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25|25(一更)   
  
25|25(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正是五六點空閑時間, 吃瓜都方便.

本身現在的路人網友就對明星不是太喜歡,再加上有賀行望這突如其來的轉發, 吃瓜心更重.

池穗穗之前采訪賀行望的新聞都播出了, 他們也都看到了,兩個人看上去似乎沒有交集.

賀行望現在這微博, 是站隊池穗穗吧?

他的轉發微博下評論迅速增長, 每次一刷新就能多出來幾百條新評論.

賀神:請和我吃飯, 謝謝.

恕我心理陰暗, 我覺得這是在內涵ljm

哈哈哈哈哈哈要我是池穗穗, 我也選賀行望!

萬一池穗穗不喜歡這款呢?

賀神久不發微博, 最新的兩條微博都是和池穗穗有關的, 一條是采訪的, 一條就是這個.

不是明星,就算戀愛也無所謂.

剛剛都澄清不是池穗穗了,某些ljm粉就不要來這里湊熱鬧了, 賀神又沒提到你們.

ljm有時間發自拍, 沒時間澄清,好忙.

這對突然有點好嗑……賀歲cp多吉利!

賀神好有自信,@池穗穗 不要和他吃飯, 我想看看他能怎麼辦!

不知道是誰開始@起池穗穗來, 接下來的吃瓜群眾都跟著在里面不停地@池穗穗.

有真心實意讓池穗穗不要打擾賀行望的.也有吃瓜讓池穗穗不要答應賀行望,看賀行望能做出什麼事來.

甚至萌生了一小部分cp粉.

賀行望是運動員,粉絲多是事業粉和顏粉,他是靠自己的實績笑傲體育圈.

所以他喜歡誰或者是談戀愛, 與誰都無關.

池穗穗長得漂亮,S大畢業,又是新聞記者.一眼看上去,除了家境似乎不太好,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店里人聲鼎沸.

張悅然坐在她們對面,想要讓池穗穗這邊幫她頂鍋,卻沒想到她不過是在這里坐了十來分鍾.

網上的一切都已經明了了.

"你還在這里坐著,也要吃嗎?"蘇綿轉過頭去問她:"你和林京牧的事自己處理好吧."

自己吃的飯,自己吐出來.

張悅然:"你--"

池穗穗夾了一筷子,慢條斯理地開口:"你有這個時間,不如花錢去撤了熱搜."

"……"

熱搜是那麼好撤的嗎?

張悅然見她這麼個回應,踩著高跟鞋氣沖沖地離開了,等看到最新的新聞,差點沒氣吐血.

"賀歲cp好不好聽?"

"什麼賀歲?"

蘇綿笑嘻嘻地說:"你和賀神的cp名啊,賀歲賀歲,聽起來很有福氣啊,網友們真有才."

池穗穗一怔:"我和賀行望?"

"是啊."蘇綿隨後念出來了一條評論:"你們看到賀神接受采訪時的視頻嗎,賀神說話好溫柔的."

她歪了下頭:"這說的好像是真的."

蘇綿自從上一屆奧運會之後,就粉上了賀行望,他所有的比賽視頻都有看過,采訪也是.

好像上次的確很溫和.

池穗穗挑了下眉,故意說:"你可以去采訪他,就知道他溫不溫柔了."

"那我還得努力."蘇綿又給自己加油打氣:"不過話說回來,只要審美在線,都會選擇賀神吧."

這是個看臉的世界.

林京牧出道時是愛豆,後來糊了好幾年,今年初才因為一部劇爆火,進入大眾視線.

糊的時候沒什麼錢,要錢就要到處跑.所以他的皮膚都比以前差了不少.

和天之驕子的賀行望一對比,首先貴公子的氣質就直接秒殺,更不用說得天獨厚的顏值.

再加上站在世界舞台之巔,冷靜而專注,那種氣魄也不是林京牧可以比擬的.

不加粉絲濾鏡,人人都能看出來天壤之別.

蘇綿問:"穗穗,你上次采訪的時候,對著賀神那一張顏值暴擊的臉,你有沒有心跳加速?"

池穗穗說:"沒有."

蘇綿睜大眼:"我不信!"

