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67|第 67 章   
  
67|第 67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天氣漸漸炎熱, 不知不覺終于熬到了高考.林奚夏原本是不緊張的,但被該死的系統一鬧, 也不得不戰戰兢兢地准備考試, 海新的學習進度一向比別的學校快,高二下學期到現在, 基本上就是在一輪輪複習, 查漏補缺, 考試查漏, 經過一年多的複習, 她拿到題目基本就可以判斷出這道題的考點, 知道老師的出題思路, 切入口在哪.

高考這天不算特別熱, 林奚夏拿著文具和准考證表情平靜地進了考場.

網劇爆紅後她的知名度很高,前幾天有媒體爆出她高考的消息,網上很多粉絲祝她高考順利, 還把考試重難點標出來給她, 讓她好好考試.

海新就是高考考點,學校一半人在本校考,另一半去別的考場, 林奚夏幸運地被分在了本校, 同考場的人都認識她,盯著她看了好久,她早就習慣了這樣的注視,無心理會, 只面無表情地拿出文具,准備考試.

這一年的高考卷不算特別難,這恰巧是林奚夏不想看到的,高考卷不難的時候,對中等生有利,只有難起來,才能讓優等生和下面拉開差距,還好數學卷一如既往的不容易做,但因為習慣了海新試卷的變態,做這種數學卷也是手到擒來的.

林奚夏認真做著,並且越做越覺得有意思,她努力了這麼久就等高考了,這是她證明自己的時候,她萬萬沒有退縮的道理,做好這份試卷,讓這份試卷以完美的考分呈現,這是她的目標,也是必須完成的,起初她想到了系統的要挾,心里有些擔心,隨著題目的展開,她漸漸融入這試卷中,越做越興奮,直到放下筆.

監考老師掃了她一眼,因為認識林奚夏,所以特地留心了一下.

這個學生他了解,他女兒都要被那部歌舞劇迷死了,暑假天天在家看重播,說要跟里面學跳舞,各種粉里面的主角,一般的偶像劇都是男主爆火,這部劇特別奇怪,男主雖然特別火,卻沒有火過女主,林奚夏竟然憑一己之力圈了一波女粉絲,前段時間林奚夏高考的消息爆出來後,粉絲也各種保駕護航,他女兒聽說他在這個學校,瘋了似的叫他好好照顧林奚夏,他當時黑人問號臉??他一個監考老師照顧誰啊,人家明星要什麼沒有,要粉絲操心.今天在門口他還看到林奚夏的粉絲設置什麼服務點,免費送綠豆湯,幫考生家長做心理輔導什麼的.

說這樣可以給偶像祈福.

他對這種明星一向是看不上的,你說明星再厲害又怎樣?真正危難的時候還不是科學家這類人挺身而出嘛,或許是因為他的思想太古板了有偏見,他一向覺得年輕時候的時間很寶貴,應該全部用在學習上,混娛樂圈什麼的真是本末倒置.

不過這學生怎麼做到這麼快?這麼早就做完了?

應該是不會寫吧?據說明星都是考的藝校,報考門檻低一些.

唔,看起來好像試卷上密密麻麻的,他不自覺走近,這一看,當即驚了一下,林奚夏已經寫完了全部題目?就連最後的大題都寫的密密麻麻,他掃了眼前面的題目,好像都是對的,這學生成績這麼好嗎?怎麼這麼快就把試卷做完了?

不過別的不說,小姑娘真的好漂亮,皮膚白的像是pS過,毫無雜質,炎炎夏日,她額頭上沁出一層薄汗,因為熱的關系,臉頰微紅,更是豔若桃花,看著比電視上的還要精神點,電視劇上美顏過的人顯得沒有血色.

等鈴聲打響,監考老師看了她一眼,只見她神色淡定從容,一看就是考得不錯的.

他心里嘀咕一下,想著等出成績他要關注一下這個林奚夏考多少分.

考試結束,林奚夏總算放松下來,雖然還是忐忑,怕考不了高考狀元,但總的來說,這幾門考試她已經發揮出自己全部的實力,細細想來沒有任何遺憾,這就夠了.

天氣熱,賀行之擔心她中暑,特地讓人在考場附近停了房車接她,林奚夏走到校園門口,剛要做,就被人拉住.

"奚夏,喝碗綠豆湯吧!"

林奚夏愣了一下,掃了眼對方衣服上的"林奚夏全球後援會"幾個字,驚呆了:"你們是我的粉絲?"

她怎麼不知道自己粉絲來派發綠豆湯了.

粉絲表情怪異極了,這事都上熱搜了,大家都誇林奚夏的粉絲懂事,不吵不鬧不是做慈善就是幫助考生家長,昨天有個考生身份證丟了,就是後援會撿到的呢,高考這幾天這種事一准上新聞,所以,林奚夏的粉絲口碑都特別好,按理說這種事偶像應該知道才對,可林奚夏竟然一臉茫然,也是沒誰了.

不過粉絲也不生氣,畢竟她們家偶像就是個不用智能手機的奇葩,據說連微博都沒上過幾次,天天除了學習就是談戀愛,當然,談戀愛這事是內部消息,就幾個大粉知道,還沒傳出去呢.

"我們一直在發,你不知道?"

林奚夏噎了一下,第一次覺得心虛,"真的謝謝你們,天這麼熱,你們辛苦了吧?我待會讓人送點冰棍和水過來,還有你們外地的粉絲找我報銷車費,我再請你們去吃一頓?"

