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64|64(二更)   
  
64|64(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都第二天了, 還能上熱搜?

池穗穗回憶了一下當初民政局碰見的人,那天她記得是碰見有人看他們, 她還和賀行望提了一下.

沒想到一語成讖.

和池穗穗猜測的沒什麼區別.

昨天同在民政局的女生回過神來之後, 立刻就在自己的朋友圈發了一條消息:我好像遇見賀行望來民政局了.

瞬間評論區一片"???".

就連在公司里不怎麼友好的同事都開始私聊她,詢問是不是她看錯了.

女生自然是越想越覺得自己沒看錯.

不管是眉眼還是身高, 都比較像, 反而是旁邊的女生掩飾得太好, 她不認識, 猜測不是明星.

至于朋友圈里的人信不信, 那又不關她的事.

雖然這是發在朋友圈的, 但是現在很多人會傳播朋友圈的截圖出去, 這次也一樣.

晚上的時候, 這條朋友圈的截圖就被傳播了.

一開始是在微博上一個博主,是有人投稿發出來的,博主自己也不確定, 還發了"真的假的?!"的文案.

後來又被發散到論壇上.

什麼?大過年的去結婚?

就一張圖, 真實性都不知道,別傳謠了吧.

結婚也正常吧,之前就是未婚妻了, 而且賀神年紀也剛好, 之前就想結婚了.

說結婚就結婚,動作真快.

我之前還以為可能會分手,沒想到居然打臉了.

所以就沒人知道老婆是誰嗎?!

這一次我們是真的菜,居然什麼都不知道.

去問賀行望, 按照他性格,萬一結婚一高興就說出來了呢.

論壇一討論,營銷號也注意到.

幾個小時的發酵,這事就被大規模傳播開來,等到了早上的時候,已經爬上了熱搜.

速度更是直接飆升,直至第一.

賀行望上次被全網關注還是庭審的事,這下突然曝出結婚,還是有很多網友去關注的.

但是新聞真假還不確定.

蘇綿看到的時候已經是熱搜上掛了一會兒了,她就立馬給池穗穗發了消息,但是沒回.

等池穗穗現在看到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

"你真的被認出來了."池穗穗把手機屏幕遞給他看,"你那天還說是在看我."

"我是合理推測."賀行望說.

"現在證明你推測錯了."池穗穗漫不經心說,又笑問:"現在怎麼辦吧,你說."

"沒辦法."賀行望波瀾不驚,淡淡開口:"她看到的是事實,我又不能讓她不說."

"……"

池穗穗覺得他這話實在可愛.

當然是說實話,這種能有什麼辦法,人家親眼看到的,又不能說她看錯了.

但是聽到這個回答,池穗穗真是一下子就想到了之前的回答,她笑了笑,眼波流轉.

他們在射運中心待了一上午,中午和大家一起吃的餃子,然後下午才和賀行望一起回去.

網上因為沒有本人出來,還是在討論階段.

池穗穗昨晚因為折騰了半夜睡得晚,早上又起來沒停就去了射運中心,吃完飯瞌睡來了.

她在車上就呵欠打不停,差點靠在賀行望的肩上睡著.

"你不困的嗎?"池穗穗問.

"不困."賀行望垂眸看她,她眼皮子搭了下來,眯著眼的樣子有些慵懶,別樣的風情.

池穗穗哼了哼,想到了什麼.

等一到柏岸公館,她什麼都沒做,直奔樓上,躺在床上就睡,至于賀行望,她不管了.

昨晚他是舒服了,自己累了.

現在自己先睡個夠再說.

-

微博上的事本來網友們都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因為賀行望不是明星,沒必要和他們說自己的私人感情,也沒必要運營自己的微博.

所以他的微博幾年都數得清幾條.

但是這樣新發微博就很容易被發現,所以很多網友們一點開熱搜第一,發現熱門第一條微博變了.

變成了賀行望剛發的微博.

賀行望:#圖片

沒有文字,只有一張圖,兩張結婚證.

對于今天網上的事情,他已經給出了自己的答案,本人不說,總比一直猜下去好.

啊啊啊啊真的結婚了?!

我靠!有本事拍個里面的合照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在變相秀,賀神變了,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性冷淡賀神了!

我想翻開結婚證,謝謝.

所以老婆長啥樣子,不能放個七歲的照片就行了啊!

有人說你老婆小時候好看,長大了不好看,賀神快出來打個臉!

