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65|65   
  
65|65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太委婉幾個字被賀行望說得像是在念課文, 語速很慢,不過他說的是事實.

池穗穗走到哪里, 基本就是中心.

至于她要是去暗訪, 賀行望聽她說的是食品廠,她一個從小出生在豪門, 每天的生活都是紙醉金迷的, 去這樣普通的地方,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會格格不入.

當然這涉及到池穗穗的記者身份, 他沒說.

池穗穗認真考慮了一下他的意見:"你說得有點道理, 我去萬一打草驚蛇了."

而且她也不算是從沒曝光過的名人.

這麼一看, 她的確是不適合.

"嗯."賀行望頜首.

至于池穗穗蹭他的腿, 他尚且還能無視.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池穗穗坐在床上, 盤著腿,"我擔心的是這家食品廠背後有人."

不然怎麼會瞞這麼久.

賀行望半蹲下,男人的姿勢稍低于他, 略抬下巴和她對視:"所以才需要你們記者."

池穗穗莞爾:"你說得對."

記者這個職業, 她既然做了,就會在做得期間盡到這個責任,現在又是新聞社的總編, 也會盡力履行新聞社的職責.

她不適合暗訪, 其他人可以.

池穗穗今天看賀行望很是順眼,說的話也讓她很喜歡,于是今天晚上柏岸公館的燈亮了大半夜.

早上八點時,賀行望醒來.

他稍稍一動, 懷里的池穗穗就不滿地哼了聲,軟糯的身子貼在他身上,清晨著實讓人難受.

等十分鍾後,他才起身去了洗手間.

三月將到,他們射運中心也開始忙碌起來,訓練也越來越緊,畢竟七月就是奧運會.

這很大可能是賀行望最後一次以射擊運動員的身份出現,所以他自然很重視.

洗手間里的水聲較輕,池穗穗沒聽見.

她睜眼的時候,只感覺被窩里就她一個人,意識回籠後又正好看到賀行望從洗手間出來.

男人手上還沾著點水,只披了件衣服.

池穗穗靠在那兒,一眨不眨地看著,又看他去衣帽間換衣服,又從勾人模樣換成清冷.

"還不起床?"賀行望掃過來.

"起不來."池穗穗身體還發軟.

昨天晚上她心想著獎勵獎勵賀行望,結果最後胡作非為,仿佛顛覆了她以往的認知.

什麼性冷淡都是假的.

池穗穗到最後都不知道做了幾次,只記得自己最後又沒有忍住,掐著他別來了.

竟然有種把一輩子的愛都做完了的感覺.

池穗穗懷疑自己會死在床上,第二天南城名媛圈就會知道她的死法,並且將之當成笑料.

賀行望挑眉,說:"我要出門了."

池穗穗哦了聲:"那你走吧."

她絲毫沒有留戀的意思.

"晚上你還回來嗎?"池穗穗在他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又突然問,有那麼一絲讓他別回來的意思.

賀行望本來想說不回來,看見她的模樣,話到嘴邊改了口:"看情況."

池穗穗怏怏的:"哦."

可以說是非常敷衍了.

臨走時,賀行望還回頭看了下,床上的人已經再次躺倒了,被子蓋住,儼然有再睡一覺的勢頭.

他合上門,給阿姨發了短信.

等在門外的司機甚至已經和自己的孩子視了個頻,見人出來,下意識地看了下時間.

已經八點半了.

-

池穗穗將這個任務在新聞社公開之後,辦公區不少人都主動申請要去暗訪.

一來這個食品廠出問題是國內還沒發布的新聞,二來新老板面前也可以博個面子.

"讓我去吧,男生比較安全,而且我學過一年散打."一個男記者于洋說.

池穗穗最後選了他.

本來所有人都以為這個暗訪幾天就能結束,最後記者硬是在那邊待了將近半個月.

食品廠很警惕,而中學那邊也是瞞著.

因為學生一部分進醫院的事對于他們校領導來說是很大的失職,家長們的鬧也被按了下來.

