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82|82   
  
82|82

g,更新快,無彈窗,!

池穗穗不清楚別人的婚後生活是什麼樣的, 但是自己的好像完全是老夫老妻的生活.

雖然到最後累了睡得快,就這樣還做了個夢.

大概是晚上提到了演奏會的事情, 她的夢里也是和演奏會相關, 她在後台站著,穿著一身長裙.

旁邊擺放著她心愛的大提琴.

前面傳來報幕聲, 池穗穗拿著大提琴上台, 黑暗過後, 一束光落下來, 她忘我地演奏著.

一曲結束已經是幾分鍾後, 燈光打開.

池穗穗這才看見偌大的音樂廳里就坐了一個人, 在第一排的中央, 是賀行望的臉.

夢里的他面無表情, 沒有反應,

池穗穗站在台上,居高臨下地看著男人, 和他對視幾秒, 徑直跳下台,質問道:"不好聽嗎?你為什麼不鼓掌?"

賀行望看著她回答:"不好聽."

她很氣憤.

從來沒人說齊家大小姐的技術不行,除了自己的母親在最初教她學習的時候說過.

池穗穗是被氣醒的.

外面天光微亮, 她醒的時候還意識不太清醒, 第一反應就是拍了下身旁的男人.

"怎麼了?"

賀行望的聲音帶著清晨的沙啞.

池穗穗一下子就清醒過來,收回自己的手,拿出了萬能借口:"有蚊子咬我."

"……"

被這麼一弄,賀行望也沒有睡意了, 他干脆坐起來,下床去洗手間洗漱.

池穗穗躺在床上,偷瞄他的背影.

她和賀行望認識二十來年,又住在一起四五年,說有那種剛認識的小夫妻的新婚燕爾是不太可能的.

老夫老妻就老夫老妻吧,反正又沒什麼.

賀行望出來時池穗穗的姿勢變都沒變,半合著眼看他,怎麼看都有一點心虛的樣子.

他稍稍抬了下眉.

池穗穗坐起來,對他太陽穴那輕微的月牙印感到羞愧,因為一個夢就拍了一下.

她輕咳一聲:"其實是我做夢夢到你說我拉大提琴不好聽,所以才拍你的."

"……"

賀行望感覺這個理由比蚊子還要無法言說.

池穗穗見他沒說話,那麼點心虛驟然擴大,輕聲說:"你過來,我給你揉揉吧."

"不用了."賀行望說.

"你過來."

賀行望走過去.

池穗穗的技術一般,但是她皮膚好,細膩嫩滑,再加上力道輕,有種別樣的感受.

氣氛變得安甯起來.

等賀行望去衣帽間後,池穗穗才下床去洗漱,她出來時剛好賀行望也換好衣服出來.

頎長的身形一覽無余,脖頸上的領帶掛著,還沒有系,領口的扣子也沒扣完,露出一點.

很性感.

正好,蘇綿發消息過來:穗總你今天來上班嗎?

池穗穗依依不舍收回目光,回複:去.

蘇綿大概是怕了她經常性說不去,最後去上班的事情,每天都會問一句,像助理一樣.

池穗穗抬頭:"待會上班順路帶我."

賀行望嗯了聲.

賀氏和她的新聞社剛好是在同一條路上,新聞社距離柏岸公館更近,她懶得自己開車.

反正坐老公的車天經地義.

-

新聞社每天的日常都差不多.

上次賀行望的退役專訪是這邊做的,獨一無二的采訪,所以官博和公眾號的關注度相當高.

再加上新聞稿質量高,所以現在勢頭很好.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這個新聞社不管是池穗穗在這邊工作還是賀行望送她的,都和她密切相關.

賀神都退役了,還能去哪兒看.

池穗穗偶爾隔個幾天發點日常,發張照片,算是給粉絲們的福利,現在多數粉絲已經非常平和地接受賀行望的退役一事.

傍晚下班時,池美媛打來電話.

"穗穗,我認真考慮,你從來沒開過演奏會,辦一次剛好,有些小姑娘十幾歲就辦過了."

池穗穗說:"我現在可是管著一家新聞社的."

池美媛問:"真的不想嗎?"

沉吟片刻,池穗穗回答:"暫時不考慮吧,再說了指不定沒人來看,如果是一首曲子可以."

一場音樂會肯定不指一首曲子.

池美媛也沒強求.

畢竟女兒的事業不在這上面.

