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5|05   
  
5|05

g,更新快,無彈窗,!

好在蘇綿一向心大,而且正處于遺憾的情緒中,並沒有發現池穗穗的表情很奇妙.

蘇綿說:"以後品城記就是我的傷心之地."

池穗穗沉默幾秒:"這還不至于."

蘇綿按著自己的心口,搖頭道:"穗總,你不懂我這種粉絲的心態,我知道一吃品城記就會想起賀神特地給女朋友買過,我還是蹭吃了你的."

"……"

"我太難了."

"女朋友都還沒實錘."池穗穗支著下巴提醒了一句,有意無意地說:"而且,你可以當昨晚的品城記是賀神買的."

事實就是你男神買的.

蘇綿是一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幸運粉絲.

"我想象不出來男神親手買的甜品進了我嘴里."蘇綿眨著圓圓的大眼睛:"而且我都清楚是有人買給你的."

雖然這個人她並不知道是誰.

"是啊,賀神買的."

池穗穗大大方方地開口.

"果然是穗總,我不如你."蘇綿被她的話驚到,深吸一口氣:"穗總,你說你是不是賀神的隱藏粉?"

"……"

這年頭說實話也沒人相信了.

池穗穗揉了揉眼角,睜眼說什麼,又被蘇綿打斷:"也不對,我知道了,穗總你是女友粉!"

"……"

"或者是老婆粉!"

池穗穗挑了挑眉:"你說什麼是什麼."

她低頭繼續看熱搜,熱評的前兩個很溫和,到後面就有幾個吵了起來,兩極分化.

我不希望有人耽誤賀神的事業.

賀神並不是愛豆,望周知,他的感情狀況沒必要征求你們的同意.

有女朋友怎麼了?影響拿金牌了嗎?影響為國爭光了嗎?

完了,這下次的比賽得分心了.

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只要女朋友對賀神好,我這個粉就沒有其他想法了.

能不能等個官宣?

池穗穗翻了大部分的評論,發現很多人都很理智.

大多數人的擔憂都是在接下來的比賽中,賀行望能不能穩住心態,對于女朋友本人關注並不多.

雖然目前還不是女朋友.

但有別的關系在.

-

射擊運動管理中心,訓練基地.

館內空間很大,不時響起槍擊聲,都穿著統一的國家隊服,在胸口處印著鮮豔的五星紅旗.

陽光被上方的玻璃切割成無數個碎片,灑落在地面上,印出彩虹的顏色.

賀行望目視前方,背脊挺直,身形挺拔修長,連帶著落在地上的影子都格外長.

他維持著手臂抬起的時間已經持續一段時間.

來回幾次後,賀行望才打出去.

李懷明到的時候剛好聽到那聲落音,眼睛一亮,屁顛屁顛地跑去看了眼--

"10.9環!"

聲音有點兒大,讓周圍人都看了過來,等看到賀行望又抬起的胳膊,都明了了.

他們十米這個項目,10環的直徑甚至比嬰兒的指甲蓋還小,再加上槍本身的瞄准難度,成績忽上忽下是非常正常的.

但賀神打出這個成績一點也不意外.

他是這個領域當仁不讓的王者.

賀行望解開手和槍之間的束縛,轉過頭來,唇角勾了勾,修長分明的手指握在槍上,有點兒清冷禁欲的氣質.

怪不得那麼多小姑娘嗷嗷叫.

"賀神,你昨天不是回家吃飯了嗎?"李懷明見他停下來,終于問出聲.

賀行望活動著手腕,掀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你難道以為吃飯要吃兩天."

更別提事實上就一頓.

連一頓說起來都夠嗆,就是一盤魚而已.

李懷明哎呦了一聲:"那可不,要是我,如果教練不讓我回來,我能在家里待三天."

"挺厲害."賀行望眉目疏淡.

過了幾秒,他不緊不慢地繼續說:"待會見到教練,我會向他轉達你的想法."

"……"

這還是人嗎?

說好的友誼第一呢?

李懷明在射擊隊時間很久了,年少時就被發現,一直知道有個天才少年的師兄存在,傳說級人物,無人不知.

直到四年前,見到了真人.

短短幾年時間,所在項目的大滿貫到手,其余大大小小的比賽都拿了金牌,被譽為頂尖射擊手.

