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45|45(一更)   
  
45|45(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帖子里的內容徹底變了風向.

過了十來層, 才有人說芒果西米露並不是工作人員,而是微博上幾個爆料號之一.

微博經常會有什麼爆料阿姨, 爆料叔, 以代號爆料明星之間的秘密,真真假假混合, 吸引吃瓜群眾.

今天綜藝上熱搜官宣即將開拍, 這個爆料號也不知道哪里來的料, 帶著css的縮寫發了微博.

原本正常情況下不會有人信.

因為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 城市中會說娃娃親的很少, 最多會訂婚一類的.

但是結合晚上那個工作人員的帖子, 這明顯就是事實, 就是池穗穗以這個理由拒絕了戀愛綜藝.

一個說素人戀愛的帖子火了, 一直飄在首頁.

看的人也越來越多.

池穗穗我看還是不要回老家了,愚昧是改變不了的.

現在不是事業還不錯嗎,電視台里工作, 又長得漂亮, 男朋友那不是大把的選.

我竟然覺得她還是別拒絕得好.

樓上+1,沒拒絕上去還可能戀愛到一個精英男性,這拒絕的樣子像是已經被洗腦回家結婚.

我都想去告訴節目組了, 再加把勁去邀請.

被洗腦的人是很難改變想法的.

我覺得她最近工作不錯, 老板應該不舍得放她離開.

真想辭職,誰能攔得住.

不說理由是不是真的,我覺得能想到這個理由就說明了一些問題,池穗穗快點自立起來吧……

底下還有人搬運新聞, 事業有成的女性被叫回家之後,被愚昧的家人拖著嫁給了一事無成只有窮懶的摳腳大漢.

最後熬死在小山村里.

之前上熱搜時,網友們通過各種證據以為她是山村少女,努力學習才來到了南城這個大城市的繁華圈.

雖然池穗穗後來微博抽獎現金,但改變想法的人並不多,因為一個想法一旦根深蒂固,會很難被拔除.

池穗穗看了一半,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娃娃親對象是摳腳大漢?

她想了下賀行望那個神顏,還有萬千粉絲每天都在打卡等新圖的發言.

這要是摳腳大漢,那其他比不上的人連摳腳大漢都算不上.

蘇綿顯然也看到這了,一臉無語,又特別想笑:哈哈哈哈哈哈他們說的摳腳大漢是賀神啊!!

蘇綿:賀神發出一個黑人問號.

宋妙里百忙之中抽空回複:穗穗,又到了你采訪的時間,去問問賀行望對他成為摳腳大漢的事有何感想.

兩個人一唱一和.

池穗穗退出論壇不再看,順手回複:匿名論壇上的事而已,和他說又沒什麼用.

她一個素人,這種事帖子翻幾頁頂天了.

蘇綿又問起之前被扒是戀愛綜藝工作人員的帖子:她怎麼好意思說是穗總態度不好的?

和穗總相處過的人都知道,自己態度不好,穗總才會反懟,平時她溫柔還體貼.

池穗穗不甚在意:鬧大了我有聊天記錄.

除非工作人員沒腦子.

不然這種有實錘在別人手上的,頂多就是個去匿名論壇尋求共同感的小人物.

這年頭,說個實話都沒人信了.

蘇綿:那可以,不過我猜,這種不是當紅明星的料,帖子最多一晚上就結束,第二天又會有新瓜出現.

網友們就是這樣一茬一茬吃瓜.

池穗穗也是這麼想的.

但事實發生了一些微小的改變.

帖子因為最後討論到一些愚昧行為上,就如同性別對立帖一樣,一直飄在首頁.

看的人越來越多,魚龍混雜,有人只在帖里回複,還有人不回複,但是把帖子投給了知名營銷號.

百萬大v一發這投稿,一些每天討論各種現實的微博網友們發言積極,很快就轉評過萬.

這麼好的熱度,營銷號哪里肯放過,背後推波助瀾,而熱搜,也很快出現.

-

第二天是周六.

池穗穗在家里吃了早餐,將早間新聞看完,又無事可做,干脆拉了拉大提琴.

家里是有琴房,但池穗穗今天不怎麼想去,就坐在客廳的陽台上拉,宋姨在菜園子里.

清晨的暖陽沐浴在她身上,輪廓變得無限柔和,低沉的琴音回蕩在空氣之中,又鑽入身後的家中.

