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98|98   
  
98|98

g,更新快,無彈窗,!

池穗穗收到S大錄取通知書的當天, 池美媛就發給了她一串密碼,還遞了一串鑰匙.

"那邊有個房子, 正好你去住."池美媛說:"東西里面差不多都准備好了, 你可以提前去看看缺什麼."

"怎麼突然想起來買房子,大學就四年而已."池穗穗接了鑰匙, 從手機上看到了地址.

柏岸公館.有點耳熟.

池美媛一點也不慌:"就當投資了, 而且聽說住校容易發生矛盾, 在外也方便, 就在離你學校不遠的地方."

池穗穗也沒怎麼懷疑.

家里不缺錢, 買房也不算突兀.

"爸那邊還在生氣?"池穗穗問.

"他那個氣性, 過兩天就消了."

因為池穗穗跑去學新聞專業的緣故, 齊信誠非常不開心, 但是他一向疼女兒,沒吵起來,就自己生氣.

所以這兩天兩個人正冷戰.

池穗穗笑起來, "那就好."

S大距離家里還是有一點遠的, 宋妙里聽說她拿到了通知書,就約著出去玩.

池穗穗出去沒幾分鍾,池美媛就撥通了一個電話:"慧月, 我這邊穗穗沒懷疑."

"我就怕, 萬一到時候他倆碰見了,吵起來."江慧月還有點擔心,"或者以後--"

"不會的,行望什麼性格你這個當媽的還不知道嗎?"池美媛嘴角噙著笑, "實在走不到一起去就算了."

總不能強行壓著兩個人就這麼結婚,萬一以後成了一對怨侶,後悔都來不及.

江慧月又和好友聊了會兒,掛斷電話.

一轉身發現自家兒子站在客廳那兒,正好看過來,也不知道聽到自己說的話沒有.

"行望."她故作淡定.

"媽."賀行望點頭,"剛剛是池姨."

"嗯,和她聊點事."江慧月一邊說,一邊看他的臉色,確定好像沒發現之後才松口氣.

這要是計劃在她這邊一開頭就斷了,那可不行.

江慧月問:"你什麼時候搬到那邊去住?"

賀行望說:"過兩天吧,整理一下."

他半年前剛剛回歸射運中心,大部分時間都住在那邊,所以家里的東西並不是非常多.

當然,整理一下還是有必要的.

兩天後,池穗穗和宋妙里收到了一個茶話會邀請,現場這邊幾個大小姐正在討論最新的時尚.

無非是自己又買了什麼,又收到了什麼禮物.

明面上是討論,實際上是炫耀.

池穗穗和宋妙里坐在那兒,一個漫不經心地想事情,一個正在吃甜品,隔離于眾人之外.

"我爸要是像叔叔一樣就好了."宋妙里鼓著臉,長歎一口氣:"他說要和我斷絕關系,你敢信?"

"恐嚇你的."池穗穗輕輕彎唇.

"他真能干出這種事來."宋妙里搖搖頭,"學醫挺好的呀,我現在還挺喜歡的."

以前是因為別人,現在是因為自己喜歡.

"你學校和我學校不遠,要不要過來和我一起住."池穗穗發出邀請,"我媽送了套房給我."

"阿姨真好."宋妙里眨眼.

"得了,你又不是買不起."池穗穗睨她一眼.

宋妙里笑起來,過了會兒才說:"不去住了,我提前問了,課程多,而且還有晚課,住校比較方便."

醫學生忙得太多了.

池穗穗頜首,"好."

宋妙里又笑眯眯說:"你要是一個人住寂寞了,我可以隔兩天過去安慰安慰你."

池穗穗笑著瞪她一眼,百媚橫生.

茶話會結束後,兩個人各回各家,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提前打包旁人送了過去.

至于本人,一直等到周末才過去.

因為暑假天氣太熱,池穗穗不想出門,她選的日子剛好是陰天,穿條吊帶裙正合適.

她打包送過去的幾箱子基本都是衣服,還全都是夏季的,其中以小裙子居多.

池穗穗今天穿的一雙銀色高跟鞋,精心雕琢的設計,踩在地上時聲音清脆,襯得腳踝精致.

這樣的顏色將一整個人都變得冷豔起來.

