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67|67   
  
67|67

g,更新快,無彈窗,!

池穗穗在這兩個問題中間來回擺動了幾下, 決定還是隱藏自己吃獨食的事情.

反正保鏢的事已經被發現了.

池穗穗給賀行望選了一首較為歡快的曲子,曲調很簡單, 開頭就是一段快節奏.

賀行望聽過的大提琴演奏大多是慢調, 這樣的確實還是第一次,有種不一樣的感覺.

對面的人坐在凳子上, 長發垂落, 掐腰的睡裙外露出精致的鎖骨, 肩頭性感漂亮, 裙擺往下墜.

池穗穗在自己家里拉大提琴就很隨意, 動作也跟著輕快起來, 和著旋律輕聲哼.

從急促的開場轉到活潑的中斷, 她越來越游刃有余, 隔了幾個月未碰,她的能力還是一樣的出色.

賀行望坐在那里,微閉上眼.

池穗穗若不是自己喜歡去當了記者, 會是一個出色的大提琴演奏家.

當然也可以說, 她在每一個世界都是表現最好的,無論是喜歡的,還是不喜歡的.

旋律在最後歸于緩慢, 池穗穗間或抬眼瞥一下賀行望, 他在這時候是一個合格的傾聽者.

給了她很好的反饋.

這一首曲子最終安靜下來,拉完最後一個音,池穗穗唇角扯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弦.

她確實忘了它一段時間.

池穗穗把大提琴拿著, 准備上樓,她本來以為賀行望會阻止她,沒想到竟然就這麼看著她上了樓.

不追問保鏢的事了?

看來她的方法挺有用的啊.

池穗穗挑眉得意了會兒,將大提琴放回琴房,又嫋嫋地站在樓梯上叫他:"你不上來嗎?"

賀行望抬眸:"我們還有事沒討論."

"……"

池穗穗半晌只能下了樓梯,自暴自棄地說:"行吧,你想問什麼,我能知無不言."

她有點兒沮喪.

賀行望對她這樣的表情覺得好笑,平緩開口:"食品廠的新聞我看到了,你可以直接說實話的."

"還不是怕你擔心."池穗穗眨了一下眼.

"穗穗."賀行望又叫了她的名字,緊緊地盯著她的眼睛:"我不覺得這種事有瞞的必要."

"那你是在我身上安了監控?"池穗穗問.

"我不會限制你的任何正常行為."賀行望否認了她的猜測,"但是這樣的事情需要有保護措施."

他既然接手了賀氏,基本上什麼事都知道.

池穗穗思索了一下他的話,突然冒出來一個想法:"我已經找了十來個保鏢,夠了吧,難道還要加?"

"……"

賀行望深吸一口氣:"我指的是其他方面."

池穗穗莞爾,對他粲然一笑:"真的不用擔心,誰還不是個怕死的人,我膽子也小."

她的死法也要是完美的.

池穗穗絕不允許自己在任何不好的地方出現意外,哪天成了新聞的頭條,人人議論她的死法.

那好慘的.

賀行望對"她膽子也小"這句話的真實性存疑,決定不在這件事上多說.

池穗穗和他說了下自己去那邊經曆的情況,聽起來似乎很危險,但其實沒什麼.

食品廠里面都是員工,僅有的也就幾個保安,烏合之眾,對于安保公司的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所以池穗穗第一時間是找保鏢.

她怕警局那邊來得慢,干脆自己先過去,蘇綿和于洋是她手下的記者兼員工,自然不能讓他們就出事.

-

保鏢一事就這麼過去了.

臨上樓前,池穗穗瞄了眼廚房,裝作無意地問:"你今天晚上已經吃過了嗎?"

"吃過了."

賀行望淡淡回答,他是在射運中心吃過回來的.

池穗穗松了口氣,感覺吃獨食一事也可以這樣過去,心情頓時飛揚起來.

她的情緒太明顯,賀行望看了一眼.

美人靈動的模樣太勾人,他就多看了兩眼.

"看我干什麼?"池穗穗問.

"你心情似乎很好."賀行望說.

池穗穗心里咯噔一聲,翹起一邊唇角:"就是一切都塵埃落定,那我心情當然好."

她又偏過頭看賀行望:"而且你還回來了."

賀行望不置可否:"重點是前面那句話吧."

池穗穗說:"你怎麼要求這麼高."

至于是不是真的,她才不說.