一直到她停下,池穗穗回頭才發現齊信誠站在自己背後聽.

"好聽."齊信誠笑眯眯地誇:"和你媽媽拉得一樣好聽."

當初他就是因為看了一場表演一見鍾情的.

池穗穗從小想學的樂器很多,他也贊成,從吉他鋼琴到小提琴,大提琴等等,最終留下來陪伴十幾年的還是大提琴.

"我記得以前你還小,都沒有大提琴高,還非要拉."齊信誠回憶了當年的場景,"我們都被你逗笑."

小女孩拉著大提琴,不夠高就讓端椅子.

還特別喜歡秀,驕傲得不行,學了一首曲子就要彈給別人聽,賀行望那時候也小,來家里的時候每次都被迫聽.

完了還要把她從椅子上抱下來.

現在想想,池穗穗似乎小時候玩得好的男孩不多,就賀行望一個,宋成睿也是因為宋妙里的緣故.

"爸,你今天不用去公司?"池穗穗將琴弓放下.

"要去."齊信誠說,又突然問:"你今天不上班,也可以和我一起去."

他就一兒一女,以後家里的公司必然是有她的一份子的,更何況她快結婚,早點了解不是壞事.

池穗穗想了幾秒,"好."

她也確實很久沒有去家里的公司了.

齊氏的總部就在南城,因為是做零食業起家的,公司隨處可見一些零食的標志和圖畫.

而且對于自己的員工,公司是很大方的.

所以很多人都擠破了腦袋想進齊氏,就算進不了總部,還有其他分公司.

池穗穗和齊信誠走的是專用電梯,從停車場直達,根本就不會路過員工所在的區域.

看著電梯數字一直往上,她突然笑了一聲.

齊信誠扭頭:"來公司這麼開心?"

"不是."池穗穗笑著回答:"我想起微博上的一些小說劇情,可以在公司各個地方偶遇總裁."

事實上去公司各處的大多是特助.

就比如齊信誠,他基本上一年可能就那麼一次視察,其余時間都是助理傳達各種訊息.

齊信誠不太懂這些,但不妨礙他說:"這是不可能的,二十樓無關人員不得入內."

以防資料被盜.

總裁辦公室這一層樓的員工很少.

除卻總助,秘書室倒是有好幾個秘書,每天自己的份內工作也不少,畢竟這是集團總部.

看到齊總身旁跟著一個年輕女孩,都有點好奇.

總助將辦公室的門關上,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前,就被人攔住:"總助,齊總身旁的那個--是誰啊?"

他們一直知道齊總和夫人感情很好,今天突然帶一個年輕女孩過來,很難不讓人想歪.

總助冷著臉看她們:"還想在二十樓繼續待著,就把自己腦子里的水倒倒."

"……"

一群人僵著臉離開了.

雖然沒得到答案,但並不妨礙她們猜測--既然不是那種意思,那最大的可能是女兒?

齊總是有個女兒沒公開過.

今天帶到公司,是已經准備開始培養接班人的意思了嗎?她們琢磨著過不久可能千金大小姐就會空降公司.

齊信誠每天的工作很多,集團下面各個分公司,涉及到重點項目的文件最終都是要他過目.

池穗穗看過各種類型的新聞,財經類的,管理類的,文件大多能看懂.

待了一整天後,她才提前離開.

從電梯下去後,池穗穗開她爸的車離開,一路暢通,直到停車場接近門口時,有不對勁.

一個年輕女孩兒站在那里.

停車場里很暗,但是車頭那有光,車牌號清楚,再加上公司里開這車的也就齊總一個.

"齊總!"

池穗穗聽到車外的聲音,挑了下眉.

"齊總,那個我的車壞了……可以請您載我一程嗎?如果不方便,到路口放下我就可以!"

女孩也沒看玻璃,直奔車旁駕駛座.

隔著一層車窗,沒人看得見里面坐的是誰.

對方說了這麼多,池穗穗很給面子地按下車窗,轉過頭看她:"攔車之前不看看車里坐的是誰?"

女孩顯然是沒想到車里坐的不是齊總,而是一個和她差不多大的漂亮女生.

"你是誰,你怎麼坐著齊總的車?"她心嚇得怦怦跳,卻裝作鎮定地質問.

"我能開這車,當然是有鑰匙."池穗穗慢條斯理地開口:"怎麼,你以為我是誰?"

對方啞口無言.

