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69|69   
  
69|69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新聞造謠嗎?

池穗穗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

她沒有打開自己的手機, 直接用蘇綿的手機點進了推送的微博里,是微博官方發的.

文案就寫著賀行望現身醫院, 手上有包紮等等, 然後配了幾張圖,前兩張是出醫院時拍的, 還有兩張是放大了手.

的確白色的繃帶很明顯.

賀行望和李懷明都戴了黑色口罩, 只是露在外面的半張臉比較特殊, 還有周身的氣質.

池穗穗十來秒就把內容給瀏覽完了.

"我怎麼都感覺是假的."蘇綿見她還回來手機, 忍不住說:"賀神應該不是這麼不注意的人."

不僅是蘇綿覺得意外, 評論都覺得不可信.

就是天塌了我都不覺得賀神手會受傷.

微博sl, 就算受傷那就受傷, 什麼無法參加比賽, 這是在詛咒賀神嗎?

不是一直在訓練嗎???怎麼受傷的??

我靠!我不信!我還等著賀神去拿金牌的!

也許就只是訓練過度而已.

隊里面沒有隊醫嗎?怎麼還要來醫院?

看起來不像是很嚴重的樣子,啊啊啊到底是真是假,影不影響後面的比賽啊?

@賀行望 @賀行望

池穗穗自己的手機也推送了這新聞.

雖然說是還沒有求證本人的, 但這麼大面積地推送這樣的新聞, 的確讓可信度增加不少.

"是真的還是假的,見到本人就知道了."

池穗穗本來心情挺好,被這條新聞弄得, 一下子降到底, 連在這邊都不想多待.

蘇綿說:"宋醫生還沒回來."

池穗穗往那邊看了眼,還能看到宋妙里的一截細白的腿,其他的都隱在陰影中.

她收回視線,"我先走了, 你呢?"

宋妙里在這邊池穗穗不擔心,這個南城還沒有人敢動她的,人間的老板會照顧的,況且顧南硯也在那邊.

倒是蘇綿留在這里她才不放心.

"我也走."蘇綿忙拿著包站起來,"穗總,你去忙自己的事吧,我回自己家就行."

這麼大的事她也不想在里面多摻合.

要是賀神是沒事的,那最好不過了.

蘇綿還是能擺正自己的位置的,這時候她作為粉絲,而穗總是賀神的妻子,穗總才是該去的.

池穗穗嗯了聲.

她給宋妙里發了條自己有事先走的消息,那邊沒回,恐怕是正在忙著.

人間里浮華聲色,是池穗穗一向游刃有余的,今天她卻是沒有一點心思了.

兩個人先後離開.

宋妙里還不知道自己一個人被留在了人間里,她剛剛裝作不經意間經過了顧南硯這邊的卡座.

巧合的是,里面的有兩個人她認識.

南城總共能經常參加同一階層宴會的就那幾個,大公司也就那幾家,基本上都熟悉.

離得近,她抬眼就能看到顧南硯坐在正中央,幾秒後,他傾身出了黑暗,置身于光線下.

人間紙醉金迷,他仿佛格格不入.

宋妙里還是第一次見到顧南硯這幅勾人的模樣,她之前沉迷于他的那張臉不是沒有原因的.

卡座里另一個中年男人順著看過來,一見到宋妙里,就要張嘴開口叫她.

宋妙里連忙作出別說話的手勢.

雖然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瓜,但他們都樂意賣宋家一個面子,況且宋妙里人緣不錯.

有熟人在這,宋妙里不方便.

"不好意思."她沒見到多余的女人,倒是放了心,只是裝作踉蹌一下,然後就徑直離開了這個卡座.

到了洗手間,宋妙里才發現池穗穗的消息.

這兩個人,居然丟下她離開了.

VIP卡座並不是普通人能上來的.

宋妙里一時間沒明白這之間的聯系,但不代表別人不明白,蔣瑞雪她們早就看到了那邊.

更別提想要賣酒拿提成的姑娘們了.

剛剛宋妙里的一插曲讓卡座這邊話題停了一瞬,"剛剛我們說到哪兒了,是不是顧總的新項目--"

他轉向的男人沒有回答他.

