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64|第 64 章   
  
64|第 64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次日一早, 傅宛如推門進入林奚夏的房間,見了她當下一愣, "你前幾天去哪了?怎麼不回家住?"

"劇組."

"哦, 媽猜到你去劇組了,聽又晴說你接戲了, 上次沒來得及問你, 是什麼導演什麼制作?其實我覺得你不應該隨便接網劇, 以你的底子可以試試大導演的作品, 鄭導不是很喜歡你嗎?沒事多走動走動, 對了, 媽前段時間一直在學習怎麼當經紀人, 現在又晴的事不多, 要麼媽就給你當經紀人吧?"

林奚夏歎息一聲,"媽,我已經我說的夠清楚, 你面對現實行嗎?"

傅宛如的臉色陡然變得很難看, 語氣也變得歇斯底里,"什麼面對現實?你現在厲害了有錢了就不在乎自己親媽的死活了?你也不想想是誰把你養這麼大?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嗎?你這樣過河拆橋, 翻臉不認人, 翅膀硬了是吧?"

林奚夏正在穿衣服,聽了這話有些奇怪的看她,"媽你到底在生氣什麼?"

傅宛如一滯,在林奚夏了然的目光下第一次覺得自己那點卑劣的心思無所遁形, 是,她在生氣什麼?她不過是氣自己在林又晴身上投入了那麼多,結果這個被自己忽視的女兒卻逆風翻盤,不是已經被她放棄了嗎?憑什麼忽然高高在上,憑什麼忽然讓人高攀不起?她一直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林又晴身上,可前幾天她偷聽到吳麗茹的講話,林又晴撿垃圾的事鬧得太大,公司覺得她名聲鬧成這樣,根本沒有再起來的可能了,抄襲,謊話連篇,撿垃圾做戲,每一樣都足以把人釘死在恥辱柱上,公司決定和林又晴解約.

解約?這就意味著林又晴這輩子恐怕都無法踏入娛樂圈了,傅宛如這才徹底慌了,她在林又晴身上花了幾十萬,所有人都知道她養女要進娛樂圈了,現在鬧成這樣,她已經成為親朋好友的笑柄,大家都說她拎不清,自己女兒不捧,傻到把錢花在養女身上,看吧,現在鬧成這樣就是自找的.

最近林振濤對她不好,她不免有些害怕,怕林振濤真的離開她投入吳麗茹的懷抱,以前家里有個孩子維系感情,她還能拿捏著男人,最近林振濤徹底不怕她了,天天跟吳麗茹出雙入對,她傷心不說,還有了前所未有的恐慌感,她已經老了,丈夫不能依靠,沒有財產傍身,得罪了自己親生女兒,林又晴又跟吳麗茹親,真的鬧翻了她就一無所有.

所以她必須拿捏住林奚夏,她對林奚夏有信心,林奚夏演技好,長得又漂亮,如果能考上名校,傍個有錢的老公,那她這個當媽的一輩子就不用愁了.

林奚夏不理她?沒關系,她可是林奚夏的親媽,哪怕她再錯也有養育之恩,做人不能這麼忘恩負義,她都屈尊跟女兒道歉和解,身為女兒的林奚夏憑什麼還對自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

想到這,傅宛如也有了底氣,不悅道:"我到底是你媽,血緣關系是沒法否認的,你也不小了,馬上都要考大學的人了,怎麼總這麼任性?脾氣這麼壞不收收怎麼混娛樂圈?奚夏,你別以為自己現在厲害了就能在娛樂圈走得長久,我別的不說,哪個女人身邊沒有娘家人幫襯著?哪怕以後你結婚了,你在未來老公家要是受欺負,還不是要靠娘家人撐腰?你現在年輕不懂事我不怪你,媽希望你好好想想,別走錯路."

說完,一副過來人的語氣,讓林奚夏好好反省一下.

這語氣把林奚夏惡心到了,她蹙著眉頭,有些不理解她到底哪來的臉.簡直莫名其妙的.

"媽,你真的當我一無所知?"

傅宛如愣了片刻,"什麼意思?"

"你摸著自己的心問問自己,做過哪些對不起我的事."

