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12|12   
  
12|12

g,更新快,無彈窗,!

不訂婚直接結婚?

江慧月自己都被兒子嚇了一跳,看他的臉色不像是說假的,這才放心下來.

"說話這麼大喘氣的,把你奶奶嚇到怎麼辦."她給賀老太太撫了撫後背.

又讓王姨把地上的糖撿走了.

老太太平白無故又損失一顆糖,有點怏怏不樂,但是一想到剛剛的話,又開心起來.

最終是賀明華敲定下來:"這樣也不是不行,但需要和穗穗父母商量,到時候再做決定."

賀家和齊家兩家還沒有放出聯姻的消息,當初的娃娃親是口頭上的,也只是少數人知道.

這一消息說出去,就代表著南城兩大集團的合作將正式開始,也代表著風向會開始變化.

賀行望頜首:"好."

賀明華轉向池穗穗:"穗穗,你覺得呢?"

池穗穗眉眼冷靜下來:"我會和家里提一下的."

她是真沒想到賀行望突然來這麼一茬,訂婚都不訂了,直接奔向結婚,實在出乎她的預料.

"我也會和你父母提的.那這件事就先放著."賀明華點點頭,"先吃飯."

餐桌上恢複原樣.

賀初華的話從頭到尾都沒有被放在心上,從一開始的幸災樂禍,到現在的不可置信.

她也不是不喜歡池穗穗進賀家.

她只是每次看到池穗穗,就會想起自己如今破敗的婚姻,和一個怯懦的女兒.

同樣的豪門大小姐,她年少為了想壓過池穗穗,追求真愛,卻到了現在這樣的地步.

一頓飯吃完已經是半小時後.

池穗穗和賀行望明天都有事,就沒在賀家多停留,臨走前池穗穗坐在老太太身旁叮囑:"奶奶您可別偷吃糖了,再吃最後幾顆牙都要掉了."

"不吃,不吃."老太太堅決點頭.

一旁的江慧月戳破她:"穗穗,你這話只能管用兩天,第三天保准能搜出來偷藏的糖."

池穗穗莞爾.

屋外夜幕星河,夜涼如水.

池穗穗打開手機,收到了家里面發來的微信,詢問今天去賀家有沒有怎麼樣.

她沒說結婚的事,這種事還是當面說比較好.

倒是齊初銳那邊也有消息過來:姐,過兩天有個事要你幫忙.

池穗穗回:什麼事?

對面沒回複,估計是在上課.

池穗穗關掉手機,偏過頭看:"賀行望,你今天為什麼突然那麼說,訂婚宴不需要我們籌備,壓根不麻煩."

賀行望垂眸看她:"你想要嗎?"

池穗穗說:"可要可不要."

賀行望對她的話微微頜首,認真解釋說:"你可以當做是我等不及了."

池穗穗露出狐疑的神色:"那為什麼以前沒說?"

"就今年等不及了."

"……?"

池穗穗冒出個問號,決定不問了.等不及,她倒要看看到時候怎麼個等不及法.

池穗穗剛這麼想,電話聲響起.

是蘇綿打來的電話:"穗總,你知道慶城電視台剛決定的事嗎?他們要做一個專訪,准備去采訪賀行望了."

池穗穗下意識看向賀行望.

賀行望露出詢問的眼神.

池穗穗轉回頭,說:"慶城電視台……我記得他們新聞主播出了丑聞,現在晚間新聞收視率極低,是想東山再起?"

蘇綿說:"應該是吧這要是采訪到--"

池穗穗說:"不會的,她是真丑聞,有證據的實名舉報,發酵出去也就是過幾天的事情."

現在是網絡時代,她一個其他電視台的都能知道這事,說明壓根壓不下去.

再者,她比誰都清楚賀行望的品性,先不說他很少接受采訪,就算接受,也不會是這樣的電視台.

-

慶城電視台去射運中心想要采訪賀行望的事情幾乎在其他電視台中傳了個遍.

S大的畢業事宜已經全部結束.

池穗穗現在是個完完全全的職場人士,第二天起床後,換上了一件新的衣服.

