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90|90   
  
90|90

g,更新快,無彈窗,!

之前賀行望和池穗穗是分開住的, 後來一起住在婚房里,就有一個曾經住過的房間空了下來.

池穗穗這麼一說, 賀行望就能想到一年前的場景.

他沉默了幾秒, 然後才緩緩開口:"你才懷孕一個月."

池穗穗逗了他一下,本來郁悶的心情恢複不少, "誰讓你這麼說我的, 我本就是讓你提前體驗一下的."

賀行望頜首, 又提醒她:"你需要消消食."

池穗穗坐直了身子, 謹慎地看了一眼鏡頭, 擋住了微鼓的肚子:"我去院子里散步."

"我陪你."賀行望說.

"不用, 我又不是走不動路."池穗穗直接拒絕, "你別急, 後面幾個月有你急的時候."

"……"

看直播的觀眾們實在是笑瘋了.

以前總覺得賀行望高冷,不怎麼接受采訪,偶爾采訪里也是寡言少語, 而池穗穗在她們眼里就有一點高傲.

可這個綜藝是直接打破了她們的想法.

賀神:無話可說.

哈哈哈哈哈哈有你急的時候, 可不是嘛.

賀神恨不得眼珠子放穗穗身上.

好想知道穗穗生女兒還是兒子呀.

萬一是雙胞胎呢.

當然雙胞胎的概率是非常低的.

賀家和齊家這麼多年也沒有一對雙胞胎誕生出來,大概是沒那個基因.

彈幕上討論得非常歡快,如果這是主播直播間, 恐怕現在已經被要求開投票了.

這次的節目直播的時間是會和嘉賓商量的, 大概在入睡前就會結束,然後下周播出剪輯後的脫水版上線視頻平台.

所以趁著鏡頭去拍池穗穗消食的散步時間,導演就詢問了一下賀行望.

從醫院回來就已經不早了,現在更是接近半夜.

賀行望看著院子里慢悠悠走路的池穗穗, 月光傾瀉在她身上,蔓延出柔和的輪廓.

"就到這里結束."他說.

導演一愣,"現在嗎?"

賀行望轉過頭看他:"嗯."

導演想再商量商量,但是看賀行望很堅決的樣子,最後還是忍住了--反正今天已經爆了.

晚上再拍也拍不出什麼.

導演得到答案,就直接告訴了屋子里的工作人員,然後又在直播間里宣布了這個消息.

???

我還沒看夠呢,怎麼就沒了?!

不看不知道,現在都半夜了,我媽他們都睡著了.

我還想看穗穗和賀神被窩夜話呢!

當心我舉報你們掛羊頭賣狗肉啊,我就沒看見過被窩!

後面的節目還參不參加啊?

一看到直播間上出現直播結束倒計時的提醒,屏幕上迅速覆蓋了反對的彈幕.

池穗穗站在院子里,轉身看到賀行望站在廊簷下,她對他揚起了一個微笑.

直播界面定格在這瞬間.

隨後變成黑暗,結束了這期的節目.

雖然不舍,但觀眾們也沒有辦法,意猶未盡地離開直播間,登錄了自己的社交軟件.

現在這興奮勁讓她們壓根睡不著.

熱搜上還掛著池穗穗懷孕的消息,她們為此添磚加瓦,自來水一般安利這期節目.

好羨慕穗穗和賀神的婚姻.

有甜有懟,我又想談戀愛了.

池穗穗都懷孕了,我居然還沒有男朋友!

我想看孕期日常啊,有沒有這個綜藝邀請他們去拍,我願意付費觀看啊!!

各種各樣的討論都有.

原本cp粉們就愁沒什麼互動的同框視頻,這下完美了,從早上到晚上,將近有七八個小時的素材.

一天不到的時間,視頻網站上已經多出了幾十個剪輯視頻,並且播放量破了百萬.

可想而知這其中的熱度.

-

懷孕這件事對于兩家來說是很大的一件事.

因為確定懷孕的時間是晚上九點多,賀行望就打算第二天再告訴雙方父母.

誰知道兩家父母得到這消息居然是別人通知的,一大早醒來手機里好多恭喜的消息.