思來想去好像也只能這樣回饋粉絲了.

粉絲被這個不懂操作的偶像逗笑了,當即羞答答說:"不用啦,我們都是本地人,你高考我們護航,你只要考個好分數就行,其他的都交給我們."

林奚夏默默囧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有人這樣愛著自己,她還是心里暖暖的.

"謝謝,需要合照嗎?"

後援會粉絲鄙視地看她,"我們現在在工作呢,不能以權謀私,你就回去吧,別耽誤我派發綠豆湯."

"……"作為偶像被粉絲嫌棄了怎麼破?于是林奚夏默默當自己不存在,又默默離開海新高中.

回去後她跟賀行之聊起這事,"我怎麼不知道我還有全球後援會?"

賀行之的表情也一言難盡,"可能是因為你忙著跟我談戀愛."

"是這樣嗎?"

賀行之給了她一個"就是這樣,但可能你不自知"的表情,"考得怎麼樣?有沒有不會的題目?高考試卷和答案我已經弄到了,你要不要對一下?"

林奚夏一愣,忙不迭點頭,賀行之弄來的的試卷和答案非常詳細,一看就不是報紙上或者網上刊登的簡略版,像是一群人聯合做出來的,每題字體都不一樣.想到賀行之那些對高中教材了如指掌的助理和員工們,林奚夏也就了然了.除了數學卷,其他試卷難度都中規中矩,這是她以為的.但網上輿論都說這次數學卷特別難,數學更是災難性的,林奚夏對了題目,除了數學她基本沒有明顯錯題,剩下的就看老師怎麼改了,比如說語文的問答題,一樣的答案監考老師可能會給出不一樣的分數,得多少分除了看實力也要看命,但她字寫得不錯,想來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至于數學卷……難度確實不小,好在她都做出來了,最後大題目也是對的,前面除了幾題記不清楚的,竟然也都差不多.

這是不是意味著這次考試她沒有明顯的失分項.

可問題是,哪怕這般,想要考得高考狀元也是一件需要運氣的事,畢竟全省幾十萬考生,又是高考大省,萬一冒出黑馬可就糟糕了.

林奚夏一時也是擔心.

高考後傅宛如打來過電話,但林奚夏沒接,她從那個家搬出來後就很少和他們聯系,只是偶爾幾次聽說吳麗茹和林振濤已經挑明了,現在出門散步都手牽手,也不避著別人,林振濤還經常開車帶吳麗茹出去買衣服,為她花錢,吳麗茹呢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要是一般的原配肯定忍不了,可傅宛如竟然和吳麗茹林振濤三人同住一個屋簷下,且和平共處,據說很多人在背後議論,問晚上睡覺時這三人怎麼睡,是睡一張床呢,還是分開睡,又說林振濤享齊人之福每天晚上都決定自己要翻誰的牌子.

這麼荒唐的事林奚夏自然沒興趣知道.

傅宛如每次打電話不是抱怨就是哭訴,要麼是以養育之恩要求她報恩,林奚夏嫌煩,最近甚至動了換手機的心思,反正她這個手機號碼就是隨便買的,也沒什麼特別的,當藝人後她的號碼也不知道怎麼傳出去,經常有陌生人找她,說是她以前的鄰居家的七大姑八大姨,要找她借錢,她實在煩得很.

等待的日子是難熬的,不知不覺就到了公布考分的前一天晚上,林奚夏忽而接到賀行之的電話.

"奚夏."

賀行之低沉卻飽含寵溺的聲音傳來,林奚夏忽而有了某種預感,"行之?"

"恭喜你."

林奚夏頓了頓,忽然閃過許多種可能,賀行之說恭喜她,意味著她考得不錯,可他的不錯跟她的不錯未必是同樣的標准,其實她根本不在乎自己能不能考到狀元,可因為傻逼系統,她不得不擔心,如果這次她真的沒有考全省第一,就意味著她要以以前的容貌面對賀行之了,她相信賀行之不會在意,畢竟她和賀行之認識動心的過程中,她一直不算漂亮,可她還是不想出現任何變故,人得到了就會貪心,她不想失去.

"等等!"林奚夏制止住他,"行之,我接受的恭喜只有在我當我考了省狀元時,否則,對我來說就是災難,我不想聽到任何恭喜聲."

那邊他聲音染了笑意:"奚夏,我所說的恭喜也只有在我女朋友考了省狀元時,否則對我來說,那都是她沒考好."

林奚夏頓了片刻,而後驚喜道:"真的是省狀元?"

"千真萬確,但成績還沒出來,這是我私下打聽到的,我現在回去,今晚我們慶祝一下."

賀行之掛了電話,一向冷淡的眼眸里閃過暖意,一旁的助理們對視一眼,都酸的不行,提前打聽高考分數和名次哪里是容易的事?這個時間點相關人員都忙的要死,電話都是關閉的,賀行之為了打聽消息,托了相當的關系,這才問到了林奚夏的考分和名次,雖然知道林奚夏的成績很好,可考了省狀元還是夠讓人驚訝的,俞冬幾人其實對省狀元的感覺不大,畢竟他們都是數一數二的學校畢業的,在他們的學校,班上有十幾個人都是市狀元,習慣了也就覺得無所謂了,但他們是眼睜睜看著林奚夏從職高上來的,以前林奚夏成績不好時,他們經常給人講題目,時間長了多少有點感情,一時間也特別替她高興.

賀總就更別說了,自打接了電話嘴角就一直上揚.