他們電視台對上班通勤的衣服有規定,但只要不出格就行,當然是職業套裝最好.

池穗穗穿了藍色的格子襯衫,一眼看上去普通,實際品牌卻在一些細節處做了精致的修飾.

她很喜歡這樣的小心機.

到電視台已經是半小時後,一路上電梯,到所屬部門,最終落座下來,距離真正上班時間還有十分鍾.

蘇綿捧著一杯豆漿推門進來.

看見池穗穗坐在那里,黑色的椅子和白色的辦公桌,中間嵌著一抹優雅的藍色.

"穗總,你今天氣色好好."蘇綿忍不住誇.

"你也不錯."池穗穗看了她全身,"搭配比以前好看很多,找到名師了?"

"沒有,就看了個穿搭博主的視頻."蘇綿坐下來,吸了口豆漿:"也不知道慶城電視台采訪上沒."

池穗穗挑眉:"沒有."

旁邊陳如玉路過,聽到這話,好奇問:"穗穗,你怎麼這麼肯定沒有,萬一成功了呢?"

池穗穗說:"陳姐,成功了我們就不會在這里討論了."

"不過這事一出,恐怕現在其他電視台都蠢蠢欲動了,就不知道我們的主任會不會也動一動."

陳如玉端著空水杯,猜測道.

"咱們電視台如果真能去采訪賀行望,那現在的幾個年輕人啊,誰也不想錯過."

蘇綿插嘴說:"陳姐,新人不太可能吧?"

"凡事說不准."陳如玉笑了笑,眼周已經有了絲皺紋:"指不定主任還會讓穗穗去采訪呢."

采訪賀行望?

池穗穗對這樣的想法不置可否.

見陳如玉要去茶水間,池穗穗也拿起自己的水杯,又從她手里接過:"我去吧."

嚴格來說,陳如玉是老人,但她和池穗穗關系不錯,當初實習時候帶她的,也算是她的半個師父,對她是有問必答.

茶水間在辦公室外.

池穗穗到門口的時候,聽見里面幾個人在聊天.

"這真的是池穗穗啊?"

"視頻里臉都露出來了,不可能是她的雙胞胎姐妹吧."

"像個明星一樣,她還會拉大提琴啊."

"不奇怪啊,她開的車都是幾百萬的,像這種白富美會點音樂技能可太正常了."

"有錢又有顏,還會拉大提琴,簡直是我的夢中女神,我想娶她回家!"

接下來就是視頻中大提琴的音樂聲.

池穗穗對這個聲音十分熟悉,正是她之前在畢業典禮上演奏的那一首曲子.

她一進入茶水間,幾個實習生的對話驀地停了下來,有點兒無言的尷尬.

特別是剛剛說要娶池穗穗回家的實習生,恨不得鑽進縫里,這話都能被正主聽了個正著.

池穗穗只是覺得好玩.

居然還能聽到有女生想娶她回家.

池穗穗走過去打水,看她們不敢動彈,唇間一彎:"剛剛不還說要娶我,現在這麼緊張."

實習生們臉都紅了.

池穗穗問:"你們剛剛看的是什麼?"

"我們在看熱搜,穗總你居然拉得一手好大提琴,你們學校官網的視頻都火遍全網了."

-

賀行望也回了射運中心.

眼下最重要的一個比賽就是十一月份的射擊世界杯,在射擊界,這場比賽和奧運會比賽一樣重要,再加上一個世錦賽,是世界三大頂尖射擊賽事之一.

而前幾年,賀行望已經拿到了三大的滿貫金牌.

射運中心不僅只有他這10米氣手.槍一個項目,前後加起來能超過十個,所以訓練的場館也是很多的.

透明鏡片下的男人眉眼冷靜,嚴謹而認真.

手指一動,一槍擊中.

下一秒賀行望又重新上了膛,舉起手臂,與肩膀持平,再度沉穩給出一擊.

前後不過幾秒時間,迅速又刺激.

現在是休息時間,場館內大部分人都回宿舍或者是其他地方休息去了,只有他還在這里.

"你說賀神訓練多久了?"

