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51|51(一更)   
  
51|51(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酒店頂樓之下, 所有夜景盡收眼底.

池穗穗一松開,身前的金牌就晃了一下, 垂在那兒, 她用手去理正,卻被抬起了下巴.

這下, 可以說是真正的嘗了.

她靠在玻璃花房上, 剛好被光線擋住眼, 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 感覺很奇妙.

池穗穗和賀行望並不是第一次接吻, 從之前的被美色誘惑, 到如今已經可以算熟練.

唇齒一股子糖果的甜香味.

到後來, 賀行望已經分辨不出來自己鼻尖嗅到的她身上的清淡香味, 還是舌尖嘗到的果味.

相互疊加,又分別不同.

不知過了多久,池穗穗才借著他的手腕站直, 本想說話的, 但是沒原因地笑了起來.

賀行望也默不作聲地站在那,抬了抬手臂.

兩個人像是要去參加晚宴的模樣.

池穗穗抬眸看他,視線半晌又往下, 最後停在滾動的喉結上, 眼神一閃,就上前咬了下.

砰.

賀行望下意識退後,悶哼一聲,撞上了身後地上的藤椅, 直接跌坐在了上面.

池穗穗當然也是重心不穩.

藤椅托著兩個人晃來晃去的.

"疼不疼?"池穗穗明媚一笑.

"不疼."賀行望伸手摸了下脖頸,剛剛的感覺還留在上面,對他來說力道完全不夠.

只是太突然了.

"對了,我讓他們明天空運兩條魚過來."池穗穗忽然想起什麼,"明天晚上可以讓這邊主廚處理一下."

賀行望眉峰微皺,"嗯."

他看了眼池穗穗,將她剛剛弄亂的衣服整理好,低聲說:"十二月我們需要去集訓."

池穗穗問:"集訓?"

賀行望頜首:"所以未來一段時間都不會在南城."

因為南城這邊的天氣冬天比較冷,他們集訓的地方在更南方,天氣暖和,更容易放開,沒那麼多條件.

池穗穗眨了下眼:"好吧."

他們很少有機會能說上話.

池穗穗之前還有一種自己和軍嫂差不多的感覺,男朋友一天到晚不在家里,但她比軍嫂又容易一點.

賀行望的手機屏幕突然亮了起來.

上面是朱教練的名字.

看來是出來時間太久,朱教練有點兒擔心了.

"你接吧."池穗穗促狹,催促道:"不然朱教練還以為我把你弄到哪里去了."

朱教練果然很擔心:"行望你的事情談完了嗎?時間不早了,明天還有比賽呢……"

"快回來了."賀行望言簡意賅.

"那就好."朱教練長舒一口氣.

他這次帶隊來這邊,最放心的隊員就是賀行望,當然最重點的也是他,不容許出現任何問題.

朱教練恨不得自己分裂成無數個自己,一個個跟在隊員身後,防止一切可能出現的問題.

"朱教練."池穗穗輕快地打招呼.

"……"朱教練狐疑地問:"行望,你身旁……我剛剛是不是聽到有人在叫我?"

"對."賀行望垂眸看向池穗穗.

池穗穗干脆又叫了一聲:"這麼幾天沒見,朱教練就不記得我的聲音了?"

"池記者也在啊."

朱教練雖然之前有猜到兩個人在一起,但是真正知道,還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戀愛可是一大影響因素.

賀行望怕他又胡思亂想,又啰嗦起來,當機立斷掛了電話:"五分鍾後回去."

說五分鍾是真的五分鍾.

只不過回去的路上,池穗穗和他一起下電梯的.

這邊高層是套房,住的人不多,也基本不會出來,一路上他們連個人影都沒有見到.

賀行望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朱教練正等在那里.

"咳咳."朱教練佯裝剛到,"我就是來問一下,金牌要不要我幫你保存."

賀行望頓了下,認真說:"不用了教練."

朱教練還記得之前的事,"那你金牌還在嗎?"

"不在了."

"……"

這才剛拿到幾個小時,金牌捂熱了嗎?