天賦極高,再加上得天獨厚的一張臉,一出場就是刷屏,現在全球粉絲無數,想做女朋友的人也數不勝數.

不過呢,這四年來,李懷明沒見過賀行望對哪個女生態度變過,都是一模一樣的公式化,就連前段時間來采訪的一個知名美女記者都沒得到半點眼神.

所以今天的熱搜在他看來信息量爆炸.

"別這樣啊,賀神你又不近人情了."李懷明摸出自己的手機:"我剛剛是想告訴你熱搜的事情的."

"嗯?"賀行望低頭調試自己的槍.

"你又上熱搜啦."李懷明嘴巴叭叭的,遞過去手機:"我想采訪一下賀神的女人是哪個."

他對這事可以說是非常好奇了.

"什麼賀神的女人?"旁邊有人好奇問.

"熱搜上的."

"不會是蹭熱度的吧."

"誰膽兒這麼大,蹭賀神的熱度?"

李懷明努努嘴:"這新聞上也沒寫,我不知道,只說了賀神昨晚買了品城記,八成是給女生吃的,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女生."

"品城記?"

賀行望突然抬頭,嗓音清越.

骨節分明的手指在槍身上輕點,是他習慣的動作.

一眾目光全都盯著他看.

賀行望沒給他們吃瓜的機會,抿唇不語,眼前莫名想起當初一起住進柏岸公館的時候.

他第一次推開門的一刹那,剛好從里面扔出來一只高跟鞋,直接進了他懷里.

銀色的,嵌著鑽,閃著光.

一如池穗穗當時驚訝到睜大的眼眸,還有唇角沒來得及收回去的笑意.

什麼樣的--

膽兒挺大的.

-

周末的第一天,池穗穗睡了個懶覺.

醒來時,天色大亮,房間里一室陽光,微信里好幾條消息,全都是同一個人發來的.

宋妙里:大小姐醒了沒?

宋妙里:再不來我要闖民宅了.

池穗穗手指動了動,回:醒了.

她坐起來整理了一下頭發,宋妙里是宋成睿的姐姐,那個傳說中和家里鬧掰的女人,拋棄萬貫家財去當了醫生.

宋妙里長得像她母親,容貌清雅,一笑起來就更溫婉,很容易讓人信任,但性格卻是截然相反.

半個月前一次宴會時,她曾百思不得其解地問池穗穗:"你們領導為什麼不安排人來采訪一下我,好歹我前幾天也上了熱搜."

因為之前宋妙里在逛街的時候碰到一個人昏倒,當時的救死扶傷被拍了視頻,飛速成為各大新聞網站頭條.

如今二院院花的名聲整個南城都知道.

宋醫生今天剛好休假,這個職業能有個假期實在不容易,開始慫恿:小穗兒,陪我逛街,好嗎?

池穗穗看到這消息還有點驚訝:宋醫生也有空?

宋妙里:這是我救死扶傷的獎勵.

宋妙里:所以以後多多救死扶傷.

池穗穗覺得她這個好友現在可能全身上下都寫著"我是一個富有正義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她回了個好.

剛好她最近也沒有逛街,和志趣相投的朋友一起逛街簡直是人間一大樂事.

半小時後,兩個人在購物廣場見了面.

"真沒想到,我會和賀神的女人一起逛街."宋妙里戴著大墨鏡,只露出下半張精致的臉蛋:"我如果發條微博,會馬上熱搜第一嗎?"

"不會."池穗穗毫不猶豫給出回答.

"和賀行望住幾年了,你怎麼也變成這樣了."宋妙里挽住她胳膊,"走吧,買買買."

聊天的時候,她對于熱搜上的事情非常關注.

"所以賀行望是真的給你買的甜品?"

"應該是吧."

"什麼應該是,是不是你還不清楚?"

"我怕說出來你會受刺激."

"……"

宋妙里感覺這樣更受刺激,坐在那里試鞋,一邊停不下嘴:"我媽讓我多向你學習學習,我看吧,其實最主要的是想給我搞個對象了."

池穗穗:"?"

宋妙里對她拋了個媚眼,說:"你們倆不就是不是談戀愛,勝似談戀愛?"

池穗穗勾唇:"修辭手法用得不錯."

宋妙里無語:"美死你了."

