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38|38(一更)   
  
38|38(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蘇綿說的小心翼翼.

畢竟她覺得貿然被說和別人像可能會不怎麼好聽, 但是這句話再怎麼婉轉她也改變不了那個意思.

越說越覺得像.

池穗穗停下手,調侃似的開口:"小棉花, 自信一點, 去掉有一點像."

這句話一出,蘇綿的呼吸聲都停了.

這可不就是在說--我是本人, 謝謝.

至于開頭的小棉花一稱呼, 已經被她甩到了腦後, 不在思考范圍內.

池穗穗仿佛覺得不夠似的, 又補上一句:"我都說了這是你男神的喜糖."

她說得輕描淡寫, 和往常開玩笑的語氣一模一樣, 讓蘇綿一時之間難以分辨.

蘇綿嘴里還吃著糖.

她機械式地嚼了兩下, 念念有詞:"我男神的喜糖……男神的喜糖?"

穗總昨天訂婚了.

賀神昨天第一次發關于未婚妻的微博.

穗總的男朋友叫小賀.

賀神微博上的照片很像穗總.

……

一歸納總結, 蘇綿就驀地倒吸一口冷氣,直勾勾地盯著池穗穗看:"真,真的?"

她真的吃了男神的喜糖!

蘇綿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動作太大,椅子被拖出去好大一截, 發出不小的響聲, 吸引了同事們的目光.

她連忙彎腰重新坐下來.

"那不然呢."池穗穗覺得她這模樣特別可愛,隔著一個工作位對她揚眉:"你嗑的cp沒有be."

她還順帶提了一下昨晚的事.

蘇綿被震驚得說話都結巴了:"那,那那之前那次的甜品--真是賀神的?!"

她當時還說了什麼來著,為什麼同樣是吃甜品的, 她們不是賀神的女人……

每天在穗總面前饞她男朋友.

每天都要誇兩句賀神.

"……"

蘇綿越來越覺得穗總看她的眼神是戲謔的, 再一想到那些事,捂住臉嗚嗚嗚假哭.

"這不更好嗎?"

池穗穗開口:"近距離觀察."

"我到底該不該信?"蘇綿將頭搖成了撥浪鼓,深感狼來了真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池穗穗見她陷入了自己的迷茫階段.

每一個小粉絲可能都要經曆這樣的日子.

池穗穗給了她點時間,自己去賀行望微博上看了眼, 她之前就關注了他.

幾分鍾前剛發的澄清,已經評論過千.

再對比一下以前的一些微博,果然還是這樣的新聞流量大,怪不得營銷號都要轉.

未婚妻好漂亮……

賀神被迫澄清:這不是我女兒!

請賀神多發點照片可不可以,沒想到我逃了娛樂圈里的小童星,終究沒能逃過未婚妻.

眾星捧月的小公主呀.

小時候的池穗穗的確是如此.

就連賀行望也是被她說指使得到處轉,問幾句答一句,沉默寡言,但她就特別愛逗他.

池穗穗那時候還不知道這是什麼心理.

現在兩個人戲劇性地有了娃娃親,又成了未婚夫妻,再過不久,還會成為真正的夫妻.

池穗穗撐著半邊臉,歎了一聲.

而對面的蘇綿終于抬起頭來,不知想到了什麼:"我的一百條微博到發的時候了."

說得壯烈.

才立的flag,十分鍾都沒到就要倒了.

池穗穗本來以為她要傷心難過一會兒,沒想到幾分鍾過後,蘇綿就開始興奮起來.

"賀神真的給你幾張卡了嗎?"

"原來穗總你和賀神這麼早就認識了."

"穗總你小時候好可愛好漂亮,賀神怎麼能把你的照片放出去,多少人都想得到你."

池穗穗一開始還會回答幾個問題,等十來個問題過後,她已經面無表情,並且說出羞恥的話.

"我是她們得不到的女人."

說完她自己都聽不下去.

蘇綿哈哈哈笑了起來,剛好碰到主任出來:"蘇綿!上班時間你在干什麼?!"

辦公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

蘇綿的一百條微博發起來很快.

微博上熱鬧了兩天賀神的未婚妻之後,熱度終于下去,對于真正背後是誰,還沒人能知道.

畢竟圈子里的人不會去和網友說,齊家和賀家的擺在那里,兩個當事人沒公開,他們不會去怵眉頭.

