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3|03   
  
3|03

g,更新快,無彈窗,!

微信上再度發過來一條消息.

賀行望:你下來還是我上去?

池穗穗回憶了一下宿舍樓下那個戰斗力爆表熱愛打毛線的宿管阿姨,有點兒想笑:你能上來看看.

實屬挑釁.

才發過去,她就看見樓下賀行望打開了車門.

池穗穗看得眼皮子一跳,又趕忙撤回,重新回了一句:我馬上下來.

不管成沒成功,這要是讓他出了車,不用明天,今晚各大熱門頭條都是賀神在宿舍樓下等人.

蘇綿見她要出去:"待會還回來嗎?"

池穗穗丟下一句"回來"就關上了門.

宿舍樓下的人並不多,畢竟這是畢業生的宿舍樓,只是今天剛好是建校周年慶典,比往常多了一點.

池穗穗坐上車,哪哪不得勁.

剛剛賀行望裝模作樣地要下車的動作他還記得清,現在坐的筆直四挺,她估摸著他是不是都沒真正想過下車.

"東西呢?"

池穗穗伸出手.

車內開著燈,十指纖纖,白皙蔥長.

賀行望將一個禮盒放在她手上,目光清徐,不忘提醒:"兩只手."

池穗穗罕見地乖巧伸出另外一只手.

她看著精美的禮盒外表,十分熟悉,出聲提醒:"誰讓你給我帶東西的."

賀行望望了她一眼:"你覺得呢?"

池穗穗微微仰頭看他,下巴努了努,笑眯眯地說:"我覺得是你自己給我帶的."

"差不多."

"什麼叫差不多."

池穗穗就不滿意這個回答,白了一眼,伸手將禮盒打開一條縫,就漏了些香味出來.

她沒聞過.

"品城記新出的."賀行望隨口解釋了一句.

"謝了."池穗穗重新合上,又轉了轉眼珠子,問:"你想我怎麼謝謝你."

前方的司機默默地捂住了耳朵.

他感覺接下來似乎是不能聽的內容.

賀行望神色微動,挑眉:"你能給我什麼謝禮?"

池穗穗覺得他是在鄙視自己,哼了一聲,掏出手機,手指飛快地發出一條新消息.

微信叮咚的聲音格外明顯.

賀行望打開,上面有個紅包的提醒,還特地標了謝禮兩個字,他伸手點開.

1.00

有一瞬的安靜.

賀行望說:"我該慶幸你沒給我一分錢麼?"

"我不會那樣羞辱你的."池穗穗眨了眨眼:"當然,你要是想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賀行望覺得他對池穗穗的性格有了新的了解,不過他送品城記的東西也不是為了這一點謝禮的.

他轉了話題:"晚上在學校住?"

"宿舍不能住."池穗穗的床鋪早就搬了個乾淨,"我要帶點東西,和蘇綿一起回去."

賀行望嗯了聲.

"你今晚回不回柏岸公館?"池穗穗突然想起來這事.

"今晚去基地."

池穗穗見時間也不早了,拎著禮盒准備下車,臨開門前扭頭說:"等你什麼時候回去,我再把剩下的謝禮給你."

她說的很是勾人.

饒是習慣的賀行望也忍不住挑了挑眉.

這麼一想,一塊錢好像也不差了.

賀行望還是第一次產生這樣的想法.

至于剩下的謝禮是什麼,池穗穗沒有說,勾著唇角下了車,幾步就消失在宿舍樓內.

前面的司機等了會兒,才問:"賀神?"

他從後視鏡里看到他的老板還是坐在那里,車窗半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外面.

作為一個射擊手,最重要的就是冷靜專注.

賀行望很少會走神,他們連訓練都會刻意訓練這方面,放在身側的手指輕輕點點,莫名繞著剛剛她的話.

然後若有所思.

司機問了聲也沒聽到回答,有點兒緊張.

不知過了多久,賀行望瞥了眼外面,才合上車窗:"開車."

司機開出學校,然後想起來個重要問題:"賀神,是去訓練基地還是柏岸公館?"

車內安靜半天,直到半分鍾後:

--"柏岸公館."

-

宿舍樓里,蘇綿剛洗完手.