還真是有這種說法的.

因為很多人的認知大多是小時候不好看,長大了反而會變得好看,同理,小時候好看的,大了可能就長歪了.

所以很多人就對著賀行望之前發的那張照片分析了起來,甚至還有面相學的營銷號出現.

池穗穗的照片愣是被分析出了小論文.

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冬日里四點多天色就不太亮了,池穗穗坐在床上.

"賀行望?"

她叫了聲,沒人.

不會是自己又回了射運中心吧?

池穗穗琢磨著還真有可能,自己下了床,房間里暖和,也有地毯,她赤著腳去洗手間卸妝.

然後准備換件衣服.

池穗穗從衣帽間里找了件冬天的睡衣,上面還有精美的刺繡,這還是不久前買的.

電話突然響了.

池穗穗按了接通,一邊脫掉衣服.

"穗總,你有沒有看到我的消息啊,你居然不回我."蘇綿委屈巴巴地,"賀神都發結婚證了."

"我以為我回你了."池穗穗無奈.

"意念回人可還行?"蘇綿吐槽了一句,又說:"而且我發現賀神的微博是盜你的圖."

"……?"

還有這種操作的嗎?

池穗穗一時之間竟然找不到話來回答,她伸手去夠床邊的睡衣,房間門被驟然推開.

男人高大的身影從外走進來.

即使已經坦誠相見,但這樣的場景還是有點小尷尬的,而且她剛剛的姿勢還十分豪放.

房間里的窗簾沒拉開,有些暗,這麼一來,她皮膚白,就比較顯眼,窈窕姣好.

賀行望眼神一深,停在原地.

池穗穗用睡衣擋住自己:"轉過去."

賀行望雖然面色未改,但還是背對著轉身,淡然開口:"我們在昨天已經是夫妻了."

"所以呢?"池穗穗反問,"那你以後換衣服,我可以一眨不眨地盯著看嗎?"

她被自己的話逗笑.

賀行望眉梢微動,也輕笑了聲:"你確定嗎?"

池穗穗被他的話一堵,穿上睡衣,撥弄了一下頭發,這才嫋嫋地開口:"你轉回來吧."

她把衣服扔到一旁的椅子上.

這才發現手機屏幕亮著,電話是掛斷了,但是微信上多了兩條新的消息--

蘇綿:電話還沒掛呢!

蘇綿:我還是個孩子!

"……"

池穗穗拿著手機抬頭:"完了,賀行望,我們剛剛的對話被你的小粉絲聽到了,說不定要脫粉."

她沒穿襪子,腳趾都踩在深色的地毯上,圓潤瑩白,染著鮮亮的顏色.

一離開毛衣的遮擋,草莓印就遮掩不住.

偏偏她本人發現不了.

賀行望看著上面的淺淺痕跡,半晌才嗯了聲,順著她的話說:"那我只能感覺很遺憾."

池穗穗噗嗤一聲笑:"無情."

賀行望不置可否,只挑了挑眉.

今天晚飯是他做的,新婚了有假期,多年來的同住經驗讓兩個人仿佛進入了老夫老妻的生活.

池穗穗白天頗為享受地感受賀行望的面面俱到,等到了晚上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這下她再也不認為賀行望是性冷淡了.

賀行望雖然看上去很好說話,但神色一冷就很強勢,本身侵略性很強,池穗穗反應時已經遲了.

新婚伊始,總會失控.

池穗穗性格張揚,一開始是會把握住機會,還能誘惑人,但情.潮湧動時,卻軟成了一灘水.

至于之前的勾引,都成了失控的誘因.

等晚上被抱進浴室里,池穗穗又沒力氣了,平生第一次嗚嗚咽咽全用在他身上了.

她回到床上的時候,還感覺賀行望捏了捏她的胳膊,細膩綿軟,她抬眼,漆黑的眸子不甚滿意.

都這樣了還不滿意?

池穗穗有心想說話,但卻抵不住困意.

-

第二天清晨醒來時,池穗穗清醒了.

她回憶了一下昨晚的片段,又抬了抬自己的手臂,猜測賀行望是不是說自己沒力氣.

她又不是健美教練,要力氣做什麼.

南城的名媛們都是肩不能抬手不能提的,她當然也不例外,家里根本就不會讓做重活.

空氣里尚還殘留著一絲曖昧氣味.

池穗穗耳根有點熱,感覺才結婚就這樣厮混是不是不太好,太肆無忌憚了點.

