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95|95   
  
95|95

g,更新快,無彈窗,!

梁衍並未理會她的只言只語.

他打開自己的書, 只只一見他不理自己,頭枕在桌上看著他, "梁衍哥哥, 你聽到我說的了嗎?"

梁衍頭也不抬:"聽到了."

只只問:"那你為什麼不親我?"

梁衍聽她懵懂的話,從書上移開視線看著只只, 認真思索開口:"以後不要亂親別人, 這樣不好."

只只說:"我不會亂親別人的."

梁衍補充:"就算我也是別人."

只只搖晃著頭, "梁衍哥哥怎麼會是別人."

梁衍感覺和她說不通.

小孩子有自己的腦回路, 他家庭原因, 性格偏早熟.而只只千寵萬寵長大, 是天真的.

兩個人正說話時, 不遠處傳來哭聲.

老師從外面走進來, 詢問怎麼回事,只只就聽到那個男生哭著說:"漂亮妹妹沒有親我."

"……"

"哪個漂亮妹妹?"老師問.

對方指向了只只.

只只不懂,她才是個三歲都沒到的小女孩呢.

老師半天才知道是只只親梁衍被關注那的其他同學看到了, 這個男生就羨慕哭了.

班上就數只只這個闖入的小同學最好看.

安慰好小男生, 老師又走到後排,蹲下來說:"梁衍,剛剛他們說的是真的嗎?"

梁衍點點頭.

只只也點頭:"是真的--"

老師歎口氣, 對只只說:"只只, 這樣的行為是不太合適的,你知道什麼是不合適嗎?"

只只坐在小板凳上擺擺手.

"喜歡可以,但是不能亂親別人."老師摸了摸她的頭,"親爸爸媽媽是可以的, 就算是老師,也盡量不要."

"老師,我悄悄告訴你."只只仰頭說.

老師也好奇她這小鬼靈精能說什麼出來,靠近她,"你說吧,老師聽著."

只只小聲咬耳朵:"他們都沒有梁衍哥哥好看."

她當然要親最好看的啦.

自己媽媽好看,爸爸也好看,最喜歡親他們,現在又躲一個梁衍哥哥了.

她自以為聲音小,實際上一旁的梁衍聽得一清二楚.

老師哭笑不得,梁衍是他們學校里最好看的孩子,她帶這個班時,辦公室里其他老師羨慕得不行.

沒想到只只居然這麼顏控.

不過也不奇怪,她能從小班紮根在大班,唯一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梁衍在這里.

"好看也不能親."老師苦口婆心叮囑:"這樣的行為要得到別人允許之後才可以噢."

只只點點小腦袋.

等老師離開後,她才問梁衍:"梁衍哥哥,我問問你哦,我親你可以嗎?"

梁衍:"……"

老師白說話了.

只只沒聽到他回答,就以為他不同意,小大人似的托著一邊臉頰歎了口氣.

她的小腦袋里腦容量有限,裝著的東西不能多,此刻都被"如何才能親到梁衍哥哥"占據.

做小孩子可太難了,只只心想.

梁衍看著她的側臉,嘴角不自覺翹起來.

-

只只的幼兒園生活平靜又快樂.

賀行望叮囑了幾次之後發現不管用,甚至考慮換一個幼兒園,被池穗穗拒絕.

"這個學校是南城最好的,換掉做什麼."池穗穗說,"就是喜歡一個小男生而已."

說不准過段時間就換了一個人.

自家女兒這麼顏控.

池穗穗摸著下巴:"梁衍確實挺好看的,混血兒真漂亮."

賀行望:"……"

池穗穗見他冷著臉,沒忍住勾唇笑:"梁衍呢,他爸媽在國外,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你知道的吧."

賀行望嗯了聲.

早在第一天知道只只去大班之後他就查過,梁衍他爺爺是知名大學教授,奶奶是茶藝高手,家里屬于書香世家.

"我估計小學之後他就會出國."池穗穗翻了個身,"到時候只只時間久了就會不記得的."

"不一定."賀行望啟唇.

當然他自己也沒想到未來會一語成讖.

池穗穗哎呀一聲:"不要再糾結這個了,交一個這麼禮貌的朋友是好事,我明天還要出差呢."

因為新聞社最近在追蹤一件社會新聞,她不太放心自家員工,決定自己帶著他們去出差.

這麼一來,就得有兩天不在家里.

