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40|40(雙更)   
  
40|40(雙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最後誤會兩個字比較重點.

池穗穗手搭在他的肩上, 下意識地捏了一下,又被自己的動作逗笑:"什麼誤會?"

她明知故問.

賀行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他是一個專業的運動員, 平日里最多的訓練就是關于手臂上的, 因為職業尤其需要持槍穩.

就算不是,他也會平時鍛煉.

池穗穗說:"別糾結誤會了."

她指了指樓上.

賀行望一開始不為所動, 直到半分鍾後才動手將她抱了起來, 輕輕松松, 眉頭都不皺一下.

餐廳到樓梯有一段距離, 池穗穗環住了他的脖頸, 嚴格來說, 這是成年之後他們第一次除了親吻以外的親密接觸.

她將頭擱在賀行望的肩上, 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明天家長會, 我要不要去?"

"你想去也可以."賀行望說.

說話間,已經到了二樓.

這條走廊上的地毯是池穗穗選的,價格不是很高, 但很漂亮, 一舉取代了之前的性冷淡.

"算了,你去吧."池穗穗本來只是順口說的被抱,現在卻有點享受了, 不用自己走路, 多好.

多個老公也不是什麼壞事.

她胡思亂想著,直到被賀行望放在了床上,仰著頭才能看到他的下巴,和那點喉結.

賀行望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姐夫."池穗穗突然開口叫了聲.

"……"

賀行望原本舒展的眉頭忽然皺緊了起來.

池穗穗是突然想起來以前網上的, 和自己的對象玩什麼角色扮演的情.趣,突如其來的狡黠.

逗人真的是挺好玩的.

她之前喜歡逗蘇綿,看她瞪大眼的樣子,現在一看賀行望,更讓她覺得不一樣.

池穗穗嗅了一下,男人的衣服上似乎也沾染了她的味道,不知道是房間里的,還是她身上的.

"早點睡."

賀行望靜默半天,最終只說了這句.

池穗穗揚著眉,神色艶麗,問:"不打算聽了?"

她徑直在床上坐著,又扯著他的衣服下擺,表情也跟著變得嬌媚:"……老公?"

兩個字輕而柔.

賀行望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直到斂眉看見池穗穗仰著望向他的臉,巴掌大小,下巴精巧,鼻梁秀挺,煞是好看.

"以後別這麼叫."他忽然說.

"怎麼了?"池穗穗問:"我們已經訂婚了,估計再過幾個月就會結婚,難道我結婚後還要叫你賀行望?"

雖然叫名字是習慣了.

"至少現在別."賀行望唇線下壓,目光落在她瓷白的臉上:"結婚後可以."

尤其是現在這樣的時間.

池穗穗挑眉打量著他,男人一本正經,嚴謹又認真地和他解釋,突然就明白了什麼.

"賀行望."

"怎麼了?"

趁著賀行望低頭的瞬間,池穗穗猛地支起上半身,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有點重.

好像撞到了牙齒.

"晚安."池穗穗摸了下自己的牙齒,推了把:"我要睡美容覺了,你記得把門關上."

"……"

賀行望一時之間竟有種她是不想下床關門才這樣的.

就像剛剛,不想自己上樓,先利誘自己.

但他還是被吸引了.

池穗穗最終如願以償,賀行望被推走的時候關上門,還替她關了燈,很貼心.

走廊盡頭的窗沒關緊,有風漏進來.

賀行望站在唯有月光照亮的廊下,半晌伸手摸了下唇,剛剛被撞的感覺還在.

還有那一聲老公.

要是擱小時候的池穗穗,恐怕會截然相反,逼著他先開口叫她,畢竟年少時的她性格高傲.

他喟歎了一聲.

-

第二天池穗穗起床時,賀行望已經起來了.

第一次去參加高中生的家長會,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樣,索性就當一次活動,穿的正裝.

池穗穗下樓時,他正坐在餐桌旁吃早餐,動作斯文,莫名給人一種中世紀的優雅.

她站在樓梯上欣賞了會兒.

