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83|83   
  
83|83

g,更新快,無彈窗,!

音樂廳後台.

池穗穗下台後就去收拾東西, 董荷見她回來,笑著說:"我果然沒有找錯人."

她對池穗穗的印象是非常好.

池穗穗淺淺一笑:"要不是借著董姨您這次的演奏會, 我恐怕是沒什麼時間當眾演奏的."

"畢竟不是你的主業."董荷說.

說起這個, 她還有一點遺憾,池穗穗的天賦那樣好, 如果是她女兒, 大概是要讓她專職這個的.

想法不一樣, 池穗穗也沒說什麼.

池穗穗一邊將大提琴放進琴盒里, 一邊和她說著最近家里的事, "……我媽最近閑著."

董荷正要說話, 一抬頭看見門口進來的人, 揶揄一笑:"不耽誤你時間了, 這次演奏會的視頻過不出意外過兩天就能出來,到時候給你一份."

池穗穗點頭:"好."

她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賀行望正走過來.

後台這邊人不是很多, 因為觀眾離場之後大部分都去了前面, 反而顯得空曠.

"好不好聽?"池穗穗問.

"好聽."賀行望站在她面前.

池穗穗揚唇笑起來,風華艶麗,"你等我去換一件衣服, 我餓了, 待會吃東西."

賀行望嗯了聲.

池穗穗這套禮服是長裙,不便于日常行動,簡單地換回原來的裙子後就輕松許多.

至于頭發,沒什麼問題.

她出來後就伸手去拿琴包, 沒想到賀行望直接接過來,背在了自己身上.

大提琴的琴包很大,池穗穗背起來剛剛好,在男人身上就顯得小,所以有點違和感.

但是自己老公要背,她也沒理由拒絕.

他們是從後門離開的,這邊沒有記者蹲守,倒是大門口的記者們等了半天也沒等到想等的人,空手而歸.

倒是網上流傳出了一小段視頻.

畢竟是帶手機去看的,雖然說不准拍照,還是有人不遵守規則,偷拍了視頻.

視頻長達幾分鍾時間,因為表演時光束是打在池穗穗身上,所以拍得很清楚.

早知道我也去現場聽了.

穗穗今天怎麼這麼美!我死了!

想知道賀神有沒有去看老婆的演奏會.

這怎麼可能不去!

我們穗穗今天的造型好颯!

不聽大提琴曲,但是這首真的好好聽啊!

因為除卻舞台上,觀眾席都是黑漆漆一片,看不清楚誰是誰,誰也不知道賀行望來不來.

評論里因為這個吵了起來.

就如同大家關注明星夫婦有沒有情變一樣,對于賀行望和池穗穗,總有人會以最大的惡意去猜測.

吵到了幾千評論後,才終于被轉移視線--"討論這個有什麼意義,不如濤濤這套禮服多少錢."

于是新一輪話題又出現.

池穗穗今天穿的禮服幾個月前和新銳設計師合作設計的一款,最近剛出來就被她穿上了,可以說是全球唯一一款.

畢竟是自己參與設計的.

網友們本來以為是價格高昂的禮服,畢竟池穗穗自己家境似乎不差,賀行望又是賀氏如今的總裁.

結果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同款.

甚至還有人拿著視頻截圖去淘寶上搜索同款,正品沒搜到,倒是搜到了一群盜圖安在自家的衣服上說是池穗穗同款的.

蘇綿將這圖片發給池穗穗的時候,池穗穗都驚了.

盜圖效率這麼快的嗎?

池穗穗發給賀行望看,"我現在已經這麼火了?"

賀行望看到上面池穗穗低頭拉大提琴的模樣,淡淡回答:"你可以去掉問號."

池穗穗忍俊不禁.

"我都能想到黑粉會說什麼了."她放下湯匙,"說我蹭熱度,靠吸血你出名的."

賀行望眉頭微微鎖起來.

其實他很少皺眉,平常的情緒也比較淡,有時候甚至還能開個玩笑.但一皺眉就感覺很嚴重.

池穗穗以為他要說什麼責怪的話,沒想到只有三個字.