但她立馬又安慰自己,這有什麼,老公和老婆做點增進感情的活動天經地義.

池穗穗這麼安撫好自己.

下樓是,賀行望正在廚房里,中島台上放了不少吃的,聞起來香氣四溢.

池穗穗又被收買了.

她靠在餐桌上,看著男人認真深邃的眉眼,莫名想到當初剛進柏岸公館的時候.

小時候兩個人的確交集很多,但大了一點,賀行望又去了射運中心,就變少了.

所以開始的一個月是沒怎麼見到的.

不得不說,兩家家長的想法還是很有用的,起碼池穗穗已經習慣了有賀行望的生活.

要說找別人結婚,她想象不出來那樣的畫面,而且怎麼比,他們都比不上賀行望.

"看什麼?"對面不遠的男人抬頭.

"看你啊."池穗穗眨了眨眼,自顧自地點頭,在心底給他打了個滿分.

至于昨晚求饒的事.

她已經慣性遺忘.

賀行望挑了挑眉,沒再說什麼.

新的一天,要去新聞社工作.

池穗穗自己的新聞社步入正軌,對于新聞報道的要求是實事求是,蘇綿年後也過來這邊上班了.

小新聞多,大新聞會有顧忌.

月底的時候,有人給他們這邊爆料一個食品里的食材有問題的事,而且上邊還隱瞞住.

這家食品廠在全國都有銷售,最大的地方就是各大中學的食堂,已經不少學生住院了.

池穗穗問:"您有證據嗎?"

對方回:"……要證據我沒有,他們根本就不給留證據,你們能曝光嗎?不能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了."

聽起來好像是很困難.

但這樣的事難不倒記者.

池穗穗眯著眼思考了幾分鍾,就決定去暗訪,這樣找到證據曝光,比單純的無據曝光有力.

但暗訪也是一門學問.

為了這個新聞,池穗穗這兩天都在調查這家食品廠的事情,晚上還把資料帶回了柏岸公館.

落地窗外夜幕星河.

賀行望回來時見到的就是池穗穗坐在房間的地毯上,周圍散落不少紙張,身形纖細,被燈光勾成一幅畫.

他眉頭一皺:"起來."

池穗穗抬頭看過去,等他走過來,扯了扯他的衣擺,居高臨下,更能看出她素顏的明豔面龐.

她洗過澡,穿的是單薄的睡衣,遮住了玲瓏有致的身體,賀行望鼻尖還能聞到淡淡的清香.

"你今天怎麼回來了?"池穗穗問.

她想站起來,但是坐久了腿麻了,一歪,被賀行望攬住才站穩,小腿感覺打顫.

知道她腿麻了,他干脆將她抱到了床上坐著.

池穗穗好幾天沒見他,一時之間有點懷念他身上熟悉的柏木香,聞到了才舒服點.

"看什麼這麼久?"賀行望垂眸,輕聲問.

"一個食品廠的資料."池穗穗搭在他腰上,仰頭看他:"我打算去暗訪,就是非正常拍攝."

提到自己的工作,她興致很足.

賀行望對于暗訪當然是清楚的,很多新聞都是記者這麼去曝光的,他起了點興趣.

池穗穗一本正經地和他說自己的計劃:"說起來也不難,就臥底而已,拿到證據就可以撤."

賀行望專心地聽著她說.

他就站在她面前,輪廓被光線引得柔和,眼眸就只落在她臉上,眼神不移,唇間抿住.

男人的視線不容忽視,池穗穗的話到一半停住:"你干什麼這麼看著我?"

賀行望低頭,"我是在聽你說話."

"那你有什麼建議?"池穗穗勉強聽了他的解釋,已經恢複的腿在他身上故意蹭了一下.

"計劃很好."賀行望望著她,卻在下一秒改了口:"但是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池穗穗問:"什麼問題?"

賀行望看她清亮的雙眸,低聲開口:"如果計劃實施者是你,可能一出現就會引起警惕."

"……?"

池穗穗有那麼一瞬間覺得他是在說這個計劃不行,又覺得是在說她不適合去臥底暗訪.

這聽上去是對她能力的質疑,但賀行望應該不至于內涵她.

直到她突然反應過來.

池穗穗問:"你這是在委婉地誇我漂亮嗎?"

賀行望頜首,認真地說:"應該還不算太委婉."

上篇:63|63(一更)    下篇:65|65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