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28|28(二更)   
  
28|28(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池穗穗空手去主任辦公室的.

沒人注意辦公區是不是在認真加班, 蘇綿看著她挺直的背影,感覺這就像是在走向一條登頂之路.

長卷發落在背後, 今天出門特地打點過的, 依稀露出耳垂上的鑽石,鞋跟踩在地上叮當作響.

瀟灑又自信.

池穗穗一進去就看到張悅然站在另一邊, 眼睛有點紅, 也不知道是不是哭過, 看上去怪讓人心疼的.

見池穗穗看自己, 她才轉過頭.

張悅然剛剛也是在門外隨便看了下池穗穗, 現在近距離就幾步遠, 也才看清她身上的打扮.

精致到讓她嫉妒.

作為一個愛美的人, 她經常看一些雜志, 也會看一些時裝秀,還有明星的紅毯.

可池穗穗就這麼一身,讓她覺得驚豔.

實際上昨天的事剛出來, 張悅然去找池穗穗時, 微博上還沒有暴露是她自己和林京牧吃的飯.

她本想讓池穗穗不要理會這事的,這樣任由網友們去猜測,誰知道她剛到, 池穗穗的微博已經發出去了.

這樣就只能撕破臉了.

主任人還是非常公平的, 起碼沒有偏幫這種事,他轉向池穗穗:"小池,你之前采訪林京牧為什麼一直拖延到周四?"

池穗穗挑了下眉.

她還以為一進來就會聽到主任的質問,畢竟張悅然是絕對不會放過詆毀她的機會的.

"我覺得采訪得不算好."池穗穗很淡然地開口.

"是不算好, 還是壓根就沒采訪完?"張悅然突然從一旁插話:"你上心了嗎?"

池穗穗瞥了她一眼.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個眼神,張悅然卻感覺出一種冷淡.

"小張!"主任呵斥道,又轉向池穗穗:"我是聽說那邊說你對待采訪人的態度不是很專業,你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池穗穗勾唇:"沒什麼想說的."

這句話一出來,張悅然眼睛就亮了.

她和林京牧吃飯的一個原因就是要聊池穗穗的事,林京牧雖然沒有明說她態度不好,但有暗示.

一個記者對采訪人態度不好,那可以說是本末倒置.

"你作為一個新聞記者,對待采訪人的態度可以說是重中之重,哪有對待采訪人態度不專業的."

張悅然嘲諷地開口.

"你聽林京牧說的?"池穗穗忽然偏過頭,眼神落在她身上:"吃飯的時候說的?"

"你--"

一提到吃飯,張悅然就一身火,她幸好微博沒有暴露,否則現在自己微博就淪陷了.

她看了下主任,一口咬定:"這和你沒有關系.你之前不是采訪誰都速度挺快的,輪到林京牧就拖延了兩三天,最後還是丟給了我這邊."

張悅然一說完,就看到池穗穗弧度上揚的唇角,直覺不好,果然聽到了她的下一句話--

"作為一個新聞工作者,用字要專業."

張悅然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她說的是哪個字.

池穗穗抬頭,表情淡定:"對于我的態度,之前的采訪視頻我有保留,主任想看我可以發過去."

"……"

"張記者也需要看看麼?"

池穗穗只扔了個余光過去.

聽見這話,張悅然差點一口髒話說出去.

這麼囂張,不用想都知道視頻沒有問題.

主要是林京牧那個暗示,她太相信了.

而且她去采訪的時候,也和他的助理聊天了,助理說池穗穗兩次主動直接掛斷電話的.

這更加佐證了她的推論.

所以今天張悅然在被責問時,毫不猶豫把池穗穗拉出來平攤主任的怒火.

主任倒是覺得池穗穗說的像真的.

畢竟他不是不知道池穗穗的能力,昨天看到她微博的澄清,也是覺得很直接.

這份直接倒是很難得.

長得好看,技能也不錯,而且平常交上來的采訪稿都讓人說不出缺點的漂亮.

一個明星的采訪,不至于那麼敷衍.

而且張悅然說的原話是"可能是采訪過賀行望了,所以對于這個采訪不太滿意".

正說著,主任的電話響了.

張悅然和池穗穗就只能聽見主任應聲,對面人的聲音聽不見,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掛斷電話後,主任才開口:"這件事情對電視台的名譽影響很大,所以台長那邊要求嚴肅處理."

此話一出,張悅然眼皮子一跳.