但是這不妨礙"未婚妻家世顯赫白富美"消息的透露.

"我發了50條微博."蘇綿捧著手機,抬頭:"有人問我是不是受刺激了."

當然受刺激了.

揣著這麼大個秘密不能告訴別人,可是憋死她了.

可是她心甘情願!

能知道這麼個秘密,就算憋死她也無所謂,蘇綿反正是這麼想的.

池穗穗莞爾:"你真發?"

她去看了眼蘇綿發的是什麼.

五十來條新微博每條都是不同的彩虹屁,吹她的,吹賀行望,還有吹他們cp的.

可能是因為這微博緣故,有人聯系上了蘇綿.

蘇綿本身是賀神老粉,又嗑cp,所以有人還通知她說開了賀神未婚妻的超話,點進去一看,里面就賀神發的那張照片.

名字什麼的都沒有.

蘇綿問大粉:"這超話怎麼搞?"

大粉相當淡定:"我有預感,賀神昨天能發微博,今天能發微博,已經超過了他往常的頻率.所以他以後肯定還會發."

蘇綿覺得她說得好有道理.

未婚妻的超話就這麼火熱地開了起來.

賀行望的粉絲大部分是事業粉,他成績好她們就開心,他的私人生活只要幸福就好.

這大概就是非明星的好處.

今年國慶因為是建國周年,所以電視台全部加班,幾天前張悅然也回來上班了.

本來是反思一個月,後來被延長到兩個月.

現在兩個月還沒到,人手不夠,只能讓她提前回來,將近兩個月倒是修煉得更成熟了點.

看到池穗穗時,她在心里冷笑.

之前張悅然還以為賀神真的喜歡池穗穗,所以發微博替她澄清,沒想到轉頭賀神就訂婚了.

不用想也知道未婚妻不是池穗穗.

至于蘇綿能發現的相像她自然沒看出來,她本來就不會仔細看池穗穗,往常又是被氣得哪里還記得仔細去看.

賀神微博的照片她就看了一眼.

"我感覺她現在瞅人的眼神都是--"蘇綿歪著頭找了下形容詞:"陰涔涔的."

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幾個月不見,可能忘了我們長什麼樣."池穗穗一邊打字,一邊漫不經心地回答.

正說著,主任辦公室的門開了.

"穗穗,你來一下."

一辦公室的目光都轉到這里.

張悅然回來這才第一天,主任就叫了池穗穗進辦公室,很難不讓人多想.

池穗穗倒是很淡定地去了里面.

"小池,我這邊有個艱巨的任務."主任笑眯眯地開口:"最近南城那家中躍科技你知道嗎?"

池穗穗心神一動:"略有耳聞."

"你這未來半個月的任務就是去收集一些關于中躍科技的資料,能采訪到老板本人更好."

主任開口,又補充:"悅然會協助你."

他這話讓池穗穗一挑眉.

她和張悅然的矛盾可以說是擺在了明面上,主任還能這麼安排,恐怕是有什麼原因.

池穗穗神色淡淡:"好."

既然是協助,那就聽她的.

離開辦公室後,池穗穗回了自己的座位,蘇綿問:"主任說什麼了,我感覺有問題."

"安排了一個人物專訪."

"這麼簡單啊."

"是挺簡單的,有人協助."池穗穗抬頭看了下,"張悅然會和我一起."

蘇綿瞪大眼:"主任瘋了嗎?"

上次的事情鬧這麼大,他怎麼會想起來把兩個人放一起,就是她也知道要分開,好歹競爭還能正常點.

池穗穗勾唇:"誰知道呢."

張悅然回來之後進了一次主任辦公室,拿著幾千字的手寫檢討,態度是很好.

至于兩個人說了什麼,誰也不知道.

電腦屏幕上跳出來一條微信消息.

張悅然:穗穗,合作快樂.

兩個人的微信是之前加的,池穗穗從來沒和她發過消息,連拉黑都懶得動手.

池穗穗眯了眯眼,回了個嗯.

-

說是人物專訪,但是目前對中躍科技池穗穗了解得不多,所以接下來的一周她打算先搜集信息,然後再去采訪.

預約也是需要時間的.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中躍科技那邊不接受采訪.

池穗穗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但是采訪任務落在她頭上,她會盡力完成.

但要是張悅然想在里面做什麼筏子和小動作,那也別怪她不留情,她的字典里沒有吃虧兩個字.

