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63|第 63 章   
  
63|第 63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奚夏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到格格了, 這本來就是格格的書,也不知道單奕辰怎麼和她聯系, 格格也不知道提劇本費.

"奚夏, 有人找你."陳進喊了一句,林奚夏剛結束一幕戲, 一回頭就看到格格站在人群中, 瞪圓了眼, "你你你……奚夏……"

跟見鬼似的.

林奚夏一樂, "怎麼著?認不出來了?"

格格是真的沒想到奚夏竟然變得這麼漂亮, 之前孟夢跟她說時她還不太相信, 奚夏雖然瘦了不少, 五官也精致了, 但短期內就算變得再美又能美到什麼地步?她受職高同學所托,來探班看看奚夏到底變成什麼樣,原本想著肯定在自己期待范圍內, 是普通人的那種漂亮, 誰知現在一看,這已經不是普通級別了,而是讓人驚訝的美.

絕對沒有整容, 林奚夏天天上課, 哪來的時間整?再說整容也整不到這麼自然.

格格扯著嘴角,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奚夏,你太棒了, 有沒有變美秘訣傳授一下?"

"有,"林奚夏挑眉開玩笑,"努力學習就能變美."

她就是隨口一說,但格格卻上心了,努力學習真的能變美?格格記得鄰居家一個姐姐中學時長得很普通,後來這位姐姐拿到全額獎學金出國讀書了,每周末都會發一些旅游照,游遍了全世界幾十個國家,加上穿衣打扮,如今儼然是女神級別的,氣質為她添了一種莫名的光環.

林奚夏樂了,"你還真相信?你忘了我之前一直吃激素?現在激素停了,肯定會恢複啊."

"哦,我還想著學習能變美的話,我也努力學學."

格格第一次來劇組,有好朋友在就是不一樣,她跟男主和幾個配角都合了影,說實話男主真的把她帥到了,和她想象中的男主完全是一個類型的,還有配角,都長得特別舒服,有辨識度,絕對不是那種整容臉,感覺每個人都有大火的潛質.

她作為原著作者,也受到了幾個主角的尊敬,大家跟她合照時都很客氣.

看完大家的長相,格格開始擔心了,"萬一我的書讓你們都火不了怎麼辦?還有奚夏,你現在這麼漂亮,名導演的戲都不在話下,你完全可以不演這部劇,聽說這就是部網劇,很難上星呢."

"這部戲人設不錯."林奚夏沉吟,"怎麼說呢,挺真實的,而且唱歌跳舞片段設計的也很出彩,單奕辰的審美不錯,請的培訓老師都是業界著名的,歌舞片段拍好的話,肯定很不錯."

她演的女主角是學霸擔當,負責給整個團體出謀劃策,屬于軍師類型的,雖然也被拉去跳了舞唱了歌,但總的來說她唱跳的戲份不多,這很符合林奚夏的要求,太多了容易被挑毛病,不多不少,次次出場都是經典片段,這就夠了.

而且她確定自己選擇的演員都夠厲害,這些未來的一線二線頂流明星,在這部劇里只是個小配角,將來他們一翻紅,這部戲就會被拿出來說,到時候收視率常青也不是沒可能.

格格帶著一疊合照走了.

她一走,賀行之的電話便打了過來,說要給她找個助理和經紀人.

助理其實也不必要,林奚夏一周只到劇組好幾天,劇組里大部分是新人,也不是她一個人沒助理,但經紀人卻是必須的,她如今有了實力,以後的道路要好好規劃,只靠自己肯定不行.

但找經紀人也是有講究的,眼下娛樂圈幾個大的經紀人手頭有不少演員,肯定顧不上她,找不出名的吧,要想有能力還得有資源,也不是容易的事,再來林奚夏以後是不打算做流量明星跑綜藝,做做電影咖一兩年拍一部經典作品,偶爾出席下活動,走走紅毯,上一下時尚雜志,對她來說也就夠了.

這就要求經紀人的電影資源好.

"我幫你挑了幾個,你可以選一下,如果你有中意的人,我也可以幫你聯絡."賀行之沉聲道.