俞冬覷著他的臉色拍馬屁,"林小姐真的太厲害了,只學了一年多就考了高考狀元,既漂亮又努力,難怪在網上的評價那麼好."

"俞冬."賀行之沉沉的聲音傳來.

"賀總?"

"上次漲工資是什麼時候?"

俞冬一驚,小心髒撲通撲通地跳,"年初的時候,漲了15%."

"去跟人事說,再漲一波,另外為了慶祝這個好消息,我們集團的所有員工發一次年中獎."

俞冬驚了一下,集團那麼多人,每個人都發要多少錢?不過他既漲了公司又要拿獎金了,雙倍驚喜,當即一邊誇著林奚夏一邊出去宣布這個好消息了.

賀行之心里著急,這是他長這麼大從未遇到過的,可他就是想早點回來與她分享這個消息,誰知打開門,就見她躺在沙發上睡著了,他唇角微勾,舒了口氣,她這樣子倒顯得他的緊張有點好笑了.

他坐在沙發旁注視著她的臉,她似乎夢到了什麼開心的事,唇角一直翹著,他忍不住就吻上了她的唇,小女孩的嘴唇總是特別甜,這個吻也是甜的.林奚夏被驚醒,眼睛都沒睜就摟著他的脖子,軟聲說:"謝謝賀總替我打聽成績."

賀行之勾唇,"打算怎麼感謝我?"

"賄賂?"

"那我只接受身體賄賂."

林奚夏手指在他胸口花圈,還不忘拋了個媚眼,"以身相許?賀總覺得怎麼樣?"

天天吃肉渣也不讓吃肉,以前因為掛念著高考,覺得要是早早上床了,恐怕會沉溺于這種事影響學習,現在好消息都傳來了,傻逼系統也沒聲音了,又閑在家里沒事做,不干點什麼真的好可惜.

賀行之眸中竄著火焰,他抓住她的手指,低聲道:"等我洗個澡."

一想到要吃肉了,林奚夏整個人都嗨了,偷偷去屋里換了件性感內衣在里面,她現在胸大腰細腿長,纖細的腰上配著挺翹的胸,只要拍照稍微露一點,大家就說她是水蜜桃,說身材讓人羨慕什麼的,其實她對這些感覺不大,但他似乎還挺滿意的.

她笑著翻出一件吊帶蕾絲睡裙,是網店店主寄來的,她出名後,淘寶照片被翻出來,店主銷量很好,經常給她寄東西,也算是半個朋友.唔,睡裙真的很漂亮,襯得她胸口雪白一片,軟綿的很.

自己都想捏一捏了.

忽而她翻到一個盒子,林奚夏怔了片刻才想起來這是于乾送的丹藥,那次她去鄭導家玩,于乾搗鼓了這個丹藥給她,後來于乾追問過她很多次,又說這個藥保質期大概兩年,叫她不要放過期了,還特地強調要給男人用.

據說這一年多,圈內很多人都吃這個丹藥.

林奚夏默然片刻,到底是什麼藥讓于乾叮囑了這麼久?

賀行之出來時,盯著她指尖的藥丸,"什麼東西?"

"于乾送我的丹藥,你還記得嗎?她一直叫我給你吃,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林奚夏說著打算把藥放起來,"還是別吃了,萬一吃拉肚子怎麼辦?"

賀行之穿著睡袍走過來,就著她纖細的指尖,一口把藥吞下.

林奚夏一愣,"你又不知道可不可靠,你也敢吃?"

賀行之瞥她一眼,這藥他早就打聽過,圈內不少人都在吃,既然她一直想知道這是什麼,那他試試又何妨?

林奚夏觀察了一會,見他沒有毒發身亡才徹底放心.她和賀行之早就坦誠相見過,摸摸親親的事做了很多次,可真正那什麼卻沒做過,他一直很寵她,倆人在一起時,林奚夏也活潑不少,當即往前跳了一下,勾著他的腰要他抱.

賀行之很熟練地接住她,下巴在她耳邊摩挲,很快就弄得倆人都有了反應.

他把她放在床上,林奚夏盯著他看了片刻,賀行之的身材是真的很不錯,也真的很吸引她,靠近他溫熱的胸膛,林奚夏鼻腔里都是他的味道,心早就不知道飄到哪去了.

這一年來他們經常同床共枕,他抱著她再也不會失眠,而她也早習慣他在身邊,每天揩油的事沒少做,今天終于要吃到了.她朝他耳朵里吹氣,賀行之眼中漸漸迷了霧,而後他開始在她身上點火,那些他愛極了享受極了的部位,從上到下,一點也沒放過,直到後來,他吻她,把她推入浪潮,慢慢地,她感覺到了快樂,身體早就軟了,賀行之才抱著她不疾不徐地吃她.

…過程自行想象10000字…

或許是因為這一年來的適應,林奚夏並沒有覺得太痛苦,他很了解她,知道什麼樣會讓她快樂,倆人又都是愛學習會探索的人,一番折騰下來都滿意的不行.

結束後,林奚夏摸他的後背,饞了這麼久終于吃到肉了,而且還吃得這麼酣暢淋漓,怎一個爽字了得.

她吃得意猶未盡,習慣性對這第一次上床進行了一次複盤.

下次總結經驗教訓,繼續探索.

忽而賀行之趴在她身上,有些不對.

"怎麼了?"他一直在流汗,身體也有了反應,林奚夏囧了一下,"我好累."