看了幾條才知道池穗穗懷孕了.

所以早上池穗穗和賀行望還在睡覺的時候,電話就打過來了,齊家打過來沒接就賀家這邊打.

"賀行望你手機又響了!"

池穗穗眼都不睜抱怨.

賀行望沒告訴她第一次是她的手機,伸手拿過來接通:"喂?"

他嗓音里透出剛醒的倦懶.

擱在平時,家長們自然就聽出來了,不會多談,但今天和平時可不一樣.

"穗穗是不是懷孕了?"江慧月問.

一聽到懷孕兩個字,賀行望就清醒幾分,他嗯了聲:"昨晚太晚沒告訴你們,剛一個月時間."

江慧月唇角揚起:"好好好."

她一年前就期待這件事,但那時候賀行望要比賽,兩個人都表面應著,實際上毫無作為.

現在終于聽到了好消息.

江慧月笑了會兒,"穗穗是不是還沒醒,還在睡呢,孕婦就是要多休息,你們睡吧,我掛了."

掛斷電話她就告訴了老太太.

老太太現在每天沒什麼事,偶爾和兒媳拌拌嘴,要麼就是在考慮怎麼才能吃到更多的糖.

聽到池穗穗懷孕,原本渾濁的眼睛也亮了起來.

她想在還在世的時候看到孩子出生,如果能看著孩子長大那就更好了.

四世同堂,天倫之樂.

齊家那邊是池穗穗醒來通知的,打電話過去時,池穗穗還以為家里只有池美媛在,沒想到齊信誠沒去公司.

"懷孕一個月了."池穗穗說.

"前三個月最重要了."池美媛叮囑道:"正好你和行望那邊也沒人,我讓人過去照顧你."

池穗穗沒拒絕,反正阿姨過來也不是壞事.

"你爸瞅我半天了."池美媛看了眼對面的齊信誠,"我讓他跟你聊聊."

齊信誠一聽,立刻清了清嗓子:"穗穗啊,你什麼時候回家……你懷孕了,我們去你那吧."

他又改了口.

池穗穗好笑道:"我就是懷孕,爸你是把我當國寶了嗎,我過兩天回去吃飯."

齊信誠說:"好好好."

長輩們知道確切消息後就安心了.

而齊初銳這邊反而知道得比較遲,他已經上了大學,專業里基本都是男生,不關注這一類娛樂新聞.

但也有例外.

齊初銳是賀行望的小舅子這件事基本上是全校皆知,甚至校園表白牆上除了向他表白的,就是想讓他代拿簽名的.

下午他離開圖書館後,就發現路上的同學在看他.

等齊初銳看過去後,對方又很快移開視線,和自己的朋友不知道在說什麼.

他回宿舍後照了照鏡子,沒什麼東西.

室友正在吃東西,見他這樣,問:"怎麼了?"

齊初銳坐下來,皺眉說:"回來路上很多人看我."

"你長得帥啊."室友脫口而出,看齊初銳面無表情,又嘻嘻笑:"大概是因為你快要小外甥了吧."

齊初銳愣了一下.

"你沒看新聞嗎,你姐姐懷孕了."室友噼里啪啦說了一長串:"就昨天晚上的事,她們看你肯定是因為這個."

齊初銳心頭跳了幾下.

他直接拿出手機打電話給池穗穗,對面很快就接通,自家姐姐嗓音輕快:"怎麼了初銳?"

"姐."齊初銳低聲問:"你懷孕了?"

"是啊."池穗穗笑著說:"爸媽沒告訴你嗎,我以為你都知道了,再過幾個月你就可以看到小孩子了."

齊初銳從沒接觸過嬰兒.

他一想到那個畫面後背都繃了起來,緊張的,連說話都磕巴起來:"恭喜姐姐."

池穗穗被他這話逗笑:"你說得不覺得別扭嗎?"

齊初銳耳朵微紅,否認:"沒有."

池穗穗說:"等你暑假回家還有驚喜呢."

"大學又不限制回家時間."齊初銳說.

"驚喜是不能提前的."池穗穗賣起了關子,"只能等到暑假,"

齊初銳被她吊起了胃口,但又想不出是什麼驚喜,新學期才開學沒多久就開始期待暑假了.