"我樂意."

-

因為池穗穗和賀行望的關系,網上這個熱度挺高.

雖然還沒有上熱搜,但是已經差不多,只要有人推波助瀾一下,就能扶搖直上.

晚上采訪齊信誠的記者回到自己家里,整理今天的視頻和錄音時,陷入了沉思.

這吹上天的彩虹屁發出去合適嗎?

但是因為音樂廳沒票進不去,又沒有拍到勁爆的照片,也就這一個能拿來利用了.

想了想,該記者還是將視頻剪輯了一下,發了出去.

至于中間齊信誠說的話,他一個字都沒有剪掉,可以說是完完整整地留了下來.

然後又給自己買了一個頭條.

做他們這行的都是有合作的營銷號的,發出去後他就聯系對方,不多時就被大v轉發.

自然也被更多網友看到.

本來大家是奔著"池穗穗演奏的路人采訪"標題來的,結果一點進去--

身臨其境?

又漂亮又有氣質?

最後那個盛宴是什麼鬼?

這是路人采訪嗎?

小編采訪的是池穗穗的粉絲吧.

雖然我覺得很好聽,但是沒必要這麼吹……有點尬.

原來真的有大叔粉,驚了.

這個大叔身旁的阿姨好有氣質啊!

大叔真情實感地誇,旁邊的阿姨都聽不下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叔叔好可愛!

怎麼了?不允許我們叔叔大齡追星嗎?!

齊信誠足足吹了幾分鍾,尤其是最後嚴肅的表情很搞笑.

有網友將這里截圖,制成了"必須聽我的!""我說好聽就是好聽""不要打擾我追星"的表情包.

有人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直接@池穗穗:穗穗,快來看看你的叔叔粉!

一時間,評論里被沙雕和哈哈哈占領.

有人誇,就有人毀.

池穗穗雖然不是明星,但多次出現在熱搜上,有些為了熱度的就黑了起來.

過度的彩虹屁有人覺得沙雕,就有人覺得不好.

再加上池穗穗不聲不響地和賀行望結了婚,總有人心里不滿,這個視頻就是一個契機.

于是很快,網上就對此爭議不止.

有爭議,就有熱度,有熱度,就會傳播開.

-

等第二天時,這事已經上了熱搜.

新聞社里一堆事要做,池穗穗懶得管這一類的新聞,時間一到就會沉底.

再說了誇她的是自己的親生爸爸,她一出面那恐怕就有人聞著風過來扒這個扒那個.

"穗總,叔叔好可愛哦."蘇綿自己是沒忍住,"怎麼那麼多誇人的句子,我一個追星的都比不過."

"不會說話怎麼追到我媽呢."

池穗穗瞥她一眼,道出事實.

"也是."蘇綿想起池美媛的模樣,和現在的漂亮女生不同,是那個年代美人獨有的風情.

而且池美媛從小出生在音樂世家,一身氣質錘煉出來,不是現在沒什麼沉澱的人可以比得上的.

當年池美媛的追求者眾多,不乏高官子弟,齊信誠脫穎而出憑的是真本事.

這邊其樂融融,網上也熱鬧.

池美媛退出樂壇多年,已經沒多少人認識她,大多都是上一輩的人記得她.

但是湊巧,她前段時間出面國際活動的新聞還在,沒上熱搜,但是關注國家大事的網友還是能看到的.

所以很快就有人提出了疑問:"旁邊這位……沒記錯是池美媛吧,國寶級的音樂家啊."

這下子可炸鍋了.

本以為只是一個普通的叔粉,能來聽演奏會自然不差錢,但誰也沒想到老婆居然是國寶級音樂家.

有人發現這個,自然就能發現齊信誠的真實身份.

他們結婚的年代正是二十多年前,那時候沒什麼人用互聯網,所有的消息都是在報紙和電視上看.

池美媛多次在各大晚會上演奏,拿了多項國際大獎,甚至還被邀請到春晚上表演.

模糊的視頻現在還能找到.

