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91|91   
  
91|91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五個字說出來, 桌邊都安靜下來.

宋妙里實在憋不住,趴在蘇綿的肩膀上笑個不停, 大概是她見慣了池穗穗平日的性格, 難得一見她撒嬌.

蘇綿則是吃瓜心比較重.

賀行望姑且沒有在意池穗穗的變臉速度,又問了一遍:"在哪里喝下午茶?"

池穗穗這次乖乖報了地點.

掛斷電話後, 對面的宋妙里學著池穗穗剛剛的樣子, 捏著嗓子說:"老公你真好~"

池穗穗白了她一眼.

"穗兒, 你居然還有撒嬌的時候."宋妙里睜著大眼睛問:"小賀對你撒嬌什麼反應?"

"你說呢?"

池穗穗笑了起來, "你對顧南硯撒嬌, 他有什麼反應?"

宋妙里不說話了.

蘇綿卻好奇起來:"宋醫生, 什麼反應?"

宋妙里伸手捏她臉, 一句話打發她:"成年男女之間的事情, 小孩子不要多問."

"……?"

掛斷電話後的賀行望虛歎一口.

孕後的池穗穗脾氣比起往常大了許多,剛懷孕的前幾個月,孕吐有點嚴重, 連帶著胃口也跟著變差.

賀行望知道懷孕很難, 卻不曾親身體驗過.

他只能看著池穗穗孕吐,盡量變著法子滿足她的心思,也許是他這方面任予索求, 池穗穗自己也跟著不舒服.

家里的兩個阿姨做的菜不合她胃口, 最後是齊家那邊讓宋姨過來住了三個月,肚子顯懷後,才漸漸穩下來.

一穩下來,池穗穗的心就活躍了起來.

前幾個月糟了那麼大的罪, 現在孕吐沒了,胃口也好了,自然而然地就想著這里逛逛那里逛逛.

偏偏賀行望在這方面拘著她.

這才有了今天的偷偷跑出來喝下午茶.

池穗穗之前只是小小抱怨過,還沒有今天在電話里說得那樣,連原始人都冒了出來.

他擰了擰眉心,離開公司.

池穗穗和宋妙里插科打諢了半小時後,賀行望從外面進來,看到她們點點頭,然後才帶著池穗穗走.

池穗穗本身橫了那麼一次,現在沒多說話,被賀行望牽著出去,兩個人的步子都很慢.

"你吃過晚飯了沒?"池穗穗問.

"沒有."賀行望手放在她身後,虛虛護著她,他看了她一眼,"下午茶喝飽了?"

"……"

池穗穗沉默幾秒:"我就喝了一小杯."

她比了比手勢,細長的手腕露出來,和下面顯懷的肚子形成了鮮明對比.

賀行望凝視半晌,才開口:"那正好回去吃."

天邊火燒云的色彩變得濃郁.

至于原始人還是猿人,已經被她選擇性遺忘.

蘇綿看著兩個人離開的背影,問:"宋醫生,你說回去之後穗總和賀神會吵架嗎?"

"你見過他倆吵架嗎?"宋妙里問.

"沒有."

"該吵的架早在十年前就吵完了."宋妙里悠哉悠哉地喝了口茶,"該磨合的也早就磨合結束."

蘇綿捧著臉:"真好啊."

是她想象中的理想婚姻了.

宋妙里和池穗穗從小熟識,基本上知無不言,對她和賀行望之間的牽絆也知之甚多.

兩個人青梅竹馬的生活不是假的.

再說以池穗穗的情商,賀行望的細膩心思,基本上兩個人在一起對方的想法都摸得清楚,說清楚就沒問題.

宋妙里突然覺得伯父伯母他們是真的機智.

南城這邊想聯姻的名門不止幾家,但基本上最後都是各玩各的,對自己的另一半總覺得是家庭捆綁.

聯姻到底可不可靠,全看各自.

-

回到家里,池穗穗和賀行望都自覺沒提下午茶的事情.

兩個阿姨也從齊家修學歸來,給池穗穗露了一手,展示自己的學習成果.

至于夫人把她們打發走跑出去喝下午茶的事情,兩個阿姨壓根就不知道.

晚上兩個人躺在床上.

孕五個月的池穗穗其實體重已經重了不少.

對于懷孕後的變化,早在當初剛檢查出來時她就搜了一些,每個孕婦的變化都不一樣.

但怎麼說,她都對這些很忐忑.

變丑了怎麼辦,臉上長斑了怎麼辦,變胖了怎麼辦?