正好又是在周末,只只不用去上幼兒園.出發前,她叮囑賀行望和阿姨要考好只只.

"送我媽那也可以."池穗穗說.

"可以一天去外婆家,一天去奶奶家."賀行望相當公平,沉靜道:"看只只怎麼選."

"然後你一個人不用帶孩子是不是?"池穗穗調侃他.

"我可以."賀行望看著她.

池穗穗不太相信男人的帶娃技術,尤其是只只這麼鬼靈精怪的,估計再一撒嬌,說不定賀行望就什麼都依她.

她第二天早上離開之後,只只還沒醒.

等只只發現媽媽不在的時候,正在被阿姨穿衣服,兩只胳膊張開,站在自己的小床上.

賀行望推開門,"只只."

只只大笑:"爸爸,早上好."

她被阿姨抱下床,飛奔到賀行望身邊,抱住他的腿,"媽媽今天怎麼不來給我梳辮子?"

賀行望說:"媽媽出差了."

只只哦了一聲,她年齡小,對于出差的含義還不太懂,但是知道是媽媽今天不在家.

那就說明沒人會管住她啦.

只只眉開眼笑,被賀行望抱著下了樓,乖乖吃早飯,儼然裝模作樣的乖巧到了一定程度.

"待會爸爸去公司."賀行望一本正經地問她:"想去外婆家還是奶奶家?"

"兩個都想去!"

小孩子全都要.

"選一個."賀行望嚴謹說:"你能同時去兩個地方?"

"好像不可以."只只歪著腦袋想了想,"我可以和爸爸一起去公司嗎,我想看爸爸上學的樣子."

"是上班."賀行望糾正她.

"看爸爸上班."只只重複.

"不可以."賀行望果斷拒絕.

只只嘴巴立刻撅了起來,能掛一個油壺:"為什麼不可以呀,只只這麼乖,只只肯定很聽話的."

她開始自吹自擂.

賀行望眉眼柔和下來:"聽話,去公司不好."

只只搖搖頭,篤定開口:"爸爸騙人,媽媽之前去過,姨姨說公司里可好玩了."

姨姨就是宋妙里.

賀行望估計是宋妙里自己去顧南硯公司,那邊公司有智能AI,還有機器人,比正常公司好玩.

"只只肯定會乖乖的."只只眨著大眼睛,"爸爸怎麼能不相信只寶呢,只寶哭給你看噢."

她糯糯的小嗓音認真的時候沒人能擋得住.

賀行望對她要拿哭來威脅有點兒無奈,最後見她是真的想去,才決定帶她去公司.

只只還乖乖保證:"只寶肯定會很安靜的."

賀行望姑且信了她.

-

只只是個很聰明的孩子.

她說到做到,在去的路上和到公司,一直閉緊自己的小嘴巴,一句話也不說.

賀總帶女兒進公司的消息幾乎是長了翅膀飛出去.

公司一些員工私人群里炸了鍋.

啊啊啊你們看到賀總女兒了嗎?我錯過了!!

我回來只看到一個後腦勺--我為什麼要那時候去上廁所?

小只只今天的裙子好漂亮呀.

都沒有正臉的,我看到賀總女兒把自己的下半張臉午捂住了,但是那雙眼睛是真的好看.

可惜無法拍照.

大家第一眼看到都顧著震驚去了,哪還想得到拍照這回事,事後才回味過來.

賀總和池穗穗的孩子出生快三年了,之前上幼兒園一起被公開,這又第一次出現在公司里.

嚴謹濾鏡突然被撕開了一條縫.

再怎麼嚴肅的男人,也會有心軟的時候,正如賀神,他的妻子,他的女兒,他的家人,是他的軟肋.

賀行望的辦公室里面有單獨的房間.

只只一進入電梯,就呼地一下松開捂嘴的手,還不忘說:"只只要憋不住了."

助理在一旁忍俊不禁.

賀行望問:"捂那麼緊做什麼?"

只只趴在他肩上,"只只要少說話."

不能打擾爸爸工作.

賀行望坐下來後,助理就開始彙報今天的行程,然後才是接下來經理過來彙報.

只只就在小沙發上玩.

以至于總經理進來的時候還愣了一下,雖然之前就得到過消息,但親眼見到又是另一回事.

只只看見陌生叔叔,小聲開口:"叔叔好."

她聲音小小的,像一只可愛的小兔子.

大齡的總經理被萌到心癢癢,看了眼賀總,也小聲說:"只只你好."