一直到賀行望似有所覺,抬頭看過來,池穗穗才眨了下眼,嫋嫋生姿地坐在了他對面.

她開了平板放早間新聞.

新聞上的女主播正在念最近的新聞,播音腔在旁人聽起來可能有些別扭,但在她們眼里其實很好聽.

池穗穗自己也會念.

不過她對新聞主播沒什麼想法,比起每天坐在那里念新聞,她還是願意自己去跑新聞.

親手寫出來的新聞還是蠻讓人有成就感的.

"初銳的家長會估計沒什麼."池穗穗忽然開口:"不過聽我媽說得,應該他那邊禮物不少,你去了……"

禮物可能更多.

池穗穗甚至想著,會不會有女生本來想給初銳的禮物,結果看到了賀行望,一下子改變主意交給他.

這可是國家偶像.

"沒事."賀行望面色淡淡:"我只是去參加家長會的,其他事情和我沒什麼,他自己會處理."

快成年的男生應該要學會處理.

池穗穗點點頭.

早餐吃完沒多久,齊初銳就直接來了柏岸公館,眼巴巴地跟著賀行望一起上車,連和姐姐都忘了道別.

小粉絲的心理不能猜.

池穗穗覺得好笑,自己去了電視台.

今天周五,工作堆積,還要寫周總結,是一星期里除了周一最忙的時候.

"穗總,你那個中躍科技的采訪怎麼樣了?"蘇綿好奇地問:"主任是不是只給了一段時間."

"不急."

池穗穗漫不經心開口.

她先聯系了中躍科技那邊,對面接電話的是一個女聲:"您好,這里是中躍科技,請問是--"

"你好,我是南城電視台的記者池穗穗."池穗穗一到正事上語氣非常嚴謹:"我們電視台想請中躍科技的顧總做一個人物專訪,不知道顧總方不方便."

"這個我需要和上面說一聲,到時候再通知您好嗎?"

"好."

池穗穗留了個聯系方式.

一掛斷電話,前台就撥了個電話去上面:"陳助,剛剛有南城電視台的記者說要給顧總做專訪."

"顧總現在很忙."

陳助理回完了又問起:"哪里的記者?"

"南城電視台."

聽見這五個字,陳助理咯噔一聲.

他對南城電視台很熟悉,因為之前就聽宋醫生提起過,是她閨蜜現在的任職單位.

而且據說能力很強.這都已經打電話到公司來了,恐怕下一步就是搜集相關資料了.

"來做專訪的記者叫什麼名字?"

"她說她叫池穗穗."前台又想起一件事,"就是之前采訪賀行望的記者."

所以她對這個記者印象很好.

陳助理咳嗽一聲:"先如實說顧總不在南城,其他的信息不要說,一切保密知道嗎?"

前台雖然不明白但還是應了.

掛斷電話後,陳助理摸了摸腦袋.

自家顧總和宋醫生的戀愛才剛開始談,這點小火花就要被掐滅在搖籃里了嗎?

陳助理思來想去,最後只能先拖著這采訪,等顧總從帝都回來再說,幸好人還不在南城.

太難了.

他不想再去醫院住幾個星期了.

談戀愛也太難了.

顧總也太難了.

-

齊初銳上的是國際學校.

家里離學校有一段距離,本來齊信誠是准備直接在旁邊買套房子的,被他拒絕了.

剛好住校他能更專心學習.

和賀行望坐同一輛車,又要去開自己的家長會,齊初銳早上五點就醒了,看著天從蒙蒙亮到天光大亮.

他很少在家里,記憶里的賀神也是從電視上看到的.

持槍時的沉穩冷靜,一擊而中.

是個男生都無法拒絕這樣的魅力,他們天生喜歡槍支,就連游戲大多也是,更別提真正的.

齊初銳除了學習之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射擊館.

只不過在電視上看到的賀神除外,偶爾回家,他也能看到不一樣的賀神.

在他姐姐面前的賀神讓他感覺很不同.

但讓他說他也說不出來,齊初銳偏過頭看了眼閉目養神的賀行望,又想了下自己姐姐的性格.