池穗穗和蘇綿半個月後去了食品廠那邊.

"我這幾天都是借著一個學生的家長親戚身份進去的."于洋說了下大概的情況,"這家中學的肉是從這家食品廠供應的,三個多月前簽的合同,今年新學期開始供應,上個月被發現的問題."

明顯都能看出來是食品廠有問題.

他也去醫院拍了些素材,但是食品廠那邊就比較嚴格,這麼多天也沒有多大的進展.

嚴格來說其實是去年期末就准備用這家食品廠的,但是因為期末換起來麻煩,上一家合同還沒結束.

所以就等到了新學期,才剛開學沒多久,就出了事.

"校領導那邊我試探過,他們也很謹慎,我怕他們和食品廠串通消息,就沒敢直接去問."

于洋說完後,喝了口水.

池穗穗臉色凝重:"注意安全要緊."

這段時間熱搜上一些其他話題的評論里也有中學學生進醫院的事,但就是上不了熱搜.

"那個食品廠最近還在出貨嗎?"蘇綿問:"我們可以偽裝成進貨的,看看貨總不是問題吧."

"他們最近不打算接貨."于洋當然早就想過了這個辦法,"不過我們可以再試一次."

蘇綿就打算扮成他的秘書.

兩個人一唱一和,很有信心.

池穗穗其實不太贊成,但目前也沒有什麼其他方法,這場行動第二天就被執行.

她則是去醫院看了中毒的幾個中學生,剛剛脫離危險,還在治療中,家長眼下滿是青黑.

"我找校領導,校領導說和他們沒關系."

"這明明都是吃食堂吃出來的問題,而且其他家長也在醫院,我們家孩子是最嚴重的."

"這位記者姑娘,你一定要曝光這家黑心廠,他們和校領導狼狽為奸,我們家長完全被壓住!"

池穗穗連忙安撫住她:"你放心,我們會的."

家長這才冷靜下來.

池穗穗才出醫院,就接到了一條短信,是蘇綿發來的,一串無意義的數字.

她眉間一蹙.

蘇綿從來不會和她發短信,池穗穗第一反應就是她和于洋出了什麼意外,果不其然,再打電話過去就是關了機.

這種情況她一想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池穗穗直接打電話聯系了這邊的安保公司,要了十來個人,直奔食品廠去.

然後路上又報了警.

抓她的人,要看她同不同意.

食品廠在偏郊區一點,十分鍾後池穗穗才到,食品廠大門是關著的,還有兩三個人在巡邏.

"直接把門拆了."

池穗穗冷笑一聲.

安保公司的人有點猶豫:"這是破壞別人財產的."

池穗穗掃過去一眼,聲線冷淡:"我是付不起你們的錢,還是賠不起這一點門錢?"

"……"

這是哪家的有錢大小姐出來了嗎?

既然出錢,他們當然是會干的.

十幾個高大的保鏢對上那兩三個巡邏的員工,結果一目了然,大門直接被破壞了.

食品廠里面燈火通明.

池穗穗被黑西裝們圍住,一路往里去,還能聞到濃重的肉味,和其他不明的味道夾雜在一起.

有些令人難以接受.

池穗穗皺著眉,然後就看到幾個人正把于洋和蘇綿綁著,在逼問:"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是不是記者--"

很多腳步聲響起.

為首的中年男人看到這麼多人,閃過驚慌,又質問道:"你們是誰?怎麼進來的?"

池穗穗先看了眼蘇綿他們,確定沒受傷之後才松口氣.

轉向食品廠的人時,她臉色驟然冷下來:"你綁了我的人,還問我怎麼進來的?"

這時候她是不管新聞不新聞,人最重要.

如果南城的大小姐們在這邊,就會發現這是池穗穗生氣時的樣子,高高在上,冷淡無情.

池穗穗走過去,站在最前頭.

她看上去勢單力薄,背脊挺直,落地的聲音一聲聲的節奏,愣是讓一眾食品廠的人背後發毛.

