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93|93   
  
93|93

g,更新快,無彈窗,!

池穗穗先是愣了兩下, 然後勾唇笑了起來.

"你想要我叫就直接說."她點了點自己的臉,"還想要暗示我, 又不是做閱讀理解."

賀行望挑眉, 沒說話.

"叫你老公,老公老公."池穗穗從他身上下來, 她生孩子後反而變得膩歪了起來.

她摟著賀行望的脖子.

房間里突生曖昧氛圍.

原本他們自從孩子生後就沒有夫妻生活, 再加上池穗穗把只寶晚上放房間里, 就更不可能.

"媽……媽……"

兩個人正對視時, 床上的小只只忽然叫了起來, 丟下玩具要往床的這邊爬.

池穗穗直接松開了賀行望, 轉身抱住自己的女兒, "只只剛剛叫什麼了?"

只寶窩在她懷里, 圓溜溜的眼睛盯著她看,再沒有開口,仿佛剛剛說的話都是幻覺.

她張開的嘴巴里還能看見才長沒多久的小牙, 像顆米粒一樣, 雪白又漂亮.

池穗穗偶爾喜歡伸手摸,感覺特別可愛.

"她還不太會說話,過段時間就好了."賀行望安慰她, "下個月."

"如果下個月不能呢?"池穗穗問.

"那就下下個月."賀行望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順著她的話就給出了答案.

"……"

俗話說七坐八爬九發牙,只寶和別人不一樣.

她六個月的時候就能滿床爬,七個月的時候自己坐穩玩玩具,已經開始長牙.

輪到說話這一項, 大約是只寶為了給自己爭口氣,又或者是第一聲叫了爸爸,在兩個月後開始頻繁地叫起"媽媽".

一旦看到池穗穗,就眉開眼笑,叫個不停.

池穗穗以前挺煩不懂事的小孩的,沒那個心思去管,輪到只只,是整顆心都掛在她身上.

之前沒公開性別時,網上猜測眾多,一直覺得是男孩,畢竟背後兩大集團.

直到知道是女孩,啪啪打臉.

自從只只八個月後,她就開始睡自己的房間,晚上有阿姨陪著,不再睡主臥.

這幾個月里,池穗穗和賀行望的日子過得挺素.

只只一被抱回去,兩個人自然而然地就天雷勾地火,她過了幾個月的休閑日子一去不複返.

畢竟禁欲許久的男人是無法擋住的.

池穗穗開始前還能和他旗鼓相當,甚至勾引兩下,最後就不行了,軟成一灘水.

如今她身上還有著若有若無的奶香味,身上該長肉的部位也比以前長大了點,無時無刻不在引誘賀行望.

當然下場就是第二天池穗穗睡得天昏地暗.

好在賀行望還會知道注意身體,如何克制,頂多隔個兩三天,池穗穗這才松口氣.

結束後,她躺在床上,"我明天怎麼上班?"

"休息一天沒事."賀行望的聲音還有點啞,像裹了幾粒沙似的,有些性感.

"你想的簡單."池穗穗本想瞪他一眼,結果累的不想動彈,干脆不搭理他,徑直睡覺.

活動量大,睡得就很快.

賀行望就聽見懷中的呼吸聲很快淡了下來,歸于平靜,他也合上眼進入睡眠.

-

只寶一天天長大,臉也長開.

她大名叫賀知微,但是大家都叫只只,只寶習慣了,連帶著只寶自己都自稱只只只寶,說話必帶前綴.

"只只今天吃了兩碗飯."

"只寶今天很聽話噢."

每次她這麼說的時候,大家總是忍俊不禁.

賀知微這個名字偶爾她淘氣的時候池穗穗會連名帶姓地叫:"賀知微,還吃不吃了?"

只只就乖乖坐下來.

齊初銳放假時間就往這里跑,只只愛美的性格從這時候就有了端倪,喜歡這個長得好看的小舅舅.

每次他來的時候,只只恨不得掛在他身上.

中午吃飯時,她不願意坐在椅子上,非要坐齊初銳的腿上,奶聲奶氣地說:"我不要你們."

池穗穗問:"那你想要什麼?"

只只捂住臉,露出兩只黑葡萄似的眼睛:"我要舅舅喂!"

小小年紀就知道害羞了.

"就知道賴著舅舅."池穗穗調侃道:"你干脆跟著舅舅去上學吧,別回家了."

只只松開手,"我最喜歡媽媽了."

齊初銳心頭軟軟的,捏了捏她的小臉蛋,自己顧不上吃飯,一口一口地喂她.

