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6|06   
  
6|06

g,更新快,無彈窗,!

班委那邊宿舍里幾個人全都在.

"池穗穗答應了嗎?"

"我感覺她不喜歡做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

"全校可能就她對賀行望的態度很淡定了."一個室友回憶了一下四年來的校園時光.

"你和池穗穗怎麼說的?"另一個室友一臉好奇,"我可不想讓周清雅去送,我昨天看見周清雅回校,應該在忙名額的事."

雖然平時多聽的是池穗穗不能得罪,但她們眼中的池穗穗有一說一,對她們還是很溫柔的.

班委搖頭:"她還沒回我."

她們全宿舍都不想讓周清雅是送花,自己想去但是沒機會,池穗穗反而是最好的選擇.

正說著,手機屏幕突然亮了.

池穗穗:好.

班委松了口氣,抬頭說:"行了,她答應了,應該不會反悔,我今天再去那邊確認一下."

池穗穗放下手機,只覺得神奇.

這種事居然還能這麼來.

學校里要求畢業典禮每個人都必須到,所以那天必然是每個人都在的,池穗穗琢磨著那天回去.

"什麼事這麼開心?"宋妙里問.

"當然是開心的事."池穗穗說.

宋妙里對這回答已經波瀾不驚,"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休息了,姐妹,咱們今天就到這里."

池穗穗點頭.

回到家後已經是傍晚五點,落日余暉將整個天空染紅.

池穗穗靠在沙發上休息,一邊登陸微博.

關于賀行望去品城記買甜品的熱搜掛了一天時間,現在是看不著半點影子了.

至于傳說中的賀行望"女朋友",還沒人找出來,別的緋聞好歹還有模糊的身影,這是開局一張圖,剩下全靠編.

所以網上風向又開始轉向無中生"女友".

倒是池穗穗這里接到了好幾個人的電話.

自家爸媽的,賀行望父母的,看熱鬧朋友的,還有姍姍來遲的寡言少語的叛逆期弟弟.

齊初銳:#鏈接 姐,是你?

池穗穗:你怎麼現在才看到這新聞?

齊初銳:我又不用微博.

他是聽自己同學討論,剛注冊的,特地去找同學要了鏈接,他同學都驚呆了.

池穗穗:所以不是我會怎麼樣?

齊初銳:不是你我就"殺"了他.

這個雙引號就非常靈性了.

池穗穗看著特地被標出來的殺字,刪除對話框里的"別問了是我"幾個字,轉而回複--

你要怎麼"殺"

齊初銳:沒想好.

池穗穗:?

她這個年級第一的弟弟一向聰明,這次是不是作業寫多了,還沒有緩過神來.

而且據他所知,他是一個隱藏的賀神粉,要不是性格擺在那里,心都已經飛走了.

這是個假粉還是為姐殺偶像,池穗穗一時間不知道是為賀行望感慨,還是覺得自己有點感動.

齊初銳:我去寫作業了.

池穗穗:??

一個問號已經表達不出她的疑惑.

十七八歲的男孩子都是這樣子說話的嗎,弟弟怎麼沒有個弟弟的樣子.

他們兩個其實是親姐弟,池穗穗和母親姓,齊初銳和父親姓,相差四歲而已.

但是因為常年不在家住,所以齊初銳只有放假才能看到她,就對這個姐姐很是期待.

忽略掉那些當初她去學新聞的時候,親戚們見到她就會耳邊嘮叨家產要被弟弟全拿去了,兩個人的感情其實很好.

池穗穗往往聽到個開頭,後面就不想聽了.

她隨手點開賀行望的對話框,想問他回S大的畢業典禮是不是真的.

最後盯著頭像半分鍾還是沒有發出去.

到時候就知道了.

-

因為畢業典禮是目前學校里重中之重的事情,再加上賀行望的身份,他不僅是S大的一份子,也是一個國家運動員.

所以校領導安排了兩個人過去對流程.