"張悅然,你先停職一個月,寫一份五千字檢討."主任說:"一周之後必須交上來."

"我--"張悅然眼前一黑,五千字檢討不提,停職一個月太久了,久到新人都能夠取代她:"那她呢?"

不問還好,一問主任就更氣:"這件事她也是受害者,還是被你牽連的,你還需要向小池道歉."

"……"

池穗穗彎了彎眼睛.

-

辦公室外等了一群人,好好的周六被叫回來加班也是有怨氣的,當然對于張悅然的態度就不怎麼好了.

"這件事和穗穗無關吧."

"我猜是張悅然說了什麼,兩個人關系一向不好."

"也不知道主任怎麼解決."

正說著,辦公室的門一下子開了.

張悅然和池穗穗一前一後出來,一個淺笑,一個陰沉著臉,結果顯而易見.

早就等不及的蘇綿迫不及待地問:"怎麼樣,主任怎麼說的,怎麼處理這事?"

池穗穗坐回椅子上,隨口說了下.

她還沒說完,主任就從辦公室出來了,直接宣布了對于張悅然的處分:"……這種事情,我不希望發生第二次,到時候處理結果就不會這麼輕松了."

"你們是記者,這份職業讓你們和采訪人面對面交流,不是讓你們私人利用這樣的機會的."

張悅然的臉色慘白.

等主任回了辦公室之後,原本決定的會議也不用開了,直接回家去,不用加班了.

老同事漸漸都走完了.

蘇綿背著自己的包,興致勃勃地問:"穗總,走吧,我請你吃飯,去去晦氣."

她的話音剛落,張悅然就沒忍住.

"蘇綿你什麼意思?"

"我又沒和你說話,這就對號入座了?"蘇綿當記者這麼久,也不是個小綿羊.

張悅然松開收拾東西的手:"你才不過是一個剛轉正的記者,不用這麼得意."

她雖然對著蘇綿,說的卻是池穗穗.

"還沒采訪過幾個人,等什麼時候不靠那張臉了,再來和我說話吧."

蘇綿差點被氣笑.

誰想和她說話啊,這自己一個人在那里自我高.潮,嘲諷來嘲諷去的,怕不是失心瘋了吧.

還沒走的幾個實習生都躲在遠處看戲.

這場明面上終于撕破臉的戲,她們也算是吃到新鮮熱乎的瓜了.

"你說誰靠臉的?"蘇綿質問.

"這不很明顯嗎?"張悅然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之前你們學校那個晚會,你能上台表演不是因為一張臉嗎?後來都上了熱搜,大家都知道,沒有不承認的必要,而且網上都快誇你好看."

她幾乎是擺明了說的是池穗穗.

反正她要停職了,接下來一個月都不會來電視台,早撕破臉和晚撕破臉並沒什麼區別.

池穗穗問:"說完了嗎?"

張悅然哼了一聲,低頭收拾自己的東西.

池穗穗從桌上突然拿出一個小喇叭,這還是之前從網上淘的,因為外表好看,功能夠多.

"來,對著它說."她語氣冷冽.

"你干什麼?"張悅然後退一步.

"別緊張."池穗穗忽然笑了,"不過是個錄音工具而已,頂多還能再擴音播放一下."

"……"

"再給你一次發揮的余地,不說也沒關系."

說著池穗穗伸手打開了這小喇叭,將剛才張悅然的話一字不落地播放了出來.

甚至還挺有節奏,跟rap似的.

不大不小,但整個辦公區全都能聽見.

"……"

張悅然的臉直接綠了.

她連池穗穗什麼時候錄音的都不知道,更別提居然還能帶擴音播放的.

幾個實習生沒忍住笑了出來,甚至偷偷拿手機出來錄視頻錄音.

這也太他媽好笑了.

"張記者這一停職期間沒工資."池穗穗下巴微抬:"要不要我給你推薦一個錄音棚,出道吧."

張悅然瞪大眼.

池穗穗將小喇叭放在桌上,聽著如同rap似的背景音,感慨道:"你剛才說我什麼?長得好看?"

"對!她說穗總你最好看!"蘇綿捧場:"天資絕色,風華絕代,傾國傾城……"

成語一個接一個往外冒.

張悅然臉更綠了,她什麼時候這麼說了,這種話蘇綿居然也說得出口.

"謝謝你誇我長得好看,你總算說了句實話."

張悅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池穗穗又開口:"不過你還沒有向我道歉."

