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59|59(一更)   
  
59|59(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賀氏的特助就是過來送文件的, 一離開柏岸公館,就給賀行望打電話彙報了結果.

"穗穗小姐看起來很開心."

收到禮物當然會開心, 賀行望很了解池穗穗的性格, 她喜歡收禮物,至于禮物貴重不貴重, 她的心情都是那樣.

重點是收的時候, 如果是親近的朋友, 她會更開心.

得到了真正的答案, 賀行望就沒再過問, 繼續處理手頭上的事情.

池穗穗獲得了一個新聞社.

成了自己的老板.

她仔細地看了下文件, 發現這個新聞社是列在一個視頻網站下的, 而這個視頻網站正是最近熱鬧的.

池穗穗去查了一下.

這視頻網站也已經姓了賀.

現如今電視機沒什麼看, 視頻網站非常有前途,池穗穗之前聽說賀氏想伸手這塊蛋糕,之前就在規劃.

重建一個需要太久的時間去處理, 但是收購就很簡單了, 賀氏直接剛好收購,只需要整理.

恐怕網站的會員們還不知道這視頻網站已經換了人.

池穗穗將張悅然的合同單獨拿了出來,放進了自己的包里, 然後去電視台上班.

沒辭職之前, 她還是一個明面上的社畜.

電視台最近因為張悅然突然曝出來的新聞弄得焦頭爛額,主任每天都要罵上兩遍.

池穗穗到的時候,辦公室一陣低氣壓.

"這事是張悅然捅出來的簍子,怎麼我們反而受氣, 氣死我了."蘇綿翻了個白眼.

"原因很簡單."池穗穗說.

"什麼原因?"蘇綿好奇問.

池穗穗眼尾揚了一下,沒直接說而是說:"她請了一周的假,目前已經過完了,今天是必須來的."

以張悅然的性格,不可能丟掉自己辦公桌上的東西.

池穗穗去主任辦公室說了離職的事,主任心情不好,很驚訝:"為什麼在這時候離開?"

"有私人原因."池穗穗微微一笑:"而且我接下來應該不會再去電視台任職."

主任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她要回家當白富美了.

他這個職位,當然是知道池穗穗不簡單,而且這麼短時間以來,更加確定,只不過不知道具體情況而已.

池這個姓確實讓很很難猜.

池穗穗在南城電視台實習了幾個月,工作了半年,履曆一直很優秀,就算是離職也是皆大歡喜.

她出來時,剛好碰上張悅然回來.

經曆過興奮劑事件,她的名氣更上一層樓,雖然不是好的一方面,但她現在學會了不在意.

雖然預料會收到主任的一頓罵,但張悅然左耳進右耳出,覺得並不是什麼大事.

而且她已經離職了,看到池穗穗,她就笑了一下:"穗穗,微博上的事你光懟我有什麼用?"

池穗穗問:"我懟你了嗎?"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聲線冷淡:"麻煩張記者糾正自己的措辭,我那是內涵."

池穗穗是公開內涵.

蘇綿小聲地笑了起來.

這個人就是不長記性,每次都被穗總打回來,還要鍥而不舍地上去,今天也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

"嘴上逞能沒用."張悅然冷哼一聲.

"你很快就能知道有沒有用."池穗穗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每次一這樣,張悅然就後背發涼.

她仔細地回想了一下,除了這次的新聞她也沒做什麼,而且她今天就會離開電視台.

新的公司她找到了,新聞社上家是目前國內最好的視頻網站,會員人數以億計算.

她加入後,沒有國企里的電視台里的這麼多條條框框,而且新聞還可以直接上視頻網站.

這可渠道更多人看.

張悅然神清氣爽地去了主任辦公室.

"穗總,就應該懟死她."蘇綿一拍桌子,"看她這麼囂張,我就想打她一頓."

池穗穗和主任提了離職,但是交接還要一段時間.還好這邊有實習生已經能頂上正常職位,幾天時間就可以.