她只拎了一個包就坐車去了柏岸公館.

柏岸公館位置優越,綠化程度高,池穗穗的房子還有噴泉花園,有游泳池,還有樓頂露台.

宋妙里今天有事不能和她一起來,在微信上消息發不停:我不管,反正你到了要拍視頻給我看.

池穗穗:好.

對于好姐妹,她是相當有耐心的.

到柏岸公館時才剛剛傍晚,池穗穗在外面看到符合自己審美的外觀,心情就很好.

她踏入內部,率先映入眼簾的是半小時前剛剛送過來的一個箱子,里面的衣服還沒來得及掛上.

池穗穗將包扔在沙發上,拍照給宋妙里看.

-

賀家.

池穗穗一離家,江慧月的微信里就收到了池美媛的消息:穗穗打算今晚就過去那邊住了.

她下意識看了眼正在客廳看資料的賀行望.

池美媛:行望呢?

江慧月回複:貌似也是今晚.

兩家的娃娃親定了有十幾年,但是幾年前都是沒當回事的,一直到前兩年才想著湊一起.

但人都長大了,看兩個孩子又好像沒有戀愛火花,她和好友就想著是不是人為制造點可能.

所以柏岸公館那套房子就是用來制造機會的.

如果住一棟房子都戀愛不起來,那這個娃娃親他們也會直接作廢,各自嫁娶,不再干擾.

如果能在一起自然是最好的.

江慧月咳嗽兩聲:"行望,天色不早了,你要不要提前去那邊看看,太晚了不太好."

賀行望抬頭看過來,"好."

江慧月覺得他的眼神似乎在懷疑.

賀行望是覺得有一點奇怪,因為這兩天她已經催了好幾次,他思索幾秒,將其歸結于常見的父母心理.

就像流傳的那種--孩子真回家了,父母會一直念叨,厭煩,催促他們離開.

賀行望收了資料,起身回房.

他沒帶東西,本來打算不帶東西,最後只拿了幾件換洗的衣物就直接去柏岸公館.

到的時候夕陽正好.

賀行望眼睛掠過一遍院子,總覺得有點不對勁,這種微妙感一直持續到他打開門.

一道銀色弧度跨越而來.

賀行望下意識地伸手,東西落進他懷里,是一只銀色的高跟鞋,嵌著的鑽被光映照,璀璨如星.

他皺眉,抬頭.

對上了池穗穗驚訝睜大的眼眸,她唇角弧度微揚的笑意還沒來得及收回.

是她的高跟鞋.

偌大的房子里安靜異常.

池穗穗一只腳還穿著鞋,另外一只腳赤著.

染著豆蔻色的腳趾漂亮,略弓起的腳背瑩白如玉,被地板的暗色割裂出分明的區別.

"穗穗,怎麼沒聲了?"

宋妙里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來.

池穗穗回過神,唇角弧度消失:"有事,先掛了."

她剛剛和宋妙里通電話,想坐下來休息,進來後沒脫高跟鞋,所以就單手脫了往玄關那邊扔.

誰曾想到賀行望正好進來.

又剛剛好掉進了他的懷里.

池穗穗一邊看他拿起鞋認真看了眼,耳根子有點發熱,莫名心上湧出一點羞恥.

但又很快被她丟棄.

"你怎麼過來了?"池穗穗雙手環胸,有些趾高氣揚.

"這是我的房子."賀行望開口,順手將那只高跟鞋放在身旁的玄關上.

"胡說,這是我的房子."池穗穗反駁.

聽她這麼說,賀行望有點意外,沉吟片刻,回答說:"為什麼是你的房子?"

池穗穗挑眉:"我媽給我買的房子,當然是我的."

這有什麼為什麼.

賀行望深深看她一眼,慢條斯理地捋清楚:"看來我媽和池姨買了同一棟房子."

基本上可以斷定,兩個人是故意的.

這麼一想,之前的種種奇怪行徑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釋.

池穗穗見他氣定神閑,干脆將另外一只高跟鞋脫掉,歪歪扭扭地倒在地板上.

顯而易見,兩家家長有陰謀.

-

天黑下來後,一切水落石出.

池穗穗坐在床上,這個房間是她的,衣櫃里已經掛好了大部分裙子,裝修也是按照她的喜好來的.