池穗穗叮囑說:"你別把她慣壞了,以後沒人管得住."

只只已經有意識,很清楚這話什麼意思,叉腰保證:"只只一定會很乖的!"

齊初銳附和點頭.

池穗穗被這兩人逗樂,簡直是活寶.

兩歲之後,只只的能力就顯了出來,在說話還是思維方面都超過同齡人.簡而言之,是一個小神童.

池穗穗很驚訝:"我女兒怎麼這麼聰明."

賀行望坐在那里,翻著最新的報紙,一本正經地開口:"如果不聰明那才是問題."

"小賀你有點自戀了啊."

池穗穗剛說完,樓上剛午睡醒來的只只就和阿姨一起下樓,扶著扶手,嘿嘿地往下挪步子.

小短腿下樓很困難,半天挪一層台階.

幾秒的樓梯路程只只走了五分鍾.

一到平地,她就興沖沖地小跑過來,穿的鞋子踩在地上發出"噠噠噠"的聲音.

"爸爸,媽媽."

只只頭發已經變長,池穗穗每天會變著法子給她梳頭發,做發型,家里的發卡數不勝數.

才兩歲的小孩子冰雪聰明,抱住池穗穗的腿,指著自己的頭發:"頭發,頭發."

只只可臭美了.

阿姨不會梳好看的發型,她起床後披著頭發,小鼻子一皺一皺的,不打扮好心情是不會好的.

頭發隨著她的動作一動一動的,看起來很可愛,小小軟軟的,沒有人抵擋得住.

池穗穗一邊給她紮兩個啾啾,一邊說:"只寶,再過不久,你就要去上學了."

"爸爸和我一起去嗎?"只只睜著大眼睛問.

"你一個人去."賀行望放下報紙,戳破她的幻想.

他本以為只只會很傷心,卻沒想到這女兒立馬情緒就外露出來,偷偷地笑起來.

池穗穗挑眉:"你女兒不要你了."

賀行望:"……"

只只聲音糯糯地補救:"才沒有."

她紮完頭發很滿意,然後走到賀行望邊上,從他腿上爬到懷里,被賀行望抱住,萌得讓人心尖都一顫.

"只寶什麼時候去上學呀?"她最後還是忍不住問.

"兩個月後."池穗穗說.

根本不用她去找,給只只去的是南城最好的幼兒園,從學校到老師,一切都是最好的.

只只小聲歡呼了一下.

怕被爸爸媽媽感覺到自己的興奮,又轉了轉眼珠子,趕緊捂住嘴當什麼事沒發生過.

賀行望唇角揚起.

這女兒真是小鬼靈精一個.

-

幼兒園最後是賀行望帶只只去上的.

池穗穗那天剛好有事,最後只能他去,開學季幼兒園外面一堆豪車,明里暗里地攀比.

反倒賀行望異常低調,他不太想讓外界知道自己女兒在哪個學校上學.

但是,狗仔無處不在.

今天只只穿的是連衣裙,還有小皮鞋,頭上還有宋妙里送的一個小皇冠,blingbling閃閃發光.

儼然一個小公主.

賀行望就下車抱只只出來那幾秒時間,被拍了個正著,玉雪可愛的只只摟著他脖子,嘴里還在吃糖.

記者不敢得罪賀氏,最後打了厚碼.

賀神帶孩子上學,是我從未想過的事.

怎麼啦還不興人家當奶爸嗎?

我要是賀神,我也把只只抱懷里,隔著一層馬賽克我都能看出來只只很可愛.

樓上你眼神挺好啊.

網友們對著一張照片熱議了半天,賀行望已經帶著只只進了學校,交給老師.

只只上的是小班,周圍大多的孩子要麼是抱著家長不松手,要麼就是坐在那里嗷嗷大哭.

一對比,她仿佛鶴立雞群.

有孩子看到這麼漂亮的只只,連哭都忘了,扯著家長的衣服就要往這邊跑,鬧著要認識漂亮妹妹.

家長一看旁邊面無表情的賀行望,趕緊把自家孩子帶走了.

賀行望蹲下來,低聲叮囑她:"在學校不要調皮,如果有不好的事情就打電話給我,知道嗎?"

只只啾了他一口:"知道!"

賀行望掃了一眼教室,"有男生找你說話,你要怎麼辦?"

只只飛快地回答:"不理他."

賀行望莞爾:"不是不理,可以說話,但要保持距離."

只只捏捏自己的耳朵,"只只知道啦."