還好就幾個月時間.

-

對于懷孕後的日子,池穗穗想象中的孕期生活應該是一個甩手掌櫃的愉快假期.

然而事實截然相反.

池美媛請的阿姨沒到,賀行望找的兩個阿姨先住進了柏岸公館里,一個負責飲食,一個負責起居.

而池穗穗就像是宮里的娘娘一樣.

賀行望這個人對什麼事都有自己的計劃,他白天要去賀氏,晚上才能回來.

一開始沒什麼問題,一直到懷孕五個月的時候.

池穗穗去新聞社後面都跟著大大小小幾個保鏢,要不是她攔著,阿姨都得跟過來.

至于和姐妹們的下午茶,也是這樣度過的.

宋妙里看得發慌,小聲說:"穗兒,賀行望這陣勢這讓我都不敢懷孕了."

蘇綿亮著眼:"賀神想的多周到啊,這樣安全."

外面磕磕碰碰的,萬一碰到了怎麼辦,而且現在又是名人,保鏢在才有安全感.

"現在還好."池穗穗想起賀行望雷厲風行的性格,"再過兩個月,我估計出門困難."

"過兩個月你都懷孕七個月了,你家那范圍很大,附近活動活動就算了."宋妙里以一個醫生的角度說:"別不活動."

"你覺得我在家能待住嗎?"池穗穗倪她一眼.

"宋醫生男朋友的公司是干什麼的."蘇綿忍不住插嘴:"智能AI啊."

當初顧南硯送宋妙里的機器人被宋妙里當成淘寶百元買來的,晚上偷跑還被她嫌棄過.

現在這機器人已經出了二代,價格炒上了天價.

池穗穗直接拒絕:"不用."

她又不是宋妙里,能和機器人玩得開心,萬一賀行望再往里加點什麼,她豈不是被監管.

宋醫生感覺很難過.

下午茶喝了一個小時,臨近五點,落地窗外日落時分,出現了火燒云,整個南城偶遇在金色下,美輪美奐.

這時,池穗穗的電話響了.

看到屏幕上賀行望的名字,她伸手對宋妙里和蘇綿做了閉麥的手勢,然後才接通:"喂?"

"在哪?"

賀行望一向是如此開場.

池穗穗估摸著他還沒有下班,而且阿姨們今天也被她打發去齊家和宋姨學習如何做魚湯,就是為了下午茶自由.

當然不能被嚴格的賀老師知道.

她清清嗓子:"在院子里散步."

本來池穗穗想說在家的,但是那麼一瞬間想起之前和十幾個保鏢在家的烏龍,話到嘴邊改了口.

對面的蘇綿眨眼,直覺不妙.

上一次她聽到了穗總也撒了類似的謊.

"是嗎?"賀行望說.

"……"

池穗穗一聽這倆字就莫名心虛,然後又反應過來自己為什麼要心虛,不就是出來喝個下午茶嗎?

哪個名媛不喝下午茶的?

池穗穗底氣立刻就充足起來,甚至還開始指責賀行望的獨斷專行:"你之前天天不讓我出門,我在家都快退化成原始人了,你是不是想回家之後看見一個猿人老婆挺著大肚子生下一個小猿人……"

她小嘴叭叭,聽得宋妙里和蘇綿一愣一愣的.

宋妙里豎大拇指:big膽!

"我就問你我喝下午茶行不行?"池穗穗臨末質問.

一個平時再優雅美麗的孕婦,也會有脾氣爆炸的時候,正如此刻激情嘴炮的池穗穗.

"……"

清冷的辦公室里,賀行望按了按眉心,幾秒後才松開手,電話里短暫地沉默下來.

半晌,他才冷靜開口:"我沒有限制你的出行,也不想看見我的老婆孩子變成……猿人."

賀行望說這兩個字時表情有點一言難盡.

當然隔著手機,池穗穗也看不到.

賀行望最終又說了一句:"穗穗,我只是想去接你."

"……"

池穗穗腦袋放空幾秒,又迅速轉變態度:"老公你真好."

上篇:89|89    下篇:91|9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