這是她與生俱來的氣質.

"你現在是在我們食品廠."中年男人目露凶狠,"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

池穗穗勾唇:"是嗎?"

不客氣一個給她看看.

一圈的人都圍了上來,手里拿著工具.

池穗穗懶得和他們多廢話,直接就讓他們救了蘇綿和于洋,食品廠的人都是普通人,怎麼可能比得過安保公司的人比.

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警報聲.

警察們接到報警就趕來了,本來以為會是一場硬仗,結果一進來就看到十來個人高馬大的黑西裝.

地上落了一堆的棍棒等工具.

至于穿著員工服的食品廠員工們有些倒在地上,有些躲在後面,哀聲四起.

"……"

場上一時間有點安靜.

-

一群人都被帶去警局詢問.

一直到做完筆錄,蘇綿和于洋都還恍恍惚惚的.

蘇綿尚且還能夠反應過來,畢竟知道池穗穗的身份特殊,能和賀神家世相當,肯定不一般,而且她也清楚池穗穗護短的性格.

于洋就不一樣了.

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小記者.

池穗穗見他站在那出神,隨口說:"還站在那里干什麼,回味被綁的時光?"

"……"

于洋臉一下子紅了,"沒有."

他知道換了新總編,換了老板領導,但是這樣的事情很正常,一家公司領導換幾次都沒什麼.

只是老板親自來救他們,意義不同.

從他們被綁,到被池穗穗找到,也就十幾分鍾的時間,對于他們來說,甚至就一眨眼.

他是買彩票中了個好老板嗎?!

警局里這次滿滿當當的人,食品廠的人直接被全帶了回來,喪著臉接受調查詢問.

旁邊有年輕警察小聲說:"第一次出警這麼輕松."

本來聽報警的時候池穗穗說得很嚴重,條理清晰,所以出警的人就有點多.

結果過去都已經收拾完了,他們就是把人帶回來,連掏出手.槍的機會都沒有.

中年男人惡狠狠地瞪著池穗穗,還在叫著:"是他們硬闖進來的!還把門給撞破了!"

齊刷刷的目光看過來.

池穗穗歪了一下頭,"賠給你一個."

見對方怒目而視,她又漫不經心地補上一句:"你們那門質量不行,我送你一個好點的."

她很大方的.

中年男人氣得要死,這門他不想要!

做筆錄的女警憋著笑.

把人給氣了一頓後,池穗穗又說了食品廠讓中學生中毒的事,這件事現在有證據,讓警方介入調查.

出去後蘇綿一臉興奮:"穗總你好厲害!"

池穗穗面無表情:"你再大膽點."

"……我很小心."蘇綿聲音小了點,"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發現的,可能是問我的問題出了錯誤."

畢竟不是真正當過秘書的人.

"沒事."池穗穗安慰一下她幼小的心靈.

手機鈴聲適時響起.

上面是賀行望的名字.

蘇綿不經意間瞥見了,咦了一聲:"賀神這時候打電話過來,不在訓練嗎?"

旁邊的于洋:??

他是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內容嗎?

賀神這個稱呼還有別人用嗎,應該沒有吧……

然而沒人管他的想法,蘇綿捂住耳朵當聾子,池穗穗接通了電話:"喂?"

"在哪?"

賀行望只問了兩個字,聲音有點低,大概是離訓練館不遠,池穗穗聽到了不小的槍擊聲.

池穗穗想了想這事要不要說,最後只說了幾個字:"今天周末,在家呢."

一個善意的謊言有利于感情的和諧.

正好也免得他在訓練還擔心,她還多加了個呢字結尾,感覺自己又嬌又可愛.

電話里沉默了幾秒,良久,賀行望擰眉,才壓著聲說:"和十幾個保鏢在家?"

謊言瞬間被戳破.

甚至于被他這麼一問,池穗穗總覺得這話聽上去有那麼一丁點歧義.

上篇:64|64(二更)    下篇:66|66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