池穗穗拎著禮盒進門,順勢用腳尖勾上門,將禮盒往桌上一放就去了陽台,樓下車剛剛離開的屁股還能見到.

她撇了撇嘴,回了自己桌前.

禮盒一打開,里面的甜品香氣就漏了出來,瞬間侵襲了池穗穗的嗅覺.

"什麼東西這麼香!?"

蘇綿剛從洗手間出來,鼻子嗅了嗅,像只敏銳的狗狗,沒多久就聞到了池穗穗邊上.

池穗穗給了她一個勺子.

"又是品城記."蘇綿見到那包裝已經不奇怪,"這麼晚了品城記不是關門了嗎?"

這家的甜品她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池穗穗的手上見到,花樣都不帶不重樣.

池穗穗平時看著冷豔,對于這家的東西很喜歡.

被蘇綿這麼一提醒,池穗穗才想起品城記的關門時間,停下手摸了摸下巴.

她抬眼:"賀行望什麼時候走的?"

蘇綿當然知道她說的是慶典,回憶了一下:"八點半後吧,我看群里說的."

而品城記的關門時間是在晚上九點.

池穗穗眉眼彎了彎,沒再問什麼,用勺子舀了一口進嘴里,甜香氣裹著果味蔓延舌尖.

一個甜品不大,三兩分鍾就吃完了.

池穗穗將禮盒系好,然後又將宿舍里剩余的東西整理好,都是一些小雜物,從櫃子里拿出一個紙袋裝上.

蘇綿一眼就瞥見LV的logo.

池穗穗又拿起琴包,將里面的大提琴拿出來檢查了一番,她宿舍的室友人很好,偶爾還會幫她擦拭琴包.

她伸手撥了一下弦.

低沉的輕鳴聲.

蘇綿最喜歡她拉大提琴了.

池穗穗看她亮晶晶的眼睛看著自己,彎唇道:"這麼開心,要不要來試試?"

"我?"蘇綿指著自己,擺擺手:"我沒輕沒重的,萬一我不小心拉壞了……"

"不會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

蘇綿接過她手中的弓,小心翼翼地在池穗穗的指導下擺好了常規的姿勢,深吸一口氣輕輕拉動.

池穗穗問:"有沒有喜歡的歌?"

蘇綿想了想:"好多,一時間想不起來."

池穗穗被她逗笑,"那我就隨便教你了."

她伸手覆上蘇綿的手,帶著她動.

蘇綿感覺自己就像個工具人,手背上柔軟絲滑的觸感讓她忍不住出神,臉都紅了.

這一晃神,音調就變了.

"別緊張."池穗穗也沒想著教會她,不過是體驗,新手拉得難聽很正常.

大提琴的音色比較圓潤,偏低音,不像小提琴.

"我以前看小說,里面形容男主就是大提琴般的嗓音."蘇綿忽然想起來,"真的挺好聽,以後看到我再也不罵作者沒有多余形容詞了."

因為壓根形容不出來.

蘇綿歪頭看池穗穗,她微眯著眼,左手壓在大提琴的上方,幾根手指變幻著動.

側臉看上去精致又漂亮,豔若桃李.

學校里每年都會評選校花,而她們穗總蟬聯四年S大校花之稱,從未有人越過去.

蘇綿不知為何也與有榮焉.

學校里的人還算有眼光,她們穗總實至名歸.

池穗穗松開手,"你自己試試?"

蘇綿還沒有動手,門外突然響起急促的敲門聲,有人在外面大聲叫出聲--

"什麼鬼東西,擾不擾民?"

蘇綿嚇了一跳:"誰啊?"

池穗穗側頭,桌上的一個小鬧鍾還在那里,時針指針還停在九點,宿舍樓的隔音不好,但也不算差.

蘇綿打開門:"別敲了."

門外的女生停下手,狠狠剜了她一眼:"你們宿舍拉什麼鬼東西,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她探頭往里,看到了正在擺放大提琴的池穗穗.

"吵?你確定我們吵到你了?"蘇綿記得這女生,是隔壁的隔壁的宿舍.

S大的宿舍樓條件很好.

她們班級的宿舍就在隔壁,以前同班同學買過尤克里里彈,隔著一堵牆都基本聽不到,更別提這隔壁的隔壁了.