"我知道,"他們的第一次,他也想讓她休息一下,T恤她辛苦,可他身體不受控制,體內像是有團火在燒,他漸漸察覺到不對,蹙眉道:"那個藥……"

"你說藥有問題?不是吧?"林奚夏回想于乾的奸笑,當即蹙眉,"我要去找于乾算賬!"

"回來!"賀行之低頭親她的臉,憐惜地哄道:"今晚要辛苦你了."

"……"

總之,這一晚只能用一言難盡來形容,原本想著第一次這麼爽,多來幾次也不是不能承受,可問題是這已經不是普通的幾次了,她畢竟是第一次,到後來真的承受不住,一直把他往外推讓他去看醫生,賀行之也怕傷到她,自行解決,可這藥作用大,一直到第二天都還有余力,弄得倆人叫苦不迭.或許對腎虛的人來說這藥真的有效果,可他們年輕根本不需要這麼補,害得他們吃了好幾天苦瓜清火才把那藥效給除了.

不過這都是後話.

高考分數出來那天,海新的校長給張靜打電話:"這次的省狀元在我們學校!"

張靜是高三的年級主任,當下驚喜:"文理科都在?"

"都在,林奚夏超過第二名二十分鍾,考得今年的省狀元,我還一直擔心今年會有意外沒法對上面交代,現在成績出來,我們學校除了有省狀元,還有幾十個清北生,具體名單還需要理一下,總之,先去公眾號發布省狀元的捷報,再向媒體透露,宣傳橫幅都要搞起來,這兩年我們學校實在有點倒黴,在外界的形象很不好,一定要趁著這個機會洗刷大家對我們的負面印象,爭取重塑海新的形象,林奚夏不是明星嗎?她的粉絲一定很關注她的成績,我們要著重宣傳."校長指示.

張靜激動壞了,每年這個時候都是她最忙的時候,努力了好幾年就為了等戰果,作為老師怎麼可能不著急?而海新本就是省重點,省里對海新的成績一直很關注,之前因為林又晴的關系,海新成為別人口中的笑柄,她這個年級主任也受到牽連,現在兩個狀元都在海新,她終于可以揚眉吐氣了!

"熱烈祝賀海新高中林奚夏張騫兩位考生摘得省狀元桂冠."

公眾號發了,新聞稿發了,還找人去網上爆料了,特地透露給林奚夏的後援會,就這樣,百度熱搜上了,微博熱搜上了,公眾號轉發瘋了,娛樂報紙也忽然植入了高考消息,在這樣的氣氛中,林奚夏風頭一時無倆.

最幸福的莫過于林奚夏的粉絲了.

林奚夏事業粉學習粉很多,很多人都喜歡她的正面形象,考了省狀元的偶像你家有嗎?不好意思,我家偶像就是這樣噠,媽媽不讓我追星沒關系,我反手就甩出偶像的省狀元成績單!什麼,你要黑我偶像?我偶像是上了新聞聯播的人,你要黑也拿出點像樣的黑料來!

本來這種時候,是應該跟家人分享消息的,但林奚夏跟家人關系不親密,也就沒了這樣的心思,倒是賀行之的父母給她包了紅包送了禮物恭喜她,伍美心還送了她一個限量款的包包,說是讓她上大學背,她本來不想要的,畢竟這個包可不便宜,但賀行之讓她收下,說是回頭給伍美心報銷.

林奚夏得了狀元後,格格和孟夢幾個朋友都很高興,孟夢考分不高,但她本來就對自己沒有抱太大希望,總的來說還能接受,姜璿正常發揮,最後上了外省的二本學校,鄒曉上了普通一本,班里同學有好有壞,但絕大部分人都是正常發揮,付出了多少努力,便得到該有的回報,高考說來殘忍,卻也格外公平.

孟夢拉住她,"你聽說了嗎?林又晴連本一都沒考上."

林奚夏愣了一下,前世的林又晴上的可是數一數二的大學,一直在凹學霸人設,怎麼這一世差別這麼大?

"我也不知道,是她們班同學說的,說林又晴從高二下學期開始就變得奇奇怪怪,還總是記不住東西,學習成績不如以前好了,人長得特別胖,滿臉痘痘,頭發也稀疏了不少,反正跟以前不能比,她好像也認命了,聽說自己考得不好後也沒什麼感覺,就這樣走了."

林奚夏蹙眉,她已經很久沒關注過這個人了,沒想到重活一世,林又晴的際遇竟然有了這麼大的改動,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為什麼自己越來越好以後,林又晴竟然越來越差了.

天很熱,藺如蘭站在講台上激動地說動說西,又提醒大家報志願的注意點,才感慨地看向林奚夏,她做老師快十年了,這十年來一直努力地教書,可她資曆不夠,帶普通班學生就算考得再好,也不過就是排名前幾的學校,教出一個省狀元這是第一次,或許也會是她人生中的唯一一次.

林奚夏不僅考了狀元,單科成績也特別高,基本都是全省最高分,哪個老師遇到這樣的學生都是一種幸運,就連一向嚴肅的鄭老師也因此林奚夏的單科最高分而激動不已,直說這是他教學生涯的高光時刻.

校長,記者,各種不認識的領導都來了,恭喜聲從四處湧來,或許是因為早就知道消息的緣故,她不算特別興奮,但心里還是喜悅的,她終于做到了呢.

-

林又晴看著自己的高考分,臉色陰沉的可怕,吳麗茹走過來,覷著她的臉色問:"怎麼樣?考得如何?"

林又晴沉默片刻,忽而咬著唇,趴在床上哭了起來.