傅宛如愣了下,似乎想到什麼,眼神有片刻躲閃卻又硬著頭皮皺眉:"你什麼意思?我什麼時候做過對不起你的事?雖然我知道你不喜歡我領養林又晴和林又晨,可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主意,是你爸執意要領養他們,我也沒辦法的呀."

林奚夏笑了笑,表情格外平靜,笑得譏誚,"林又晴說你給我下過激素,為的是讓我長不高,這事你還記得嗎?"

她坦蕩蕩地直視著,眼里不帶絲毫情緒,傅宛如愣了一下,很久後才意識到林奚夏在說什麼,她後退了一步,手扶著書桌差點站不穩,林又晴告訴她的?林又晴怎麼知道的這件事?這是她和林振濤的秘密,他們說好了永遠瞞著林奚夏的.

是,她是給林奚夏下藥了,可那又怎麼樣?很多圈內人都是這樣做的,畢竟小孩子最可愛的就是那幾年,一旦長大了不可愛了,就會失去機會,她不過是為了讓林奚夏長不高,對身體也沒有太大的壞處,這能怪她嗎?那時候家里沒錢,林振濤缺錢做生意,家里連房子都沒有,後來買了房子,林奚夏自己不也住嗎?明明自己也享受到了怎麼能怪她呢?

"那我也是沒辦法啊,那時候生活過得那麼艱難,我要是不那麼做,全家都要餓死,你不能怪我的,再說,你現在不是長得很漂亮?說明激素對你根本沒有副作用,你現在生活過得也不錯,進了海新,去了娛樂圈發展,我想不明白過去的事都過去了,你為什麼揪著不放?"

林奚夏聽笑了,雖然早就知道他們不會反思自己,可親耳聽到還是被極品刷新了三觀.

她笑了一會,再抬頭時眼里已經沒有絲毫情緒了,她冷笑一聲:

"不給我下藥就要餓死?媽你說這話自己不覺得惡心嗎?你們都是有手有腳的大人,自己沒錢不回去賺錢?指望一個小孩給自己賺錢,算什麼本事?再說就為了那點錢,就拿自己孩子的身體開玩笑,你去外面問問,看其他家的媽媽會不會像你這麼狼心狗肺?不要總往自己臉上貼金,我每次想到這些事都惡心的想吐,別總說什麼以後女人要靠娘家,你有什麼能讓我依靠的?我小時候你為了賺錢,能不顧我的健康,長大後為了扶林又晴上位,把自己女兒踩在腳底下,依靠你?真有一天我要是從云端跌下來,第一個把我攆出門的人就是你這種所謂的娘家人,得了吧?你我在一個屋簷下住了十幾年,彼此是什麼性子大家都懂,咱們就給自己留點臉不好?"

傅宛如氣得直發抖,"你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

林奚夏一步步畢竟傅宛如,直到傅宛如眼神躲閃,不敢直視她.

她毫不留情地嘲諷:"抱歉,我吃的是我自己小時候賺的錢,媽你記性真差,家里房子還是我的呢,別張嘴就搞慈母人設,你配嗎?你在我身上花過幾個錢?我不是你女兒,錢才是你女兒,這幾天我就搬出去住,大家彼此眼不見心不煩."

說完,林奚夏蹙眉,砰地一聲關了門.

傅宛如坐在她的房間里,氣得發抖,冬日的陽光照進來,她拍拍女兒的被子竟發現林奚夏鋪的被子很薄,蓋的也是很多年前家里的舊被子,她恍然記得去年時她買回家幾床羽絨被,為了表示對養子養女的喜愛,把那些被子都給了林又晴和林又晴,她跟林奚夏關系不好,很少進這屋,如今才發現,蓋這麼點被子冬天是會冷的,可要是冷的話,林奚夏為什麼不說呢?她沒辦法顧及所有人不是嗎?如果林奚夏說的話,哪怕她不喜歡這個女兒,卻也肯定會多給一床被子的啊.

一早,賀行之進了公司,俞冬拿了個廣告文案過來,賀行之翻開文件夾,"這是什麼?"

"賀氏旗下公司代理的品牌,要拍一個洗面奶廣告,客戶群是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下面是擬定的人選,您看看選誰代言比較賀氏?"