"起碼來了之後有三個小時吧."

"就沒停過?"

"沒停."

兩個男生穿著國家隊隊服,坐在場館門口邊上的休息處,看著不遠處挺拔修長的身影.

李懷明話音一轉:"哎,停了."

兩個人連忙走了過去.

賀行望取下眼鏡,腕骨翻轉,漂亮又誘人,他掃了眼兩人:"什麼事,直接說."

"是教練讓我們來叫你去會議室,我看里面有好幾個人,不知道要討論什麼."

李懷明說:"賀神,你今天已經練了三小時了."

賀行望嗯了一聲,將自己的槍重新放好,確保萬無一失:"我知道了."

會議室里此刻正坐著幾個人.

射擊項目其實在沒有比賽的時候沒有多少關注度,不像女排和游泳跳水一類的.

他們這里多少年才出了一個賀行望,又因為他受到了全國乃至世界的矚目,對他更是重視.

"我們電視台雖然不是體育台,但是最近想做一個體育新聞專欄,這不第一個就想到了賀行望--"

話還沒說完,辦公室的門被推開.

賀行望頎長的身影踏入辦公室.

他還穿著隊服,和別人如出一轍的衣服,到他身上一點也沒有普通感,反而透出散漫與榮耀.

辦公室里安靜了幾秒.

隨後賀行望坐在教練身旁,有人給他遞過來一份文件,上面是新聞欄目的介紹.

今天電視女主播也跟來了,坐在對面,緊張地看著對面的賀行望,這可是她洗白的好機會.

一時間只有紙張翻動的聲音.

幾個電視台的人悄悄對視幾眼,有點兒不安.

他們來了才知道事情沒這麼簡單.

賀行望並不像其他運動員,他本身家世顯赫不說,成績出色,最重要的是,他的合約上條例很多.

簡而言之,射運中心無法干涉他很多事.

像代言,采訪這一類,其他運動員甚至都不需要過問本人的意見,但是賀行望必須要本人同意才行.

如果賀行望拒絕,沒人可以強求.

"慶城電視台?"

電視台的幾個人才剛思考結束,反應過來是賀行望在問,連忙應了聲:"是,我們慶城曆史悠久,電視台創建也有幾十年,也一直在國內風評較好--"

那人說的時候停頓了下,看了眼賀行望,見他唇線下扯,心里一咯噔.

他應該不會關注一個電視台內部的新聞吧?

這事都還沒大規模傳開.

但是這一停頓,剩下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了.

賀行望想起池穗穗昨晚說的話,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緩緩開口:"這個采訪,我不接受."

嗓音磁沉,擲地有聲.

電視台女主播第一個就問出口:"為什麼?是不是覺得哪里不太行?"

賀行望抬眸,深邃黑色中碎光淋漓.

聲線冷淡.

"沒什麼,只是不想接受采訪,我不想自己的名字後面會和一場丑聞聯系上."

一片寂靜.

身旁的教練不禁一懵.

他一個常年待在射運中心,每天關心自己手下運動員成績的人,還真一點也不清楚這事.

教練看著賀行望的側臉,不禁想起幾年前.

那時候年少輕狂的賀行望站在射運中心的門口,不符合同齡人的冷靜,和他說:"我不想出現在丑聞中."

即使是別人的丑聞.

教練回過神,賀行望已經對他一點頭,轉身離開了辦公室,挺拔身形被門遮掩住.

"這個采訪就不接受了."教練轉過頭,也冷靜下來,對著幾個人開口:"我讓人送送你們."

電視台一行人面如土色地離開.

他們想借著賀行望的名聲拉高收視率,沒想到人家一眼就瞧出來他們最近掩飾的重點.

坐上車後,女主播不甘心:"不能再試試?"

旁邊人翻了個白眼,又不能出口罵人:"還試什麼,賀神的話還不清楚嗎?"

賀行望不僅是一個射擊手.

他還是賀氏唯一的繼承人.

"賀行望眼光也太高了,哪家電視台沒點新聞."有人忍不住出聲:"他想讓誰采訪?"

上篇:11|11    下篇:13|1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