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33|33(二更)   
  
33|33(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簡單的兩個字重如千斤.

池穗穗心里轉了一番, 心想他的意思是"已經聽到了"還是"電視台已經在籌備中".

"什麼遲了?"她出聲詢問.

賀行望神色淡然:"剛剛宋醫生的話我已經聽到了,我覺得這挺有可行性."

池穗穗眉梢一揚:"電視台哪有那麼容易開."

況且要真給她開一個, 她也懶得去管理, 這就是為什麼她一個堂堂齊氏的千金,只做普通的記者.

"不喜歡電視台可以換一個."賀行望只是簡單地說了一下:"算是回禮."

池穗穗哦了一聲:"回禮就算了吧."

用他的錢給他買禮物, 結果還反而回禮, 這就更讓她心虛了, 畢竟兩個人還沒結婚.

她目光落在窗外.

從這里可以看到樓下的場景, 大約是分別了一段時間, 女生快跑, 撞進了男生懷里, 兩個人情難自禁地親吻.

只是親了一下.

池穗穗莫名心口一跳.

她想起的事情.

池穗穗垂眸, 嗓音清靈,輕易反悔:"我仔細想了想,回禮可以有."

"你說."

賀行望不知道什麼改變了她的主意.

"不過--"

池穗穗又主動轉了口:"這個回禮我已經有了想法, 我要自己來拿, 到時候再和你說."

透過電流傳至另一邊的聲音輕柔,琴瑟動人.

還有一絲莫名的勾人.

"好."賀行望眉眼不自覺地溫柔下來:"我等你."

他等她到時候提什麼.

池穗穗笑了一聲:"不急."

說是這麼說,她卻眼神一閃.

掛斷電話後, 池穗穗才轉身, 結果就看見宋成睿一個人站在走廊上對著牆壁.

"面壁思過?"她問.

"我姐是不是談戀愛了?"宋成睿好奇地問:"她接到了一個電話,我感覺我聽到了男人的聲音."

"沒有."

池穗穗很淡定地回答.

宋成睿松了口氣.

主要是他想不到南城哪個公子哥能配得上他姐,圈子里的大少爺他全都知根知底.

一個賀行望是好,但是是穗穗姐的.

"但是離戀愛也不遠了, 你做好心理准備,不要插手."池穗穗繼續說.

"……"

"我不插手,她戀愛她開心就好."宋成睿半晌才出聲:"除非那個人是個渣男."

那他可就忍不住了.

宋成睿還是相信自己姐姐的眼光的,再不濟還有池穗穗在,差了她也會說的.

他想起來什麼,沒好氣問:"穗穗姐你這說話大喘氣,和誰學的,很容易嚇死人."

池穗穗莞爾:"你猜."

宋成睿摸了摸下巴:"除了賀行望我不作他想."

他和賀行望交情不深,見面次數也不多,但多的是從長輩那里聽到的.

前段時間他才知道原來賀行望已經接手了賀氏的一些產業,還參與了一個賀氏的項目.

宋家父母對這個項目很看好,甚至也想投資,只可惜賀行望那邊行事果決,等他們反應過來都已經啟動了.

他寡言,風格卻穩.

"猜對了,沒有獎勵."

池穗穗打了個響指:"你就不要在這里打擾你姐了,有空去查查誰送你姐上的熱搜."

宋成睿頜首:"好."

池穗穗沒看郵箱,但是也猜到里面恐怕是賀行望查到是誰了,她不告訴宋成睿也是想讓他自己調查.

鍛煉一下能力,正好這件事他管最好.

-

回到柏岸公館已經是傍晚.

池穗穗打開郵件看了下,上面只寫了幾個營銷號的微博名,還有一個人名.

于語樂,很陌生的名字.

池穗穗在網上搜了下,除卻同名的,剩下的都是詩詞上的,她直接去微博搜了下.

幾秒後就出來了一個十天前的新聞,下方標注的記者名字正好是于語樂.

也是一個記者.

池穗穗秀眉微蹙,同為記者,結果還能發這樣的新聞,職業操守都讓她懷疑.

新聞的官博是博覽新聞,一家新聞社,不是電視台.