她給蘇綿發消息:想換單位嗎?

蘇綿:什麼?

池穗穗:我現在有個新聞社,你願意來嗎?

新聞社是收購的,賀行望已經處理好了一切,她過去就能走馬上任,但員工如果是熟悉的,那更好.

這消息一出,蘇綿瞬間腦補了許多.

怕不是被張悅然氣的?

在這電視台里面待著確實很好,但她也很想和穗總一起工作,思考了一天,最後決定了.

-

幾天時間,法院傳票已經寄出.

網上的事情熱度還是很高,即使是澄清了,但是每天都有無數人在討論.這就是賀行望曾經不願意自己的名字和丑聞放在一起的原因.

聽說某記者離職了?

南城電視台都宣布了,呸,要我說就不配當記者,搞什麼春秋筆法,當我們是傻子呢?

造謠了一通就這麼跑了嗎?

反正我今年每天都會去罵她,汙蔑我賀神的成績,我看你干脆改國籍算了.

與此同時,傳票直接就被送到了周徐程那邊.

彼時周徐程正在公司里上班,快遞是同事幫他簽收的,同事是個大嘴巴:"小周,你的快遞."

這個公司很小,工資也不高.

大型的公司在賀氏的原因下根本不可能錄用他,周徐程只能在不知名小公司里工作.

"什麼快遞這麼薄?"

同事笑著問,順帶看了下寄件人.

法院地址赫然在上面.

等周徐程接到快遞的時候,周圍所有的同事都知道他收到了法院寄來的東西,想自己一個人看都不可能.

一打開,傳票映入眼簾.

起訴狀副本也在上面,一行行字一清二楚.

周徐程第一時間就想擋住,但人都已經看到了,看向他的眼神也變得詭異起來.

造謠別人還被起訴……

起訴的人還是賀神.

聯想到最近網上的新聞,同事們仿佛都明白了什麼,直腸子的人直接開罵:"周徐程你是腦子有問題嗎?"

周徐程面色蒼白.

他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查出自己,因為他其實什麼都沒做,不過是加了點水軍而已.

用的是小號,用完就丟,連ip他都想到了更改.

但賀氏還是能查到.

周徐程一直沒把賀氏放在眼里,在他心里賀氏就是一個大公司而已,除了賺錢還能做什麼.

他那麼謹慎還是被查到了.

幾天假期一過,張悅然終于決定去今日新聞社去上班.

她現在是明白了,黑紅也是紅,反正時間一過,沒人記得以前的事情.

她來到新聞社的時候,心情很好.

今日新聞社背靠巨頭網站,財大氣粗,大廈外面看起來富麗堂皇,人來人往.

張悅然微微一笑,她的職業生涯就該在這里才對.

她一路順著進了自己所在的部門,自己的東西昨天她也寄了過來,今天整理就可以用.

工牌昨天她也拿到了.

張悅然進去的時候,辦公區里不少人.

和電視台一比,這里的辦公區很大很時尚,張悅然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就要去找自己的位置.

結果張悅然一眼看過去,她昨天來看的自己的桌子,現在居然是被另一個人用了.

"你坐的是我的位置."張悅然的東西就被扔在了一個箱子里,丟在辦公區的角落里,她直接問了聲.

辦公區安安靜靜.

"老板讓我坐這里."那人不為所動,面無表情:"有什麼問題,你去找老板說呢."

一個呢字,讓張悅然怒火中燒.

但她轉而就想到了什麼.

她之前和新聞社簽的可是薪資十分高的,可見老板對她有多重視,難道是要給她一個單獨的辦公室?

還真是有可能.

瞧瞧這一屋子的記者,沒一個有名字的,她自帶大話題,也知道怎麼弄熱度,哪個老板不喜歡.

張悅然往里走,看到了一間嶄新的辦公室.

這辦公室從外面就能看到風格,極為專業,她第一眼就喜歡上了,推門就要進去.

結果門是鎖著的.

