林奚夏表情崩潰,心理崩潰,等著林奚夏落荒而逃,哭著離開,那樣她就會有奇怪的爽感,覺得自己終于贏過林奚夏一回,然而她等了很久,林奚夏卻自始至終都維持著同樣的表情,不悲不喜,看她的眼神冷冰冰的,像在看一個冰冷的物件.

"說完了?"

林又晴一怔,不敢相信地緊皺眉頭.

林奚夏嗤笑一聲,"你以為這點事就可以打倒我?怎麼?還想看我在你面前流淚抓狂?林又晴,你還真是天真,你以為我真在乎那對虛偽的夫妻愛不愛我?不過是父母之愛而已,那只是人生所有愛里的一種,我就算不擁有又能如何?他們不愛我我就會死?得了吧!也就只有你這種可憐蟲才會看重他們的愛,你以後還可以繼續爭,放心吧,沒人跟你搶,畢竟那種愛,我不稀罕."

說完,她不屑地笑笑,拎著書包上樓去了.

林又晴氣的發抖,林奚夏竟然說自己不在意,她怎麼能不在意了!她要是不在意了,那自己又有什麼可爭的?那她一直以來的苦心經營豈不就是個笑話?哪怕她能把傅宛如和林振濤的愛搶來也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那種東西是林奚夏扔在垃圾桶里不要了的,她去撿還有什麼快感?

放下書包,林奚夏裝了兩本練習冊翻過圍牆,去了賀行之那屋.

賀行之沖她招手,"過來."

林奚夏很乖地靠過去,"怎麼跟叫小狗似的?"

賀行之笑,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端詳著她的臉色,嘖了一聲,"受委屈了?有人欺負你?"

林奚夏挑眉,"有人欺負我又怎樣?"

賀行之把她拉著坐到自己的膝蓋上,從後面抱她,"當然是替你撐腰."

被他抱著,心早就酥了,哪里還想那些有的沒的?就算心情再不好,吻幾下,咬幾下,摸幾下也就都好了.其實林奚夏雖然有點憋屈,卻並不覺得難過,她早就有點隱約的預感,哪怕沒有證實,卻早就心里有數了,林又晴的話不過證實了她的猜測而已,她對傅宛如和林振濤早就絕望,不抱希望又怎麼會失望?既然如此,談不上開心不開心.

她埋在她肩膀上,聞他身上的味道,賀行之身上總有股好聞的冷杉味,那種清冽的味道有別于常人,一般人很難撐得起來,也只有他,從內到外人壓著味道,而不是被那香味蓋過人.

"真好聞,恨不得咬一口."

賀行之眸中閃過笑意,"想咬就咬,不必客氣."

林奚夏驚了,"賀總,注意人設好嗎?你以前可是再正經不過了."高冷淡然,高高在上的總裁忽然就走正常的戀愛路線,她這小心肝有點承受不住,畢竟這甜度可有點超標啊.

賀行之仰頭輕笑,"你也說我以前再正經不過,那你再說說,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正經的?"

林奚夏沉默片刻,那還用說?自打倆人談戀愛,他就不似從前那本冷淡了,身上的淡漠氣息也少了,和她在一起時,笑得也比從前多.但她這話可不能說,以防賀行之會反咬一口.

林奚夏咳了咳:"你要檢討自己!"

賀行之咬住她耳垂,"我和你在一起以後就變得不那麼正經,所以林小姐,原因出在誰身上,你不懂?"

說完,懲罰性地吻住她的唇,把她吻得雙腿發軟,只能把全部重量靠在他身上.

林奚夏明天就進組了,熱戀中的人忽然分開,總有些空落落的,更何況賀行之睡眠一向不好,雖然林奚夏不知道他以前怎麼過的,但賀行之搬過來後,好像跟尋常人沒兩樣,前幾天她跟賀行之秘書聊天,才知道她去劇組時,賀行之依舊是整夜加班,根本不休息的,員工們都被他折騰的快瘋了,恨不得她馬上回來救她們于水火.

林奚夏摩挲著他的下巴,低聲道:"我走了,你怎麼睡覺?"

"不睡便是."

心抽了一下,林奚夏蹙了蹙眉頭,"那以後我豈不是不能出差,出國,出遠門?"萬一真在娛樂圈混好了,以後出國工作是常事,說不定全年都要到處飛,他這樣可不行啊.

賀行之倒是不慌,"你出差,我陪你,我出差,你陪我."

"那我上大學怎麼辦?"

"我陪讀."倒是很干脆.

林奚夏這一晚的郁悶才算徹底跑光了,她笑著摟他的腰,無論如何他剛才毫不猶豫的回答,是真的取悅了她,這世界上還有個人對她好,哪怕父母不愛她又如何?她還有賀行之,還有許多好朋友,她還是被愛著的.

她心里高興,嘴上卻問:"陪讀好像是父母干的事吧?賀叔叔你怎麼搞得跟養女兒似的?"