晚上坐在床上的時候,池穗穗打開了一個視頻網站,蘇綿今天視頻通話時說上次的戀愛綜藝播出了.

但是她記得明明停拍了才對.

池穗穗打開一看,視頻上的贊助商就一個,是一家做海外公司,沒什麼名氣.

她挑了挑眉,這是打算進駐國內市場嗎?

池穗穗點開視頻.

戀愛綜藝是改了名的,因為上次上面不准拍攝,但是現在同款綜藝多,一改名又是一個新綜藝.

因為贊助商和投資方完全撤掉的原因,現在他們這個戀愛綜藝的投資方就只有一個公司.

所以就看起來有點寒酸.

女嘉賓們也換了兩個,池穗穗一眼看過去,覺得自己仿佛在看什麼尬劇,出場尬,聊天尬,什麼都尬.

賀行望從洗手間出來,見她皺著眉頭,問:"在看什麼?"

"綜藝."池穗穗將平板翻過去給他看,"眼熟嗎?"

賀行望瞥了眼上方的綜藝名字,是他沒有聽過的,但是也能猜得出來:"之前的那個綜藝?"

"是啊,改頭換面."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導演方那邊明顯不願意放棄這個綜藝的前景,還有前面幾季的流量.

"幸好我沒參加."

池穗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要是上去了,你現在也能看見我喝著這樣的牛奶,睡著那樣的床,還要和她們尬聊."

她甯願去聽名媛們的塑料對話.

好歹還有趣一點,金句頻出,哪像這個,坐在一起三言兩語還要搞心機,晚上還要睡在同一個房間里.

"確實不行."賀行望坐在她身邊,不過輕松看了眼構造:"你去的第一天可能就要把房間拆了."

然後撕了節目組.

剩下的話他沒說出來.

池穗穗眉飛色舞:"那不得自己享受才是重點,我為什麼要為了一個綜藝去委曲求全."

在家里做個小公主多好.

池穗穗將視頻關了,里面的內容實在尬到她無法形容,網上的評論也和她的想法是一樣的.

幾乎是綜藝一播出,全網吐槽.

這是原來的那個綜藝嗎?這次的怎麼這麼差,是導演組飄了嗎?

請的什麼人,個個網紅臉,下巴都要把屏幕戳破了……之前曝出來的幾個挺好看的啊?

趁早玩完吧這綜藝.

枉我期待這麼久,之前停拍改名,等到現在就等來這麼個玩意,我呸.

論壇里也在實時討論這綜藝.

我只想說還好池穗穗沒參加.

不管是服裝還是色調,都一言難盡.

她要是去了,再好的顏值也頂不過這樣的辣雞綜藝.

導演組是怎麼想的,騷操作一堆一堆的,這綜藝到上一季就算結局算了.

從來沒有什麼綜藝能超過第一季,不變的定律.

這個綜藝以事實說明了騷操作太多的下場.

拉別人出場艹熱度,人嘉賓都拒絕了還要被拉出來吐槽一下,要不是池穗穗剛,指不定會成什麼樣.

轉眼間,這綜藝就被拋到腦後.

等十來期結束後,以總共幾千萬的播放量宣布完結,其中三分之一都是第一期慕名去看的.

至于其中的嘉賓,恨不得自己沒參加過這綜藝.

本來是抱著想進娛樂圈的想法來的,結果綜藝效果那麼差,他們沒漲粉還多了一些黑粉.

這綜藝愛誰誰看去吧.

-

戀愛綜藝糊得毫無水花.

池穗穗喜聞樂見,蘇綿倒是很關注,每天都要跟蹤進度,在完結第二天就發了個朋友圈.

宋妙里十分安靜.

蘇綿:宋醫生最近怎麼不冒泡了?

宋妙里:分手後遺症.

蘇綿:???啥時候分的?

這個問題在晚上的聚餐時得到了回複.

宋醫生最近相當憂郁,還化了個厭世妝:"前兩天分的,我的生活又要失去一張好看的臉了."

池穗穗非常淡定地問:"你的計劃實施了嗎?"

提到這個,宋妙里輕咳一聲,聲音有點兒小:"就有點慫,但還是成功了."

怎麼說都有點難以啟齒.

宋妙里屬于那種嘴上時時開車,現場慫得一批的那種人,這計劃她去年就萌生了,但是一直到最近才完成.

時間跨度兩三個月.