池穗穗眨了下眼,不緊不慢說:"可能是我經常能看到,看得多心跳就不會加速."

桌上安靜十幾秒.

蘇綿一拍桌子:"穗總,你夢里見的吧."

不然怎麼能經常見到,要麼是天天刷視頻看照片,要麼就是夢里天天見.

池穗穗彎了彎眼,沒否認.

總不能說她和賀行望住一起吧,會爆炸的.

-

現如今網絡上的事幾乎是瞬息萬變.

今天傍晚林京牧和女生吃飯的事剛爆出來時,這邊經紀人聽信了他說的請記者吃飯,經紀人手下好幾個藝人,沒有一直跟在身邊,所以乍一聽也沒覺得這算什麼大事.

公司澄清聲明後果然風向轉了回來.

然而沒等幾分鍾,有人放出視頻,還說林京牧提到了池穗穗的名字,直接讓池穗穗上了熱搜.

結果池穗穗的熱搜在上去了十分鍾後就被撤下來了.

而且不僅如此,論壇里討論林京牧女友的帖子也被刪了不少,論壇網友都懷疑林京牧下水軍了.

但是等林京牧的黑帖還在首頁,女友卻不見蹤影時,終于琢磨過來這什麼意思了.

這池穗穗背後有人吧?

林京牧自己在公寓里莫名.

他和張悅然一起吃飯,是因為張悅然對他態度挺好,他正好也想問問池穗穗怎麼回事,放他鴿子.

這年頭哪個明星沒點水軍.

林京牧聯系了水軍這邊,准備把自己從這件事里抽走,結果那邊回答說:"不好意思哦,今天不接."

"?"

水軍今天還有不接的?

林京牧還沒來得及問多,就被經紀人劈頭蓋臉一頓罵:"我看你是真飄了,單獨請記者吃飯,你怎麼不把人帶回你家去吃飯呢?"

"……"

"池穗穗微博直接@你澄清,這次公司那邊直接回收你的微博進行公關回複,以後微博你不要用了.這次不好好處理,林京牧你的粉絲就脫完了,你也完了."

林京牧喉嚨口發干:"先把熱搜撤掉."

經紀人冷笑:"你以為我不想啊,你的熱搜剛撤就又被送上去了,你想想你得罪誰了吧."

等掛斷電話後,林京牧後知後覺反應過來.

熱搜被公司撤了就又送上去?

還排在第二,難道是對家恨他?

林京牧不停地刷新著微博,發現自己的位置穩固在第二,第一是賀行望.

該不會是池穗穗那邊弄的吧?

林京牧沉默了好半天,才否決這個想法,池穗穗就是一個記者,而且張悅然只說她家里是有一點錢,家里真有什麼背景,應該不至于去當一個普通記者.

雖然這麼想,但他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大.

微博上公司已經出了澄清聲明,強調了這件事與池穗穗無關,聊天提到池穗穗是因為前兩天的采訪對她印象深刻.

這次他們直接提到了南城電視台,至于記者是誰,公司里思量許久,聯系了南城電視台的負責人.

最後還是沒放出張悅然的名字.

南城電視台很快就轉發了.

雖然看上去皆大歡喜,但一個電視台擺在那里,露過面的記者就那些,網友們早就扒出來記者是誰.

林京牧的微博下也給淪陷了.

請記者吃飯吃得好開心呀?

之前發自拍不是很有空嗎,怎麼澄清聲明憋了一個多小時呢?

有點想脫粉了,今天這事我就像個傻子被糊弄,請記者吃飯,真是會找借口,粉你這麼久,我不知道你嗎?

還好池穗穗很剛,不然豈不是憑空被誣賴?

以前覺得林京牧性格溫柔,這次算是看清了,等那麼長時間不澄清,想讓人給你背鍋吧.

林京牧用小號刷新著大號下的評論.

前排的控評結束後,後面就是直接沖上來的反諷,越看越讓他怒火中燒,偏偏還沒有辦法,

他一用小號反駁人家,就被一群人上來罵.

一晚上過去,網上的事情總算是最終確定了下來,林京牧和某記者吃飯,池穗穗無辜遭殃,引得賀神為她澄清.