顧南硯收回遠處的視線,用手松了松領口,原本就微微敞的領口更顯得性感,眉宇間透出漫不經心.

清冷模樣一朝變為奢靡.

"顧總?"有人喚他.

"不好意思."顧南硯心神收回,淡淡說.

"顧總是看到什麼了?"那人順著他剛剛的視線角度看過去,"看上哪個人了?"

"沒什麼."顧南硯靠回去,又將半身隱在黑暗里,聲音也恍惚起來,"好像見到前女友了."

前女友?

一座的幾個人都呆了.

中躍科技在南城入駐已經將近三個月,以強勢的姿態侵入了圈子里,而且勢頭還不小.

最為神秘的幕後人沒幾次出現在大眾范圍.

這次應了邀請來人間,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想開了,決定要出來走動了.

大家查了幾個月的喜好,什麼沒查到不說,一點也不知道居然還有個前女友--

剛剛來這的不就是宋家大小姐嗎?

不至于吧,宋妙里之前據說和一個小員工在談戀愛,不可能是顧總.

半分鍾不到,他們就想好了,應該是以前顧總在帝都談的戀愛.

-

有關于賀行望現身醫院的新聞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

現在距離奧運會三個月的時間,一個傷口都可能耽誤一星期甚至以上的訓練時間.

賀行望原本就肩負著很多人的期望,這一下被拍到受傷的照片,不少人被新聞一帶,都覺得很嚴重.

池穗穗出了人間之後,就聽到路邊兩個女生的聊天.

"這麼說,那豈不是這次奧運會上都玄了?"

"不要啊,這麼重要的時候怎麼會受傷,他是不是太想取得成績了,就沒注意,不都是老運動員了嗎?"

"不會吧?"

池穗穗聽著這樣的對話就覺得不太舒服.

每個運動員都想取得成績,努力訓練,這無可厚非,也不應該受到這樣的指摘.

沒有人比他們本人更不希望受傷.

再說賀行望自制力極強,池穗穗不覺得他會因為這樣的理由受傷,這種揣測她不接受.

大約是她無意間瞥過來的眼神有點冷,說話的女生摸了摸脖子,嘀咕道:"有點涼."

池穗穗徑直離開.

坐上車後,她才找出賀行望的微信,剛想發消息,最後還是沒有發出去.

池穗穗是真生氣.

她現在是能聯想到賀行望之前為什麼不太對勁了,恐怕就是受傷了瞞著她,所以才不讓她去.

那她現在就偏要去.

路上兩個女生的對話不止是偶然,事實上網上也有這樣的言論--正如新聞所說.

就算能參加,說不定成績也不太好.

雖然是有點唱衰,但這時候突然受傷,還纏了繃帶,一眼看上去,幾個月後的比賽有點懸.

總結就是,不看好.

蘇綿的消息跳出來:穗總你別看新聞,都是亂寫的.

池穗穗嗯了聲,又想起她不在自己身邊也聽不到,就回了一個字:知道.

她作為新聞記者,對這種事再清楚不過了.

但同樣的,這種新聞能火的原因也在那里,她的情緒被挑了起來,短時間下不去.

同樣的,射運中心的電話也被打爆了.

李懷明從外面回來,急匆匆地說:"賀神,完了,現在全網新聞都知道你受傷了,而且還說得很嚴重."

這只要是個上網的都能看到.

賀行望原本正在房間里休息,聽到這話,眉頭瞬間擰了起來,打開手機沒看到池穗穗的消息和電話.

風平浪靜.

他伸手點開朋友圈,看到池穗穗十幾分鍾前發了條和宋妙里她們的合照,背景應當是人間.

這麼說應該暫時不會看新聞.

"會處理的."賀行望淡淡說.

他指尖動了兩下,直接給賀氏那邊的負責人發了消息,直接就讓說把熱搜撤掉.

李懷明問:"這怎麼處理啊?我總感覺嫂子下一秒就能沖進射運中心,把我們給殺了."

"……"

賀行望說:"你想多了."

他言簡意賅,只否認了李懷明的猜測.