她轉了話題:"我跟你說件很奇葩的事,前兩天病人家屬想給我塞紅包,我給拒絕了,那人就罵我,還准備舉報我."

池穗穗投去同情的目光.

宋妙里指了指自己的耳環和項鏈,又摸了把自己的衣服,跺跺新穿上的嵌著碎鑽的高跟鞋.

整個一blingbling的公主.

"我宋醫生缺那點錢嗎?我像是缺錢的樣子嗎?"宋妙里站起來叉腰,翻了個優雅的白眼:"簡直是在侮辱我."

"宋醫生說得對."池穗穗相當捧場.

宋妙里哼了聲,又乖乖坐下來,好奇問:"那你當記者這麼段時間,有沒有人想賄賂你?"

"沒有."池穗穗眨眼.

"肯定是你才轉正沒多長時間."宋妙里給出合理猜測,"也許過段時間就有了."

"以前是你說的原因,但現在變了."池穗穗挑眉,明媚生動:"現在他們不敢."

"……"

宋妙里沉默了一會,想了想之前那個利落的潑水視頻:"好,好就好在他們不敢."

難道是她平時不夠凶嗎?

這個話題就此揭過.

宋妙里買了不少珠寶,和她喜歡亮晶晶的東西不同,池穗穗喜歡購物的過程,至于最後買了什麼她並不是特別在意.

所以在剛搬入柏岸公館的時候,賀行望曾見過一次空著的:"你的衣帽間有點大."

池穗穗當時說的是:"可能會空吧."

然而現在一打開,里面全是各種各樣的包包,禮服,珠寶,鞋盒堆滿了下面的台子,禮盒很多都沒拆開,珠光璀璨,奢華至極.

就別提一間專門的練琴室了.

空是不可能空的,這輩子也不可能.

不僅如此,她在之後還非常理直氣壯地占據了賀行望房間里的一半衣帽間.

當時她想的是,反正賀行望一年半載都住在訓練基地.

所以等賀行望有一次回來的時候,一打開他自己的櫃子,各種各樣的精美禮盒堆不下,七零八落地掉在地板上.

于是衣帽間的改造正式拉開帷幕.

購物的快樂讓兩個人樂不思蜀,找了家店喝下午茶,享受過度運動後的悠閑時光.

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聲.

池穗穗一打開,就看見了班委發來的微信消息--穗總,你會大提琴嗎?

這個問題讓她感覺到疑問.

池穗穗:怎麼了?

班委:畢業典禮那個表演節目單已經准備得差不多了,今天我朋友去看,發現你的大提琴獨奏在上面.

池穗穗皺眉,她什麼時候報名大提琴獨奏了?

她基本沒在S大校園內的公開場合演奏過大提琴,聽過的就只有宿舍幾個室友,四年來都相安無事.

更別提去報名畢業典禮的節目了.

唯一一個可能出的變故就是前幾天.

池穗穗眯了眯眼,思忖片刻,回複:我沒報名.

班委:???

班委:有人給你報名了?

這事乍一聽感覺沒什麼,但是細細一想,都快到畢業典禮了本人還不知道自己被報名,明顯有問題.

大概是沒等到池穗穗的回答,班委又發了一句過來:穗總,要不要我去問問誰給你報名的,把你的節目拿掉?

她等了會兒,只收到了四個字.

池穗穗:就放在那.

班委:確定嗎?

池穗穗回了個嗯字,沒有解釋.

這事是誰弄出來的,又是怎麼放到節目單上去的,她會讓對方該怎麼就怎麼拿掉.

班委沒繼續問,轉而又說起了另外一件事.

上面說畢業典禮賀行望會來,有個流程是送花,目前的人選還沒確定,周清雅可積極了.

池穗穗回複:所以呢?

班委:/害羞 穗總,我覺得你更適合,你形象好,成績又出色.

最主要的是,她記憶中的池穗穗性格驕傲,既不追星,也不談戀愛,是個沒有感情的機器.

班委:所以我向上面推薦了你,你放心,我們全宿舍都很放心你.

聽起來全世界都放心讓她去接近賀行望,去給他送花,因為大家覺得她很安全.

池穗穗垂眼,嘴角翹了翹,大家對她有什麼誤會.

大家放心,她自己可不保證啊.

上篇:4|04    下篇:6|06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