一個張揚,一個沉默.

這兩個能結婚,他也是不太懂.

可能愛情就是這樣吧,齊初銳發出由衷的感慨,所以他不想談戀愛,還是學習更好.

"到了."

高三這次的家長會也是期中考試後的,因為大多都是家境優渥,父母反而很多沒時間,來得不多.

"這是我的座位."

賀行望一眼看過去,就看見了整整齊齊的試卷,乾淨整潔,他開口:"你和你姐姐有一點不一樣."

齊初銳問:"我姐是什麼樣的?"

"你姐姐以前不愛收拾."賀行望言簡意賅.

池穗穗在十八歲之前,所有的東西都基本不會主動去收拾,要人念叨才行.

普通人念叨她還不聽,除了她母親.

賀行望也不止一次替她收拾過,後來就習慣了.

自從學了新聞專業後,她就像是脫胎換骨,愛上了收拾東西,分門別類.

只除了衣帽間.

賀行望坐下來之後,桌肚里的一堆情書就掉了出來,堆在他腿上.

齊初銳連忙伸手拿走.

"初銳,怎麼是賀神來你的家長會?"同桌一臉興奮:"你不會是他的兒子吧?"

"……?"

齊初銳面無表情地開口:"你數學怎麼學的,我幾歲,賀神幾歲,還能不能好好算算?"

同桌:"……"

又是學神來自邏輯上的碾壓.

老師還沒來,班上的其他家長都是互相認識的,大多是南城圈子里的,看到賀行望,都上去打招呼攀談.

認識的就更好,不認識的就趁著這次機會.以後可不一定有機會能和賀家的繼承人坐在同一個教室里.

賀行望坐在齊初銳的位置上,手指翻著一本英語原文書,只偶爾頜首,應幾聲.

氣定神閑的模樣讓有些人都忍不住驚歎.

這次的家長會其實沒什麼,就是一些總結前兩個月的成績,再加上一些同學的事情.

班主任很年輕.

兩個小時後,齊初銳才皺眉,不過剛好他被同桌拉走了,就沒怎麼多想.

"這次的家長會也太久了."同桌忍不住抱怨:"以前都是一個半小時最多,班主任在說什麼廢話."

兩個人去洗手間的時候,教室里面結束了.

賀行望起身離開,和齊初銳說了兩句,正准備離開,身後傳來聲音:"是齊初銳同學的家長嗎?"

他腳步一頓,轉過頭.

吳雪晨臉色一揚,上前一步,微微一笑開口:"不知道賀神有沒有時間,有些關于齊初銳同學的事情想和您說說."

說完她又補充:"如果沒有時間,可以加個微信的."

賀行望看了眼她的手機.

國際學校的老師一般都是留學歸來的,因為教導的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吳雪晨在這里面是相當年輕的,履曆優秀,又正好學校的一個主任是她親戚,這才當了班主任.

"不必了."

賀行望理了理袖口.

"是不方便嗎?"吳雪晨臉色一頓:"除了工作上的事請,我不會打擾您的."

她的表情略有些央求.

"老師有什麼問題可以現在說."賀行望抬眸看她一眼,眼神極淡,"我比較忙."

教室外的家長走得快差不多了.

吳雪晨看了眼這邊的位置,教室剛好在走廊盡頭,給了她方便:"賀神,實不相瞞,我是你的粉絲,只是想加個聯系方式,又正好是齊初銳同學的班主任,您是家長,以後會方便--"

"不方便."

賀行望慢條斯理地開口.

"……"

吳雪晨怔愣了下.

賀行望抬眸,看到從那邊走過來的齊初銳,聲線略涼:"吳老師如果還有問題,恕我不奉陪."

他抬腳就要走.

吳雪晨咬牙.

她一低頭就能看見他手上多出來的一個戒指,那個地方是訂婚,之前的新聞也是.

可他是賀氏唯一的繼承人.

只不管什麼人,都無法撼動他的地位.

而她只要能攀上賀家,這個班主任的位子完全不值一提,豪門里結婚都不算什麼,訂婚又更不算.