不過李懷明的預感一部分可能是會成為真實的,賀行望動動手,給池穗穗發消息:在人間?

他屈指在桌上扣了幾下.

過了會兒,對面回複:怎麼了?

相當正常的問題.

賀行望莫名有點兒松口氣,但眉心的蹙起卻不知為何始終下不去:沒事,看到你朋友圈了.

他捏了捏眉骨.

池穗穗:你不會還要管我幾點回家吧?

看到這條輕松的回複,賀行望才真正放心,眉目舒展開,唇角勾起微小的弧度.

沒看到新聞最好.

以池穗穗的脾氣,知道他在瞞她恐怕能炸.

房間里的窗簾沒有合上,落地窗外的夜色印在地板上,賀行望垂眸落在自己的手上.

-

如何敷衍自己的丈夫是一門學問.

而池穗穗在這門課上獲得滿分.

池穗穗看著賀行望淡定的消息,冷哼了一聲,她最擅長的就是在別人放松的時候出擊.

要是讓她知道是怎麼受傷的,意外還好,如果是有人動手,她這次非得出氣.

射運中心確實今天全在關心賀行望的強勢,確定沒多大影響之後才如朱教練一樣放下心來.

又恢複了往常的訓練日常.

所以見到池穗穗來的時候,剛出來的一個少年還笑嘻嘻地打招呼:"池記者是來看賀神的嗎?"

在他們眼里,兩個人結了婚,來看是正常的.

池穗穗還穿著去人間的禮裙,高跟鞋一踩一踩的,配上那個妝容,著實將小年輕們驚豔到了.

驚豔的同時也感覺毛毛的.

池穗穗勾唇笑:"是啊."

然後經過他們之後表情就陡然消失了,站在原地的幾個小運動員們對視兩眼.

這怎麼感覺不大對勁.

原本接近初夏的夜晚還有些熱,因為富有節奏的高跟鞋落地聲和敲門聲,迅速溫度降低.

李懷明打開門時,張大嘴巴.

臥槽,說來就真的來?

他下意識地回頭去看賀神的表情,賀行望正好抬頭看過來,聲線沉穩:"誰?"

四目相對.

房間里的氣氛瞬間凝結.

李懷明感覺自己在這邊就是個活靶子,說了聲"嫂子好"就直接跑路了.

池穗穗進門,將門關上.

她走到他面前,視線在他手背纏繞的繃帶上繞了一圈,她冷冷地開口:"賀行望."

池穗穗的心情早就在一路上達到了頂峰.

賀行望是真沒想到她來得這樣快,尤其是在十來分鍾前兩個人才在微信上進行了一番友好的交流.

這是插了翅膀飛過來的?

"穗穗."賀行望輕咳一聲,"先坐."

池穗穗不為所動,如同冷面閻羅.

賀行望有點兒無奈,手腕微動幾分,略抬下頜看她,說:"新聞上說的是假的."

池穗穗哦了聲:"多假?"

賀行望的思維嚴謹,在幾秒鍾就已經想好了對策,緩緩開口:"不是受傷,只是蹭破皮,也不會影響比賽."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池穗穗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原本路上要質問的氣勢早就在第一句話之後就消失殆盡.

她想,對著這樣一張臉確實生不起來氣.

常年被宋醫生影響,顏控也影響了她.

池穗穗的聲音逐漸平靜下來:"我們現在什麼關系你最清楚,這樣的事情你不告訴我,我還要從新聞上知道你手是壞了還是斷了."

還好是新聞,不是塑料名媛們.

"……"

斷了不至于.

聽完她這句話,賀行望大概是明白她的想法是什麼,沉吟片刻,開口說:"沒來得及說,怕你想多."

他伸手過去.

池穗穗並不想動,但是看到他遞過來的是纏了繃帶的手,沒忍住別扭地開口:"好好說話,動什麼手."

她精巧的下巴隨即揚起.

賀行望看著她這樣的模樣,眼里帶了點笑意,聲音低低沉沉的:"手斷了的話,婚禮上怎麼給你戴婚戒."

上篇:68|68    下篇:70|7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