賀行之挑眉把她抱緊了些,手捏著她的,懲罰性地說:"我倒是不建議你叫叔叔,叫爸爸都行."

某些人道行太高,林奚夏斗不過,只能摟著賀總,和他討論一些更為高深的話題了.

-

吳麗茹心情很不好,她把林振濤約了出來,夜色下,冷風直吹,她柔弱地投入林振濤的懷抱里,抱著這個男人的腰,林振濤籲了口氣,心里一口氣提著,輕飄飄的,前段時間他和吳麗茹心意相投,心里癢著想親近這個女人,誰知一直沒找到機會,最近傅宛如鬧騰,他們倆被盯得緊,就連出門散步都很難碰到,林振濤好久沒碰吳麗茹,女人身上的馨香傳來,他渾身激動抱得更緊了.

"麗茹……"

"林大哥,又晴心情不好,你老婆又總是給我臉色,我在這個家是越來越難了."

林振濤沉聲說:"麗茹你別怕,過段時間我就找機會把她攆走,到時候你才是這個家的女主人."

吳麗茹聞言,似乎驚了一下,"林大哥,你真的願意為我走到這一步?"

"有什麼不願意的?我想過,我跟傅宛如早就沒有感情了,再這樣耗著對彼此都不好,我是真喜歡你,跟你在一起我感覺自己年輕了很多,麗茹,你再等等我……"

吳麗茹感動地靠在他懷里,心里盤算的卻是林振濤的那套別墅,林家的這套別墅位置很好,在房價暴漲的年代,這套別墅現在能賣一兩千萬,雖然不是大富人家,但要是能把房產弄到手,也不枉她放低身價來勾引林振濤.

她笑笑,摟的更緊了,倆人越摟越激動,最後林振濤把人往小樹林里拉……

-

一早,林奚夏困得要命,她昨晚跟賀總膩歪了一陣子便開始看書,刷了一張試卷,今天早上還困著.

但她必須去劇組.

好累,只想賴在被窩里跟賀總一起暖被窩.

人一旦談戀愛就會變得不求上進.

賀行之把她拉起來,替她穿好衣服洗漱好,又把早餐遞給她,讓她在車上吃.車子停在劇組門口,林奚夏笑笑,擁抱了他一下,"要不要親一個?"

賀行之面無表情地瞥向副駕駛座,俞冬愣了一下,趕緊開門下車,生怕被賀總人道毀滅.

司機也借口上廁所溜了.

很好,這樣一來,車里就剩下他們倆人,賀行之這才給了她一個吻.

"有空給我電話."他叮囑.

"好啊."

"不必受委屈."

"誰會給我委屈?你忘了單奕辰是導演?"林奚夏笑.

賀行之眉頭緊皺,沉聲道:"我只是想告訴你,你是我賀行之的女朋友,不必事事忍耐,凡事有我替你撐腰."

說不感動是假的,林奚夏又抱了抱他,才進組化妝.她一到化妝間又恢複到了平常的高冷默然,程旭給她化妝時又忍不住變成檸檬樹下的檸檬精.

"我說你,是不是開掛了?皮膚怎麼又好了?"

林奚夏愣了一下,有點懵,系統最近可沒給她加持呀,就是之前的光子嫩膚,那效果也早就過了,按照系統所說,皮膚會一直維持在這種狀態,但隨著年紀增大,多少會有些變化,變好是不太可能的.

難不成是被愛情滋潤的?心里默默囧了一下.

"你給我的護膚品我一直在用."

"我就說!"程旭給了她一個了然的眼神,在她耳邊悄咪咪說:"這護膚品品牌是我無意中發現的,一開始我也沒當回事,後來發現這牌子的東西真好用,而且我拿去檢測過,成分挺安全,後來我就一直給人送這個牌子,不少明星都以為這個牌子是我投資的,其實不是,我就是喜歡."

林奚夏笑,她知道圈內很多化妝師都有自己中意的品牌,一個東西好用,基本上圈內的化妝師都會用那個,圈子其實挺好的.

"還是你眼光好,會種草,推薦給我的也適合我皮膚,真的謝謝你,程旭."

她年紀小,雖然語調沉,可實際上聲音還是學生嗆,程旭當下就笑了,"是你皮膚底子好,你呀,就這長相遲早冠絕娛樂圈,我看好你,絕對是下一個流量小花."

林奚夏挑眉,"借你吉言,不過我現在發現做試卷比拍戲進娛樂圈好玩多了."

"……"聽聽這還是人話嗎?

"感覺拍戲太簡單,演技什麼的都沒什麼挑戰性,還是做題目舒坦,永遠都有做不完的題目,永遠都有難題."

"……"不想和這種人聊天,好氣人哦.

