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73|73   
  
73|73

g,更新快,無彈窗,!

現場過于吵鬧, 池穗穗說的話也就只有離得近才能聽見.

宋妙里怔愣了一秒,忽然笑了起來:"你說得對."

感情這種事, 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 她不常問池穗穗和賀行望的事情,但實際上是清楚的.

她認識的賀行望大多是來自他人的評價.

滿打滿算一個情敵, 可能就是他手中的那把槍了.但是以賀行望的性格, 恐怕這把槍再重要也是比不過人的.

宋妙里莫名地覺得浪漫起來.

"穗穗, 你就跟我說實話."她靠在池穗穗肩上, "你現在是不是很喜歡賀行望?"

她還從來沒聽過喜歡呢.

池穗穗轉過頭, 掐了下她的臉, 說:"如果不喜歡, 我為什麼要和他結婚."

宋妙里說:"我以前以為是聯姻."

池穗穗但笑不語.

不可否認, 她以前也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從小到大,都沒將賀行望當成是自己的未來結婚對象.

一直到同居的開始.

池穗穗見她沒心沒肺的樣子, 想到什麼, 提醒道:"妙里,你要知道,你家里不需要你聯姻."

所謂的想法是她單方面的.

宋家在南城實屬豪門, 她父母雖然是真的聯姻, 但相敬如賓,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兩個孩子也是從小到大寵大的,以宋家的財力, 錦上添花可以,但也不是必要.

尤其是以孩子的幸福為代價.

池穗穗認識宋家父母這麼多年,為人父母的想女兒早點結婚是現在的社會常態,可能在女兒眼里就會想歪.

以他們的視角,顧南硯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人物.

而正常情況下,遇到一個各方面都優秀的男人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尤其是家世擺在那里,人心難測.

宋妙里有點兒迷茫:"可是我也不可能太任性吧."

池穗穗不想一次性就戳破,又或者是在這樣的場合下:"你不妨自己思考一下."

一旁的蘇綿表示插不上嘴.

"好啦,先看你老公的比賽,不說我的事."宋妙里不想這種場合說嚴肅的事情.

比賽臨近開始.

運動員們正在熱身,和一切比賽的流程都相同,其實,所有的比賽都是一樣的,區別的只有成績.

"賀神沖鴨!"

周圍的觀眾們叫了起來.

體育館內回蕩著日語和英語的聲音,雜亂無章,就在這時候,比賽正式開始.

她們的座位是前排,看得很清楚.

賀資格賽的運動員很多,幾十個國家的上百位射擊手,站在那里就能讓人眼花.

池穗穗卻能輕而易舉地看見賀行望.

他已經戴上防護裝備,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周身清冽的氣質又獨特于他人,修長的手指正在調試槍.

池穗穗的心口一停.

她一向知道他的魅力所在,但每一次見到,即使是同樣的場景,還是不可避免地會被吸引.

長在了她的所有點上.

"天啊,我一個觀眾要緊張死了!"蘇綿捂著嘴,"我以前看比賽都沒這麼緊張."

前方的女生大概是聽到她的話,回頭信誓旦旦說:"賀神這次肯定會金牌的."

然後就看到了池穗穗.

女生嘴巴張了張,又眨眼:"池記者?"

可以說賀行望的粉絲沒人不知道池穗穗的.

"你好."池穗穗低頭,對上她的眼睛,微微一笑:"我相信你說的,賀神會拿金牌的."

如櫻花盛開.

女生沉浸在她的容顏下,恍恍惚惚地扭過頭,半天被突如其來的槍擊聲驚醒.

資格賽已經開始了.

-

槍擊聲不絕于耳.

一槍結束,已經跳躍出了大部分運動員的成績,除卻八環多的,多在九環,剩下的就是十環多.

10.4環,賀行望的第一槍成績.

"是賀神的正常水平."蘇綿肩膀一下子卸下來,"我這顆心是上上下下."

雖然知道賀行望的手傷早就好了,但總是會擔心的.

蘇綿偏過頭:"穗總,你擔心嗎?"

宋妙里眨眨眼:"小棉花你回憶回憶你問的這什麼問題,老婆能不相信自己老公嗎?"

"……"

看蘇綿閉麥,池穗穗眼尾一挑:"是不擔心."

成績好,她開心.

成績不好,她也不覺得傷心.

他的榮耀是早就已經積澱好的,不是一次比賽失誤就說明以前的榮譽是假的.

更何況,他不會失誤.

第一槍的穩開了一個好頭,觀眾席上的歡呼聲又增強了一個力度,令人耳朵發癢.

"穗穗,這結束就是決賽了吧?"

齊信誠和池美媛他們坐在後一排,趁著一槍結束的時候,齊信誠抓住機會趕緊問.