賀行之一頁頁翻過去,選中的幾個人都是圈內小有名氣的,都是漂亮且口碑好的,有好幾個女孩子曾經在國民電視劇里扮演過閨女的角色,如今已經上大學,開始參演偶像劇.

他面無表情地合上文件夾,"不要找別人,直接讓人聯系許潔."

俞冬挑眉,"是."

出了門,他拍著手里的文件夾,幾個秘書圍過來,激動道:"怎麼說?賀總選了誰?"

"還有誰,他女朋友唄,受不了啊受不了,說好的冰山,說好的高嶺之花呢?一談戀愛就變成女友控,什麼效果什麼定位都不要了,所有資源往自己女朋友身上傾斜."俞冬抿著唇笑笑.

"我就說賀總肯定會選林奚夏."

"哇,賀總的浪漫正是別具一格,林奚夏剛出道,資源肯定不多,如此一來,也就算了半只腳跨入奢侈品圈了."畢竟這個品牌除了護膚品,還有奢侈品箱包,如今拍了洗面奶廣告,離香水奢侈品包時尚雜志封面還遠嗎?賀總為了捧女朋友也真是舍得!

許潔第二天來找林奚夏,說給她接了個洗面奶的廣告,該廣告的客戶人群是青春期少男少女,林奚夏的年紀正合適,出乎意料的是,這個洗面奶的牌子不錯,不是超市的開架商品,而是某個一線大牌專門為青春期的學生設計的.

"這麼好的資源,怎麼輪得到我?"林奚夏挑眉.

許潔笑了,推了推眼鏡,"是賀總旗下公司代理的品牌."

林奚夏一愣,這可是享譽國際的大牌,國內竟然是賀行之的公司在運作?好有錢啊,而她什麼事都沒做,就因為找的男朋友比較有錢,自己就有了資源,這難道就是所謂的開後門?

"競爭這次廣告的人很多,但是賀總直接讓人聯系了我,內定了你來拍廣告."

林奚夏咽了下口水,雖然知道自己抱了大腿,但是就這樣把資源給她了,還是覺得有點突然.

"賀總還替我們安排了幾次紅毯和街拍,估計是要安排你代言奢侈品箱包,你也知道,一般的代言人每年都要上時尚雜志的,考慮到你現在還在讀高二,我們可以慢慢謀劃,等你上大學,就把所有的資源安排上."許潔說著說著自己都酸了,圈內的資源競爭的多激烈啊,多少人打破頭想要爭那點大餅,可林奚夏呢,有人把資源捧到她面前,卻還要考慮她年紀小,怕耽誤她學習,思來想去決定把資源再往後推一推,嘖,花錢又花心思,這是真愛無疑了.

更值得酸的是,為了爭資源,很多人付出了相應的代價,林奚夏呢,什麼代價沒付,賀行之還帥成這樣,看樣子賀行之對林奚夏也十分認真,要知道林奚夏只有高二啊,一個高二學生第一次談戀愛,對象就是全國數一數二的鑽石單身漢,名聲極好,不亂搞男女關系,工作狂一個,對女朋友還忠心,再看林奚夏本身也十分優秀,聽說成績特別好,長得漂亮,又能把賀行之牢牢攥在手里.

嘖,這命哦!

"應該有很多人說我走後門吧?"林奚夏拖著下巴說.

許潔安慰:"其實這種事在娛樂圈很多,很正常,再說你和賀總是情侶關系,就算是自家人,自家的資源不給你難不成都給別人嗎?"

林奚夏抿唇一笑,"我是無所謂的,說實話走後門的感覺還挺爽的,要是有後門可以走,誰又喜歡跟那麼多人一起擠?"

"……"許潔哭笑不得,這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語氣,是不是有點不合常理?

許潔走後,林奚夏掏出書來看書,馬上就要期終考試了,她跟單奕辰說過最近多給她點時間,把學習成績弄好再去劇組,單奕辰也沒說什麼,其實最近林奚夏就是去劇組進度也快不了,只因為最近的舞蹈唱歌戲份很重,演員們多次彩排,練習了很多天,跳的時候卻總叫人不滿意,單奕辰也因此十分頭禿,揮揮手便准了林奚夏的假.

"奚夏,這次期末考試你複習的怎麼樣?"姜璿愁眉苦臉地問.