化妝時,林奚夏刷了一張試卷,等她進劇組時,才發現單奕辰神色憔悴,黑眼圈很重,皮膚也因此被風吹的略顯發紅,要知道以前單奕辰可是個很臭美的人,衣服永遠是最精致的,鞋子擦得锃亮,護膚品一套一套的,比女人都精致,這還是林奚夏第一次看他糙成這樣呢.

"這是從山里逃難出來的?"林奚夏打趣.

單奕辰一愣,委屈上了,"你就不知道我最近有多苦逼,前幾天網上有人罵我,說我富二代不當跑來當導演,說我們國家電視劇的未來就毀在我手里了,把我給氣的!這幾天我一天就睡四五個小時,整天撲在這部戲上了."

林奚夏笑了一聲,這部戲確實不容易,里面有很多唱歌跳舞的環節,單奕辰是按照國外舞蹈電影的標准來導的,對陳進,閔漾,唐苑這些角色都要都很嚴格.因為選角的時候挑選的就是會跳舞會唱歌的,所以培訓起來還行,可問題是這種需要大量運動的劇本來就吃力不討好,演員可能拍很多次,都拍不出一條滿意的來,導演當然也很崩潰.

林奚夏不得不慶幸,她這個角色需要唱歌跳舞的地方不多,她跟單奕辰商量過,把她唱歌跳舞的戲份推到寒假,所以她比其他演員輕松很多.陳進,閔漾,唐苑這些人,各個一頭是汗,跳了十幾次才拍出一條滿意的來,累得夠嗆.

忽而,一個熟悉的身影走進來,林奚夏一愣,"俞助理?你怎麼來了?"

西裝筆挺的俞冬笑呵呵地環視一圈,"賀總吩咐我過來請劇組的人喝咖啡,吃蛋糕,吃水果."

一輛卡車駛過來,拖著一車的食物.林奚夏噎了一下,第一次有被賀總的總裁光環給煞到.

俞冬客氣地對現場的演員說:"賀總請大家吃東西."

陳進愣了一下,賀總?娛樂圈姓賀的好像也就賀家那一門,能稱得上賀總的就只有賀行之?可賀行之為什麼給這種小劇組送食物?還這麼客氣,直接送了一卡車?對了,賀總好像是單導的朋友,難道僅僅是朋友的情誼?可問題是,俞冬自始至終都是跟林奚夏說的話,也就是說,賀總是因為林奚夏才送來吃食?那麼問題來了,這倆人是什麼關系?

林奚夏挑眉,某些人還真是的,想宣誓主權就直說,何必這麼迂回呢.

單奕辰看了卡車,又皺眉看向林奚夏,心想糟了,他把林奚夏的事給忘了,前段時間看到賀行之帶女人回家洗澡,早就確定自己的朋友是個渣男了,可賀行之竟然還沒放棄林奚夏?送這麼多東西來算怎麼回事?不是他說,雖然朋友是鐵的,但小女神也是要的,賀行之想這樣就腳踩兩只船,他可不答應.

"奚夏啊,有些人送送蛋糕什麼的,可能也沒那意思,你可別多想."

林奚夏愣了一下,喝著咖啡,"我想什麼?"

"啊?呵呵呵,沒什麼,我就是提醒你一聲,"單奕辰思考半天,干脆豁出去了,一跺腳皺眉道,"我就告訴你吧,賀行之可能有女朋友了."

林奚夏咬著吸管,微蹙眉頭,"真的嗎?"

"是真的,你要相信我,前幾天我去他那里,親眼看到他帶女孩回家洗澡的,那時候你還沒放學呢."

"哦,沒關系."

"沒關系?"單奕辰見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頓時有些急,"怎麼會沒關系呢?你可要擦亮眼睛,找男朋友不是長得帥就行的."

林奚夏挑眉,故意咬牙,酸溜溜地說:"真的沒關系,他有女朋友我也不在意,只要讓我做他女朋友,我什麼都可以忍."

單奕辰驚呆了,這特麼都可以忍?你還是女人嗎?

他本來拍戲就拍的煩躁,一聽林奚夏說這話,更煩躁了,一個人躲到牆腳紮小人去了.

林奚夏勾唇,心情大好,還跟賀行之分享了這個好消息."我們是不是太壞了?他好像受到了良心的譴責,一直以為單奕辰是浪蕩貴公子,沒想到這麼純."

那邊賀行之正在聽助理彙報工作,收到消息,很快打字:"他純的不太明顯."

林奚夏噗嗤一笑.

下午林奚夏接到格格的電話,格格說要來探班.她是小說原作者,來探班是正常的,只是她這次並不是為了看電視劇拍的怎樣,而是想看看林奚夏到底變成什麼鬼樣子了,為什麼大家都說她漂亮得難以形容,語言難以形容的美貌,這種美貌她只在書里見過,孟夢跟她說了之後,她好奇的很,心里癢癢就想來看看,這不,就申請來探班了.

上篇:61|第 61 章    下篇:63|第 63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