而且在沒多久之後就提分手.

"你們不知道我當初提分手時,小顧那個表情,我覺得是難以置信的表情."宋妙里回憶了一下.

"宋醫生你怎麼說的?"蘇綿好奇問.

宋妙里生動形象地給她和池穗穗描述了一下那個場面.

時間發生在兩天前的一晚,她早就想好了分手時間,因為家里確實已經有計劃了.

她和顧南硯約了個會,又吃了一頓飯,然後直接了當地說:"小顧,我們分手吧."

顧南硯問:"為什麼?"

宋妙里倒也沒想著隱瞞:"家里已經給我找好了相親對象,他們不同意我們."

顧南硯說:"我可以讓他們滿意."

宋妙里一點也沒信:"你不可能讓他們滿意的."

這要怎麼滿意,除非天降橫財一萬億,可能家里還要考慮考慮,但明顯不太可能.

被直接打擊的顧南硯:"……"

宋妙里難過地親了他一口,說:"好聚好散.對了,我結婚的時候不會給你發請帖的."

顧南硯表情有點兒詭異.

"你過年的時候去哪里了?"他忽然想起這個問題,目光幽深地看著一臉難過的女孩.

這個問題的答案非常簡單.

"我直接連夜去巴黎購物了."宋妙里吃了一口肉,對著池穗穗和蘇綿開口.

池穗穗有那麼一瞬間的表情凝固.

蘇綿則是深深沉浸在兩個人的愛情中,發出感慨:"有緣無分,宋醫生別難過."

池穗穗問:"你就一次也沒回家?"

宋妙里說:"我干嘛回家啊,我才不要去相親,過年的時候我還是個有男朋友身份的人."

池穗穗眉梢輕揚.

提到這個,宋妙里突然放下筷子,表情奇特:"我媽他們對那個相親對象那麼滿意,說對方不在意我的戀愛,你說他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還有男人不在意這個的?"

她噼里啪啦說了一大段.

池穗穗沒忍住笑了起來,說:"應該是真的不在意."

畢竟對象都是同一個人.

蘇綿作為一個完全不了解真相的人,也開始擔憂:"完了,宋醫生,我覺得這好像形婚."

其實吧,塑料夫妻在豪門里很常見.

宋妙里也沒覺得有什麼,只不過是這件事讓她覺得很神奇,她也有點抗拒這件事.

聚餐結束後,三個人各回各家.

如今已經是四月份,天氣逐漸暖和,衣服也歸于單薄.

池穗穗仿佛煥然新生,做了老板之後就更加放飛自我,周末就坐著賀行望的私人飛機去看秀.

時裝周雖然二三月就差不多全結束了,但各種各樣的私人秀還有很多.

池穗穗有很多交好的設計師,自己也有投資不少他們的工作室,說是去看秀,其實也相當于看自己的公司.

她甚至覺得,自己怎麼以前沒想著搞個新聞社,賀行望的形象一下子在她的心中高大了起來.

所以在回國的那一晚,池穗穗就打電話給他.

對面過了好大一會兒才接:"喂?"

"是我."池穗穗聽著里面很安靜,也沒覺得有什麼問題,"我過兩天去給你帶魚湯,要不要?"

"不用,最近很忙."賀行望的聲音很沉.

池穗穗一腔熱情仿佛潑進了冬日的冰塊里,"行吧,你聲音聽起來怎麼好像有事?"

賀行望垂眸,"剛做了一個噩夢."

池穗穗笑了一聲:"你也會做噩夢."

賀行望嗯了聲,沒再說話.

池穗穗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他今晚不想說話,隨便說了幾句後就掛了電話.

一陣忙音響過.

"暫時沒什麼問題,但是短期幾天不能動手."對面的女生叮囑了一句,又抬頭看了下.

"知道了."賀行望面色不改,站起來要走.

李懷明把桌上的東西給收了,跟在後面忍不住說話:"這麼瞞著好嗎?"

賀行望掃一眼他:"你覺得有問題?"

李懷明說:"那萬一嫂子突然想過來怎麼辦?"

"……"

"賀神,你這麼看我我害怕."

整個射運中心里,李懷明對朱教練是尊重,說害怕是真的沒有,唯一的只有賀行望.

尤其是他不說話的時候.

"我的手只是受傷,還沒斷."賀行望收回視線,漫不經心地開口:"她不會知道的."

上篇:66|66    下篇:68|68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