"還可以,怎麼了?"

"我覺得自己好笨啊,明明在書本上浪費了很多時間,可就是考不好,尤其是數學,根本聽不懂."

林奚夏覺得奇怪,像姜璿這種底子差的學生,其實學文科要更容易些,姜璿的理科成績不算突出,明明成績不太好為什麼不選擇一些背誦的科目呢?

姜璿苦笑,"我爸就覺得理科生好就業,覺得文科出來找不到工作,死活都叫我學理科,哪怕上個大專也要學理科,我也拗不過他."

林奚夏愣了一下,笑笑,"其實你蛋糕做的那麼好吃,以後可以專業學這個啊,成績並不能代表一切,放寬心態,不要有太大的壓力,能考多少就考多少,等上大學以後可以選自己感興趣的事來做."

前世林奚夏認識一個朋友,學習成績不好但對做蛋糕很感興趣,後來自學做蛋糕,開了蛋糕店,經常給一些生日宴會,婚禮做擺台,做的蛋糕特別好看,日子過得也不錯,不可否認絕大部分人通過高考改變人生,可這世界上就是有些人對學習不太感興趣,或是很努力地學卻學不好,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去挖掘自己的天分?姜璿在網上根據教程都能做出這麼好吃的蛋糕,要是系統地學習後,一定會做的很好的,她並不覺得這就矮人一截,很多人與其說是因為成績不好而自卑,不如說是因為長期受到父母或者外界的觀念灌輸,一邊拿別人較高的水准要求自己,一邊達不到而自卑.

姜璿眼睛發亮,"你真認為我能做好?"

"能,但是還是要努力學習,你想啊,你父母肯定不會讓你專職學做蛋糕,那麼你只能大學時候利用業余時間學習,大城市的學習機會會比小城市高許多,所以你得想辦法留在大城市才行."

姜璿笑得很甜,"我知道了,奚夏,你是第一個支持我並且認為我真的能做好的人,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知道我平常有些笨,但是我真的很喜歡做蛋糕."

"那就讓我們一起努力?"

姜璿笑著塞了個蛋糕在她手里,"嘗嘗我新做的蛋糕?"

林奚夏噎了一下,她想說天天吃就是再好吃的東西都會膩啊,姜璿這是要把她養成豬嗎?她哭笑不得,"我要是變胖了絕對要找你算賬!"

姜璿笑嘻嘻地摟著她,"我用的是最好的原料,絕對不會胖很多的."

林奚夏笑笑,嘗了幾口給了些建議,下傍晚時格格給林奚夏發了個網址過來,說她新書已經開始連載了,講的是一個學生和霸總同居的故事,據說是在林奚夏身上找的靈感,把林奚夏弄得一囧,話說格格什麼時候能不拿她當女主角?第一部以她為原型還不夠,第二部竟然又來了.面無表情地打開網址,趁下課時偷偷看了幾章節,嘖,真香!

她笑眯眯追了文,還注冊了賬號給格格留言了.

格格上本書賣出版權,要拍成電視劇,不出意外電視劇上映後,之前小說的網絡版肯定會活一波,有了熱度,新文自然不成問題.

天越來越冷了,考試那天竟然下雪了.

早上,藺如蘭組織學生掃雪,又把准考證發下去,"大家拿到准考證進班級,這次比較特殊的是第一考場,在多媒體教室考試,第一考場的學生我們班只有林奚夏一個,記得早點去找位置."

林奚夏愣愣地點頭,因為每次都是成績不好的學生在食堂考試,有些家長就跟學校反應,說食堂桌子油膩,風水不好,臨近中午時,雞腿啊米粉啊紅燒排骨啊,就端上來了,引得同學們沒有心情考試,所以才導致他們考得那麼差,于是學校就把食堂考場給取消了,改由成績好的同學去多媒體教室考試,多媒體教室桌子大,一個教室能坐百來個人,如果都放差生在這里考的話,很容易作弊,但是第一考場的學生作弊的不能說完全沒有,但肯定要少很多,所以,學校做了這個決定.

林奚夏無所謂在哪里考試,多媒體教室比較遠,在綜合樓里,她只能早早收拾書包往前走.