池穗穗一想起去參加什麼茶會,別人青春靚麗,自己胖到禮服塞不下就覺得窒息.

于是她請了一個老師回來專門鍛煉和護膚,

幾個月的時間下來,不僅沒什麼差的變化,反而皮膚變得光滑細膩起來.

池穗穗孕後愛吃酸,家里常備了不少酸味的零食,齊信誠這個寵女爸爸是專門給她做了孕婦用的.

就因為這個,齊氏還上了一次熱搜.

本來開發孕婦專吃的零食大家覺得還挺稀奇的,後來一次采訪才知道--

哦,原來是做給女兒的.

他們就是沾光的.

齊信誠在這之後,直接榮獲了"新年度別人家的爸爸"一稱號,他本人心滿意足.

沒睡前池穗穗就會吃點小零食.

因為是孕婦吃的,所以味道比普通的要酸,她吃得時候面不改色,嚼得卡吧卡吧響.

"你吃不吃?"池穗穗發出邀請.

"不吃."賀行望體驗過一次就不想體驗第二次酸掉牙的滋味,"你也別吃了."

他伸手把零食抽走.

"我才吃了一點點."池穗穗伸手就擋,顯而易見地擋不過,她干脆叫道:"賀行望."

"今天你喝了下午茶,又吃多零食."賀行望盯著她,"這樣對身體不好."

"你不能剝奪我吃東西的權利."池穗穗擺出一副不聽不聽王八念經的模樣.

"明天再吃."賀行望低聲說.

他低頭親了她一口,還能聞到淡淡的酸香味.

自從懷孕後,兩個人就沒再同房過,偶爾也是親吻了事,賀行望也怕出什麼事.

如今的池穗穗給他的感覺和以前截然不同.

"我們在吵架,你親我干什麼?"池穗穗推開他,笑得媚意橫生:"親我也沒用."

賀行望也沒想著有什麼用.

他正要說什麼,就聽池穗穗突然"啊"了一聲.

賀行望連忙問:"怎麼了?"

池穗穗半天才回神,說:"好像剛才寶寶動了."

她抓著賀行望的手放在肚子上,兩個人屏住呼吸在那里一動不動,肚子里也一動不動.

池穗穗甚至都要懷疑是不是錯覺了.

然而就在賀行望准備安慰她孕期胡思亂想是正常的時,他掌下感受到了一次胎動.

那種感覺讓他心口的滋味難以表達.

"寶寶肯定是覺得你不讓我吃東西太過分了."池穗穗三言兩語拐回去.

"……"

賀行望再仔細感受了一下,又沒動靜了.

池穗穗見他上癮了一樣,似乎還想貼耳去聽,推開他的手,"睡覺了."

她說睡是真的睡,賀行望就不是了.

第一次當父親,第一次感覺到孩子在動,他怎麼可能睡得著,偏偏身旁池穗穗睡得昏天黑地.

最後賀行望手環在她腰間睡了.

-

自從那一番"原始人"和"猿人"的抱怨後,池穗穗的生活發生了不少改變.

大概是賀行望良心發現.

池穗穗終于成為了一個有滋有味的孕婦.

隨著上次感受到胎動,後面就越來越頻繁,從一開始的驚喜到後面她都能面無表情.

大學生的暑假時間也近在眼前,之前池穗穗答應齊初銳說暑假給他一個驚喜,也到了實現的時候.

"初銳要下午才回來."池美媛說,又問:"最近感覺怎麼樣,沒有難受的地方吧?"

池穗穗搖頭:"沒有."

孕吐停了之後整個人仿佛煥然一新.

池穗穗和她說了胎動的事,池美媛叮囑了一些,又壓低聲音問:"行望有沒有說想要男孩還是女孩."

"當然沒有."池穗穗說,"他小姑倒是想法很多"

賀家對于孩子是男是女沒要求,反倒是賀行望他小姑,以前就和她不對付,婚前那次吃飯還刺過.

上次回賀家時,就明里暗里地說生個兒子怎麼怎麼樣,生個女兒怎麼怎麼樣.

然後又說五六個月已經可以檢查孩子的性別,和江慧月他們說讓賀行望帶池穗穗去檢查.

賀行望直接無視了她.

池穗穗干脆只給她一對白眼.

好好的一手牌他小姑打得稀爛,自怨自艾就算了,還對別人的生活指手畫腳.

池美媛說:"不用理她."

對于賀行望小姑,她也是知道的.

下午齊初銳終于回到家,一眼就看到坐在沙發上吃東西的池穗穗,還有圓潤的肚子.