簡潔明了,方便吃瓜.

林京牧本以為這事澄清了就算結束,網友們的忘性很大,只要他的劇一上,到時候又是一切安甯.

所以他想通後就松口氣.

結果他才剛回房,就接到了經紀人的電話,還沒來得及開口直接被通知--

"公司這兩天正在接洽齊氏商討你代言暑期零食大禮包的事情,剛剛得到消息,代言沒了."

"為什麼?"

"人家說新聞太多,怕影響銷量."

"……"

-

熱搜當然是齊氏撤的.

傍晚五點多是大部分人下班的時間,但齊氏一般時間是在五點半,剛好是趕上.

公關部那邊直接收到了上面的通知,把熱搜安排撤掉,至于為什麼,老板沒說.

幾個員工處理完之後也差不多快下班了,坐在那里討論:"這新聞和我們公司有關嗎?"

"公司里前幾天在接洽和林京牧的合作."

"還有老板和賀家交好,賀行望都發微博了,老板討厭撤個熱搜也很正常."

討論半天,幾個人也沒討論出一朵花來.

池穗穗和蘇綿吃完飯後,因為中途喝了一點小酒,就讓司機過來接她回柏岸公館.

她在路上刷了微博.

因為賀行望那一條微博的原因,所以現在一眼看過去,全是在@她來請賀行望吃飯的.

池穗穗垂眸,找出了賀行望的微信,思忖片刻,發消息過去:大家讓我請你吃飯.

隔了幾秒,跳出一條消息.

賀行望:誰?

池穗穗估摸著他是在問這個大家是誰.

當然是吃瓜群眾和cp粉了,但她這麼回好像有點不太好,于是省略了後面幾個字.

池穗穗:網友們#圖片

她隨手發了一張截圖,上面的微博用戶名囊括所有種類,不管是誰的粉絲.

早在半小時前回了柏岸公館的賀行望,剛從浴室出來,他微博是登陸的,時不時跳出來一些通知.

還有粉絲私信他.

賀行望指尖一動,點開圖片.

一排的微博用戶頂著其他當紅明星的粉絲發言中,其中一個格外顯眼--高舉賀歲大旗.

賀歲.

微信上又來了一條新消息.

池穗穗:到底吃不吃?

賀行望莫名想起柏岸公館那次,池穗穗做的那條賣相奇丑的魚,唇角一勾.

半晌,池穗穗收到了答案.

賀行望:吃.

一個字就夠了.

請一個忌口特別多的運動員吃飯還真有點難辦,池穗穗開了後車窗,吹風想著哪家店好.

外面的店不安全的原因是食材,各種肉類都不能吃,要是因為一頓飯吃出了興奮劑,那她可以說是罪人了.

像家境普通的運動員,沒有營養師,放假回到家連豬肉都不能吃,胃口再大也沒辦法.

還沒等她想好,就到家了.

池穗穗下車後直接拎著包往回走,手中的手機振動了下,她低頭一看微信新消息.

賀行望:能點餐嗎?

池穗穗回了個"可"字,一邊伸手要去開門,一邊干脆發了條語音過去:"什麼時候回來吱一聲."

她也好提前想想哪家店好吃.

語音發過去幾秒後,面前的門自動開了.

池穗穗手才剛碰上鎖,下意識抬頭,看到了里面站著的賀行望,四目相對.

男人黑發濕漉凌亂,修長脖頸上搭著一條毛巾,熱騰騰的水汽暈染出清冷的五官,勾出線條凌冽的輪廓.

也許是沒想到她這麼早回來,只在腰身圍了條浴巾,水珠從發梢滴落,從鎖骨上滑下,一路經過腰腹,最終消失.

池穗穗眼前驀地閃過蘇綿今晚的問題.

剛洗過澡的男人可真性感.

她現在有那麼一點心跳加速.

池穗穗剛回過神來,對上那雙漆黑的眸子,一句"你在家"還沒有問出來,就聽見了頭頂的聲音.

"吱."

這一聲出來,池穗穗覺得自己今晚喝的酒,有點上頭.

上篇:24|24(二更)    下篇:26|26(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