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60|60(二更)   
  
60|60(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法院傳票?

張悅然的腳一下子在地上生了根, 第一反應就是她說的是假的,她的新聞都是事實.

幾年前是有人舉報賀行望服用興奮劑.

這次也是網上有人說賀行望服用興奮劑.

從頭到尾她沒有確信地說過一句, 張悅然知道說得太肯定容易出問題, 所以用了春秋筆法暗示.

正因為這樣,輿論再怎麼樣, 對她而言都沒有損失, 不過是被人罵兩句而已, 不看微博什麼事沒有.

去法院不可能的……

張悅然轉過身看著池穗穗, 想要確定她只是為了警告自己才說的這話.

但是她只看到了池穗穗冷淡的表情.

張悅然後退一步, 徑直離開了新聞社.

辦公區瞬間安靜下來.

有人把池穗穗辦公室的門給關上, 池穗穗估摸著法院的傳票應該是快到了, 所以才會和張悅然說.

好讓她有個心理准備.

對于這次的事情, 池穗穗不想放過,賀行望也同樣如此.

池穗穗第一天上任當老板,就放了一把火, 神清氣爽, 在朋友圈發了一條消息:做老板真好.

定位在今日新聞社.

不多時,底下評論十來條.

宋成睿:我怎麼記得這是賀氏收購的?

宋成睿:我懂了,所以是大小姐開始秀恩愛了嗎?

被他這麼一評論, 不知內情的都了解了.

後面的彩虹屁一個接一個, 例如什麼"明天新聞社就全國第一","池老板財源廣進……

池穗穗看得樂得不行.

她給賀行望發消息:我把人給辭了.

池穗穗不想留著她在新聞社里,磋磨當然是可以磋磨,但見到她心情就不爽.

還是辭了眼不見心不煩.

賀行望:既然你是主人,你隨意.

新晉老板-池穗穗上任第一天, 先對前老板表示了歡喜,然後這才投入到新工作中.

而第二天,張悅然收到法院傳票的事就被人透露了出來.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

蘇綿本來早上賴床的,聽到這消息愣是從床上跳起來:"哈哈哈哈可算是遭報應了!賀神干得好!"

知法犯法,就該這樣.

本來散播賀行望興奮劑截圖的博主已經刪了那微博,而且傳播分散,但張悅然發的新聞直接轉發評論都過了十幾萬.

可想而知影響有多大.

很快,這件事就被人發到了微博上,不到半小時,就爆上了熱搜前三.

本來這事熱度已經下去了一點點,又被頂上來,網友們准備去再罵一遍張悅然的,結果居然看到的是法院的通知.

網友們:???

太好了太好了!

我就知道賀神不會那樣做的,這告的可是誹謗,不是名譽權.

網上逼逼沒有用,用法律維護自己.

希望某些眼瞎的人也看清楚,是貧瘠的知識限制了你們對賀神能力的了解程度.

我要蹲這次的庭審了.

看到這消息我從被窩里鑽了出來,希望造謠的人都立馬進去坐牢,謝謝.

罵了這麼久,終于有新的可以讓我罵了.

賀神沖鴨,不要讓那些造謠的人陰謀得逞.

網上一下子熱度起來.

張悅然的微博再度被哈哈哈哈充斥.

目前很多法院的庭審都是會錄像的,還會公開,甚至有些還會直播,所以很多人都在蹲這次的庭審.

"不好意思,您可能不太適合我們新聞社."

"抱歉,我們最近不招人."

"最近電視台沒有招聘的意願,請另尋其他公司."

"……"

一個個電話,用的句子不一樣,說出來的話都是同一個意思--不打算聘用她.

"砰!"

張悅然刷地一下將桌上的東西掃到地上.

她臉色格外難看.

之前她自己主動辭了電視台的工作,就是因為今日新聞社的邀請,所以很快就簽了合同.

結果第一天去就被池穗穗炒了,現在只能待在家里.

原本投出去的簡曆,也因為今天的事直接涼了.

一開始還真有外省的新聞社想要錄用,畢竟現在新聞魚龍混雜,有個能力不錯的確實可以聘用.

但是已經被起訴了……

誰還敢用?

唯一的好處可能是她是記者,出新聞不用露面,所以很多人罵的是她,離了網絡也不知道她長什麼樣.

-

時間一轉到一月,正式開庭.

旁聽的人想進來很多,包括粉絲,最後還是只讓一些人的申請通過,池穗穗和蘇綿,宋妙里他們一起過來的.

本來賀行望父母也要過來,最後被攔住了.

這次起訴的不止張悅然一個人,還有各大營銷號,當然也有周徐程.