賀行之挑的幾個人都很符合林奚夏的要求,賀行之有自己的發行公司,他考慮問題肯定比林奚夏周到,交給他再合適不過了.最後他給林奚夏定了許潔為經紀人.

林奚夏眨眨眼,她其實對許潔有印象,多年後許潔已經是圈內知名的經紀人了,要知道圈內很多經紀人只會炒人設買熱搜,手下的藝人大多沒什麼真本事,一去大屏幕就露怯,演出來的作品被刷低分,差評如潮,一來二去,觀眾對這些經紀人手下的藝人都不太買賬,藝人人設崩了之後,很快遭到人設反噬,花期很短.

而許潔很少給藝人做人設,反而要求自己的藝人沉得住氣,磨練演技,她簽的藝人也跟人家畫風不一樣.

人家的藝人買人設買熱搜組cp.

她家的藝人結婚的結婚,生孩子的生孩子,拍戲拍了半年轉行當導演的,嫌做藝人很煩跑去云南種花的,甚至還有人因為拍了道士的戲就跑去道觀做了居士.

按理說這種畫風的藝人肯定很難火.

可事實恰恰相反,觀眾們都十分給面子,比如說那個跑去云南種花的藝人,許潔干脆給她接了個種植農耕的綜藝,播出後大火,那個跑去做道士的許潔給他搞了個直播,這藝人每天就是喝茶讀書,荒度人生,早上五六點起床摘果子摘野花,回去道觀晾曬後種植花茶,再搭配那個云南種花的,二人每次出視頻都有幾千萬的點擊量,甚至還火到油管上去了,簡直火的莫名其妙,又讓人心服口服.

他們大火後,可比那些流量小生有觀眾緣,畢竟這種娛樂圈的泥石流誰不想多看幾眼?于是,人氣有了,贊助有了,錢賺到了,口碑也極其好,偶爾拍個電影電視劇維持名氣就行,大部分時間都可以過自己想過的人生.

後來大家發現許潔手下的藝人都走這種風格,還給許潔做了個表格,問許潔到底是怎麼把這些人才招到手底下的.林奚夏當時在網上看到那表格也被逗笑了,說實話她對許潔挺好奇的,這麼個畫風清奇的經紀人相處起來也不知道怎麼樣.

眼下許潔還沒出名呢.

"就她了!"

賀行之勾唇,輕笑:"我讓她去找你."

第二天,林奚夏就在劇組見到了許潔,許潔戴著個圓框眼鏡,看著也就大學畢業沒幾年的樣子,見到林奚夏,她晃了晃神,似乎也沒想到林奚夏竟然長這樣,當即就笑了:"奚夏,未來請多指教."

林奚夏勾唇,"相互指教?"

許潔愣了一下,神色坦然道:"那咱們都別客氣,說實話我沒想到你這麼漂亮,你這種長相,加上賀總的人脈,簽大經紀人都綽綽有余的,坦白跟你講,我這次來還挺忐忑的,我也就電影資源還行,比不上大經紀人會帶藝人,我怕我帶不好你."

"沒關系,我其實對娛樂圈不太感興趣,不瞞你說,我才高二還要准備高考呢,萬一高中畢業以後發現更感興趣的事,說不定就離開這個圈子了,說不定就去結婚環游世界了,這樣想,我其實不算個好帶的藝人."

許潔聽笑了,"哎呦媽呀,沒想到你這麼實在,既然這樣,我也就松了口氣了,實話實說,我這人帶藝人也就普普通通."

"那巧了,我也普普通通."

"那咱就普普通通地混娛樂圈?"

"行啊,就瞎混唄."

林奚夏的唱跳戲份都集中在寒假,她現在拍的都是日常戲,問題不大,可其他演員就沒這麼好運了,一天下來,身上到處是傷,陳進這個男主角戲份中也最苦,前幾天腳崴了,也不敢徹底歇了,雖然大家一開始都覺得這部小破戲不會火,但這段時間拍下來,有林奚夏這個演技擔當帶大家演戲,有單奕辰請來的服裝師和打光師,舞蹈唱歌老師襯著,出來的效果總是出其不意的好,大家的信心也越來越足,總會忍不住在想,萬一爆了呢?

萬一爆了,這麼好的機會沒認真表現,沒抓住,那事後想起來會很惋惜.