她想猜測是小情人,但是看樣子明顯不是,而且齊總也沒有傳出過這樣的緋聞.

"我……我車壞了."對方後退一步,"我不是故意攔車的,我不打擾您了."

她轉身想走.

池穗穗低頭,目光在她衣服上的胸牌上掠過,上面寫了個名字,還有點好聽.

再抬頭看,長得也蠻清純.

"有這種小心思,可能去別的公司更好."池穗穗撂過去一道漫不經心的眼神,"齊氏,不適合你."

她對別人的任何選擇都不干涉,但這個選擇恰好和她有關,那麼就不行了.

同樣的年齡,卻是截然不同的想法,本身在這里攔車就是抱著一種異樣的想法,被當眾戳破的羞辱感.

等車開走了,女孩才咬著唇,沒讓自己哭出來.

-

出了停車場,外面很亮.

在路邊停下時,池穗穗直接把這事發給了齊信誠,讓他去處理,順便也帶上了藍牙耳機.

自家老爸的消息還沒回,蘇綿的電話直接就來了.

"穗總,昨天晚上那個綜藝擬邀嘉賓名單曝光的事情你還記得嗎?今天居然上熱搜了那個帖子."

蘇綿一長串說下來都沒怎麼停頓:"而且網友的討論重點全是你拒絕的事情!都在說什麼摳腳大漢,讓你別管家里的娃娃親."

今天早上她看到熱搜的時候都震驚了,網友們是真的太閑了嗎,這樣的事情都能上熱搜.

後來她仔細一想,懷疑是營銷號或者是綜藝節目組為了熱度,拉穗總出來炒.

給人一種未播先火的跡象.

"我知道了,先不用管."

池穗穗一聽就覺得不對勁.

她一個素人,又不是曝出什麼事,這個明顯是後面有人推,而網友,只是被推出來當槍使.

"穗總,那你現在在家嗎?"

"不在."池穗穗回了之後,突然想到了什麼,玩笑道:"去慰問慰問摳腳大漢本人."

蘇綿差點笑死.

池穗穗本來打算回柏岸公館的.

但是這事還和賀行望有關,她干脆轉道直接去了射運中心,說不准借勢公開.

下午時間,射運中心都在訓練.

有了上次的事情,這次池穗穗進去相當順利,大概是賀行望或者朱教練打過招呼.

雖然離得不是很近,但她還是能聽見此起彼伏的槍擊聲,和電影里的那種差別很明顯.

池穗穗沒有去打擾他們訓練,就只去了賀行望房間,這邊用的密碼鎖,上次賀行望就和她說了.

等坐在床上了,她才發消息給他.

我今天來這邊了,在房間等你.

發過去之後,池穗穗臉色古怪了一番.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話很有歧義的樣子,她懷疑自己是被蘇綿和宋妙里經常聊天開車給帶歪了.

池穗穗丟下手機,又玩了下飛鏢.

才沒幾次,門外就傳來密碼鎖的按鍵聲,她停下手,看到賀行望推門而入.

他還穿著國家隊的隊服,耳邊有碎發,抬眸看過來時的漆黑眼神尚留一絲持槍時的冷靜.

池穗穗差點入了神.

"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她把手里的飛鏢丟下,走過去,"朱教練不會覺得我打擾你吧."

"不會."賀行望說.

池穗穗遞了張濕紙巾過去:"擦擦手."

她看著賀行望接過,修長骨感的手在指間穿插,漫不經心地動作最能勾引人.

池穗穗看得入神的時候,對面的賀行望卻忽然抬頭,捉住她的手腕將她帶了過來.

她猝不及防撞進他的懷里.

才剛抬頭要問話,眼前覆蓋下一片陰影,徑直吻住她,連帶著呼吸都被掠奪.

池穗穗來不及反應.

等她回過神時喘氣,抵著他胸膛的手推了一下.

這一推,她唇角被輕咬了一下.

賀行望松開她,兩人的呼吸都不太穩,但他特別淡定.

池穗穗摸了下唇角:"你當心我去微博掛你,我的十來萬粉絲可大多都是活粉."

"你可以去."

池穗穗見他有恃無恐的樣子,撇了下嘴:"或者,你選擇出現在采訪里面?"

賀行望偏過頭看她,若有所思,緩緩開口:"新聞稿里寫這個能發表?"

上篇:44|44(二更)    下篇:46|46(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