不過目前看來,張悅然還是很安分的.

大概是之前的事受夠了教訓.

訂婚過去一段時間,池穗穗已經習慣,和往常的生活並沒有什麼兩樣.今天晚上齊初銳會回家,所以她也回了家.

正好問問她爸知不知道中躍科技.

賀行望最近在柏岸公館住的時間比較長,可能是教練見他訂婚,晚上屬于他的假期.

平時白天,池穗穗和賀行望一起出門.

蘇綿自從知道之後,每天定時等在電視台下面,就想著看到真正的本人到底是什麼樣的.

賀行望和她打過一次招呼.

把這朵小棉花興奮得分不清東南西北.

一段時間沒見,齊初銳的個子似乎又長高了,開門後還往她後面多看了兩眼.

"別看了,賀行望沒來."池穗穗戳破他.

"為什麼不來?"齊初銳哦了一聲,皺著眉問:"訂婚了難道不一起住嗎?"

少年發出由衷的疑惑.

池穗穗說:"結婚了才一起住."

齊初銳開口:"你們幾年前就住一起了."

"然後呢?"池穗穗眉毛一挑:"初銳,你想他來,你自己可以去打電話."

齊初銳沒開口了.

池穗穗懷疑他就是嘴上說說,但是一見到偶像,還是會慫,雖然曾經在微信上說對她不好就"殺"了他.

兩個人一起進去.

池穗穗忽然想起來什麼,"你上次跟我說有事,後來又沒說,幾個月過去事結束了沒?"

她都快忘了問.

"上次的結束了,這次的沒結束."齊初銳一本正經地開口:"我想和行望哥說."

池穗穗回頭:"什麼事?"

齊初銳面無表情:"家長會."

兩個家長都忙得很,上個學期的家長會最後還是池美媛抽空去的,這次池美媛在忙一個新曲子,怕是沒時間.

至于齊信誠,更忙.

池穗穗點頭:"我可以去."

齊初銳表情有點兒別扭,又不說話.

"你這是什麼表情."池穗穗伸手捏了下,"一個家長會,誰去都行,不是都一樣的."

齊初銳繃著一張臉:"那我想讓行望哥去."

池穗穗說:"不行."

"那你剛剛說都行."齊初銳感覺受到了欺騙.

"我說的不包括賀行望在內."池穗穗從茶幾上撚了顆果子:"最近有女孩被你氣哭嗎?"

齊初銳認真解釋:"我沒有."

他覺得她們哭都和自己無關.

他不想談戀愛,只想學習,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多做幾套卷子,題目更有趣.

池穗穗樂不可支:"沒有就沒有."

她洗了個手,准備上樓.

"家長會呢?"齊初銳鍥而不舍地問.

池穗穗停在樓梯上,見他仰著頭看自己的樣子怪心疼人的,妥協:"我問問,什麼時候?"

齊初銳眼睛一亮,但依舊繃著一張臉.

喜悅倒是掩飾不住.

他壓住要翹起的唇角:"下周."

池穗穗又回了客廳,當著齊初銳的面給賀行望打電話:"下周能空出來一天嗎?"

"應該不行,怎麼了?"

大約是剛訓練完,男人說話時帶著輕微的喘,開著免提又放大,聽得一清二楚.

弟弟在一旁,池穗穗要克制住.

怎麼感覺訂婚之後,賀行望的聲音越來越好聽了,她甚至懷疑是故意的.

"初銳說他下周家長會."她咳嗽一聲,靠近了點手機:"死活想讓你去."

"姐……"齊初銳在一旁扯了下池穗穗的衣服.

怎麼可以說死活兩個字.

"初銳在旁邊?"賀行望徐徐開口,聲線低沉.

齊初銳眼神飄過去,大概是偶像和自己說話太緊張,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行望哥沒叫出來,徑直叫了聲:"姐夫."

兩邊都安靜下來.

賀行望眸色微動,嗯了聲:"家長會什麼時候?"

聽到這問題,齊初銳終于回過神來,緊張巴拉地開口:"下,下周五."

賀行望說:"好."

"等等."池穗穗沒忍住,有點兒好笑地問:"我記得你剛剛不是還說沒時間嗎?"

"時間是擠出來的."賀行望啟唇,慢條斯理地開口:"初銳的家長會比較重要."

池穗穗:"……?"

好一個時間是擠出來的.

上篇:37|37(二更)    下篇:39|39(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