所以,一定要努力.

林奚夏買了些膏藥送給他們,林奚夏雖然不經常來劇組,但她學習好,又從不惹事,每次拍戲幾乎都是一條過,在幾個演員心里,她就是娛樂圈的一股清流,跟網上那個惡評如潮的她完全不是一個人,有時候看到網友說林奚夏壞話,劇里的演員都會沖上去替林奚夏辯解.

"奚夏,謝謝啊."

"辛苦你們了."林奚夏歎息一聲,"還好我的戲都挪到寒假了,不然傷成這樣,肯定沒法去學校了."

陳進歎息一聲,又笑道:"其實吧,活到這麼大從來都沒有為一件事拼命過,這種為了某件事付出汗水和努力的感覺,也挺不錯的,我平常不愛健身,這次進組後不僅學會了跳舞還學會了唱歌,專業知識長進不少,總覺得這會是我的人生巔峰."

閔漾也小鮮肉類型的,也跟著說:"是啊,練舞真的挺累的,但也很有成就感."

唐苑:"其實這劇里都沒有什麼正兒八經的壞人,所有人都很可愛,再加上這類熱血校園劇國內還沒有類似的,有不可取代性,真要火了那絕對會大爆."

林奚夏笑著掏出試卷,坐在邊上看他們跳舞,"不論結果,只問過程,問心無愧就行."

周一一早,林奚夏又回了學校,藺如蘭一早進教室時,她正在邊看書邊吃早餐,反觀其他人,都在悠閑自得地閑聊,藺如蘭不免又滿意了幾分,上周小測驗她其實是為了測試林奚夏有沒有落下功課,誰知林奚夏還是考了最高分,聽數學老師說林奚夏最好的一次單元測試考了滿分呢.

高二的滿分可不容易,哪怕再簡單的試卷都不容易.

上課鈴聲響起,藺如蘭笑道:"看你們都沒一點緊張意識,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這次我們不用市里的試卷,用自己學校出的,現在不努力複習,到時候考不好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一聽這話,所有學生痛苦哀嚎,海新的試卷特別難,要是考統考的試卷,所有人都能考個高分來,可要是考海新試卷,總分至少拉下來一百分,到時候考不好回家又要被父母罵,壓歲錢說不定都要縮水,親戚聚會還得被嫌棄,怎一個苦逼了得.

"為什麼不考統考啊?"

"就是啊,不想考學校的試卷,這對我們不公平."

藺如蘭樂了,"不公平?你們看人家林奚夏,一邊拍戲一邊看書,就這小測驗還是全班最高分,人家怎麼就沒跟你們一樣抱怨呢?"

所有學生齊刷刷盯著林奚夏,林奚夏把最後一口早餐吃掉,才淡淡地勾唇:"其實我也抱怨,只不過我抱怨在心里."

"切~~~~~~"所有人拉長語調喝倒彩.

藺如蘭挑眉,沒想到一本正經的學生竟然還是個隱藏的逗比,當即用書拍著桌子,"行了,總之好好複習,我們下學期開學就會把高三的新課給上完,下學期的最後幾個月就會開始總複習,以後的考卷只會越來越難,考所有學過的知識點,珍惜這最後幾次考試吧!"

一想到要考那麼難的知識,大家又哭喪著臉,開始背書了.

早讀課下課,林又晴沉默片刻,又忽而笑起來,對程欣欣說:"欣欣啊,我們一起上廁所吧?"

程欣欣愣了一下,正想答應,一旁的同學呵呵兩聲:"又開始裝了,真的好會裝."

"就是啊,精神分裂似的,讓我們學校成為笑柄,怎麼還好意思當成什麼都沒發生過?"

"真的太可怕了,就跟毒蛇似的,你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咬你."

程欣欣干笑幾聲,被幾個同學拉著去上廁所了,背後林又晴冷勾著唇角,面無表情地在心里罵了幾句,一群蠢貨而已,以為她真想跟她們玩?以為她稀罕這種虛假的友誼嗎?世界上所有的感情都是標好價格的,這些人憑什麼反過來指責她?她也不過是做了很多人都會做的事.