當然她和女兒的想法是不同的,所以就想找一個兩全的辦法,一直到老同事董荷打電話過來:"美媛,你現在還願意上來演奏你的新曲子嗎,我這邊剛好缺一個節目湊雙數."

池美媛自己的新曲子目前還沒有面世,但是已經在朋友圈發過一小段,評價很高.

"我現在是沒什麼精力了."池美媛婉拒了她的好意:"上次如果不是為了國家,我不會出面的."

"穗穗呢,我記得她上次的演奏不錯."董荷和她認識多年,一直沒有退出.

"穗穗你還不知道,一直在忙她的新聞社."

"穗穗是你親手教出來的,你要是不願意,問問穗穗願不願意,她天賦那麼好."

董荷上次也看到了池穗穗的表演視頻,相當驚豔.

池穗穗年紀小的時候,她甚至存了收徒的心思,只可惜池美媛不願意,要親自教,只能遺憾錯過.

池美媛沒直接拒絕.

晚間時分她才重新聯系池穗穗:"穗穗,你董姨下個月音樂會要開,缺一個節目."

"董姨?"

池穗穗正在和賀行望吃晚餐,勉強算是一場約會.

"她讓我問你,你要是不想我就回絕."池美媛說.

池穗穗沒直接回答,身旁的賀行望看過來,目露詢問.

對于大提琴演奏,池穗穗自然是很喜歡的,只是一場個人的演奏會注定前後會非常忙碌.

除開在學校晚會上那一次,這一年多她也就經常自己在家練習而已.

董姨每年都會辦一次演奏會,會給她們送票,她每年還會和池美媛一起去看.

池穗穗確實有點心動.

在舞台上的演奏和在自己家里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如果不是當了記者,她現在恐怕也是會經常辦演奏會的.

舞台是一種激情.

她低聲問:"媽,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想開個人的,所以才讓董姨那留一個節目空缺?"

就像是那些希望女兒光芒萬丈的母親一樣.

"……"

池美媛說:"你這叫自作多情,媽還不至于這樣.."

池穗穗很無辜:"我就是問問."

"是你董姨問我的."池美媛沒好氣道:"你要是不想,我就回掉,她還惦記著你呢."

"反正我又是你女兒又是你徒弟."池穗穗勾唇笑起來,"既然董姨邀請了,就答應吧."

她也手癢了.

掛斷電話後,池穗穗抬頭,莫名其妙地想起那個夢境來,"下個月你有時間嗎?"

賀行望思考幾秒,"周末有."

池穗穗說:"那你來看演奏會."

賀行望剛剛就聽到了她的回答,頜首:"好."

"你必須鼓掌,還要說好聽."池穗穗彎成了月牙眼,還不忘叮囑:"不然你就一個人睡吧."

"……"

這個條件賀行望完全不用思考.

-

董荷的演奏會在一個星期後開始售票.

池穗穗這邊收到了幾張,給宋妙里宋成睿和蘇綿他們發了幾張,讓人人都去看她的演奏會.

節目單已經出來,上面有她的名字.

池穗穗這次表演的正是池美媛的新曲子,屬于大提琴獨奏曲,分為三個部分,單個主題.

早在池美媛創作這首曲子都時候,她就聽過,從一開始的靈感到最後的成型,她都有旁觀.

所以在第一次上手演奏時,就非常順利.

池美媛也沒想到池穗穗居然能這麼流暢地彈下來,感慨道:"董荷當初因為沒收了你,和我氣了一個月."

這要是收了,她恐怕得氣一年.

池穗穗莞爾:"這是在誇我吧."

"不然誇我自己嗎?"池美媛點了下她的額頭,又溫婉一笑:"誇我也算對,你是我生出來的."

池穗穗被她逗笑.

"時間不早了,行望應該在客廳等著的."池美媛說起他來,又問:"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

"……"

真是父母們亙古不變的話題.

池穗穗扯開這個話題,趕忙下樓拉著賀行望離開,生怕賀行望也被追問同樣的問題.

一直到車上,賀行望問:"這麼急做什麼?"

池穗穗開窗,眯著一對漂亮的眼:"不急我媽就得讓你和我多努力努力,她要抱孩子了."

"你不想?"賀行望偏過頭問.

"至少在婚禮前不要."池穗穗扭過頭:"我還要穿婚紗的,你難道要我挺著肚子和你結婚嗎?"

賀行望沉思幾秒,覺得她說得挺對.

時間一晃而過,演奏會前一天,有人在網上爆出了自己爸爸要去看的演奏會,被網友發現居然有池穗穗的節目.

當時網上就驚了.