現在新聞社很多,有時候圈內人都不一定能知道得全,這個博覽新聞卻不一樣,人盡皆知.

因為它的新聞通常都會反轉.

再嚴謹一點地說,博覽新聞第一次發的新聞都是一些社會熱點話題,通常都會上熱搜,在接下來的兩三天內又會迅速反轉,而網友們的目標卻不會放在博覽新聞社上.

甚至有嚴重的,可以說是在吃人血饅頭.

池穗穗打了個電話給蘇綿:"蘇綿,你幫我調一下博覽新聞社一個月內的新聞報道."

"好!"

蘇綿一聽就感覺有大事情,激動得不行.

池穗穗先去看了一下二院的官博,此時評論終于過萬,掛了個熱搜尾巴.

我就知道會反轉.

為老不尊,說的就是這個人.

勸人學醫天打雷劈,當醫生不僅被病人家屬打,還要被誣賴,太慘了.

之前罵人的有過來道歉嗎?

這要不是旁邊有人幫忙,現在倒在地上的怕就是醫生了吧.

你們覺不覺得幫忙的女生好眼熟啊?

我也感覺好像在哪見過.

監控視頻太糊了,看不清真正的臉.

池穗穗關了評論,將新聞稿寫好,又做了一個視頻,然後整理好發給了主任的郵箱.

做他們這行的,周末雖然放假,但也不是真正的假期.

一個新聞出來,他們就會行動.

這件事不難想象.

于語樂發現了這個新聞可以利用,然後再有營銷號從中幫忙,就能直接引上熱搜.

而周母只不過是被利用的棋子.

池穗穗嗤笑了一聲,眼簾微垂,被屏幕冷光照亮的臉冷豔驚人,又無端誘人.

十分鍾後,新聞稿通過的消息傳了回來.

"穗穗,你怎麼不早說你在現場,新聞稿我看了,寫得很好,我已經讓他們准備發出去了."

主任十分驚喜.

一旦新聞無人關注那就沒有多大用,這也是為什麼現在人人都想弄頭條,不惜造假.

一個和熱門相關的新聞出在自己部門手下,並且屬于正面,這是哪個領導都願意看到的.

沒多久,池穗穗就在南城電視台的官博上看見了自己的新聞稿.不出意外,今天晚上的晚間新聞也會有.

實話說池穗穗覺得自己這次太慢.

但是勝在自己是當事人之一,這就比起其他新聞都更有優勢.

-

晚間,這件事終于發酵開.

之前的新聞沒指名道姓是誰,只是評論里有人解碼是宋醫生,也有人不信.

宋醫生前段時間才因為救死扶傷上了熱搜,不少人都還有印象,做出這樣的事不太可能.

果不其然,直接反轉.

網友們在微博下把前面的打人新聞罵了個狗血淋頭,之前的博覽新聞下也是罵聲一片.

池穗穗的新聞稿里對于博覽新聞沒有留情,直截了當地就指責,當然她說的都是事實.

不僅如此,她還列了幾個出名的反轉新聞.

評論區都炸了.

臥槽之前這個把未成年被性.侵受害人挖出來一直采訪的就是這個博覽新聞?

辣雞博覽什麼時候倒閉?

次次都吃人血饅頭,晚上能睡得著嗎?

這新聞社究竟是干什麼的,專門挑撥關系的,影響社會安定的嗎?

是不是非要把人害死才開心?

對于一個絲毫沒有心的新聞社,網友們可以說是同仇敵愾,博覽新聞的管理員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

周一早上,于語樂被主編也罵了半小時.

于語樂出來時,辦公室里的同事們有的幸災樂禍,有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有一兩個關系好的才和她說話.

"樂樂,你這新聞好歹還上了熱搜."同事感慨說:"就是不小心碰上有同行在現場."

這種事誰也沒想到.

要是沒有同行,哪里會有這麼誇張.

于語樂心髒強大,根本沒有發火的跡象:"池穗穗,蘇綿,是南城電視台的記者."

她呼出一口氣.

"你可別做什麼."同事小聲地開口:"這個池穗穗有點邪門,運氣好得不行,你看之前得罪她的都怎麼樣了?"