家里有老人的網友一問,有關注這方面的就知道了池美媛當初的地位,內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最重要的是--

池美媛也姓池!

其中的關系基本上就可以推斷出來了.

wow這是一個重大發現!

我就說怎麼搜不到姓池的豪門!搞半天和媽媽姓!

慕了,我翻了很多新聞,池美媛音樂世家,齊信誠白手起家,對,就是你們天天吃的那個齊氏.

啊啊啊我瘋了!池穗穗好絕一女人!

說起來,去年池穗穗搞了一次抽獎,送的是齊氏新出的零食大禮包.

自家的東西想送就送.

原來不是白富美,是頂尖白富美,池媽媽真的好美啊!!一家子都是美人!

現在吹穗穗還來能送零食大禮包嗎?

這件事直接出了圈.

為了表揚一下自家老爸的彩虹屁,池穗穗特意挑了一款手表,大張旗鼓地送到了他的公司里.

于是,今天齊氏的員工們都覺得自家老板心情很好.

逢人就刻意地露出手腕,被誇獎時又不經意間提起"這是我女兒送的"顯擺.

齊氏一眾:……

反正聽就行了,又不會扣工資.

下午時分,有新聞社的記者聯系了齊氏,詢問能不能采訪,心情好的齊信誠大手一揮同意了.

昨天他還沒誇過癮呢.

所以本來是想來證實網上關于"池穗穗是齊氏千金"猜測的真實性的記者,被迫再次聽了彩虹屁.

還和昨天的詞不一樣.

齊總以前是語文課代表嗎?

一直等到齊總終于說完,他才長出一口氣,趕忙問出自己的問題--

"齊總,關于您昨晚的采訪發言,網上對此爭議很大,您又沒有什麼想說的?"

齊信誠表情一正:"我誇我女兒的演奏怎麼了?"

在他看來,自己的孩子誇什麼都可以.

"當然沒問題."記者眼睛一亮,說:"這麼說,原來池穗穗是您的女兒."

齊信誠也覺得這時候已經曝光了,就沒什麼可瞞的,與其等著他們猜測,不如自己先說.

他就承認了和池穗穗的關系.

幾乎是一個小時沒到,這段采訪被放出去,本來網友們正討論得歡樂,四處找錘證明.

這次直接宣布.

網友們:???

池穗穗:你們都想不到吧.jpg

本以為是青銅,後來覺得是黃金,沒想到是王者.

所以說池穗穗和賀行望配不配的都可以歇歇了,人家天造地設門當戶對.

池爸爸:別想造謠我女兒!

害,誰不想成為穗穗呢,我願意天天被吹彩虹屁!

有博主發起了一項投票"想不想當池穗穗",就只有兩個選項,幾乎所有人都投了想.

本是一個自娛自樂的活動,卻在當晚達到高.潮.

因為賀行望點贊了.

微博的投票機制是選了就會自動點贊,可想而知賀行望是對這條微博做了什麼.

一大波網友迅速評論.

賀神想成為自己的老婆???

大概是想偷偷投票,沒想到被微博曝光了哈哈哈哈!

這再次證明了,誰都想當池穗穗.

所以在池穗穗看到這新聞的時候,也問出了同樣的問題:"賀行望,你也想變成我?"

如果這是一部恐怖片,那就可以起名《我的危險丈夫》了.

賀行望剛剛洗漱完坐到床上,被她壓過來,穩住身形回答:"當然是不想."

池穗穗問:"那你為什麼投票?"

她將手機屏幕放到他眼前.

賀行望掃了一眼,聲線柔和:"我覺得這條微博的第一個選項是在誇你."

池穗穗反應過來,笑問:"你是想不到誇我的詞了嗎?"

賀行望將坐沒坐相的池穗穗扶著腰坐好,周身清香縈繞:"總不能搶了岳父的活."

池穗穗樂不可支,倒在他身上.

誰能想到還有這一茬,說出去也沒人信.

賀行望被她情緒感染,跟著輕笑了一聲,他笑起來很好看,池穗穗湊上去親他,兩個人雙雙倒在床上.

上篇:82|82    下篇:84|8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