吳麗茹和林振濤對視一眼,說不出的失望.

"到底考多少分?能上本一吧?以你的成績肯定不成問題!"

"沒有,我只擦線過了本二,老師說我這個成績想報本二的學校很難,我可能連本二都上不去."

吳麗茹皺眉,大受打擊,怎麼會考得這麼差呢?明明以前成績很好的,可這一年多來,林又晴的記憶力一直很差,視力下降不說頭發也掉了一大把,比起以前判若兩人,要是只是長得丑了倒也能接受,畢竟還有成績在,一個女孩子考個好大學,將來賺到錢去整整,問題不大,可問題是林又晴的成績下降的特別厲害,一個女孩子長得不行成績不行,性格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偏偏從前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忽然有這麼大的落差,這輩子應該算是完了唄?

她失魂落魄地坐在沙發上,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了,其實這一年多來她身體也不大好,人胖了一大圈,以前人還算水靈,這段時間卻越來越胖,皮膚也越來越粗糙了,這個月她大姨媽沒來,嚇得半死,以為自己絕經了,她還這麼年輕,以前仗著自己漂亮有林振濤護著,現在她胖了不漂亮了,林振濤還能寵她多久?更何況身邊還有傅宛如這個原配呢.

吳麗茹蹙眉走進廚房,忽而看到一個人影站在灶台邊,對方捏著一個瓶子把里面的東西倒進菜里,那個菜是酸菜魚,她和林又晴最喜歡吃的,那人攪動著菜,笑容詭異.

是傅宛如!她在菜里加了什麼!

吳麗茹氣急敗壞地沖上去,"傅宛如,你干什麼?你是不是給我們下毒?"

傅宛如愣了一下,沒想到會被發現,只勾唇冷笑:"下毒?你想太多了,我能給你下什麼毒?"

"你還否認!你剛才是不是在我飯里下藥了?我知道了,難怪我變得這麼胖,頭發大把的掉,都是你做的對吧?"她忽然把整件事串了起來,為什麼傅宛如甯願受委屈給他們做飯洗衣服也不願意走,為什麼她越來越胖,林又晴記憶力變差,視力也在變差?以前她以為這些都是巧合,去醫院查過卻查不出原因來,現在想想,傅宛如受了那麼大委屈竟然還能心平氣和地給她們做飯,這怎麼可能?所以傅宛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下藥的?她和林又晴這兩年都在吃什麼?

吳麗茹後背發涼,指著傅宛如崩潰道:"我要去告你,我要……"

傅宛如忽然笑了:"告我什麼?你有證據嗎?"

"我去查身體,肯定能查出來."

傅宛如嗤笑,"查出來?你身體里有毒就是我下的?你有證據嗎?好吧,我承認我是給你下過毒,也不能說是毒吧,只不過是一些有毒的化學用品,不過那種東西不好買,我這所有貨都被你們吃光了,你們不是都很喜歡我做的酸菜魚嗎?真是貪吃啊,怎麼樣,那些酸菜魚口味還好嗎?吃完是不是覺得頭發掉的厲害,記憶里下降,眼珠子突出?皮膚也越來越差了?"

吳麗茹嘴唇顫抖,哆哆嗦嗦說不出話來.

傅宛如笑容扭曲:"你吃的不多,算你好命,但你的侄女吃了不少吧?也不用生氣,這都是你們自找的,你們不是也在林奚夏飯菜里下了激素嗎?我給你們下藥只不過想提醒你們一下,做人不要太囂張,你搶我老公破壞我家庭,還指望我天天伺候你?做夢吧!很生氣吧?想去告我吧?你要知道,我下藥後鍋碗都是我刷的,那些盛菜用的鍋碗瓢盆我早就扔了,放心吧,這半年你吃的菜里不過是加了幾十顆激素而已,吃不死人也查不出來."

吳麗茹哭著大叫,林振濤很快趕來,她抱著林振濤哭道:"振濤,她下藥設計我,她在我的飯菜里下毒,她想害死我,她讓我變得這麼丑,都是她!"

林振濤愣了一下,冷眼看著傅宛如,"她說的是真的?"

傅宛如嗤笑一聲,"真又怎樣,假又怎樣?你讓這個婊/子住進我的主臥打我的臉,你考沒考慮過我的感受,這都是你自找的."

林奚夏聽到這事時嚇了一跳,不過警察調查了一圈,並沒有發現傅宛如可疑之處,絕大部分時候,吳麗茹沒有證據證明下毒的人是傅宛如,最後傅宛如無罪釋放,反而是打了傅宛如的林振濤被拘留了.

四年後

網上忽然有個帖子被頂上熱搜.

《818那位狀元明星,聽說她要婚了?》

-你說我家奚夏?不是吧?她才大四吧?不是最近在忙畢業論文答辯嗎?已經好久沒消息了.

-她這幾年作品不多,但每一部都很經典,曝光度也可以,感覺沒什麼緋聞,很好的樣子.

-這幾年她的路透照都是同學流傳出來的,她要結婚了?跟誰啊?

-響應國家號召,早婚早育嗎?

-不是吧?我不信,哪個狗男人搶了我的女神,哪個娛樂圈的女明星敢這麼早結婚?她不要粉絲了嗎?

-年紀輕輕就結婚,嘖嘖,不看好!她男朋友到底是誰?

-在我心里她還是小孩子呢!!!怎麼就結婚了!!!