導演被曝學曆造假.

她同事和林京牧吃飯被拍.

……

其他的就更不用提了.

于語樂眼神一冷:"法制社會,還能怎麼樣."

她對于池穗穗了解不多,圈子里提過一些,再加上之前上過熱搜的新聞采訪.

對于這些于語樂都看不上眼.

靠采訪賀行望得來的名氣,又算什麼真正的記者.

博覽新聞社內部壓力很大,而她于語樂能坐上一姐的位置,靠的就是自己的新聞敏銳度.

今天被罵也是運氣不好.

宋成睿這邊查到源頭之後,直接推波助瀾,一邊給幾個營銷號發去了律師函,一邊讓人施壓給博覽新聞社.

一個新聞社,對宋家而言不算什麼.

除了它背後的人.

沒有點背景,一個新聞社又怎麼看次次踩在大眾的底線上跳舞,如此猖狂.

所以主編受到上面的壓力,就只能罵于語樂.

"你別說,池穗穗和賀神好像有點什麼."同事轉而討論起了八卦:"賀行望牆壁微博維護她來著."

"是嗎?"于語樂扭過頭.

"網上有說可能一見鍾情."同事露出欣羨的目光,"嫁入豪門,老公又這麼帥,誰不想."

"豪門不是這麼容易進去的."于語樂隨口說:"也不看看什麼身份,一個記者還想飛上枝頭."

哪有這麼容易.

不過這事卻讓她記在了心里.

二院醫生打人這事反轉之後很快就沉寂下來,反倒是博覽新聞因為被挖出來之前的事,被掛在熱搜上整整罵了一星期.

這一周整個圈子里都有點怵池穗穗.

雖然說起來沒什麼,但是這一篇新聞稿就讓博覽新聞損失了那麼多,誰現在還敢得罪她.

萬一這一不小心被挖出來什麼黑料,說不定下一個博覽新聞就是自己.

哪個願意自己被掛一星期熱搜,每天被罵幾萬次.

"穗總,你那個視頻做得真漂亮."蘇綿來回看了十幾遍:"不知道還以為是專業的."

"總要有十八般技能."池穗穗笑了笑.

做他們這行的,誰不會多點技能,攝影,口才,包括跑步,也許慢一步新聞頭條就是別人的.

八月下旬,臨近九月,天氣依舊悶熱.

也不知道是天氣原因還是什麼原因,新聞不多,工作自然就少了許多,周末也很少加班.

蘇綿窩在辦公室里不想出門,能不外派采訪就不出去,池穗穗最近倒是任務很少.

步入九月的第一天,下了場雷陣雨.

下午雨停,出了彩虹,引發無數人微博朋友拍照打卡.

蘇綿也興致勃勃拍了一張,然後就突然有精神在群里約池穗穗出去吃烤肉:這是老天都讓我出門吃烤肉!

池穗穗回複:今晚不行.

蘇綿:是有事嗎,好吧.

柏岸公館.

彩虹還未消失,落地窗外能看到大半,別人的照片中被高樓遮擋的景物,在這里一覽無余.

手機振動兩聲.

池穗穗旋好口紅,微抿了下唇,鏡中人緋色染唇,光澤清透,像熟了的櫻桃.

她很滿意這個顏色.

即使隔著距離,都能看見長而卷翹的睫毛.

池穗穗把頭發松開,隨手撥弄了兩下,順手發了條語音過去:"今天的事可多了……"

手大概沒按好,語音沒說完就發了出去.

蘇綿回得很快:很忙嗎?

其實兩個人雖然是同事,但互相的生活並不干涉,蘇綿雖然很活潑,但很有分寸.

緊跟著,又一條消息.

是宋成睿發來的:拍賣會快開始了.

池穗穗先回了宋成睿,然後又回蘇綿:"要去買禮物."

原本她想說還有個男人在等著她去謝謝,但是想到蘇綿目前的認知范圍,最後改了口.

"男朋友在等我."

這麼一說,好像目前她和賀行望的關系是不太正式確定.

池穗穗唇角翹起,眉尖一挑,鏡中人明眸皓齒.

上篇:32|32(一更)    下篇:34|34(一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