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34|34(一更)   
  
34|34(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的這場拍賣會據宋成睿所說, 籌備了將近兩個月,其中的拍賣品從珠寶到書畫一應俱全.

最主要的就是其中的一個島.

池穗穗去的目的就是這個.

本身她和宋妙里關系就好, 再加上前段時間的新聞事情, 所以宋成睿這次可以說是非常殷勤.

這次的拍賣會是私人的.

主人是梁家的小公子,本來也是個衣食無憂的富二代, 結果家里公司被一個項目套住, 父母又突然去世.

所以他才把家里的東西包括他當初買的島拿出來拍賣.

這個島幾年前買的, 但是當時梁小公子心思突然轉到了俱樂部上, 島的規劃也直接空置了下來.

所以池穗穗才願意接手, 她不想買一個都是別人痕跡的島.

原本安安靜靜的別墅院里, 來來往往, 停了不少豪車.

"今天晚上這個島恐怕不便宜."宋成睿晃了晃手, "據我所知,有別人想要."

池穗穗靠在椅背上:"嗯."

宋成睿問:"你突然想買島干什麼?"

池穗穗抬眸看了眼,彎了下唇:"不是買給我自己的, 送給賀行望的."

"……"

宋成睿表示有錢任性.

等看到池穗穗掏出來的卡, 他直接閉麥了.

用賀行望的卡給賀行望買島,都是情.趣,戀愛的人花樣怎麼那麼多呢.

車一到, 就有人看了過來, 低聲問:"那是誰?"

"宋家的車吧."

有人過來打開車門.

池穗穗抬腳下了車,她今天穿的是禮服,剛好南城今天下過一場雨,雨後的天氣涼爽舒適.

簡單的黑色禮服卻並不普通, 露在外的小腿筆直,腳踝精致,高跟鞋上的碎鑽閃著光.

天還沒黑,眾人都看清了池穗穗的臉.

她像是一朵暗夜的薔薇,在黃昏後猛然綻放,冷豔的一張臉讓人忍不住沉迷又不敢靠近.

"齊家的……"

"不是當記者去體驗生活了嗎?"

"得了,這次也不知道這位大小姐看上什麼了."

對于之前熱搜上的池穗穗貧窮少女人設,知道她身份的都沒怎麼公開挑破,只是看看而已.

人齊氏的千金想要玩玩,他們沒理由去杠上.

"不是說會和賀家結親嗎?"有人低聲詢問:"怎麼和宋二公子一起來的?"

"關系好啊."

至于更深的他們沒有多說.

池穗穗自從畢業之後,大多在忙記者的事情,很少參加宴會,入眼之處其中不乏多了幾個新面孔.

有人上來攀下交情.

池穗穗神色平淡,只偶爾應兩聲,她一准備往里走,圍著的人都松了口氣.

宋成睿倒是一到場就被圍住了,畢竟他是南城出了名的會交際,一圈子的人他都熟.

兩個人直接分開了.

今晚的拍賣會來的人不多不少,拿到邀請函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廳里已經坐了幾位.

池穗穗給邀請函拍了張照,發給賀行望.

對面沒回,應該是在忙.

池穗穗收了手機,懶洋洋地站在窗邊看院子里的眾人,浮華聲色,燈紅酒綠.

公子哥來的同時還會帶女伴,鶯鶯燕燕也不少.

分開後幾個認識的小明星小模特迅速湊在了一起,一開口就是明里暗里的炫耀.

上流圈子,誰都想進來.

走捷徑能紅和兢兢業業地糊,她們都知道選什麼.

正說話的時候,就看到了不遠處的池穗穗,身材窈窕,側臉明豔不可方物.

"那個是跟誰來的?"

"她手上拿的是款式沒見過,假的不至于吧?"

話音剛落,就有人鄙夷地看過來:"你看這個場合,會有人穿假的嗎?"

"我看是為了傍大款來的吧,以前沒見過."

因為隔著一段距離,再加上光線問題,所以看不清楚情況,只能看出長得很漂亮.

就在她們討論的時候,拍賣會主人出來了.