聲勢浩大,再加上本身輿論的緣故,法院最終選擇庭審直播,可以去在線看.

時間還沒到,里面就湧入無數人.

涉及到這樣的案例時,賀行望又是公眾人物,社會影響力大,是屬于可公開直播的庭審范圍.

庭審直播沒彈幕,但是網友們的力量是非常大的,直接在各大論壇上開了直播的帖子,隨時更新.

我就是來看會判幾年的.

+1 我要親眼看著某記者敗訴.

庭審上看她再撒謊.

被告席上好幾個人,看起來非常壯觀,再加上他們轉發了無數新聞,這是第一次上法庭.

不是名譽權,而是誹謗.

這兩個雖然最後可能只會被判賠,結果可能差不多,但是勝訴了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大多數吃瓜群眾都是第一次看庭審直播,看到法官詢問被告人一條條新聞上的內容,被告人必須回答.

張悅然作為寫出這新聞的人,完全無法否認.一旦否認,再被法官這邊打臉的話,那她就更糟糕了.

至于營銷號,比她更直接承認.

這件事幾乎沒什麼好查的,周徐程更是一言不發,賀行望這邊提供了當年檢查的結果,和現如今的檢查結果.

他沒服用,那其他人就是造謠.

事實如此,最終的判定也是如此,張悅然作為首位,按照利益體分配,她也是最嚴重的.

一場庭審直播將近幾個小時,網友們愣是安安靜靜地給看完了,看到張悅然啞口無言.

周徐程作為其中一員,也敗訴了,但他最後莫名松了口氣--因為當年的事沒曝光.

賀行望有官方文件的證據在,法官不需要問當年的事.

一直看到最後勝訴.

賀行望作為原告,從集訓中心回來站在法庭上,挺拔修長的身影背脊直挺,任誰都無法影響到他.

池穗穗坐在下面,望向他.

像是有感覺般,賀行望看過來,見到她彎彎的眉眼,心神驟然放松了下來.

"穗總,我們先走,還是你和賀神一起離開?"蘇綿眨了眨眼,小聲地問.

"你先走吧."池穗穗說.

蘇綿笑嘻嘻地走了.

賀行望這次是從集訓中心來這邊,過後還要回去,不過朱教練有心放了幾天的假,讓他放松放松.

所以今晚回柏岸公館.

-

庭審直播結束時,全網炸了.

我就知道去他的全是謠言!

賀神太難了!拿金牌還要被自己國家的人造謠,是我我都會心寒的!

我本來想聽法官問問當年的事情,沒想到一份官方文件就結束了.

這種事不會問的,但是我們可以挖出來.

這條回複一出來,很快就有人動了心思.

幾年前的事情說久遠也不久遠,但說近也不近,射運中心的運動員們都換了一茬.

但是這麼大的事必然會留下痕跡.

扒了半天,有網友突然發現敗訴名單里的周徐程好像不普通,搜新聞還能搜到他.

他是真的只誹謗了嗎?

這事很快就有人給微博大v匿名投稿.

厚碼,最近閉關設計斷網,出來才知道賀神的事情,我好像有一點印象.具體怎麼知道的我不說,免得被扒--這事很簡單,你們知道出庭的里面有一個人叫周徐程嗎?估計你們不記得了,當年他和賀神同在射運中心里,他給賀神下藥,沒錯就是你們知道的下藥,然後舉報了,但是賀神幸運躲過,所以後來他也離開了射運中心.對了,當年他十四歲,賀神十三歲,這事就這麼簡單.

越簡單越真實.

剛剛被扒的周徐程在大家的想法里可能是因為嫉妒賀神的天賦,而自己現在在家摳腳.

結果居然還有這事!

才十四歲的年紀,就能做出對隊友下興奮劑的事情,可想而知有多可怕.

本來大家都不知道,以為私事是真的私事.

這下子是真的微博爆炸了.

我靠!十幾歲啊!

這他媽下藥還舉報,沒見過這麼惡毒的人:)

優秀的人總被嫉妒,賀神是倒了八輩子黴,碰上這麼個隊友,幾年了還不放過.

太惡心了,你弱你就下藥?

自己也是做運動員的,不知道興奮劑的影響嗎?

嗚嗚嗚我太心疼賀神了!

怪不得賀神當年退出,空白了好幾年時間,如果沒退出,現在賀神成績說不定比現在更好!

我心里有個惡毒的想法.

因為當年是未成年,又是未遂,所以周徐程並沒有受到什麼懲罰,但所有做過的事必然會有反噬.

他尚且還在慶幸庭審上法官沒問,轉頭就被爆了出來.

幾乎是眨眼之間,公司里就將他辭退了,一樁樁事像是石頭,一次次地砸在心上.

