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74|74   
  
74|74

g,更新快,無彈窗,!

官方鏡頭給觀眾的時間不多, 只有幾秒.

池穗穗其實壓根不知道在拍自己,她是在對賀行望微笑, 所以就從心了一點.

這麼短的時間, 蘇綿在一旁哭成了一個淚人.

宋妙里作為一個情緒還穩定的人,正在安慰她:"馬上就要領獎了, 你確定不拍視頻在這里哭嗎?"

蘇綿一秒複活:"拍!"

這麼重要的片段她怎麼可能錯過.

比賽結束後不久就是領獎儀式, 這是人人都知道的流程, 時間不長, 從站上台到戴上金牌, 不過幾分鍾時間.

"賀行望拿這個花是真的好奇怪哈哈哈."宋妙里靠近池穗穗, "他會咬一口金牌嗎?"

"……你在想什麼?"池穗穗差點笑出聲來.

這種行為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在賀行望身上的.

蘇綿抽抽噎噎地打開手機:"宋醫生你為什麼這麼開心, 你怎麼都不激動的?"

宋妙里說:"這叫氣定神閑."

她經曆過無數值得歡呼的時刻, 將病人從生死線上拉回來,已經鍛煉出來了強大的心髒.

說話間,觀眾席慢慢安靜了下來.

因為要放國歌了.

隨著熟悉的音樂聲響起, 觀眾席上無數人開始跟著唱起來, 就像是一場大型的升旗儀式.

屬于中國的五星紅旗在最中央.

體育界是殘酷的,唯有冠軍才能夠奏響自己國家的國歌,第二名無論是差0.1環又或者是差0.1秒, 都不可以.

但是對于勝利者而言, 這是榮耀.

萬千觀眾都在看著那面國旗升起,官方直播的通道下面評論幾乎是一秒幾十條.

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太好哭了!!

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這一刻呀,賀神從來不負我們的期待!

阿中哥哥沖鴨!!

啊啊啊我在家里跳起來了!我爸媽以為我瘋了!

我們賀神是什麼神仙運動員!

不愧是賀神, 我已經無話可說,只有化身尖叫雞了!.

太有排面了太有排面了!

這一刻我就是池記者!現場觀看現場祝福!!

#賀行望 奪金#直接空降熱搜第一.

在手機里聽國歌和在現場聽是完全不同的感覺,那種從骨子里發出來的自豪充盈整個心口.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蘇綿都快喘不過來氣了,她雖然一直是粉絲但很少去現場看比賽,離得這麼近也是第一次.

第一次就經曆這麼大的刺激.

她的粉絲群里早就爆炸了,滿屏的啊啊啊,似乎粉絲都不會開口說話了,分分鍾刷屏幾百條.

池穗穗的耳邊是合唱聲.

坐在她前面的幾個女生剛剛又是尖叫又是哭的,現在反而能笑著唱歌了.

而身後的父母也是與有榮焉.

齊信誠作為一個愛國商人,看到這樣的場景,一激動就拍大腿,被池美媛一個白眼才安靜下來.

幾分鍾的時間一晃而過.

賀行望胸前的金牌垂在胸膛下,不容忽視,他身上還有觀眾席遞過去的一面國旗.

等他離開,觀眾席才開始散場.

池穗穗呼出一口氣.

陪著他參加比賽到領獎結束,這樣的經曆實在是讓她覺得興奮,心尖都在顫動.

這是所有人的賀神啊.

-

最近奧運會期間,任何事都可能上新聞.

一個職業偏向官方的記者,又在奧運會現場支持比賽,被官方直播鏡頭掃到,無任何濾鏡的完美長相.

這不上熱搜,誰能上熱搜.

池穗穗今天化的妝很精致,原本就是濃顏,再加上那一抹笑,明豔大方,動圖直擊人心.

因為她職業原因,再加上之前熱搜也不是所有人都關注,所以很多營銷號根本不清楚是池穗穗.

對他們而言,就是官方直播的鏡頭里出現一個絕美觀眾,順勢蹭熱點艹熱度.

但是不妨礙有別人知道.