林奚夏沒想到消息會傳的這麼快,昨天她在鄭導的劇組拍戲,之前鄭導跟林又晴拍的那部電影一直沒上映,沉寂了幾年,今年帶著一部大戲回歸,林奚夏看了劇本特別喜歡里面的角色,二話沒說就接了,就在劇組殺青之際,賀行之跟她求婚了.

她當然高興,可她跟賀行之已經生活在一起好幾年了,感覺像是老夫老妻,她都忘了他們還沒結婚,昨天還跟賀行之說他們這是不走尋常路.雖然在一起幾年,但倆人的狀態維持的不錯,尚未出現任何厭倦的情況,反而因為三觀和身體的契合,每天吃肉簡直爽歪歪.

得到一顆大鑽戒,林奚夏爽歪歪道:"你說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會不會早一步七年之癢?"

賀行之今天穿了件黑色燕尾服,打扮得特別正式,哪怕看了五年多,林奚夏還是被他帥到,每次靠近都有心跳加速的感覺,這應該就是喜歡吧?

他掀起眼皮睨著她,"七年之癢?我給你撓撓?"

林奚夏咳了咳,他在外特別冷淡,在床上卻極其熱情,要是說錯話,免不了回去要折騰她.

而他極強的領導力和征服欲也體現在這種事上,每次不懲罰的她服服帖帖絕不讓她下床.

所以當初真是看走眼,以為他是禁欲系,禁欲系確實也沒錯,但禁欲系的人竟然不禁欲,也是日狗了.

賀行之牽起她的手,剛才求婚時他緊張的要命,生怕她不答應,哪怕知道這不太可能,可當自己真正去做的時候,他還是十分害怕.

他准備了好幾個月,從國外定鮮花,找樂隊,定制最完美的戒指,事事要求完美.好比戒指,一個怎麼夠呢?至少要五個啊.

他知道她不在意形式,可別的女人有的東西她都得有,別人有的回憶他也要有.

還好最後她笑著說"yes",他們又多了共同的回憶.

到場祝賀的朋友很多,剛才他表白:"此生只愛林奚夏一人."

是真心的.

邊上有人放煙花,演奏音樂,朋友們在音樂聲中笑著起哄,林奚夏的心都化了,這一年的夏天真特別,特別的甜.

單奕辰後知後覺,"行之,那次在你屋里洗澡的女人到底是誰?"

賀行之和林奚夏對視一眼,齊齊翻白眼,這人反射弧到底有多長?

這只是私底下的求婚,到場的人並不多,林奚夏這邊賀行之只邀請了格格孟夢幾個高中同學,還有于乾鄭導以及她這幾年在娛樂圈交的朋友,晚上有一場小型的晚宴,慶祝他們訂婚,賀行之穿著西裝站在落地窗前跟朋友們聊天,他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舉杯,眉宇間有淺淡的微笑,不明星,可誰都看得出這是一個幸福的男人.

"又晴,你別毛手毛腳的,得罪了貴客我可幫不了你."領班不耐道.

林又晴點頭,望著窗邊的男人,那男人看著有些眼熟.

"今天到場的是誰啊?怎麼把整座酒店都包了?好大的手筆."

"可不是嗎?這可是賀家公子賀行之,他要結婚了,賀家你知道的吧?這幾年股價一直在漲,賀行之又是賀家的掌權人,儀表堂堂,英俊瀟灑,也不知道哪家千金小姐有這命嫁給賀行之."

林又晴怔了許久,賀行之?竟然是他!他要結婚了!她瞪大眼看向這個男人,像是在看曾經的夢,那時候她還很漂亮,有手段有聰明,很想嫁給這個男人,一步登天,可他看不上她,他眼里從來沒有她,這個讓她又愛又恨的男人時不時會出現在她的夢里.

這幾年因為被下毒的後遺症,她眼鏡越來越厚,記憶里也不行,只能勉強讀完大學,找一份簡單不需要腦子的工作,她人看著也沒有以前機靈了,長相更不用說了,她覺得好笑,她給林奚夏下激素,不覺得那有什麼大不了,不就是激素嘛,反正也死不了人,那就是林奚夏該得啊,後來她遇到傅宛如,傅宛如冷笑著說:"不就是毒嘛,你可以下我就不可以?怎麼?只准你用這種手段對付別人,就不能別人對付你?我看你現在倒是丑的很,很好,這樣也就不用進娛樂圈了,也就不用我給你做經紀人了,省得你天天看不上我,想著跟你小姨一起架空我."

她當時很崩潰,一直在哭,傅宛如又憐憫地看著她的臉冷笑:"你小姨搶了我的男人,你竟然敢幫著,林又晴你捫心自問,要不是你我怎麼可能跟我女兒鬧成這樣,我為你付出了那麼多,你竟然敢背叛我,幫你小姨一起來對付我,我要是不讓你知道我的厲害,你是永遠也長不了記性的."

她什麼也做不了,就只能哭.

她又抬頭看向賀行之,誰那麼幸運竟然被這個男人看上?她知道這個男人從不多看別的女人一眼,有一次來酒店的顧客說,賀行之就是怪胎,哪有世家子弟不玩女人的?賀行之卻不沾這些東西,清醒地游離于這塵世間.她真的很羨慕,這幾年她也交過男朋友,對方總嫌棄她不漂亮,還經常出軌.

她又不免做夢,要是她攢錢去整容,再把鼻子整一下,那她是不是也有機會?

畢竟她早就認識賀行之了.

"來了來了,准新娘來了!"朋友起哄,大家哄笑著鼓掌.