周徐程去公司收拾東西的時候,同事們看他的眼光全是厭惡,還當著他的面嘲諷.

誰會為了一個小人物和賀氏作對?

對于這次的勝訴,賀氏直接在官博上開啟抽獎,轉發評論就抽幾個人南城一套房,還有各種賀氏專有的禮物,現金紅包.

有網友將列舉的名單給整理了一下,就目前的抽獎禮物,一套房就可能價值百萬千萬,別提其他的了.

賀神:我家有錢.

還缺兒子嗎?賀爸爸!!!

我知道了!我就是賀氏當年遺落在外的第二個孩子!我是二胎啊啊!

我不想要後面的禮物了,就那套房給我就可以了.

微博真好,還能買房.

對于賀行望的家境,自他重新回到射運中心後就再也沒有隱瞞過,只不過平常賀氏不會出現在賀行望的相關新聞里.

這還是第一次如此聲勢浩大的應援.

不到一下午的時間,轉發量已經過了百萬.就算是不關注這事的,為了這抽獎都去了解了這事.

對于張悅然和周徐程的結局,池穗穗和賀行望都不想去了解,也不想關心,擾了自己心情.

賀家的阿姨為了慶祝,做了一桌美食,池穗穗跟著都差點吃撐了,在椅子上偷摸自己的肚子.

"要消消食才行."江慧月笑著說.

話音剛落,賀行望就從架子上拿了她的大衣,眉目清雋,說:"走吧."

池穗穗眨眼:"好."

算起來,這算是這段時間他們相處比較多的時間.

南城的冬日很冷,今天出了一下午的太陽,但晚上的風還是非常冷,像刀子一樣.

池穗穗出門前拿了個老太太的帽子戴著.

這是家里的阿姨自己親手用毛線勾的,是幾種漂亮的顏色,在右側上方還有一朵小花.

池穗穗戴上之後,明明不符合,卻異常和諧,白皙耳垂在外面,烏黑的頭發被壓得貼在臉上,襯得皮膚白到極致.

這樣一看,反倒一雙眼清亮又漂亮.

池穗穗見賀行望一直看著自己,摸了摸頭上的帽子:"怎麼,覺得我不好看?"

賀行望自然是回答:"很好看."

她生得天姿國色,就如同很久之前的幾個詞語,能駕馭得住任何色彩,舉手投足之間顛倒眾生.

池穗穗黑白分明的眼睛笑彎了,問:"賀行望,你不會是為了哄我故意說的吧?"

"我沒有說謊的必要."賀行望挑眉.

"好吧."池穗穗稍抬下巴,矜持地點頭.

賀行望見她這幅樣子,唇角微微帶起一點角度,在微黃的路燈下不甚明顯.

不知不覺中,兩個人就走了十來分鍾.

池穗穗耳垂都被凍得有點紅,手也一直插在口袋里,就差沒有直接縮進自己的衣服里了.

"回去嗎?"賀行望問.

他伸手捏了下池穗穗的耳垂,揉了揉,讓血液暢通,冰涼的溫度逐漸上升.

池穗穗的耳垂有些敏感,又是這樣被反過來複過去地揉捏,酥麻至極,連帶著聲音都顫了下.

"回去."

說回去就回去,池穗穗恨不得現在就回溫暖的房間里待著,賀行望揉耳垂已經不能滿足她了.

到宅子前已經是十分鍾後.

池穗穗的鼻尖驟然一涼,她抬頭看到紛紛揚揚的雪花落下來,白晶晶的.

"下雪了?"

她說著伸出手,雪花落在掌心,又眨眼間消失,這是今年冬天南城的第一場雪.

賀行望嗯了聲.

池穗穗已經站在了廊簷下,賀行望慢了一步,還在庭院中,即使是這樣,她也比他矮一點.

他的身後是無邊的黑暗.

四目相對,池穗穗忽然一翹唇角,說出的話快而不清晰:"我想親你了."

她說到做到,下一秒就猛地湊了上去,徑直地抓住賀行望的肩膀,吻上他的唇.

有冬日里特有的涼薄,和一絲清凌的雪味.

賀行望沒料到她的動作,但也放任了她的行為,伸手攬住她玲瓏有致的腰肢,沉浸其中.

屋內燈火通明,幾人說話隱隱有聲,可能是在討論今天的新聞,也可能是在聊他們的事.

而屋外,她和賀行望在接吻.

距離上次池穗穗去集訓中心,同床共枕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

距離過年也只差一周不到的時間.

而距離他們領證,滿打滿算只有兩周左右的時間.

上篇:59|59(一更)    下篇:61|61(一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