"欣欣,你這幾天好像不開心,是不是因為林又晴?"一個女同學問.

程欣欣搖了搖頭,她也不是都因為林又晴,主要是她爸帶了兩個繼姐妹回家,那兩人特別會裝,就跟林又晴一樣,表面上對她很和氣,背地里就各種使絆子,干壞事,經常汙蔑她,因為這些小事,她已經跟那兩人吵了好多次了,偏偏那兩人很愛告狀,一來二去,程欣欣她爸便開始反感自己的女兒,覺得自己女兒不懂事,程欣欣受了委屈經常躲在被子里哭.她的小房間不朝陽,被子總是很潮濕,周末待在屋子里沒有太陽心里很壓抑,再加上隔壁廚房噪音大,每天晚上都吵得睡不著覺,而她的繼姐妹占據了她的房間,每天發曬太陽的圖,有自己的衣帽間,有她的公主床,她就像童話故事里的灰姑娘,忽而間成了被嫌棄的對象.

她只覺得以前的自己是腦子進水了,才會想著跟她們和平共處,她又想到林又晴,林又晴在家應該會更過分吧?畢竟林奚夏的父母為了這個養女,可是踩著自己的親生女兒,給養女做宣傳,好穿的好吃的都給養女,親生女兒倒成了外人一樣.

如果她的爸爸也這樣對她,她能忍住嗎?她不能,她只要想到這些事就會難受的很,她忽然覺得以前的自己很幼稚,站在道德制高點指責林奚夏,可實際上她只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看吧,現在她的繼姐妹還沒林又晴那麼過分,她就已經難受的要死,每天看他們一家高高興興,感覺自己是個被排擠的外人.

那個家明明是她的家,怎麼她就成了外人呢?

她以前總嘲諷林奚夏,現在是遭報應了.

程欣欣路過11班門口,林奚夏正在屋里低頭看書,她好像很用功,每次課間時都會看書,聽說林奚夏進組了,這麼漂亮拍的戲應該會很好吧?

下午張靜宣布了最後一次月考時間.

"還有兩周左右,這次月考雖然是海新自己的試卷,但是難度比肩高考,我們海新很多試卷都是曆年來的高考出卷老師出的,大家一定要珍惜這樣的考試機會,這絕不僅僅是一次期末考,也是一次高考模擬,如果在這次考試中能進全校前50名,那麼高考時考top3問題不大."

海新每年都有大幾十甚至更多人上清北,本省是高考大省,這樣的數據在全國都十分突出,正因為如此,家長才會如此在乎海新的每一次月考.

"叮咚,學霸變美系統上線."

小系統很久沒出現了,林奚夏勾著唇:"好久沒見."

系統笑了笑:"宿主你好,恭喜宿主實現第一階段的變美任務,請宿主在這次的期末考試中進入年級前20名."

"獎勵?"

"考入年級前20名,系統獎勵身高增長液,可以讓宿主在短期內長高."

長高?不得不說,她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身高了,雖然這個個子在南方不算矮,但問題是娛樂圈身材好的美女很多,她現在有道具加持,上鏡挺好看,但要是真去走紅毯就會露怯了,要是真的能長高,她希望從160漲到166左右,不高不矮,穿高跟鞋也合適,最重要的是那樣的身高跟賀行之接吻應該會更方便吧?

不像現在,每天踮著腳尖都嫌脖子累,經常被賀行之抱到中島台上親.

說到底不就是因為矮?

要是個子高,誰不願意摟著賀行之的脖子親上去?

年級前20名?這對她來說也太簡單了點.

"對了,系統,我問你個事."

"宿主請說."

"假如說我這次考的特別好,好到超越了你下一次布置的名次,那我是不是能有更多的獎勵?"

比方說下一次系統布置的任務是希望她能進入年級前3名,而她這次正好進入前3了,那她是不是等于一次完成了兩個任務,應該得到兩次任務獎勵?

系統愣了一下,似乎沒想到還能這樣,"我去查查說明書,看符不符合規定."

大概消失了幾分鍾,系統又回來了,"宿主,我查閱過資料,沒有明確顯示不可以這樣操作."

"那你們下個任務設定是什麼?"