她今早出門時,被賀行之強行要求戴了個帽子,這是網店店主設計的,毛茸茸的把她臉遮了一半,襯得五官更為精致.周嘉澤追上她,低聲喊:"林奚夏."

林奚夏回頭,和他四目相對.

周嘉澤在看到她的瞬間,心跳陡然加快,被包裹在白色絨毛帽子里的女孩,精致閃亮,就像天上的一顆星,美好的讓人不忍直視,以前他怎麼會傻逼到以為林奚夏是那種陰險的人,怎麼會被林又晴訴苦幾句就相信了,還總是找林奚夏的麻煩?要是時間能倒流就好了,他一定努力地在她面前刷好感,一定要好好表現自己,要告訴她自己是真的很喜歡她.

"你也在多媒體教室考試?"周嘉澤勾了勾唇,目光灼熱,癡迷地盯著她.

林奚夏點頭,"是啊."

"好巧,我也是."

林奚夏笑了,"這有什麼巧的?多媒體教室一百多人呢,之所以我們都在多媒體教室,是因為我們都是年級前一百名."

雖然她語氣不算熱絡,可周嘉澤卻毫不在意,畢竟她很少跟自己說這麼長的一段話,他手心冒汗,貪婪地盯著她的側臉,直到她坐下考試也無法回神,她是真的越來越耀眼了,自打她進了多媒體教室,教室里的學生都在盯著她看,畢竟她是所有普通班學生里的第一名,唯一一個夠格去重點班卻不去的人,更何況她現在還特別漂亮,尤其是戴著這種白色的毛絨,像個可愛的小公主,讓人恨不得把全世界的好東西都捧到她面前.

不過絕大部分重點班的學生雖然被林奚夏的外貌驚豔了一下,卻沒有把她當成競爭對手,畢竟學校貼吧說了,林奚夏現在進組拍戲了,這意味著她複習的時間很少,高二的學習如此緊張,又是在海新這種競爭激烈的環境中,大家都在削減了腦袋往前跑,她卻去劇組拍戲,這次考試十有□□是不可能比上次好了.

林奚夏無視大家的關注,面無表情地掏出文具盒.

臨近打鈴時,林又晴才晃悠悠進門,見了林奚夏她明顯愣了一下,這是她第一次和林奚夏在一個考場考試,其實要是放在以前的話,她的名次根本沒法在第一考場,林奚夏坐在最前面,而她卻坐在教室的後面,他們的距離並不遠,卻像是永遠無法逾越的鴻溝,她略顯煩躁,一抬頭卻又看到坐在她右邊不遠處的周嘉澤,最近她經常給周嘉澤發信息,可周嘉澤就是不理她,她都進來這麼久了,周嘉澤卻一次也沒有看過她,而是一直盯著林奚夏看.林又晴眼眶又紅了些,什麼玩意兒,以為她在乎嗎?要不是看你有錢家庭條件好,誰看得上你?可她心里卻漸漸失了平衡,她忽而嘗到了那種原本屬于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的感覺.

考試開始後,林奚夏拿到試卷看了一眼便開始做題了,海新的試卷確實很有水平,難度不小,出的考點都貼合著高考考點來,卻能挖掘出不同的出題角度,這樣的題目真的很有意思.她笑笑,拿起水筆做了起來.

這次考試難度不小,每一本考完老師都冷著臉來教室對答案,對完後臉色就更難看了,不過有一點好,這次考完就徹底放寒假了,考試成績過幾天公布,到時候一起來領獎狀和家庭報告書.

考完試這天林奚夏忽而有點想賀行之了,便提前回到家,誰知一進門便聽到了奇怪的聲響.

那種壓抑著的呻Y,明顯像是在做那種事.

林奚夏囧了一下,看不出林振濤還挺老當益壯的,她面無表情地路過他們的臥室門口,忽而門板後傳來顫抖的聲音:"林哥,你別摸我那里,我快要不行了,林哥……"

"……"林奚夏默然片刻,中年人浪起來果然沒有年輕人什麼事了,難怪林振濤對吳麗茹欲罷不能,嘖嘖,聽人家小妖精叫的那叫一個浪哦,這婉轉這低吟,林奚夏完全可以想象一個中年男人面對這樣勾人的小妖精,該有多激動,多麼情難自已.