???

池穗穗居然一聲不吭去開演奏會了?

雖然但是,那不是她開的.

我想看啊啊啊啊,上次S大視頻我看了幾十遍,終于有新的了太好了!

票還剩,我已經買完回來了.

臥槽來晚了,已經賣光了,我只能云觀看了.

應該會有視頻的吧……

像大提琴一類的這種演奏會,不是圈子里的人基本不會去聽,大多數都是原本董荷就有自己的觀眾.

這次再加上湊熱鬧的網友,一時間音樂票居然還有在二手平台上賣高價的.

有的人不是去聽的,而是為了池穗穗.

就如同名人效應.

演奏會當天,音樂廳人滿為患.

池穗穗的節目被安排在倒數第二個,本來不少網友抱著看池穗穗來的,最後被前面的吸引沉迷.

等池穗穗出來時,這才醒過來.

池穗穗今天頭發被挽了起來,露出精致的一張臉,光束打下來時,五官立體而明豔.

她垂著眼,搭上琴弓.

大提琴的聲音一向以渾厚溫柔出名,最適合這樣的曲子,柔情萬分,像湖泊的水平面微微被風吹皺.

大家只看到池穗穗白皙修長的手在上面撥動,手腕纖細,配上這套禮服,身材曲線姣好優雅.

一曲結束,觀眾們啪啪鼓掌.

池穗穗起身,彎腰提裙謝幕,再次抬頭時看到了下面的賀行望,對他眨了眨眼.

她轉過身,沒看到賀行望唇角微揚.

齊信誠和池美媛一起來的,差點把手拍紅,儼然化身一個女兒吹,激動得不得了:"穗穗怎麼不開個人的."

"你女兒沒時間."池美媛說,挽著他.

早在演奏會開始時,音樂廳外就有記者在蹲守,想拍到賀行望過來聽池穗穗的表演的照片.

結果連賀行望的人影都沒見著.

演奏會時間很長,將近幾個小時,記者們都蹲得累了,站在一塊聊天:"賀行望今天不會不來吧."

"自己老婆的節目,怎麼能不來看?"

"除非感情出現了問題."

這可是一個大新聞,記者們聊的津津有味,攝像頭對准了音樂廳的大門,看著人流湧出.

正在這時,一個記者沖了出去.

眾記者們:"???"

這是混進了一個叛徒嗎?

齊信誠和池美媛剛出來沒多久,就被一個沖到面前的記者擋住,"請問是齊氏的齊總嗎?您也來看這場演奏會?"

"……"

這個記者之前見過齊信誠,知道他是齊氏的老總,所以剛剛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就直接沖了過來.

堂堂齊氏的老總和妻子一起來聽演奏會,就算沒拍到賀神,這也是一個新聞.

"你要采訪我?"齊信誠問,"有什麼想問的."

他今天心情好,相當隨和.

齊信誠看了下這個記者的牌子,是個沒聽過的無名小報.

記者連忙問起了演奏會上的節目怎麼樣,最後還不忘包括了池穗穗的節目.

一旦齊總說不行,那可是大新聞.

"……您覺得這次的演奏會如何,其中《清晨》這個節目值得去聽嗎?"

本來齊信誠都是很正常的誇贊.

董荷是自己妻子的老友,她的曲子也確實好聽.

但是問到池穗穗,那就不一樣了,自己的女兒,當然是最好的,齊信誠心想.

他清了清嗓子:"當然值得,我就沒聽過這麼好聽的曲子.我們穗穗長得好看,大提琴拉得也好,讓我身臨其境,仿佛回到了剛起床看到的清晨……"

記者本來就是例行一問,然後就聽了足足幾分鍾的彩虹屁,眼前這位齊總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從顏值吹到氣質,再從穿搭吹到表演,可以說是全方面三百六十度將池穗穗吹上天.

"齊總……"

"--你真應該去聽聽,你怎麼沒買票,買了票進去不就能聽到最真實的."

"齊總……"

"干什麼打斷我說話,我還沒說完,沒禮貌."齊信誠意猶未盡,被打斷之後相當不滿.

池美媛在一旁忍俊不禁.

記者:"……"

齊信誠嚴肅開口:"你不懂,這不是簡單的演奏會,是一場盛宴."

記者快速收回話筒:"感謝齊總的回答."

這彩虹屁吹過頭了吧,不至于一個老總被錢收買,難不成真是粉池穗穗粉得真情實感?

當晚,這段采訪就被放了出去.

上篇:81|81    下篇:83|8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