朱教練露出懷疑人生的目光,半天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唉聲歎氣地離開了.

年輕人的戀愛,他不懂.

-

第二天是比賽的最後一天.

團體賽比起單人比賽,關注度沒有之前那麼高,但是因為賀行望昨天的采訪事件,導致今天來的人非常多.

池穗穗到的時候還早,檸檬茶已經坐在位置上了.

檸檬茶問:"穗穗姐,你說比賽結束,我們能看到賀神的未婚妻和他激情擁抱嗎?"

"……不能."

"真的嗎?"

"真的."

池穗穗也不知道這小姑娘腦袋瓜里裝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又天真又可愛.

檸檬茶和眾多粉絲一樣,對于這個被賀神一再隱藏的未婚妻相當關注,甚至連成績都不關心了.

池穗穗問的時候,她回答:"反正賀神肯定是第一,這又沒什麼好擔心的."

"……"

行吧,都怪賀行望太強.

網上的熱搜掛了一整晚還沒有褪去,蹭熱度的營銷號數不勝數,都想借機漲粉.

池穗穗的微博安安靜靜.

她這次來,就連微博定位打卡都沒有發,除了自己相近的人,甚至都沒人知道她來了.

不過網友們眼睛還是很利的.

導播鏡頭有那麼一掃而過在她身上,被人截圖了出來,現在微博轉發都好幾千了.

小姐姐是真的轉粉了哈哈哈哈.

實不相瞞!我也想現場去看!可是沒有機會.

這種死亡鏡頭下,池穗穗還能這麼漂亮,絕了.

愛了愛了!

池穗穗的微博又漲了一點粉.

她不經營自己的微博,但是每天都在漲粉,短短幾個月時間,就已經到了二十來萬.

很神奇的一個情況.

團體賽照舊是全程直播的,微博上的直播通道現在彈幕已經無法看清,必須屏蔽一部分才行.

我是來等著看賽後采訪的.

+1+1

今天會不會被采訪說自己想要孩子了?

這應該沒那麼快.

討論討論著,運動員就一起出場了.

這次比賽的運動員很多,場上一眼看過去,國內國外,金發碧眼的外國運動員們更惹人注意.

鏡頭給的遠,只能看到賀行望頎長的身形.

一直到賀行望出場,導播鏡頭終于給了他一個近景特寫,突如其來的懟臉直播.

站在賽場上的賀行望眉目清淡,冷淡嚴謹,絲毫看不到任何情緒,清冽的眼神直視前方.

修長的手指握著手中的槍.

網友們差點呼吸都停了.

隔著眼鏡我都能看到銳利的眼神.

我感覺這槍下一秒就打中了我的心髒,我死了!

我提著雞籠來了!姐妹們!

賀神脖子上怎麼了?!那一塊是什麼?!

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看到,是被蚊子叮了嗎?

一條彈幕飄過去.

所有的眼睛都都在看臉,壓根就沒注意到脖頸,被彈幕這麼一提醒,紛紛轉移下去.

幾秒後,特寫鏡頭轉開.

雖然只有那麼一點時間,但是大家都看到了一點,猜測各有不同--

有說蚊子咬的,莆田天氣暖和,猜測符合.

有說吻痕,未婚妻說不定就在莆田,結合時事.

但是得到大部分人同意的還是牙印這個猜測,因為痕跡有點兒太明顯了.

都別說了,就是牙印!我剛剛咬了我男朋友,一模一樣,只不過賀神的有點早而已.

突然有點心疼你男朋友哈哈哈哈.

這就開始秀恩愛了嘛.

賀神:怎麼回事?拿金牌還被咬?

有敏銳的營銷號看到這上面的內容,眨眼間就發了關于牙印的新微博.

沒多久,微博又爆了.

--#賀神 牙印#

-

因為賀行望本人還在比賽,沒接觸網絡,所以兩家都沒有直接撤熱搜.

比賽一結束,池穗穗就接到了蘇綿的電話:"臥槽?!穗總,網上的新聞是不是你?!"

"什麼新聞?"