賀行望的粉絲知道,池穗穗的十來萬活粉也知道,他們看到了就會在下面科普.

熱搜順勢而上.

幾乎是半小時不到的時間,池穗穗和賀行望同在熱搜,並排一二.

動圖下,池穗穗燦若星辰的眼眸眼波流轉.

仿佛含著一整個世界.

池記者我可!!!

神仙粉絲池記者!

媽的怎麼有這麼好看的粉絲!是我給賀神丟臉了!

粉絲與偶像同上熱搜,除了我們賀神還能有誰?!

你們覺不覺得池穗穗的眼睛好漂亮啊,看起來好有感情的樣子,她肯定是真愛粉了.

池記者真的是很熱情地追星了,之前比賽也沒有落下,嗚嗚嗚我慕了.

每當這時我都要默默地嗑cp,對不起嫂子一秒鍾……

熱搜熱熱鬧鬧地上了起來,這種時候沒人會說是誰,又或者是炒作,因為這是官方的鏡頭.

難不成還能讓官媒收錢炒作不成?

賀行望奪金的新聞在國外也是刷了屏.

而現場直播的畫面也不止一個國家在拍,是全球都在拍,池穗穗幾秒鍾的微笑不僅出圈,還出了國.

引爆網絡是真的引爆全網絡,國內外一眾好評.

有粉絲追國外的明星,經常翻牆看新聞,看到外媒頭條,直接截圖投稿了幾個營銷號.

這顏值是美出世界嗎?

截圖上是外媒的誇張標題,下面則是一些評論.

外國人稱贊起來顯得有些誇張,什麼"這是真實存在的美貌嗎?""真的好漂亮啊".

在各大比賽項目中,池穗穗的頭條顯得十分突兀.

穗穗:一不留神美出國門.

哈哈哈哈哈哈當然是真實存在的美貌呀.

賀神為國爭光,穗穗也為國爭光了.

穗穗:???

等池穗穗知道的時候已經不在體育館了.

因為今天賀行望拿了金牌,晚上他們去吃的日式烤肉,認認真真哭了一場的蘇綿現在活力滿滿.

她就沒停下來刷微博的手.

"穗總,你居然上熱搜了!"蘇綿震驚地抬頭,"臥槽,今天居然直播時拍到你了."

"拍到我?"池穗穗狐疑.

"什麼,那我在旁邊有出鏡嗎,有沒有人誇我好看?"宋妙里一聽,連忙放下手機,湊過去問.

一桌子的人都看了過去.

蘇綿清清嗓子,念出來:"今天的頭條都是奧運會相關的,賀神上了幾個,還有其他的運動員,穗總上了兩個."

她把鏈接發到了群里.

"宋醫生你也入鏡了,但是當時你在安慰我,所以就只有一個側臉."說到這,蘇綿有點氣.

上熱搜的機會就這樣被她放走了.

宋妙里:"……"

二院院花深感與熱搜無緣,氣得和顧南硯吐槽.

池穗穗倒是對熱搜沒什麼感覺,但是兩家父母不怎麼關注,聽蘇綿念就笑了起來.

尤其是誇自己家孩子的,一聽就高興.

蘇綿性格活潑,長得也比較有福相,很合上一輩的眼緣,池美媛就覺得她特別可愛.

這一念就沒停下來.

-

國內很多家日式烤肉其實是改了口味的,自然沒有本土的味道正宗.

吃到一半已經是臨近八點.

池穗穗低頭,看微信上新發來的消息.

賀行望:在哪?

池穗穗直接拍了張吃烤肉的大合照發給他:正在吃烤肉,但是你過不來.

最後一句補得顯然是炫耀.

收到消息的賀行望點開照片.

照片里沒拍全所有人,是從池穗穗的角度出發的,但是基本上可以猜得到.

人應當很開心.

賀行望垂眸,唇邊笑意淺而輕:晚上不要吃太多.

池穗穗挑了挑眉,三言兩語反問回去:比賽都結束了,還怕我吃壞肚子?

隔了幾秒,收到回複.

賀行望:是你怕胖.