"對,兩點多開始."池穗穗回答.

"小賀也不容易."池美媛拍了下齊信誠的手背,和一旁的江慧月說:"這麼多年辛苦他了."

十年如一日的訓練,哪是一般人承受的.

以賀行望的身份和家世,完全沒必要去待在射運中心里,更何況他曾經還經曆過被陷害的事情.

他的心髒,強大有力.

池美媛越想越覺得自己沒看錯人.

齊信誠雖然年紀大了,但身處這樣的場合,骨子里的熱血也被勾起來,嘴上不說,手上動作不少.

而在此刻的國內,也有無數人在看直播.

不論是電視,還是網絡直播.

射擊這一項目是奧運會的第一個奪金點,上午的女子已經拿到了首金,這一枚也將是美好的開始.

台下,賀行望抬起手臂.

因為實行的是電子靶,成績是擺在那里給所有人看的,而體育館內也有顯示成績的大屏幕.

每一槍都在公開.

和其他的項目不同,射擊是不存在任何內幕的,每一個排名都是憑借著本人的成績.

資格賽的結果出來得相當快,賀行望以第一的成績進入決賽,和世界杯的發展如出一轍.

不出意外,也會和那次的結果一樣.

中場時間,觀眾席上少了不少人,蘇綿也要去洗手間,拉著池穗穗和她一起.

這次來看射擊比賽的女生很多.

池穗穗站在隊伍里,戴了口罩,漫不經心地往前看了眼,沒想到就這一眼還看到一個熟人.

之前被公司辭了的江璐居然也在這里.

江璐這次也戴了口罩,但是兩個人近距離接觸過,池穗穗一眼就能認出來.

她倒是沒想太多,這個比賽買了票就能來看,她雖然不喜歡她,但是這和她沒關系.

"穗總,你在看誰啊?"蘇綿看過來,只看到了長長的隊伍,"還要排好久."

"沒什麼."池穗穗收回眼神.

江璐的事情沒幾個知道,她也不想多說.再說她現在進了娛樂圈,和她們家也沒什麼聯系.

"穗總,你看熱搜這麼快就爆了,這才資格賽呢."因為要排隊,蘇綿將手機屏幕亮度調高,"好多人在看."

"是嗎?"池穗穗低頭看.

這是官方的直播通道,人數已經高達幾千萬.

而退出去再看,下面的評論已經過萬,只要一刷新就會增加幾百條新的評論.

啊啊啊官方爸爸殺我!竟然拍得這麼好!

太優秀了我們賀神!

剛剛看完資格賽,我他媽心髒病都犯了!

你們都在看比賽,只有我在看賀神本人嗎,這個身材比例szd太棒了!!

馬上給我沖!給我上領獎台!給我奏國歌!給我升國旗!

蘇綿說:"我也要去發微博."

她發了一條滿是感歎號的微博,又轉回熱搜上.

熱搜的微博視頻正是最後兩槍到最後放下槍,脫下防護裝備,然後露出那張臉的時候.

鏡頭很巧妙地來了個特寫.

毫無瑕疵的一張臉,黑發被弄亂,反而有種凌利感,連帶著目光似乎都深邃起來.

池穗穗目光停住.

他胸前的五星紅旗明亮又活潑,映襯著白皙修長的脖頸,凸起的喉結,是無法言說的性感.

真好看啊,賀行望.

這個人,是國家的,也是她的.

-

中場時間似乎過得飛快,決賽馬上就要開始.

雖然有了之前的鋪墊,但現在觀眾席的氣氛更加活躍,各種各樣的應援聲都有.

池穗穗深呼吸,靠在椅背上.

她打開手機,微信上和賀行望的聊天記錄還停留在前一晚的加油和晚安上.

現在她就算發,賀行望也沒機會看到.

池穗穗看了眼台下,朱教練正在和運動員們說話,她打開相機,對著下面微低頭的賀行望拍了一張.

似有感應般,賀行望抬眸看過來.

短短兩個小時,兩人再度隔著人群相望,池穗穗彎唇一笑,指了指手機,又比了個心.

賀行望唇角一勾.

身旁的宋妙里和蘇綿面無表情,來看比賽還要吃狗糧,誰讓他們兩個是夫妻呢.

朱教練一看自家隊員的表情就不對勁,順著視線看過去,就看見池穗穗的比心.

"……"

他咳嗽兩聲:"剛剛我說的都記住了吧."

進入決賽的中國射擊手不過兩人,在這樣的比賽中已經算是正常的人數,有的國家甚至全軍覆沒.

賀行望收回視線,"嗯."

李懷明渾身上下都寫著忐忑:"記住了!"