剛剛在客廳里的畫面還在腦海里.

她當著賀行望的面打電話給池美媛問怎麼回事.

"穗穗,也不是故意要瞞你的.其實你剛出生沒多久,就和行望定了娃娃親,這麼多年也一直是口頭上的."

"主要是想讓你們多相處相處,以後兩家總是要關系更近一步的,你小時候不是很喜歡找行望的嗎?"

哪有很喜歡.

池穗穗下意識地反駁,但沒說出口.

她的記憶里,賀行望的確占據了不少的時光,練琴的大部分時間都是有他在的,更別說其他時候.

只是大了反而沒時間相處.

"正好你一個人在外面我們也不放心,現在社會新聞那麼多,有行望照顧著好點."

"你的房間正好重新裝修,最近你就住那邊吧."

池美媛的聲音不大,但是都聽得見.

賀行望乍然聽到"娃娃親"三個字,也不可避免眉心緊鎖,有種脫離自己掌控的感覺.

他看向對面的池穗穗.

池穗穗從小膚白貌美,今天也沒怎麼化妝,只抹了口紅,豔色的唇瓣微微抿起,顯得有些冷豔.

兩個人認識十多年,賀行望從來都知道她很美.

不僅是聽說,還有親眼見到,親手接過別人要送給她的情書--雖然最後她沒看.

池穗穗是名副其實的美人.

至于明豔驕矜的性格,並不算什麼,他覺得很正常.

賀行望知道她的脾氣,見她說不出話來,主動開口:"這件事可以回去解決."

池穗穗是真第一次聽到娃娃親的說法.

以前有叔叔阿姨打趣兩人,又或者是高中時學校里一些女生的猜測,她都沒當回事.

真正聽到,池穗穗說不上來什麼感覺.

南城里家族聯姻的多了去,她也想過自己以後可能會和一個不喜歡的人結婚,甚至做好了心理准備.

但從未想過這個人是賀行望.

所以池穗穗抬頭,那雙明亮的眸子盯著賀行望看了半天,一抬下巴上了樓.

絕情得連一個字都沒留.

以至于她現在坐在房間里,心里面亂糟糟的.

之前上樓後她就知道對面的房間是賀行望的,他現在會在干什麼,在里面和家里打電話說娃娃親的事?

池穗穗想了會兒,突然笑了.

又不是直接結婚,她在這著急什麼.

池穗穗一下子舒心許多,找了件睡裙,非常寬心地泡了個澡,精致生活不可落下任何一步.

今天沒化妝出門還被看到已經是讓步了.

池穗穗泡完澡還給自己吹了下頭發,從護膚到抹身體乳,一步一步,又回歸美麗生活.

睡裙是墨綠色的,反襯白皙皮膚.

池穗穗很喜歡,所以特地收拾送到這邊來,絲絲熱氣縈繞在周身,裙擺一蕩,風情萬種.

門外突然傳來一點動靜.

池穗穗手上動作一停,收回踩在床上的一條腿,輕輕走到門邊,打開了一條縫.

正巧賀行望聽到開門聲也看過來.

池穗穗的睡裙是吊帶的,從精致的一字鎖骨往下,領口極低,溝壑若隱若現,還有漂亮的肩頭.

兩個人對視上.

池穗穗問:"看我干什麼?"

她抬了抬下巴,頗為小傲氣.

"我以為你會注意點."賀行望意味深長地提醒了一下,"你對面的房間里住著一個男人."

"……"

池穗穗沒想到他能說出這話來,本來還想嘲諷一下,後來想想他說得也對.

自己長得這麼漂亮.

池穗穗身姿嫋嫋地靠在門框上,利落大方,明眸皓齒:"你想上法治新聞?"

"……"

"賀行望."池穗穗翹起唇角,"希望未來的四年,我們能相安無事度過."

她伸出手,纖細蔥白的五指並攏.

賀行望伸手碰了一下,掌下柔軟,同時還有一道擊掌聲,池穗穗收回手,對他粲然一笑.

同居的第一天,池穗穗剛滿十八歲不久.

同居第四年,池穗穗和賀行望結婚了.

上篇:97|97    下篇:99|9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