系統原本一直高高在上,每次布置任務,林奚夏完成任務,就好像自己是林奚夏的領導一般,如今林奚夏忽然反過來問它,他們的角色瞬間調換了,系統有些不習慣.

"唔,年級前3名,獎勵蜜桃臀."

"蜜桃臀?"

"是的,如同加州的陽光落在身上時,所帶來的誘惑感,解鎖蜜桃臀技能後,宿主將獲得弧度完美,形狀手感都無可挑剔,讓任何人見了都會忍不住撲上去的誘人蜜桃臀."

林奚夏噎了一下,被逗笑了,"我干嘛要所有人都撲上去?"

"這就是個形容詞,形容這蜜桃臀的誘惑力,男男女女都無法抵抗這樣的誘惑,總之,宿主請努力吧!現在已經不是以瘦為美的年代了,有酥/胸不夠,還得有挺翹的蜜桃臀,身高高了以後,再配上挺翹的胸部和蜜桃臀,嘖嘖!人間水蜜桃非宿主莫屬."

林奚夏被它說餓了,下意識咽了口口水.

"我想吃水蜜桃了."

"……"系統差點去晃她腦袋,宿主你醒醒!人間水蜜桃可不是水蜜桃!

或許是因為自信吧,林奚夏總覺得這次進步個幾十名問題不大,再說這段時間蔣老師也經常給她試卷做,蔣老師和學校的試卷是兩個不同的出卷體系,刷題最忌諱只刷一個體系的題,多個體系交叉著刷,才真的有效果.她低下頭開始看書,爭取這次考試考個不錯的成績來.

最近賀行之很忙,林奚夏一放學就跑去他那邊做作業,作業剛坐到一般,忽而門打開,一對中年男女走進來.

女人穿了件粉色的泡泡袖裙子,長靴,外面罩著皮草,還紮著個丸子頭,畫著精致的妝容,皮膚保養得特別好,白皙頭嫩,滿滿的膠原蛋白,看起來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

男人穿著白襯衫淺色牛仔褲,外面罩一件韓版的寬大羽絨服,看起來特別潮.

林奚夏愣了一下,下意識去扶眼鏡,唔,忘了眼鏡早就摘了.

"您好."

女人看到她愣了一下,"你是……"

"我叫林奚夏,是賀行之的……女朋友."

女人眨眨眼,呆愣片刻,又回頭和男人對視一眼,才尖叫:"什麼?我兒子已經有女朋友了?"

"……"兒子?你確定你不是姐姐?林奚夏蹙眉,"你騙我的吧?你看起來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你是賀行之的姐姐嗎?不過沒聽他提過自己有姐姐."

女人立刻就樂了,一副"原來是自己人"的表情,"你這孩子說話就是實在,別看阿姨年輕啊,阿姨其實已經快五十了."

林奚夏真的驚了一下,娛樂圈的女明星保養得夠好了,上鏡後雖然很漂亮,可現實中還是能看出年齡的,可眼前這位賀行之的媽媽,臉圓圓的,超級可愛,雖然個子高身材火辣,但是看臉絕對膠原蛋白滿滿的,說話時的語調神態看著也像小姑娘,沒心沒肺的,完全看不出快五十歲的樣子.

"你騙我的吧?我不相信."

"嘖!還不信!"女人一副"年輕真是甜蜜負擔"的表情,打開手機發了個視頻,那邊賀行之像是在處理文件,只淡淡地瞄了眼視頻,語氣極淡地喊:"媽."

"……"林奚夏如被雷劈,"真的是阿姨?"

賀行之聽到聲音這才發覺不對,視頻里是他現在的房子,他挑眉,"你去我那邊了?"

女人捂著嘴,咯咯咯咯笑半天,"我要不來還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呢,怎麼?金屋藏嬌啊,女朋友這麼漂亮有什麼不敢帶給我們看的?你小子藏得真夠深的呀,媽媽這幾年看耽美小說,以為你愛的人是單家那小子呢?"

"……"賀行之眉頭直抽,像是被雷到了,沉聲道:"媽,別亂說,我是有品位的人."

女人又是咯咯咯咯笑半天,"好啦,知道你品味好,果然是我兒子,給我未來孫子挑了個這麼漂亮的媽,媽給你點個贊."