池穗穗走到蘇綿身旁,目光落在女生手中的外賣上,問蘇綿:"我剛剛是不是門沒勾好?"

蘇綿想了想:"還有一條縫."

"如果真吵到你了,我們會道歉."池穗穗挑了挑眉,"但是同學--"

她話音突然一轉.

女生眼皮子跳了跳,有點後悔.

"這位同學,你是准備現在--九點鍾,拎著外賣,然後在我們宿舍門口睡覺?"

池穗穗慢條斯理地說完.

她不笑的時候,就顯得很有侵略性.

蘇綿慢一拍地反應過來,一拍門:"就是,你這明顯是拿外賣路過我們宿舍的,你也太過分了吧?"

這明顯是說謊來找茬的.

"我這是臨睡前扔垃圾!"女生梗著脖子狡辯,但口氣弱了很多:"你們管我干什麼……"

話還沒說完,她就瞧見池穗穗向前一步.

站在了她身旁.

"既然你這麼說."池穗穗漫不經心地看了她一眼,轉向蘇綿:"蘇綿,你去拉琴."

"啊?"

蘇綿愣了幾秒就反應了過來,跑進宿舍將弓在大提琴上搭上:"穗總我准備好了!"

池穗穗合上門,還特地留了一條縫.

蘇綿小心翼翼地拉了兩回,聲音傳到門邊已經變得沉悶而綿揚,好聽卻不張揚高調.

女生臉色已經變了.

她的確就是路過這邊,從門縫里聽到怪異的大提琴聲,再看到宿舍號是池穗穗所在宿舍,一時沖動才拍門的.

池穗穗扭過頭,淡淡開口.

"我們同是記者,以事實說話,還原真相為原則,不提現在才剛九點,你覺得這聲音擾民了嗎?"

女生感覺自己像是見鬼了一樣,看向池穗穗的眼神里都是不可置信,還有一絲羞愧.

她之前只聽說池穗穗闖男生宿舍,三言兩語就將謠言說破的事跡,今天終于相信這是真的了.

這他媽還是人嗎?

女生恍惚間覺得周清雅果然是不行,怪不得一直被壓四年,她半天才憋出一句弱弱的話:"……沒有."

說完就低著頭離開了.

蘇綿走到門邊:"我就說覺得奇怪,我們這邊樓里宿舍里都沒幾個人在,想擾民也擾不到啊,那人呢?"

"走了."

池穗穗關上門,回到自己的桌前.

"咱們穗總的三寸不爛之舌名不虛傳."蘇綿拍了拍桌子:"這簡直是來自取其辱的."

池穗穗勾唇,沒反駁.

"穗總,你怎麼這麼篤定,我剛剛都懷疑是不是真吵了."蘇綿興致勃勃地問.

"因為我拉大提琴."池穗穗不緊不慢地開口.

如果現在讓大提琴和鋼琴一起合奏,坐在台下的觀眾都不一定能聽清楚大提琴的聲音.

聲音多大,會不會吵.

她比誰都清楚.

-

從學校回到柏岸公館已經是十點.

這棟房子是寫的她和賀行望的名字,但是因為賀行望大部分時間都在訓練基地,就她一人獨享整個別墅.

雖然他們沒結婚.

這件事說來話長,連池穗穗自己都覺得很神奇,又有一絲微妙.

房子沒開燈,烏漆麻黑的.

池穗穗將紙袋掛在手腕上,開了門,燈都沒開就直接扔了高跟鞋,赤著腳往里走.

心情愉悅連帶著走路都搖曳生風.

要是蘇綿看到,肯定又要哇哇亂叫.

直到她的手腕被冰涼的手指掐住,池穗穗下意識地就要用紙袋砸過去--

家里居然進小偷了?!

燈突然打開.

池穗穗下意識地眯了眯眼,還沒能適應這光線.

朦朧而模糊的身影站在她面前,長腿交疊,散漫而漫不經心,賀行望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

"這就是你說的剩下的謝禮?"

"你不是不回來嗎?"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說出來的話.

池穗穗適應了燈光,睜開眼,一雙清亮的眼眸盯著對面的人,淺淺一笑.

她補上一句:"別急啊."

嗓音清脆又愉悅.

上篇:2|02    下篇:4|0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