對方一出來就直奔池穗穗,殷勤萬分,看的幾個小明星們都安靜如雞,半天才吱聲.

"人家是真千金."

有人輕聲補充:"別看了,那個款應該是專門定制的,所以都沒見過."

再等大家想多看兩眼時,人已經不見了.

-

梁公子雖然家里出事,但曾經的位置擺在那里.

他之前只知道宋成睿多要了個邀請函,還以為是給誰的,沒想到剛剛才被人通知池穗穗來了.

梁公子親自將池穗穗帶進去,讓人一眼就知道了這個女生明顯不一般,再有了解內情的,就知道是誰了.

前頭倒是有池穗穗認識的幾個大小姐.

名媛圈就算沒見過也必然知道是誰,池穗穗的穿搭包括喜好都被她們挖出來分析學習.

明面上吹捧,私下里還不知道怎麼說.

塑料姐妹莫過于此.

好在拍賣會開始得夠快,十幾分鍾後就正式開始.

池穗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桌上放了一些小玩意兒和吃的東西,她隨手揀了個果子.

手機振動一下.

賀行望:已經買好了?

池穗穗笑了下,回複:沒有,才剛開始,所以你現在還有後悔的機會.

這邊的賀行望神色冷靜.

幾秒後,池穗穗收到了答案.

賀行望:不會.

隨著這一句消息的接收,上面的拍賣師也開始出聲,調動了現場的氣氛.

池穗穗對于其他東西沒什麼興趣,但還是拍了一幅畫,三百萬,不算貴.

小島一出場,拍賣師師就直接報了價:"起拍價:七千萬,每次競價最低一百萬."

這在島嶼中並不貴,多的是要花幾個億才能買的,更別提有名的那幾個,幾億美元都不一定能買到.

"七千五百萬!"

"八千萬!"

"八千五百萬!"

"……"

"一億!"

一聲一億出來,不少人都轉向舉牌所在的位置.

池穗穗氣定神閑地坐在那里,神情散漫,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鎖骨精細又性感.

蓬松的長卷發一側落在肩上,襯得耳畔的鑽石格外明顯.

池穗穗舉牌次數不多,但是第二次舉牌加到一億的時候,下面人都知道她看上了這個島.

多數人都給面子沒再舉牌.

一個島而已,對他們而言可要可不要,和齊氏結個善緣總比撕破臉好.

一眾陪來的小明星們羨慕又嫉妒.

跟著來的宋成睿已經面無表情,群里不少人在問他:"聽說池穗穗一擲千金買了個島是不是?"

"會玩會玩."

"搞得我也想去買個島了."

宋成睿面無表情地在群里回複:"你敢讓你女朋友花一個億去買嗎?"

當即就有人回複:"--告辭."

宋成睿唉聲歎氣兩下.

人比人氣死人,他們還在扣扣索索,人賀行望已經到用這個來哄女朋友開心了.

等拍賣師一錘定音,池穗穗就獲得了這個島.

她劃開手機,給賀行望發去了一條語音:"小賀,賬單和禮物,看你喜歡哪個."

池穗穗眼唇一彎.

賀行望回複的也是語音.

這邊過于吵,池穗穗將手機放到了耳邊才聽到男人低沉的嗓音:"幾位數而已."

也許是離得太近,耳邊手機冰涼.

那個聲音卻在耳骨中傳遞,連帶著心口上的振動,莫名讓她酥麻至極.

好聽極了.

-

拍賣會結束後會有個私人晚宴.

"穗穗姐,你不參加嗎?"宋成睿問:"那要不要我送你,你要去哪兒?"

"不用,我自己去."

梁公子一等結束就將小島的一些東西送到了池穗穗手上,見她真的不留下來還有點失望.

至于隨手拍的一件珠寶,明天直接送到柏岸公館.

看著池穗穗消失的背影,有人忍不住多看兩眼:"我怎麼覺得這個大小姐和之前上過熱搜的一個人長得有點像?"

"你說的是不是一個記者?"