大廳另一端來了幾個穿著禮服的女孩,林又晴眯著眼,總覺得走在前面的女人有點眼熟,等那人走近,她才不敢相信地張大嘴,竟然是林奚夏!

穿著吊帶禮服的林奚夏通體透白,胸大腿長,走路時搖曳著極致的風情,既有小女兒的嬌俏又有女人的成熟美,那種複雜的氣質讓她猶如一顆待采的水蜜桃.她變得更美了!不可否認她身上的氣質是通過讀書和歲月沉澱曆練得來的,可她身上還有一種被嬌養的氣質,那是用錢,耐心和愛養護起來的,只有身份優渥又高高在上,且還沉溺于愛情的人才會有.

她含笑走向賀行之,她一走近,那個對人十分冷淡的男人便走上前,迫不及待地牽起她的手,而後眼神陡然溫柔,視線一直落在她臉上,一刻也不移開,就連周圍的朋友都在打趣,說怎麼就看不夠?

林又晴手抖了抖,酸澀湧來,嫉妒像要破體而出,她知道自己早已沒資格當林奚夏的對手,可她還是恨極了林奚夏,她不過是下了激素而已,傅宛如卻對她下毒,這太不公平了!林奚夏怎麼那麼好命,她怎麼會跟賀行之在一起?他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明明以前林奚夏很丑,賀行之就看不到嗎?林奚夏根本不是什麼好人,他這麼好的男人怎麼會喜歡這樣的女人!她嫉妒的不行,想沖上去拉住賀行之告訴他真相,可身邊的經理不耐道:"你怎麼還站在這?不是讓你去看看麥克風嗎?"

林又晴回神,被拉回現實.

他們的笑太刺眼,而她注定只能站在角落里仰望著他們.

林奚夏的婚禮定在秋天,賀行之說他要自己准備.

"我一生只結一次婚,婚禮當然要自己准備."

他真的很好,對婚禮比她上心,之前因為他們天天住在一起,免不了天天吃肉,賀行之不想戴安全措施,可他又不舍地林奚夏吃藥,竟然去做了結紮手術.

並且之前一點風聲也沒透露,林奚夏回去後他已經臉色鐵青地躺在床上了.

面對她神色古怪的臉,他表情更沉了.

林奚夏想笑又不敢,只能拉著他的手安慰他,"賀總啊,你也不怕生不了孩子,將來這商業帝國沒人接班?"

賀行之冷勾著唇,"真沒良心,我是為了誰?你別說這只對我一個人有好處?"

林奚夏咳了咳,說實話當然要爽大家一起爽啦,但是賀總真是個狠人啊,對自己這麼狠的事她真干不出來,不過還是感受到賀總對她的愛,只能笑著安慰他受傷的身體.

如今倆人准備結婚,林奚夏怕他身體有問題,便讓他做個恢複手術.

于是,要忙的事情還真不少.

這件事傳出去後很久,他們都沒時間回應,直到九月份時,網上不知道誰發了個黑帖,爆料林奚夏之所以能有這麼好的資源,都是因為她被老男人給包養了,還說什麼這個老男人姓賀,是賀家一位快六十的老總,並放出林奚夏拍網劇時的房車圖為證.

一個學生你住房車?哪來的錢?還說自己沒被包養?某些人就是成績好唬人,其實芯子早就爛了.

林奚夏是真無所謂,但是這位賀家的老叔卻有所謂.

"你可不能汙蔑我啊,我晚節不保怎麼行?"

于是,林奚夏打算出來否認一下,那麼問題來了,怎麼否認呢?

她跟許潔商量了一下,最後簡單粗暴地曬出一雙握鑽戒的手.

"跟大家一起分享我的幸福,在一起5年多了,今年就要邁向人生新的階段了,余生請多指教啦!@賀行之."

她的鑽戒太大,大到網友羨慕嫉妒恨,別的不說,先酸一波鑽戒.

-嘖,這鑽戒,雞蛋啊?

-你這手不累嗎?好吧,我就是酸一下,這鑽也太大了.

-誰告訴我這戒指多少錢?還有女神你什麼時候談的戀愛?這麼年輕就要結婚了,我跟奚夏同年,還在為工作發愁呢.

-賀行之?傳說中包養她的男人?

-我去,有帖子扒賀行之,這位竟然一點黑料沒有,而且是個工作狂?帖子里有他照片,這也太帥了吧?俊男美女的神仙組合啊!!

賀行之和林奚夏合照很快被扒出來,于是大家發現,林奚夏高中時就跟賀行之在一起了???

嗯嗯嗯嗯?

說好的不早戀呢?

不過這不是重點,請問奚夏,你是怎樣找到這麼帥又有錢人品還好的男朋友的?

圈內很多人恭喜他們,沒過多久傳聞中的男主角站了出來轉發了林奚夏的微博.

"指教不敢當,但余生,我一定好好愛你,只愛你一個.@林奚夏"

于是大家發現,這位賀總的關注列表里只有林奚夏一人.

並且從四年前就關注了.

網友都想戳破這種幸福,有錢有帥又專一的男人真的存在?更何況林奚夏除了漂亮成績好學曆高人品好演技好外,真的沒別的優點,不是說有錢人都喜歡商業聯姻嗎?可不管怎麼扒,他們都扒不出賀行之任何黑料來,反而越扒越被這個人圈粉.

前女友?沒有!曖昧對象?沒有!酒吧豔照?沒有!