這種大事可不能到時候直接上,以免出問題,他們是要錄像的,等同于直播,到時候會被公開到網上.

典禮負責人兩個直奔射運中心.

網上很少公開射運中心的內部資料,所以他們見到十分吃驚,一邊跟著人去賀行望那里.

他們去的時候正是吃完飯後.

偌大的館內就只有賀行望一個人在,偶爾響起兩聲槍響,然後又低頭繼續上子彈調整.

從門口看過去,那張臉此刻清雋冷峻,下頜微繃,凌厲的眼眸中並無任何情緒.

兩個負責人沒出聲,眼睛眨也不眨.

這種目睹賀神射擊的機會可是唯一一次.

他們以往見到不是在新聞上,就是在電視上,這恐怕是一輩子里最接近真人的機會了.

賀行望正在調試新槍,昨天新換了一把新的,他有一段時間的訓練和適應時間.

手臂再次抬起來.

這一次他余光看見門口的兩個負責人,眉峰輕皺,半晌放下手:"什麼事?"

兩個人嚇了一跳,站在原地露出尷尬:"賀神,我們是畢業典禮負責人,來和您對下流程."

賀行望慢條斯理地說:"知道了."

他低頭把玩著槍的手勢很認真很漂亮,有種天生就應該是拿槍的感覺.

幾個人去了專用會客室.

負責人將整個畢業典禮流程都說了一遍:"一開始是畢業環節,然後是表演,初步確定是二十個節目,表演完之後我們會安排人給您送花."

另一個人將一張紙遞了過去.

"名額還沒確定,這是目前自薦的一些學生,賀神你可以看看,可以由你決定."

賀行望眉梢一揚:"是嗎?"

他捏著那張紙,垂眼去看.

紙上紛紛揚揚寫了十來個名字,一打眼看過去,都是他沒聽過的,第一個叫周清雅.

賀行望眉眼一涼.

他沒出聲,但對面兩個負責人卻急了:"其實還有其他人報名,但是我們覺得這事太過重要,最終只留下了這些."

"嗯."

賀行望溢出一聲,沒說話.

兩個負責人對視一眼.

雖然賀神情緒過于內斂,但是現在看樣子好像是不怎麼滿意這名額.

"問我的想法?"賀行望問.

"對的."

賀行望最終隨手將紙松開,輕薄的一張紙就飄在了桌上:"我覺得--"

他的話沒說完,這下兩個負責人更確定是不滿意了.

換人?

換誰呢?

其中一人突然想起來臨走前下面幾個人報上來的名字,因為當時要出發來這里就沒有放進去.

"還有一個人沒寫進來."他連忙出聲,剛巧打斷賀行望的話:"池穗穗."

賀行望抬眼看過去.

察覺到他的視線,旁邊人反應過來:"池穗穗在學校年年拿獎學金,現在也在電視台工作,成績十分優異."

"哎對,池穗穗."

兩個人越說越覺得池穗穗還真是十分適合.

而且池穗穗長得很漂亮,氣質獨特,禮儀也極佳,這樣的場合上,池穗穗比周清雅更優秀.

"她報名了?"賀行望不動聲色問.

"沒有."

"……"

"嚴格來說,今天出發前她們班班委給她報名的,不過應該她本人也同意了的."

賀行望垂眸,聽兩個人喋喋不休.

"賀神,你應該知道池穗穗吧?"

"對了我剛剛不小心打斷了您說話,剛剛您打算說什麼?"負責人問.

"我剛打算說的--"賀行望唇角微微一翹,嗓音冷靜:"你們決定就好."

"好,那就這麼定了."

一直到離開射運中心,坐在回校的車上.

其中一人開口:"我怎麼覺得賀神被打斷的不是這句話,他是不是有指定人選啊?"

"不是吧,他又對這一屆的學生不熟,而且他最後都說了我們決定就好,記得通知池穗穗."

他們忽然覺得好像也挺輕松的.

-

池穗穗接到通知已經是第二天.