"是吧,好像是,長得還挺漂亮的,我看了采訪賀行望的視頻,側臉和這大小姐幾乎一模一樣."

"該不會是什麼豪門狗血劇情吧?"

"……要我說你有這腦洞別當演員了,去當個編劇吧,說不定還能火."

旁邊人說:"也不看看是什麼身份,一個記者能和人家比嗎?人家有顏有錢,用詞准確點,是那個記者像她."

"是啊,一個記者能來這個場合?"幾個小明星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夢里什麼都有."

記者對她們而言可以說是小人物.

她們討論得開心,正主早就離開了.

池穗穗回去換了身輕松的裙子,然後才帶著證書讓司機直接去射運中心.

她本意是想到了里面再和賀行望說的,但是門口的警衛太嚴,不是里面的人不讓進去.

畢竟里面的都是國家運動員,除非有允許,不然只有領導們才能進去.

池穗穗直接被攔在門口.

到最後還是要讓賀行望出來接人.

雖然說是知道原因,但好心情到底是被破壞了點,她干脆坐在車里不動了.

她給賀行望發消息:我在門口.

池穗穗:被攔住了.

雖然後面一句話只有四個字,賀行望卻能感覺到她文字上突破屏幕的氣.

以池穗穗的性格,這樣的情緒化確實很少.

他輕笑了一聲.

賀行望出門經過大廳,李懷明他們都偷偷摸摸地在窗邊看:"剛剛聽到沒,有電話讓賀神出去接人."

"你們說接誰啊,男的還是女的?"

"這麼些年就沒人過來吧?"

"說不定是送東西的."蘇治隨口一句,被眾人吐槽起來,但他恰好撞上了事實.

外面天色已黑.

賀行望一出去就看見了熟悉的車,他扣了下車窗.

半天車窗按下一條縫.

一張硬紙被從縫隙里遞了出來,池穗穗的聲音也從里面透出來:"給你."

"不下來?"賀行望問.

"不下去了."池穗穗說.

賀行望直接伸手打開車門,坐在邊上的池穗穗被驟然的動作嚇一跳,回過神來.

"真的不下來?"他問.

池穗穗手擱在裙上,輕輕眨了下眼:"不小心花了你一個億,怕你打我."

"……"

賀行望瞥她一眼.

兩個人的姿勢導致了位置的高低,他彎腰低頭,居高臨下的角度,將池穗穗看得一清二楚.

坐在車里,像是坐在王座上.

下一秒就能指揮一場戰斗.

賀行望突然冒出來這麼個想法.

池穗穗仰著頭看她,修長的脖頸惹人眼,弧度完美,細得仿佛輕輕一折就斷.

她目光落在賀行望身上.

大概是因為到了晚上,他穿的是休閑的衣服,隨意散漫,喉結看得一清二楚.

遠處射運中心的余光擋在身後.

"雖然不進去,但是我來還有一件事."池穗穗尾指勾了下,"賀行望,你低頭."

她又連著名字叫他.

賀行望的眼神擱在她唇上,微傾身靠過去,唇線一抿:"你說."

他手指還夾著那個小島的證書.

池穗穗伸手,手指碰到他衣服.

指尖一彎,直接扯著那領口,沒用多大力,但是賀行望卻跟著她的動作彎腰.

"等等你就知道了."

池穗穗丟下一句話,坐在車內連位置都沒動,裙擺安靜,卻像是掌握了天下一切.

車內的冷氣撲面而來.

賀行望眉頭下意識地皺了下,面容冷峻,又很快消散.沒等他分辨鼻尖的味道,唇上便覆上一片柔軟.

他差點跌進她的裙擺里.

她今天戴的耳環是流蘇的,很長,尾巴尖跟著主人一起落在了他的肩上.一下一下地擺動著,發癢.

兩個人的呼吸互相交纏.

池穗穗退開點,和他的臉隔著一指的距離,男人身上清冷的柏木香忽而誘人起來.

"賀行望,你說是誰在親你."

池穗穗臉上蘊開笑意,問得直接.

上篇:33|33(二更)    下篇:35|35(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