那有錢人結婚總該簽個婚前協議吧?不好意思,這種東西也沒有.

于是網友徹底酸了!沒有黑料你讓我們看個鬼!!!你專不專業!

你算什麼富二代!

你不玩女人不玩跑車不玩表不參加游艇派對,你對的上你富二代的稱號嗎?

傅宛如在菜場買菜,以前的老鄰居看到她笑得不懷好意:"宛如啊,你女兒要結婚了."

傅宛如一愣,低著頭不說話,大家都知道她們母女的感情不好,這些人以前被她嘲笑過,現在見她生活得不好,就開始落井下石.不過結婚,這麼小就結婚了?林奚夏的經紀人在搞什麼?要是她來當經紀人的話,肯定不讓林奚夏結婚,不僅如此還要讓林奚夏趁年輕找個好男人,哪怕對方提出要包養,也應該咬咬牙忍著,女人就這幾年青春,一定要好好利用才行.

"是啊,聽說人家男方身家多的嚇人呢,怎麼了,宛如,你女兒沒請你去喝喜酒?"

傅宛如被諷刺的難受,偏偏她和林奚夏的事網上早就曝光了.

所有人對她的家事都很了解,經常諷刺她.

她瞄到一旁報刊亭的雜志,愣了一下,雜志封面上林奚夏正依偎在一個高大的男人懷里,對方深情款款地看她,眼神寵溺,誰都不會懷疑這來人有多相愛.這男人看著有些眼熟,是……賀行之?林奚夏竟然嫁給了賀行之?傅宛如很久沒回神,她做夢都希望女兒能嫁給有錢人,能靠著女兒過好日子,林奚夏沒戲時她就去栽培林又晴,現在她好夢成真了!

她女兒太爭氣了!賀行之那可不是一般的有錢人,林奚夏嫁給這樣的男人應該好好服侍著,千萬別把有錢人給嚇跑了,她一定要告訴林奚夏怎麼做一個好老婆,她一定要提醒林奚夏別恃寵而驕,她一定要告訴林奚夏把錢攥在自己手里,從對方那多套點錢出來.

她拿出電話,撥打過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是空號……"

所有激動蕩然無存,傅宛如眨眨眼,站在原地好一陣子才想起來,她跟林奚夏早就不聯系了.

前幾年她從以前的家里被趕出來,但那狗男女也沒撈到便宜,吳麗茹如今很丑,身體也不好,林振濤早就厭惡了她,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家里那套房子被林振濤貸款開公司,虧得七七八八,倆人搬出別墅後就一直吵架.

而她一個人生活了好幾年,有時候覺得寂寞,也想找女兒說說話.

可拿起手機才發現她什麼親人都沒有.

她偶爾也反省自己和女兒的關系,她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她是當媽的,就算做的再不好,女兒也不該這樣對她不是嗎?她越想越覺得不公平,其他不說,彩禮總要有吧?她可以不要林奚夏養老,可賀行之竟然不給她彩禮?

她很快聯系媒體控訴林奚夏不孝!

控訴賀行之小氣!

結婚彩禮都不給女方娘家,她是林奚夏的媽媽,怎麼都應該給她錢.

她也不要多,給她個一千萬就行,聽說香港那邊給親家的彩禮都有上億的呢.

她要的錢不算多.

可誰知不管她怎麼折騰,都沒有網友理會她.

-林又晴才是你親女兒,你還是跟林又晴過吧!

-極品中的極品,見女兒發達了又跑出來了.

-這個媽媽好惡心啊.

-太惡心了,獅子大開口,女兒結婚沒說一句恭喜的話還來要錢!

而媒體也不敢把事情鬧大,畢竟賀總不好惹.

林奚夏結婚的消息公布後接到了不少綜藝節目的邀約,但她都一一推掉了,她對那些不感興趣,倒是覺得無聊,想去國外當島主,賀行之也由著她,竟然真的給她買了個小島,于是林奚夏准備了一個五年計劃,打算五年內把這個貧瘠的小島發展好,綠化,人口,旅游業都多方發展.

而後許潔干脆給她聯系了一個綜藝,名叫《我在國外當島主》

別說,這個綜藝推出後,竟然火爆到不行.

而林奚夏也沒做什麼,就是每天釣魚種樹看日出日落.

後來她婚禮就在這個小島上舉行,那一天她正式和賀行之結婚.

結婚那天倆人都落淚了,就是太幸福了.

再然後,他們的婚禮蜜月也在綜藝中曝光,雖然賀行之一直不露正臉,可大家還是經常在為數不多的背影中找糖吃.

林奚夏之後幾年沒有什麼作品,卻硬是憑借這個綜藝賺了不少錢,名氣居高不下,話題度也足夠,而後她的走紅給了許潔一個思路,從此後開始讓藝人放飛自我.

不過,她婚後第二年倒是和賀總共同創作了一個作品--他們的龍鳳胎寶寶賀小檸和賀小檬.

偶爾林奚夏也會聽到傅宛如和林振濤的消息,但她通通一笑而過.

小時候不懂事,總想從別人那乞討愛,後來才知道,那樣的愛不是甜的.

而她和賀行之現在過得實在太甜,根本無心去體會那些苦澀.

"奚夏."潮水聲傳來,賀行之推開門,在她身上點燃熱情,親吻著她一直往下移,用自己的方式叫醒她,她恍若看到陽光從室外灑落,他附身在她耳側落下一個吻.

那一刻林奚夏只覺得整個世界都亮了.

上篇:66|第 66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