……?

池穗穗覺得他現在是囂張起來了.

她直接發了最近這兩天在東京吃的一些美食的照片,然後又發了一張得意的表情包.

賀行望猝不及防收到十來張照片.

一點開,全是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他喟歎一聲,對池穗穗的脾氣又有了新的理解.

池穗穗把他堵回去,翻到了相冊里今天體育館拍的照片,拖出來發到了微博上.

一張來自粉絲前排拍攝的賀神.

因為今天的頭條一事,原本沒關注她的賀行望粉絲也都關注了,甚至還有私信問有沒有照片的.

萬萬沒想到,晚上還真等來了一張照片.

池穗穗拍攝的是朱教練和賀行望說話的時候,側著身子,但就是那一刻,他抬頭轉向鏡頭.

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神.

評論里一下子就淪陷了.

穗穗可以去當站姐了,這拍攝技術!

艹,這什麼顏值!

要不是因為他結婚了,這男人我現在就能上!

姐妹穩住,你這個想法有點兒危險.

池穗穗看著看著,評論里就火速開起了車,已經持證上車大半年的她莞爾一笑.

粉絲有時候是真的思維很可愛.

射擊項目的比賽是奧運會里最早開始的,但是結束卻不是最早的,最後一項比賽要到8月3號.

而閉幕式也就在幾天後.

這中間間隔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宋妙里和蘇綿是先回了國,池穗穗則是帶著兩家父母來了個日本游.

快要結束時,去哪成了討論重點.

"我們先回國."江慧月說.

賀明華因為公司的事情提前回了國,現在就只剩下三個人在這,齊信誠最近也是電話接得多了起來.

"穗穗,你是還要去東京是嗎?"池美媛問.

池穗穗點頭:"對."

小兩口的事情大人不摻和,江慧月樂得看兩個人感情好:"那我們就不過去了,人多也麻煩."

最終是他們坐私人飛機直接回了南城.

池穗穗把他們送走,再次回到東京的時候,也是射運中心決定回國的時間.

其實她沒和賀行望說,但是他們的機票時間她是知道的,她刻意掐著時間點.

一直到這時候,池穗穗才打電話過去:"我現在買不到票了,要和你一起回國了."

"……其他人呢?"賀行望問.

"坐飛機走了."池穗穗回答得一本正經.

這時候賀行望還能說什麼,自然是讓她過來,反正她的身份所有人都知道,也沒什麼問題.

池穗穗過去時他們正打算去機場.

她站在外面,身上穿著一件薄荷綠的裙子,亭亭玉立,細腰盈盈一握,為她增添了無限的優雅.

經過的行人都移來目光.

率先見到她的是朱教練,朱教練這次是紅光滿面,奧運會之行射運中心的成績斐然.

一看見笑吟吟的池穗穗,他就想到了比賽當天賀行望趁他在嘮叨時和她對視.

今天突然來這里是……

朱教練的目光陡然警惕了起來.

"朱教練."池穗穗和他打了個招呼.

"池記者."朱教練木著臉點頭,應了一聲.

下一秒,他就見面前的池穗穗眼眸清亮起來,唇邊的弧度也跟著上揚,明眸皓齒,璀璨奪目.

然後快步從他旁邊經過.

"穗穗."

賀行望從里面出來,聲線平穩地叫了她的名字,線條凌厲的輪廓在陽光下略顯柔和.

池穗穗走到他身邊,"這麼慢."

她似在抱怨,但輕快的聲調卻仿佛在撒嬌,桃花如面,美得不可方物.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情緒很淡,卻還是笑了一下,輕,卻很好看,順著她的話:"嗯."

不遠處被無視的朱教練:?

于是他非常有心機地,在離開的時候故意大聲咳嗽了兩下.

"朱教練是不是對我不滿?"池穗穗直接將包搭在了賀行望的肩上,"像是把我當成了妲己."

賀行望不置可否.

池穗穗伸出手指在他下巴輕輕刮了一下,像撓貓似的:"難道不是你才是妲己嗎?"

上篇:73|73    下篇:75|75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