"林哥,你真是要了我的命,唔唔唔,你別欺負人家……"

我去!

林奚夏簡直被雷到了,她面無表情掏出手機錄了一會,為了不打擾人家,還體貼地不發出任何聲音,過了會,林振濤聲音低沉,說了幾句讓人面紅耳赤的浪話,吳麗茹立刻不行了,林奚夏不得不承認,吳麗茹這方面真的很厲害,對男人心理把握的很准確,實在是心理學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實踐中出真知,勾得男人為自己瘋為自己狂.

想到自己跟賀行之還沒那什麼過,她是不是應該本著求知精神,好好學習一下人家床上是怎麼叫的?

在走和繼續觀摩之間猶豫片刻,忽而一陣腳步聲傳來,屋里的聲音忽而停下.

林又晨站在樓梯下,面帶疑惑地看向她,他走了幾步,靠近房門時,忽而看到林奚夏勾起唇角,笑了笑,笑得跟小惡魔似的,明顯不懷好意,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下一秒.

林奚夏抬手,咚咚咚敲了門!

屋里傳來砰地一聲,而後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像是在穿衣服.

林又晨再傻也明白發生了什麼,沒等他回神,林奚夏已經跑了,留他一個人站在原地.

門打開,衣衫不整的林振濤和滿臉羞紅的吳麗茹跑出來.

林又晨恨不得自插雙目.

晚上,林奚夏正在看租房廣告,她寒假要去劇組,准備等回來後直接搬家.

"你要租房?"賀行之倒了杯水給她.

"嗯,家里太煩了,實在找不到合適的房子我就住校吧."她前世一直住在家里,後來也沒上大學,從沒體驗過住校的感覺,說實話還挺心動的,就是住校妨礙談戀愛,她想出來見他一面都不容易了.

賀行之挑眉,"其實我也有搬家的意思."

林奚夏微怔,意外都看他,"這里不住了?"

他有不少房子,都空著,當初搬來這里也是為了睡覺方便,林奚夏寒假要住劇組,也就不經常回這里,那他自然不會住在離公司這麼遠的房子里,再者這里的房子也有些年頭,不論是環境還是裝修都遠遠達不到他對品質的要求,他打算搬去自己的住處.

"要不要去我那看看?"

林奚夏抿著唇,說起來她還沒去過賀行之家呢,"你爸媽在家嗎?"

"我從小就不跟他們一起住."

次日,賀行之帶她去他家一日游,林奚夏以為賀行之住的肯定是別墅,可實際上他住的是市內單價最高的平層,視野很好,單層就有三四百平方,設計師裝修時去掉了大部分障礙物,入戶電梯進門口一覽無遺,屋里大的可以騎自行車.

"我以為霸總都住別墅呢."

"別墅在郊區,過去不太方便,我以前都住這里."

果然是單身男人的家,以黑白灰為主,簡約大氣,又有品質感,林奚夏很喜歡這種空蕩的感覺.

落地窗正對江邊,臨近傍晚時江面上亮起燈火,燈光璀璨,賀行之從後面摟著她,"其實你可以來我這住,反正我們一直住一起."

林奚夏挑眉,"你帶我來看房子,就是為了勾引我跟你一起住?"

賀行之一手端著杯子,一手插在口袋里,笑容比從前暖了不少,"我要想跟你一起住,還需要勾引?"

"還挺自信嘛."

他笑:"反正我們也不是第一天住一起,何必講究那麼多?當然,如果你怕你父母找,我也可以幫你找個房子應付你的父母,對外就說你住那里."

也不是不可以,其實以前他們雖然是鄰居,卻幾乎天天住一起,現在不過是更光明正大了而已,就是覺得有點奇怪,她才高二,就住進他家,這麼早過上了老夫老妻的生活,以後會不會膩歪?

"我想想,"林奚夏邊說邊掏出一張試卷,還不忘對賀行之挑眉,"賀總你雖然魅力大,但我覺得刷題更有意思."

"你確定?"

林奚夏抓住他,他這個信號發射器當然不能走太遠,"當然,你得待在我邊上,看我刷題."