剛說完,辦公室的門打開,主任從里面出來,也聽到這句,連忙板著臉:"快道歉."

張悅然眼眶發紅,不情不願地道歉.

池穗穗神清氣爽,對她溫柔一笑,差點沒把張悅然氣倒在辦公區上,一直耳朵都連連發疼.

她今天的妝很高調.

整個盛氣凌人,懟人的時候高貴冷豔.

-

從電視台出來後,外面天氣很熱.

蘇綿在一旁喋喋不休:"那個小喇叭功能好多,還有倍速播放的,我要去買一個,萬一哪天派上用場了!"

她甚至在群里實時和宋妙里播報.

蘇綿說了十來句,宋醫生最後百忙之中抽空回複:穗兒nb(破音!)

池穗穗拒絕了蘇綿的午餐邀請,並且絕情地回了家.

柏岸公館里空無一人.

她懷疑賀行望大概是上午被派對上的事刺激到了,所以沒忍住回了射運中心.

正好讓她一個人.

池穗穗把那個小喇叭帶了回來.

這小喇叭她買了半個月,一直放在桌上當個擺設,今天也是張悅然說話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來的.

一下子錄音擴音播放三連擊.

阿姨早上來打掃過房子,還在桌上放了一盆仙人掌,鮮活的綠色,渾身帶刺.

家里沒人,意外地可以放肆.

她將小喇叭打開播放,臨到了樓梯上,聲音太小,又回去把錄音投入房子里的音響中.

這下三百六十度立體聲環繞.

張悅然的話立刻就再次引起了池穗穗的回憶.

從她內涵起自己開始,到蘇綿的故意回答.說實話,雖然張悅然說的話很神奇,但被這麼錄音下來再度播放,就有種很好玩的感覺.

池穗穗一邊上樓,一邊脫著身上的裙子,想著待會准備給自己弄一份沙拉當午餐.

畢竟昨晚吃得有點多.

想到這個,池穗穗想起來自己今天還沒有上微博看看,不知道風向轉到哪里了.

柏岸公館當初裝修時,她就做了一系列的改造,包括為了派對所用的環繞音響,只是這麼久還沒舉辦過一次.

書房里.

賀行望正在開視頻會議,電腦對面的人正在彙報最近賀氏的項目,內容很多,所以一直沒停過.

就在這時,有微弱的聲音響起.

賀行望眉尖擰了一下,想在聚神聽項目彙報,卻又不時地被外面的響動勾走心神.

到最後變得清晰許多.

非常有節奏地來回重複"風華絕代""天資絕色""傾國傾城"幾個詞,還伴隨著"你最好看".

書房里安靜了下來.

電腦對面的眾人也仿佛聽到了一點,半天,終于有人出聲:"小賀總,這是--"

難道是齊家大小姐在演講?

那這演講詞著實不太對勁,來回就那麼幾個詞,還都是意思重複--難不成是池穗穗的新愛好?

最近是有什麼彩虹屁大賽舉辦嗎?

他們作為賀氏的高層,自然知道一些事情.

該不會是齊家大小姐記者不想當了,又突然心生想法去當演講家吧,那還真有點讓人害怕.

他們對面的賀行望依舊是正襟危坐.

仿佛絲毫沒有被影響到,直到他突然嗯了聲,抬眸說:"今天的會議就到這里."

隨後視頻被切斷.

賀行望拉開椅子,打開房門,瞬間就聽到了被門擋住的音量,撲面而來.

他拉開門的動靜不小.

池穗穗剛到自己的房間門口,聽到動靜,下意識扭過頭看:"你怎麼現在還在家里?"

她裙子才褪了一半,白生生的後背兩只漂亮的蝴蝶骨,腰窩隱隱若現,再往下是邊緣一絲露在外的內衣.

賀行望見過池穗穗穿露背的禮服.

漂亮,性感.

但不足以與今天的畫面做對比.

賀行望從上方收回了視線,垂目,喉結動了下,聲線略沉:"那我應該在哪里?"

簡潔冷淡.

池穗穗將手中的裙子拉起來,遮住上半身:"那你是在睡覺啊,怎麼這麼早就醒了."

雖然這動作有點欲蓋彌彰.

賀行望淡淡說:"不早."

不知道為什麼,池穗穗總覺得他的兩個字里面隱藏了一整句話--不早,再晚一點,她就脫完了.

上篇:27|27(一更)    下篇:29|2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