吳雪晨自認為自己的臉是美的.

之前的家長會,不止一次有老總想讓她做情人,但她都拒絕了,現在想想拒絕是有用的.

"既然賀神不方便."吳雪晨收拾好表情,笑了笑:"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吃一次飯?"

賀行望看到她的視線停在自己的手上.

他下意識地伸手去摸,沒多久的訂婚戒指,他眼里多了些不耐:"沒有時間."

吳雪晨沒想到自己又被拒絕了:"一次--"

"如果有這個時間."賀行望碰了下冰涼的戒指:"未婚妻會更需要我陪."

說完,他徑直離開,又稍頓.

吳雪晨以為他臨時改主意,上前一步.

然後就聽見賀行望冷冷的聲音:"吳老師有這麼多時間說話,不如重新思考一下當老師需要的資格."

看著賀行望和齊初銳的視線在自己眼前消失,吳雪晨才咬了咬唇,不甘心.

身後有聲音:"吳老師這是在氣什麼呢?"

吳雪晨一扭頭就看到對方幸災樂禍的表情.

"你說我要是把這視頻發出去會怎麼樣?"對方晃了晃手機:"這是有問題要說,還是想勾引呢?"

"你去發吧."吳雪晨冷冷地盯著她的手,半晌直接離開,"我好像並沒有說什麼勾引的話."

她向來不會留把柄.

今天和賀行望的對話也頂多意思上是那個意思,但要真是深究,她根本什麼也沒說.

只要她還是齊初銳的班主任,就還有機會.

-

出校園後,車平穩地行駛在路上.

齊初銳只看到賀行望和班主任在說話,但離得遠,沒聽到說的是什麼,也不打算問.

一直到他聽到身旁的聲音.

"你們班主任平時怎麼樣?"

賀行望偏過頭看他.

長開了之後齊初銳和池穗穗還是很像的,不過池穗穗看上去比較柔,偶爾妝容冷豔的時候會和他更像.

齊初銳確定是賀行望在問,回過神來,認真回答:"比較理想化,喜歡說道理."

"嗯,還有呢?"

賀行望搭在膝蓋上的手指點了點,半眯起眼.

"其他的我不太關注."齊初銳想了一下,只說了一句:"但我更喜歡之前的班主任."

賀行望微微頜首.

齊初銳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問,想問原因,又怕得不到回答,繃著一張臉,一路上全在糾結"問還是不問".

等糾結完,已經到家了.

"……"

早知道不糾結了.

家長會開完的消息,齊初銳給池穗穗發了條消息,想了想,又把賀行望問自己的問題問了一下.

齊初銳:姐夫為什麼這麼問?

池穗穗回複:現在叫得這麼順口?

對面沒聲了.

池穗穗就逗了一下,才重新回:可能是他聽出來你們班主任不專業,這事我會問問.

目前來說,他學習最重要.

齊初銳回了個好字.

池穗穗放下手機,又接到了中躍科技那邊的電話:"您好,我們顧總現在不在南城,恐怕不方便接受采訪."

"顧總大概什麼時候回來?"

"這我不太清楚,不好意思."

問一個前台也問不出什麼,池穗穗沒有為難她,說了句謝謝之後就掛了電話.

張悅然也在這時候發來一個文件:穗穗,這是我收集的資料.

池穗穗一抬頭,對上她的笑容.

她挑了挑眉,打開文件,看到上面的資料都是一些在網上一搜就能搜到的,甚至其中有的翻譯錯誤都沒改.

以張悅然的本事,自然是敷衍的.

正好是午休時間,張悅然路過身邊時,池穗穗直接叫她:"張悅然,你的文件不合格."

張悅然臉色一僵:"我已經做好了."

"是嗎?"池穗穗表情冷淡,抬眼看她:"這句話說出來你自己相信嗎?"

"為什麼不相信."張悅然唇角一勾:"主任讓我協助你,你讓我做的我也做了."

"那我就親口告訴你."