他整個人都謹慎起來.

從沒接觸過孕婦的小年輕很緊張.

池穗穗笑著招招手,還不忘調侃:"怎麼不過來,上個學回來就變害羞了?"

"……"

齊初銳過去坐在另一側,離她最遠的一個小沙發.

池穗穗忍俊不禁,看他比高考還緊張,實在沒忍住笑:"我又不是什麼可怕的."

"姐."齊初銳叫了聲.

"不打個招呼嗎?"池穗穗說,"寶寶最近正調皮,你作為舅舅,感受感受."

于是齊初銳小心翼翼地感受.

在寶寶踢了一下肚子的時候,他整個人都驚了.以前只在生物上知道的知識變成現實還是蠻讓他震驚的.

池穗穗問:"有何感想?"

說著,肚子里的寶寶又動了.

齊初銳問:"這是什麼意思?"

池穗穗見他亮晶晶的眼睛,和他說:"應該是第一次見到舅舅,激動的,你再看看."

齊初銳覺得很有道理.

他以前是家里最小的,現在終于有一個沒出生的孩子,驟然間從小輩變成成了長輩.

"長輩"銳與有榮焉.

如果不是不允許,他可能就要對著還沒有出生的小外甥或者外甥女進行教學了.

學神思來想去的想法最終夭折.

-

孕七個月的時候,所有的事已經提前安排妥當,月嫂看了一波又一波,才選到一個滿意的.

周圍人緊張,就連賀行望每天回家的時間也逐漸變早,池穗穗本人反倒寬心起來.

可能就是"心寬體胖"吧.

她還有空約著宋妙里和蘇綿來家里玩,又是裝扮又是音樂,儼然把家里當成了茶會現場.

池穗穗孕後就沒怎麼發微博,前期節目結束後還發了一兩條,現在已經過去四五個月,微博還停留在上次.

每天還有粉絲在嗷嗷叫更新.

這幾天身子笨重,每天出門散步時間固定,無事可做她就看看新聞,然後發微博.

前幾天發美食,後幾天發日常.

小日子過得悠哉悠哉.

穗穗真是一個

怎麼還沒生啊,我都等得急死了.

這就是所謂的皇帝不急太監急,我想看寶寶啊.

寶寶想好叫啥名了嗎?

賀小穗?池小賀?

被粉絲們這麼一評論,給池穗穗肚子里的孩子起名成了她們最熱衷的事.

有粉絲說:"買來沒碰過的《詩經》我終于讀完了."

還有人符合:"我連詞典都翻了一遍,捂臉."

池穗穗的粉絲里也有懷孕過的,還會給池穗穗私聊一些孕婦需要注意的事項.

她點進對方微博,看到了一張孕婦照.

這個粉絲其實已經生了孩子,當初在七個月後去拍的照片,還有老公一起.

池穗穗看著看著,得到啟發,直接聯系了熟悉的攝影師,讓介紹了幾個靠譜的專門拍攝孕婦照的攝影師.

她看了幾張照片,最終確定人選.

這個攝影師技術很好,而且構圖都是非常新奇的,有可愛有溫馨,也有創意.

晚上睡覺前,池穗穗就和賀行望提了這事:"小賀,我想拍孕婦照,留紀念."

"好."賀行望倒是沒反對,順著問:"攝影師是誰?"

池穗穗報了個名字.

賀行望沒聽過,當然很正常,他從不關注這方面的事情,也不會去記一個攝影師的名字.

當然,一切都可以調查.

池穗穗窩在他懷里,細細碎碎地說著自己要拍的什麼風格和姿勢,說著說著瞌睡就來了.

她往下滑了滑,半躺在床上,怕他以為孕婦照就是孕婦單獨的照片,提醒他:"對了,你也要拍的."

"我知道."賀行望說,他還不至于這個都不知道.

"你想和我留下美好的回憶嗎?"池穗穗眨著眼兒問.

"想."賀行望沒有思索,淡定回答.

池穗穗笑了笑,柔順的長發披散在枕上,她仰面看坐著的賀行望,忽然說:"愛你."

然後說睡就睡.

賀行望都沒有說什麼,身旁的人就閉上眼,呼吸逐漸歸于平穩,睡著的樣子十分乖巧精致.

他也躺下來,在她身側.

賀行望並不是一個什麼都放在嘴上說的人,甜言蜜語也很少說,只不過這時候,他低聲應和她的話:"我也愛你."

池穗穗耳朵感覺到氣息,動了動.

上篇:90|90    下篇:92|9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