教室里很吵,賀行望略微皺了下眉,外面老師進來看到他,連忙開口:"賀總."

她又轉向只只,"這就是只只吧."

只只乖乖開口:"老師好."

老師有點驚喜,剛小班的孩子有這麼乖可真不容易,她本來聽說自己要帶賀神的孩子,忐忑一晚上,生怕哪里出問題.

賀行望聲線淡淡:"麻煩老師了."

老師微微一笑:"不麻煩,我應該的."

今天過來的家長很多,賀行望離開後,她又去和其他家長說話,只只一個人留在原地.

只只性格是坐不住的,自顧自地在班級里轉了一圈,對哭鼻子的同班同學感到十分地頭疼.

然後趁老師不注意就跑去了其他教室.

這邊幼兒園是有大班的,只只邁著一雙小短腿在走廊上逛了半天,最後發現了一個教室.

這個教室里雖然很吵,但有一個長得好看的小哥哥.

她趴在窗台上往里看,直勾勾地盯著對方,最後干脆推開門走了進去,抱著一個小板凳就坐在了他旁邊.

漂亮哥哥抬頭看了她一眼.

只只這時候才發現他的眼睛是藍色的,像玻璃珠一樣,她忍不住開口:"漂亮哥哥,你在看什麼啊?"

她湊過去看到了一片英文.

池穗穗在家沒有刻意培養只只的雙語,連很多早教都沒有做,她想讓只只童年過得好玩點.

所以只只看到書上的英文,第一反應就是拼音,但又拼不明白,鼓了鼓臉,不太開心.

她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又捧著臉問:"你為什麼不和我說話,只只難道不可愛嗎?"

自己可愛到宋姨都想偷她回家呢.

身旁這位漂亮哥哥的頭發還是黑色的,劉海搭在額前,看起來很軟的樣子.

"你在看童話書嗎?"

"你叫什麼名字?"

只只說了一大堆,偶爾才看到那雙漂亮的藍眼睛看她一眼,然後低頭看書.

一直沒聽到回答,她很快就改了主意:"漂亮弟弟--"

"你話太多了."

只只覺得他聲音很好聽:"你說話啦."

剛說完,這個班的老師從外面進來,看到陌生的小女孩,溫柔地問:"小朋友,你是哪個班的?"

只只說:"我就是這個班的."

老師:"……"

她換了個問題繼續問:"那你來上學多久了?"

只只依舊小奶音:"只只上學一年了."

身旁傳來一聲輕笑.

只只迅速扭過頭,看到漂亮哥哥的嘴唇彎了一下,好看死了,她也跟著笑起來.

老師算是看出來了.

"梁衍,你幫老師看著這個小同學."老師叮囑道:"待待會我回來帶她走."

梁衍沉默地點點頭.

老師問不出只只的年齡,只能憑借猜測去外面詢問其他老師,幸好還有個"名字叫只只"的信息.

等小班的老師過來時,只只正趴在桌上,小嘴叭叭地不停:"梁衍哥哥,你的眼睛為什麼是藍色的,只只的為什麼是黑色的,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偷偷給自己眼睛染了色?"

她指了指頭發,"就像染頭發一樣."

一副小大人模樣.

梁衍合上書,問:"說了這麼多話,口渴嗎?"

只只搖搖頭,又點點頭:"渴了."

梁衍倒了杯水給她,小女孩坐在椅子上腳都不沾地,晃著腿兒,就著杯蓋小口小口地喝.

小班老師過來後,只只怎麼都不走.

強硬又怕出問題.無可奈何的時候,梁衍慢吞吞開口:"老師,讓她在這里吧."

"你確定嗎?"老師問.

梁衍點頭,"我會看好她的."

只只也點頭如小雞啄米:"只寶會被看好的."

其實壓根不用看,他去哪里只只就跟著去哪兒.這個今天忽然賴上他的小女孩仿佛跟定了似的.

等池穗穗傍晚過來接只只時,自己的女兒已經在大班落地生根,搖頭晃腦上著課.

放學後只只還開開心心地和梁衍告別.

池穗穗看了看小男生那張禍國殃民的臉,再看看自己女兒直勾勾的眼神,明亮璀璨.

只只脆生生開口:"媽媽."

池穗穗嗯了聲:"怎麼了?"

只只小聲說:"我想把眼睛染成綠色的."

這樣就能和漂亮哥哥一起擁有其他顏色的眼睛了,和別人的都不一樣.

"……?"

池穗穗說:"你怎麼不說把頭發染成綠的."

上篇:92|92    下篇:94|9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