池穗穗椅子轉過來面向她,手指交叉,抬了抬下巴:"文件第二頁的第三行,翻譯錯誤.畢業幾個月,英語就忘了?"

"……"

張悅然還真沒注意.

明明她是站著的,居高臨下地看著坐著的池穗穗,卻偏偏讓她有種異樣的感覺.

"你也說了是主任讓你協助我."池穗穗站起來,漫不經心開口:"那就做好一個協助者的本分."

和她玩小花樣,也不看看時機.

池穗穗說完就從她身旁離開,和對面的蘇綿一起離開了辦公區,留下張悅然在原地咬牙.

半晌,她才冷哼一聲.

這個任務是她從老同學那里聽來的,中躍科技的老板根本就不接受采訪,所以她才故意推薦給了主任.

現在看池穗穗尚且還得意著,采訪任務到時候完不成可就是她的問題了.

張悅然這才抬頭離開辦公區.

-

傍晚下班前,池穗穗終于收到了張悅然新發的文件.

這次上面的錯誤倒是沒了,恐怕被她中午說了一頓,又加了一些資料內容.

臨近下班,她也不想去找張悅然.

一下班,池穗穗干脆帶著資料回了柏岸公館,才開門,就聞到了一絲濃郁的香味.

賀行望在家.

池穗穗將資料放在玄關上,直奔廚房而去,就看到賀行望在那里做菜,還穿著圍裙.

這圍裙還是她之前買的,當然也是女款,穿在高大的男人身上顯得有些小,看上去很奇怪.

池穗穗有點想笑.

聽到腳步聲,賀行望轉過身,嗓音清冷:"回來了?"

"對啊."池穗穗搭在中島台上,想起一件事:"初銳說你問他班主任,是有什麼問題."

"他需要換一個班主任."

賀行望不急不慢地開口,並沒有隱瞞的意思:"我已經和校方提過了."

"動作這麼快,看來是班主任做了什麼."池穗穗眯了眯眼,一下點破:"我來猜猜--"

話剛說,放在餐桌上的手機響了.

賀行望一道視線撂過去,又很快收回來,溫聲開口:"穗穗,我現在不方便."

"誰讓我是你未婚妻."

池穗穗隨口丟下一句,去把手機拿了過來,上面是個微信視頻,對面的名字她也知道.

之前還拿過銀牌的李懷明.

她遞到了賀行望的面前,一邊手指在上面點了接通,里面很快就傳來聲音:"賀神!"

賀行望一眼看過去,視頻對面好幾個人.

"你在做飯啊?"

李懷明和蘇治他們都在同一個地方:"教練讓我們問家長會開完了沒,他在暗示你趕緊回來."

他毫不猶豫出賣了教練.

"下午回去."賀行望將手上的水擦干,從池穗穗的手里接過手機:"不用急."

"我們不急,教練急."李懷明吐槽:"這不是快到世界杯,他又開始了."

池穗穗在後面聽得蠻好玩的.

她伸手把賀行望手里的小西紅柿拿走,直接咬了一口,入口即酸,臉瞬間皺成了一團.

賀行望見她這樣子,唇角弧度微勾.

池穗穗不挑食,但有一樣不喜歡,那就是不喜歡酸的,不巧,剛好今天碰到了.

鏡頭這邊,幾個人睜大眼.

教練!

賀神突然對他們笑了!

"應該是不小心買錯了."賀行望伸手過去,嗓音溫涼,垂眸看她:"吐出來."

"……"

李懷明他們又聽懂了,原來不是對他們笑的.

不過他們一下子就想到了什麼.

之前賀神公開說自己有未婚妻,這又是在自己家里,不會對面就是未婚妻本人吧?

池穗穗沒吐他手里,吐在了水池里.

還不忘抱怨:"你買的."

嘴里那點點酸味還在,她接過賀行望手里的水杯漱了下口,這才感覺舒服一點.

對面幾個人都不由自主豎起了耳朵.

這個聲音好耳熟!

這是直播未婚妻掉馬現場嗎?

上篇:39|39(二更)    下篇:41|41(一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