趁著還有幾分鍾的時間,觀眾席上還在吵吵嚷嚷,自然而然地就討論起了剛剛賀行望的視線.

"剛剛賀神看的是我們這里吧,是我嗎是我嗎?"

"觀眾那麼多,你怎麼知道看哪個."

之前回頭看見池穗穗的女生沒加入對話.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賀行望看的是她這個角度,但不是在看她--

她莫名想到了身後的池穗穗.

但是下一秒又被否定,賀行望已經結婚了,和池穗穗也是正常的偶像粉絲關系,不可能.

幾分鍾後,比賽開始.

大屏幕上還顯示著資格賽時的排名,當時賀行望以1.4環的差距將第二名甩在身後.

決賽開始後,率先四槍結束,賀行望排位第一.

第二的是美國的運動員,他的老對手.

上次世界杯,對方因事沒有參加,這次算是強勢歸來,和賀行望僅僅只差0.6環.

一槍就能彌補的差距.

射擊公平,而又殘忍.

可以上一槍十環多,下一槍變八環,只在一念之間.

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緊不慢的賀行望反而成了決賽幾個運動員之間的另類.

他每一次抬起手臂,都在同樣的時間下開槍.

周圍的一切聲音被排除在特殊裝備下,唯有他手中的槍和後坐力讓他感覺清楚.

這時候,連上一擊的成績都不是他的關注點.

他的目標永遠是這一槍.

身旁的他國運動員打完之後,深呼吸一口氣,看了眼冷靜淡然的賀行望,咬了咬牙.

他在的一天,就像是一道欄.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場上不由自主地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在等著最後的結果.

目前賀行望以0.8環領先.

只差最後一槍.

莫名的,池穗穗第一次產生了一種下場抓著他手射擊的沖動,她閉了閉眼.

"我下次再也不要看這樣的比賽了."宋妙里捂著心髒,"感覺比我做手術還緊張."

好歹做手術是自己有把握.

蘇綿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賀神怎麼站在那不動了?他旁邊的人都打完了,急死我了急死我了!"

不說她急,看直播的人都在急.

一個個仿佛再現世界杯總決賽時的心情,恨不得自己沖上去把電子靶摁在賀行望眼前一厘米處.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一擊定音.

逆天又難得的10.9環.

--射擊界沒有11環.

比他在世界杯總決賽時的成績還要好,而且這一槍是射擊界最高的成績.

--形同滿分.

賀行望唇邊線條一扯,放下手中的槍,孤傲的背影如挺拔的雪松,清冽而又遙遠.

屏幕上的總成績隨即刷新,牢牢占據著第一的位置,這代表著他的年少時光,是他的信仰.

也隱藏了他的愛情.

-

現場的所有鏡頭幾乎都轉向了賀行望,有特寫有遠景,夾雜著廣播里宣布的結果.

賀行望再次獲得了金牌.

"穗總嗚嗚嗚嗚,我感覺自己要窒息了."蘇綿抓著池穗穗的手,"我要呼吸不過來了."

"你想讓男神看見你的花臉嗎?"宋妙里說,"以後可能你連簽名都拿不到了."

"……"

蘇綿打了個哭嗝,還不忘控訴:"宋醫生你怎麼這樣."

宋妙里把她逗成這樣,自己哈哈哈笑了起來.

國內外的媒體都在關注著這個結果,所有的通稿都是提前寫好的,直接就發了出去.

這一刻,世界與他同樣燦爛.

賀行望取下護目鏡,轉身面向觀眾席.

觀眾席上無數人站起,熱烈的歡呼聲掀破體育館的房頂,壓住了廣播里的外文聲.

"啊啊啊我死了!"周圍的女孩們都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就差沒有沖下台去.

池穗穗松開手,掌心被掐出一道淺淺的月牙印.

她是對他足夠信任,但是在這樣的場合下,無法避免不為他緊張,不為他擔憂.

所幸,結果令人歡喜.

一個在台上,一個在台下.

隔著一個寬大的比賽場地和擁擠的觀眾席,他們依然能夠感受得到對方的存在.

直到現在,現場鏡頭才開始再度複活.

觀眾席上有人遞了一面國旗給朱教練,這是幾乎每次都有的情節,現場直播鏡頭早就准備好掃過觀眾席.

池穗穗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拍了個正著.

巴掌大的臉上白皙光潔,眉眼彎彎,清亮的眸子像兩顆星子,手持一面鮮豔的五星紅旗.

這一幕,被無數人截圖.

而新聞媒體們早就蹲守著了,自然也沒有放過任何可以拿來利用的點.

池穗穗靠著這張照片,瞬間引爆網絡.

上篇:72|72    下篇:74|7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