"就是賀神脖子上的牙印啊?"

池穗穗下意識地看向下方正在接受采訪的幾個人,賀行望也在其中,從這個角度完全看不到.

她清了清嗓子,壓低聲音:"我昨天沒怎麼用力,這麼容易就留痕跡嗎?"

"……"

蘇綿耳朵尖都紅了,感覺自己聽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好羞恥哦.

可是她還想多聽一點.

"那我也不知道……"蘇綿磕磕巴巴地繼續說:"反正新聞上全是牙印的圖,會不會他們認出你來?"

池穗穗失笑:"這怎麼認出來?"

一個牙印,難不成還要掰開嘴對一對牙齒合不合適嗎?

"說的也是."蘇綿回過來神,"我覺得賀神就是故意的,拿冰敷一下就能消的."

是不是故意的沒人知道.

但是被人咬出牙印是人人都知道的.

因為有之前賀行望的預防針,所以網友們的第一想法還是未婚妻做出來的.

但網上言論必定不是只有一種.

一種說賀行望人設崩塌,昨天下午才艹的深情人設,晚上就耐不住寂寞了.

一種說是約了被故意留下的.

池穗穗:?

你們是對國家的管理沒有信心.

能在朱教練的管理之下出丑聞的,基本上沒有可能,昨晚才多長時間朱教練就沒忍住打了電話.

之所以會有這兩種,因為在牙印熱搜上了之後,就有好幾個網紅出來發了似是而非的照片.

當然這種一看就是假的.

但這件事熱度夠大,即使是假的,被罵了一通,也被網友們罵上了熱搜後排.

甚至已經有營銷號發起了投票,到底是誰咬了賀神,十幾萬人給出了選擇,超過80/都覺得是未婚妻.

場館內的比賽已經結束.

池穗穗去微博刷了下,直播界面現在全都是其他人,但是彈幕卻直接聊起來了天.

賀神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

雖然從未見過未婚妻本人,但我覺得未婚妻好可愛啊,為什麼為什麼?

那麼問題來了:賀神究竟什麼時候結婚?

不要等了!比賽結束馬上拉去民政局!

你們看看時間,比賽結束回南城是周末,不上班的.

哦,那賀神就再等兩天,反正也不是我等哈哈哈哈.

池穗穗毫不懷疑,自己現在發條微博說自己是未婚妻,一分鍾後就能上熱搜.

這也太能聊了.

從來莆田的那天到現在,兩件事都出乎她的預料.

池穗穗公開場合接受過無數種恭維,體驗過無數次不一樣的彩虹屁,都沒能有一次如這樣.

尤其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是她的情況下.

一種別樣的甜蜜感.

而這種感覺,只能由賀行望帶來.

池穗穗坐在椅子上,耳邊是觀眾們接連不斷的歡呼和討論,空氣里回蕩著解說的聲音.

她再次打開手機,看到了一條新消息.

齊初銳:#圖片

池穗穗點開圖,是從南城到這邊來的票.

周五了,齊初銳剛好放假.

池穗穗狐疑問:放假了在家里玩玩,比賽已經全部結束了,你到這邊來也看不到.

齊初銳:我看到新聞了.

池穗穗:然後呢?

對面正在輸入中好一會兒,消息才發出來.

齊初銳:電話沒打通,我自己過來問.

池穗穗對于這個弟弟說話言簡意賅的習慣第一次覺得有點不好,只能繼續問.

還沒發出去,家里池美媛的電話來了:"初銳不聽勸,非要去你那邊,問也不說原因."

"姐."電話那邊叫了聲.

池穗穗應了聲:"你是要來莆田一日游嗎?"

手機被池美媛遞給齊初銳,少年人特有的嗓音微沉:"我有事要問賀神."

行望哥都不叫了?

池穗穗挑眉,忽然明白了什麼,輕聲問:"讓我猜猜,是不是要問熱搜的事情?"

"……"

"下次吃瓜別只吃一半."池穗穗忍住笑,一本正經地說:"不用問了,除了我還有誰敢."

上篇:50|50    下篇:52|52(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