賀行之笑笑,倒沒說什麼,太陽從大片落地窗照進來,落在她身上,襯得她比平常少了清冷,多了些溫和的氣質,她似乎在思考題目,眉頭微蹙,小巧挺翹的鼻尖在陽光下投下陰影,很奇怪,從前只覺得談戀愛是一件很不劃算的事情,浪費時間精力,得到的卻遠遠不足以抵擋那些付出.可如今,哪怕什麼不做,就這樣看著她,荒廢人生,任由時間流走,哪怕就是坐在這曬太陽,他都覺得很有意思.

臨近過年,家政都回家了,晚上賀行之做了飯,林奚夏給他打下手.她拿過成績單就要去劇組,這幾天干脆留在他這里陪他.

次日,她醒來時胸口的扣子是敞開的,她面無表情把扣子扣上.

起床時賀行之已經上班去了,今天是學校領成績單的日子,她早早出門.

昨天群里有家長問學生的考試成績,一向對家長熱情的藺如蘭竟然沒說話,她總怕自己沒考好,幾天沒見,同學們好像都變了一個樣,見到林奚夏,孟夢低聲道:"昨天我爸問藺老師分數,但藺老師沒回,你說我是不是考得很差?"

林奚夏蹙眉,"不會吧?這次考試卷子不是特別難."

"……"孟夢想砍人,"你確定不難?你沒看貼吧嗎?貼吧里一堆人在哭,說這次試卷太難了,還說這次數學卷的出卷人是以前出過高考試卷的,難度非常大."

林奚夏蹙了蹙眉,其實她覺得挺容易的,題目再難考點就那麼多,掌握好考點,其他的再怎麼變也變不到哪里去.

忽而,藺老師面色奇怪地走進來.

全班人忽然安靜下來,都坐下來難得乖巧地看向藺如蘭,幾天沒見,藺老師的神色好像比平常輕松不少,以前每天見到她她都神色緊繃,可今天眉眼間有少見的愉悅,可見所有人都需要假期.

藺如蘭笑笑,拿起一張表格,坐第一排的學生半站起來,從背面看分數表.

"這次我們班語文考得還不錯,年級第4,除去重點班,我們班應該是普通班里第2名,比起以前有一定的進步,其他幾門學科考得也都不錯."

同學們大氣不敢出,老師竟然表揚他們?這太奇怪了,總覺得下一句就是"但是……"

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藺如蘭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看向班里的學生,這怎麼回事啊?以前她天天批評學生,最近學校請了一些教育學家來講課,說面對學生要進行微笑教育,要肯定多于指責,贊揚多于批評,她照做了,笑容滿面,神色溫和,可結果呢,這群學生什麼表情?一副見鬼的樣子?

"你們就沒什麼感覺嗎?"藺如蘭奇怪道.

同學們被嚇壞了,全都顫抖著看她,天哪,老師竟然笑了,還用這種看小朋友的怪異眼神看著他們,莫非他們這次考試有什麼紕漏,以至于老師被刺激的神經不正常了?

"老師,我們是不是沒考好?"

"難道不及格的特別多?"

"老師你怎麼了?你這樣我們好怕啊,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們?"

"老師,你是不是在騙我們?你忽然這麼溫柔搞得我們都不習慣了."

藺如蘭被學生這麼一打岔,氣得跟什麼似的,枉費她認真學習心理學,想跟同學們做朋友,結果呢?一個個這什麼反應!她氣得夠嗆,冷著臉皺眉道:"某些同學啊,別以為平常隨便學學考試就能考高分,我跟你們說高三很快就要來了,這是高二最後一次考試,這次考不好你自己想想你還有多少時間去追去補."

"……"太好了,老師沒瘋!

"……"真棒,這樣才踏實嘛.

"……"這樣開罵才正常啊,幾天沒聽到老師罵自己,感覺天也不藍了花也不香了,罵一罵,心情舒暢.

同學們這才徹底放了心.

他們的心思都擺在臉上,藺如蘭氣得把書一扔,啪啪啪地開始批評,叫了幾十個學生起來,把所有人都罵了一頓,罵的差不多了,才話鋒一轉,"雖然這麼多人考的比較差,卻也有幾個學生考得非常好的,我點名表揚一下……"

上篇:63|第 63 章    下篇:65|第 65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