校領導那邊是直接聯系她的,也沒說什麼,就讓她過兩天回去彩排一下.

班委也急不可耐地打來了電話:"穗總,我聽上面說確定名額了是你對嗎?"

"是我."池穗穗垂目.

"太好了,咳咳."班委抑制住自己的開心,又說:"我聽說是賀神指定的,看來他也不滿意周清雅哈哈哈哈."

"賀神指定?"

池穗穗捏著手機的手指動了動.

她在思考這句話真實的可能性.

"應該是吧,聽說當時那張紙上沒你的名字,那要不然怎麼會突然改成你呢."班委也是猜測:"反正都定下來了,到時候你要加油啊."

"嗯."

池穗穗勾唇,掛斷電話後對上蘇綿亮晶晶的一雙眼.

"是不是送花人選的事情,今天學校大群里都傳開了."蘇綿呼出一口氣:"天啊,一想到我就激動."

"你激動什麼?"

"我為你激動啊,那可是賀神."蘇綿說完之後擺擺手,"我忘了,你對賀神無感."

"……"

好在沒多久蘇綿就主動轉移了話題.

她家境一般,自己一個人在大城市打拼,家里人昨天來這里看她,還有個剛上高中的學霸弟弟.

提到弟弟,池穗穗就想起齊初銳昨天的微信.

她一說,蘇綿差點沒笑死,這是什麼神仙弟弟,一本正經地要去寫作業,也太可愛了.

"他應該是真的作業沒寫完."

蘇綿猶疑地給出這個答案.

"也不一定."池穗穗摸了摸下巴,漫不經心開口:"初銳的'我去寫作業了’和'我去洗澡了’有異曲同工之妙."

"穗總的弟弟果然不一般."蘇綿一聽,沒忍住,笑得更誇張了.

池穗穗明眸輕眨.

她好像突然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小姑娘最後都會被齊初銳氣走的原因了.

寫作業一去不回,好像是挺傷人的.

下午的時候,蘇綿被派出去采訪了.

池穗穗最近沒被安排采訪,就專心寫自己的稿子,把以前的材料拿出來練手.

考慮到她的時間,學校那邊安排的彩排時間是在周末,晚上七點到八點的樣子,每天彩排一下.

池穗穗對這種事情游刃有余,她平時宴會參加得多,周身的氣質和禮儀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所以只彩排一次就確定了.

主持人一起站在台下,忍不住說:"我總算是知道為什麼叫你穗總了,親眼所見."

池穗穗莞爾一笑:"謝了."

她放輕了聲音,有意無意地問:"你和周清雅一個班,她今天在不在學校?"

因為彩排原因,所以池穗穗見到了完整的節目單,是學生會那邊先確定,然後交給學校里審核.

而池穗穗的大提琴獨奏是最後關頭加上的.

現在距離畢業典禮還有幾天時間,要是她是個不會大提琴的,恐怕現在在臨時抱佛腳.

"應該在這個時間在宿舍,我今天來之前還看見她了,她說有點事,應該還沒走."

"謝了."池穗穗對她笑了一下.

"周清雅今天好像臉色不太好."主持人對池穗穗感官很好,又補了一句:"看樣子很氣來著."

大概是氣自己的名額飛了.

她們私下里都聽說了,以周清雅的性格,她要是去送花,絕對會連夜把這事寫出來當做新聞發出去,利用這個去上頭條.

現在全校都知道是池穗穗去送,反而都很期待.

主持人好奇問:"你找她有事嗎?"

據她所知,池穗穗和周清雅關系不好,雖然大多數是周清雅單方面的仇視.

"事沒有."池穗穗看著舞台,唇邊一勾,漫不經心回答:"只是有個賬要和她算算."

她說的輕描淡寫,主持人卻雙眼一亮.

這一聽就是周清雅做了什麼.

當初池穗穗破謠言,高貴冷豔又利落,被人直播到校園論壇上,她都是事後才看到的.

這次好像可以趕上算賬現場?!

上篇:5|05    下篇:7|07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