張悅然想想就找了個空位置等,直到前面門口傳來腳步聲,還有人的說話聲.

"今天的新聞需要您的全部過目."

"下午三點,是這周的例會."

"……"

彙報的聲音一陣陣的,伴隨著高跟鞋落在地上的擲地有聲,張悅然一下子就轉身看過去.

辦公室的門大開著.

池穗穗今天穿的是最新季的高定,一進門就脫掉了大衣,露出里面略單薄的職業裝,腳下是一雙私人為她定制的高跟鞋,在內里有刺繡了她的名字.

露在外的小腿筆直修長,一抬腿就能引走視線.

有節奏的落地聲敲擊在眾人的心上,再加上她的頭發被漂亮的挽起,有種特別的冷豔.

池穗穗就這麼一步步走到張悅然面前.

然後笑盈盈地開口:"你擋路了."

張悅然下意識地後退一步,等池穗穗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才後知後覺地回過神.

剛剛是池穗穗?!

她為什麼也在這里?!

辦公室的全部風景映入張悅然的眼睛里,她已經完全看不到了,張了張嘴,半天沒說出話來.

身後的助理立刻就在辦公室的門上放了標志.

總編.

很刺眼.

-

如同一場大夢驚醒,張悅然睜開眼時,在她不遠處,坐在辦公室里的依舊是池穗穗.

她喉嚨口發干,不願意承認什麼.

"你怎麼在這里?"張悅然問.

"這是我的新聞社."池穗穗坐在辦公桌後,雙手交叉,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她今天的口紅是正紅色,啞光的精致,一句話被她說得很輕松,沒怎麼用力,卻天生的有氣勢.

張悅然腦中空白幾秒.

她從沒想過自己在進入新單位任職的第一天,居然遇到了池穗穗,還成了自己的頂頭上司.

合同簽的時候,她壓根不知道.

池穗穗彎了下眼睛,漫不經心地開口:"我不僅在這里,我還能辭了你."

"……"

張悅然呼吸逐漸加重.

後面辦公區的一些記者們都豎起了耳朵.

張悅然的視線定在她臉上,幾天沒見,她不想承認池穗穗似乎比之前更好看了.

她驟然想起自己的合同.

"好啊,你就這麼辭了我."張悅然忽然想到了什麼,露出一個笑容,有恃無恐.

勞動仲裁可不是看著玩的.

池穗穗當然知道她在想什麼,慢條斯理地翻了翻張悅然的合同:"試用期一個月."

當初是為了吸引張悅然的條件.

現在成了毒藥.

張悅然對試用期從來沒放在心上,所以第一時間也沒想到,被這麼一提醒才記起來,臉色難看.

池穗穗說出的話語速不快,更顯得態度十分冷淡.

"一個出假新聞,又傳謠的記者,我覺得你的專業素養嚴重不符合我的新聞社."

張悅然被點出,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新聞是出了,但直白被點出又是另外一件事.

而且很多公司辭人都是用的這個借口,如果池穗穗找了個其他借口也就算了--

用這個理由,明目張膽地在羞辱她.

池穗穗合上合同,撐著臉:"氣我是嗎?想罵我對吧?是不是還想打我?但你沒有開口的機會,因為新聞社姓池."

辦公區里一片寂靜.

她的意思明顯又清晰.

到了這個地步,張悅然已經完全回過神來,周圍的目光都像是在嘲諷她,她恨不得立刻就走.

"等等."池穗穗叫了聲.

張悅然腳步不停,直到聽到身後的話:"人走了,記得把你的工牌留下."

"……"

張悅然原以為自己離開南城電視台,就可以遠離池穗穗.

滿懷期待,成了泡沫.

這才第一天,現在就連去財務部結工資這步都直接省了.

張悅然一把扯掉工牌,就要扔回去.

"對了,還有一件事."池穗穗又忽然開口,笑意淺而未達眼底:"記得簽收傳票,法庭見."

上篇:58|58(二更)    下篇:60|60(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