兩個人像是地下碰頭一樣.

然後總經理就看到了賀行望掃過來的視線,他後頸一涼,連忙走到辦公桌前.

只只在辦公室里待了幾個小時,見到了好多人.

一開始還挺興奮,後面就覺得無聊了,從沙發上下來走到辦公桌邊,可惜她個子不夠,站在那連頭頂都看不到.

她包里有池穗穗放的手機,里面除了一些小游戲,就是一些練習口語的軟件.

現在的孩子對于手機是一點也不陌生.

只只在桌邊跑了一圈,就聽到了鈴聲,噠噠噠地跑回去接電話:"是誰呀?只只在聽."

"是我."宋妙里問:"只寶在干什麼?"

"姨姨,只只在陪爸爸上班."只只奶聲奶氣地說.

宋妙里早就在新聞上看到了,所以才打電話過來的,她笑著問:"只寶第一天上班感覺怎麼樣?"

"只只覺得不好玩."

"哈哈哈哈是嗎?"宋妙里簡直要笑死,賀行望知道他女兒是這麼吐槽的嗎?

"不過只只還是想陪爸爸."只只半天又補充.

宋妙里的笑停了下來,果然,她每次和只只聊天,或者是見到只只,想偷孩子的想法就停不下來.

只只問:"姨姨你也在上班嗎?"

宋妙里說:"姨姨在陪你顧叔叔上班,只只想過來嗎?"

只只記得那個長得很好看的叔叔,又看了看辦公桌後的賀行望,"只只今天不去啦."

宋妙里很難過.

掛斷電話後,顧南硯才淡著聲兒說:"想要自己生."

宋妙里說:"說得容易."

萬一生個皮小子出來怎麼辦.

只只放下手機,賀行望招手:"過來."

她連忙跑過去,被賀行望一手輕而易舉抱起來,坐在他腿上,問:"無聊嗎?"

只只問:"無聊是什麼?"

賀行望說:"就是不好玩."

只只眨眨眼:"被爸爸抱著就好玩."

賀行望聽出來她這話的意思,眉梢揚了揚,干脆就讓她坐在自己身上.

不過他看文件只只也看不懂,自己玩了會兒就在他懷里睡著了,還打著小呼嚕.

爸爸的懷里最安全.

賀行望聽到呼嚕聲,一低頭看見她閉緊的眼睛,睫毛長長,卷翹漂亮,是天底下最可愛的.

他這才將她放進里面休息室的床上.

這麼大動靜只只也沒醒,睡得昏天黑地.

-

周末一過,只只的幼兒園生活又開始了.

池穗穗並沒有把她轉去大班,只只即使足夠聰明,但她還是個小孩子,年齡上有些小.

當然小班其實這時候也沒什麼課.

只只也不是每天都在大班,她還是有幾節課會在小班,然後其他時候就去梁衍那兒.

為此老師專門給她准備了一個小桌子,比梁衍的要矮一些,她用起來剛剛好.

從遠處看起來,這一大一小特別好玩.

今天只只過去的時候是下午,學校里剛剛午睡過,還沒有打上課鈴,她看到梁衍在看電影.

爸爸媽媽也看過電影.

只只湊過去發現又是自己聽不懂的話,撅著嘴:"梁衍哥哥,能不能看一個只只聽得懂的?"

梁衍按了暫停:"我在學英語."

他一直知道自己以後要出國和爸媽一起生活,學習那邊的語言是必須的.

只只問:"英語是什麼?"

梁衍說:"一種語言."

只只不太懂,但不妨礙她胡亂猜測:"是不是學會了就可以和你一起看電影了?"

梁衍琢磨著她才三歲,估計學不會,正好能搪塞,于是點頭:"如果你學會的話."

只只握著小拳頭:"大家說只只學東西可快了."

梁衍沒忍心打擊她,而是問:"你一直叫自己只只,你大名叫什麼?"

只只揪了揪自己的小耳朵,認真說:"我大名叫賀知微,小名叫只只,只寶."

她想了想,又小聲繼續說:"其實大家都叫我寶寶,梁衍哥哥你也可以這麼叫."

梁衍非常懷疑真實性:"是嗎?"

只只狠狠點頭:"對--"

為了增加可信度,末尾音調被她拖長了好幾秒.

她的話才剛說完,教室的門被推開,老師從外面進來詢問道:"只只在嗎?"

謊言被無情戳破.

上篇:94|94    下篇:96|96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