"……"賀行之黑著臉,"媽,你別把她嚇著."

女人疑惑地眨眨眼,回頭看林奚夏,"我把你給嚇著了?"

林奚夏直搖頭,"當然沒有,我哪里會被這麼可愛的人嚇到呀?賀行之就是會開玩笑."

"……"

伍美心果然被取悅了,拉著林奚夏問了半天,"等等,我看你有點眼熟,你是不是演過電視劇?"

林奚夏笑笑,說出了幾部劇的名字.

伍美心一驚,要知道當年看林奚夏那部戲,她差點把眼睛哭瞎,這部戲讓她記憶深刻,至今看到片段都會熱淚盈眶,再看看林奚夏的長相,和小時候真的很像,頓時對林奚夏印象大好.

"我家行之是個工作狂,這麼晚了都沒回來陪你."

林奚夏怕她誤會,連忙解釋,"我家就住隔壁,他不回來也沒關系,我待會就回去休息了."

言外之意,倆人可什麼關系都沒有.

伍美心給了她一個了然的眼神,"阿姨是過來人,都懂!都懂!你放心,阿姨不是那種迂腐的家長."

"……"阿姨真沒有,她和賀行之是清白的!

"對了,阿姨,你怎麼這麼晚來找賀行之?"

說到這一點,伍美心和賀江齊齊咳了兩聲,伍美心盯著自己的手,"為了生活費來的."

林奚夏心里感歎,看人家這爹媽,賀行之這麼大了,還給賀行之生活費,比她父母可好多了.

"阿姨,你們真好,為了給賀行之送生活費,竟然這麼晚跑過來."

伍美心心虛地四處張望,過了會才咳咳實話實說:"不是給賀行之送生活費,是來找他要生活費的!"

"啊?"林奚夏嘴巴張大,有些回不過神.

伍美心防備地看向林奚夏,"怎麼?你不會不同意吧?會不會嫁給行之後就開始管我們的零花錢?"

林奚夏趕緊擺手,表明立場,"我絕不會做那種事!我發誓!"

伍美心這才滿意了,她幽幽道:"這話說來話長,是這樣的,我們伍家和你叔叔的賀家是世交,兩家都有一攤子生意,當初兩家聯姻後,就准備找人接替兩家的生意,但是我跟你叔叔吧,都對生意不感興趣,我們倆也沒太大的要求,就希望拿著錢做個稱職的富二代,混混日子,奚夏啊,你說我們這願望不過分吧?當個富二代還不行嗎?非叫我們接管企業?"

林奚夏一滯,被他們這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逗笑了,"當然……不過分."

"就是啊,還是你理解我們,所以我們只想做個稱職的富二代混吃等死,但是吧沒錢怎麼當富二代呢?說不定人沒死錢就花完了,所以我跟你叔叔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我們決定生一個孩子,當我們的繼承人,繼承公司和財產,天天工作賺錢給我們花."

"……"真是絕妙的主意.

"于是,我們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里有了賀行之,當然,那個日子也是我們找人算過的,數據表明那一天出生的人絕大部分都是人中龍鳳,後來證實數據的可靠性,我們家行之出生後就好聰明的,從小就學多國語言,有生意天賦,兩邊的老人都很喜歡他,行之十幾歲就進公司學習,二十多歲做了總裁,之後更是把賀氏和伍氏的家產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錢也越來越多,于是乎,我跟你叔叔就完成了自己的夢想,有足夠的錢做一個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了."

"……"林奚夏感覺自己的三觀沒了."那你們應該很有錢才對啊."

伍美心滿臉愁容,"是啊,我們是有很多錢,可問題是賀行之老管著我們,公司分紅都被他拿去了,上個月我不就是買了幾百萬的股票虧了嗎?你叔叔不就是賽馬輸了幾百萬嗎?這事被你男朋友知道後,他特別生氣,就把我倆的信用卡給停了,並且揚言,以後只給我們每個月一百萬的生活費,我和你叔叔一個人一百萬夠干什麼的?阿姨每個月花在臉上的錢都要百來萬呢,奚夏啊,你跟你男朋友說說,叫他生活費多給一點."

林奚夏囧了,她好像第一次見過這麼奇葩的家庭,父母都怕兒子,兒子管父母,而且家里的財政大權都在兒子手里,當媽的要生活費還要看兒子臉色,這家真是絕了!

這樣的父母竟然能養出賀行之這種一板一眼的小孩,也是奇怪.

伍美心和賀江都愁的厲害,倆人混吃等死慣了,天天有局,全世界到處旅游,玩的不亦樂乎,可現在賀行之要斷掉他們的經濟來源,一個月就那點生活費,夠干什麼的呀?連當個富二代都不能好好當了,這日子也太難了點吧!

"當初我們生小孩是為了幫我們賺錢,賺錢給我們花,現在呢?嗚嗚嗚,公司分紅也不給我們,錢嘛也不給花太多,天天管著我們,還給我們配了保鏢看著我們,我和你叔叔容易嗎?"伍美心擦著眼角莫須有的眼淚,"你這個兒媳婦要是進家門,不會也跟他學吧?"

林奚夏一愣,連忙表態,"當然不會!賀行之真是……太過分了!"

"就是!哪有當兒子的這樣對父母的,小東西,我們給了他幾千億的公司,他就給我們一百萬,太慘了!"

聽起來好像是有一點慘?

二十分鍾後,賀行之回來了,靠在門邊面無表情地打量著這對父母,伍美心原本氣勢很足的,被他看得硬是低下頭摳手指甲,賀江也沒好到哪去,拿著遙控器假裝看電視.

"沒得商量."賀行之面無表情地換鞋.

伍美心抽了口氣,拉著林奚夏狠聲道:"不給加生活費,我就天天來找奚夏逛街,讓你看不到自己女朋友,讓你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

"……"賀行之煩躁地扯開領帶,面色沉沉,看不出在想什麼.半晌,才說了句:"每個人每個月生活費再加50萬,不許來找我女朋友."

伍美心立刻拿起包,"成交!老公,快回家快活了,這臭小子要談戀愛了,萬一心情不好又要減我們生活費了."

賀江愁容滿面,一個月一百五十萬夠干什麼呀?塞牙縫都不夠呢,還不夠他打牌輸的.

等門關上,確定他們走遠了,林奚夏才噗嗤一笑,"賀行之,你家也太逗了,我說你怎麼年紀不大,性子卻這麼沉,看來是大家長當多了,從小就掌握全家的經濟大權?好牛掰啊!"

賀行之壓著唇角看她,"這麼好笑?"

"那確實是很好笑嘛,人家名門世家都是各種撕逼出軌私生子的,你們家畫風也太清奇了."

賀行之挑眉,很高興她喜歡他家的家庭氣氛,伍美心和賀江就是兩個奇葩,從小的願望就是當個混吃等死的富二代,把他生出來以後就丟給了兩邊的老爺子,後來老爺子覺得自己的女兒兒子太不靠譜,就把賀家的經濟大權給了孫子,賀行之因此從小就得為全家人負責,性子難免沉了點.

不過,這倆人雖然一個愛美容曬珠寶,一個愛打牌賽馬,可在外面卻從來沒有亂七八糟的感情生活,夫妻倆玩夠了就回家玩老婆玩老公,家里玩膩了就出去玩,雖然是聯姻,卻也算志趣相投,屬于玩伴加床伴,彼此的關系倒是格外穩定.

林奚夏笑著摟他脖子,"賀行之,你家真的挺好玩的,你以後要是有孩子了,是不是也要培養孩子賺錢給你花?"

賀行之挑眉,這個主意其實挺不錯,他從小管理公司,一直都很累,生個兒子接班,他就可以正大光明退休,然而……陪她環游世界?

他彎曲膝蓋,平視著她,唇角微微揚著,"怎麼,想給我生孩子?"

林奚夏笑:"能不能正經點?我自己都是半大的孩子呢."

"是嗎?既然不能生孩子,那就做點別的事."說完,抱起小女友,扔到床上,從嘴一點點往下吃,吃得饜足才放開她,彼時林奚夏已經淚眼朦朧,躺在床上懷疑人生了.

上篇:62|第 62 章    下篇:64|第 64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