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秒淪陷103|103   
  
103|103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顧南硯之前就決定的事.

被池穗穗發現的時候, 他和宋妙里感情剛剛步入正軌,之後的一系列事情促使了他們分手,複合.

當然他知道, 但他也要她承認.

宋妙里抽.出自己的手, 有點兒生氣:"你說什麼呢."

明面上是生氣,但語氣里卻有點嬌嗔, 就連前面的助理和司機都聽出來了.

顧南硯就這麼看她.

宋妙里從來不喜歡戴戒指, 雖然她喜歡鑽石喜歡珠寶, 但戒指從沒買過.

第一次戴, 她手指還有異樣的感覺.

顧南硯給她戴戒指是要求婚嗎?

還是就單純是送她的, 為了問這個問題?

宋妙里一向喜歡想多, 現在更是各種想法交織在一起, 半天才說:"不喜歡你我會和你談戀愛?"

這也沒什麼不好承認的.

宋妙里就是喜歡他, 一開始喜歡他的臉,現在喜歡他的人,她這個人有話說話.

除了裝窮這回事.

顧南硯嗯了聲.

宋妙里問:"所以呢?"

她將手抬到他面前, "為什麼給我戴戒指?"

顧南硯喉中溢出一絲笑, "你怎麼想的,就是哪樣."

這戒指是他早就准備好的,也正巧打算今天來拍賣會拍到翡翠, 晚上去見宋妙里.

剛巧宋妙里自己來了拍賣會.

既然人都在自己面前了, 也沒什麼好推遲的,顧家那邊不會干涉他的選擇,宋家那邊已經通過氣.

宋妙里說:"是嗎?"

說是這麼說,她確實心里有點小雀躍.

顧南硯見她眼睛亮晶晶的, 像是看到了食物的松鼠,又或者是天生喜愛金銀珠寶的龍.

"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宋妙里抬眼看他,清澈的一雙眼里倒映出她的身影,只能看見自己,也只有自己.

她承認:"本來就我自己也有原因."

如果當時在醫院的時候就直接說破,也許他們還用不著費那麼久的時間才會到現在攤牌.

說不准就直接結婚了.

宋妙里突然冒出來這個想法,馬上甩了甩腦袋.

大概是池穗穗和賀行望這個結婚的速度刺激到她了,每天聽著自己都羨慕了.

顧南硯笑了一下.

宋妙里自己也在那覺得好笑,回想起來這件事的確是好笑.

車程已然結束大半,她這才發現外面的路不太對勁,問:"這路是回哪的?"

"送你回宋家."顧南硯低聲說.

"我今晚沒打算回去."宋妙里搖頭.

"真的不回去?"顧南硯又問了一句.

想了半天,宋妙里還是改變了主意:"那還是回去吧."

正好把相親對象的事解決一下.

宋妙里估摸著,以顧南硯的家世,怎麼著也會讓父母滿意的,她都這麼滿意.

至于那個什麼都不在意的相親對象,還是讓他再重新找個相親對象吧.

南城這麼多千金,不缺她一個.

宋家也不需要用她來聯姻,所以完全不用擔心會反對,之所以想讓她和門當戶對的人在一起,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為了保障生活.

就像她之前和蘇綿她們吐槽的.

宋妙里已經習慣了有些精致誇張的開銷,她穿的衣服不僅是自己買的,還有品牌方送的.

嫁給一個普通人,那就勢必要縮減開銷.

她和顧南硯每天裝窮是在談戀愛的情況下,而談戀愛和結婚是截然不同的事情.

顧南硯頜首:"好."

-

宋妙里回到家里已經不早.

她看到外面的燈還亮著,先是把戒指給取了下來,免得父母先看到就先問了這個話題.

宋妙里推開門就聽到了說話聲.

"回來了?"宋母問.

"拍賣會上買了什麼東西?"宋父問,然後又說:"聽說里面有塊翡翠石是不是?"

宋妙里這才想起來翡翠還在顧南硯的車上.

"沒有,買了塊表."

宋父看她一眼,"你不是對珠寶感興趣嗎,怎麼買了一只表,我記得你不喜歡手表."

父母太清楚自己的愛好也不是一件好事.

宋妙里干脆模糊過去:"我看到就買了,爸你怎麼問東問西的,我又不是沒錢買."

"……"

宋母暗中給宋父遞了個眼色.

宋妙里問:"小睿睡了?"

"沒呢,在書房."

宋成睿雖然被評價為南城的花花公子,吃喝玩樂樣樣精通,但對于自己的事業是非常上心的.

因為宋妙里不管公司,就他去管了.

宋家總要出一個人的,不然偌大的公司就會落入他人的手中,這是誰也不想看到的.

"爸,媽,我要和你們說一件事."

宋妙里坐到一側的單人沙發上,認認真真地開口.

"你說."宋母笑盈盈地看她.

"那個相親對象的事."宋妙里直接開口:"你們還是趁早拒絕了吧,免得撕破臉."

"怎麼就撕破臉了?"

"我都不和人家結婚,不去相親,再過分一點,不就撕破臉了?"宋妙里列舉一下,"再說我對他也沒興趣."

"你們都沒見面,怎麼知道沒興趣."

"因為我有喜歡的人."宋妙里干脆了當,"我之前就說了我在談戀愛."

"不是說分手了?"

宋妙里理直氣壯:"又複合了."

其實都複合挺長一段時間的,只不過她沒說.

宋母說:"就你那個小員工男朋友?"

聽見小員工三個字,宋妙里沒忍住笑:"沒有,人家升職了,不是小員工了."

宋母和宋父對視一眼.

宋妙里說:"他現在是公司老板."

"公司老板又怎麼樣."宋父繃著一張臉,"能比得上小顧年輕有為,還行事大方嗎?"

"就是啊."宋母幫腔.

"怎麼比不上--"

宋妙里一開始順著話反駁,而後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的相親對象也叫小顧?

她好像是聽父母這麼提過……

但那時的宋妙里完全不對對方感興趣,連話都沒怎麼認真聽,更別提記對方的姓了.

甚至她連對方叫什麼名字都沒有問.

顧,小顧.

經過今晚的事情,宋妙里對于"顧"這個姓可以說是相當敏感,話頭戛然而止.

她忽然問:"小顧叫什麼?"

宋母瞥她一眼,"你不是不感興趣,知道他名字也沒用,我還是不說了."

宋妙里已經意識到了什麼,過去抱住她胳膊,"媽,你們是不是瞞著我的?"

"是你自己沒問."宋父哼了一聲.

"相親對象叫顧南硯是不是?"

"是啊."

宋妙里一下子從沙發上跳下來,一切猜測成定局,本來安穩的心髒又猛烈跳動起來.

這是什麼鬼?

宋妙里來不及和父母多說什麼,蹬蹬蹬上了樓,沒到房間就給顧南硯打電話.

聽到動靜的宋成睿打開書房,一挑眉毛:"回來了?"

宋妙里嗯了一聲,正好手里的電話被接通,她一回房間就關了門.

宋成睿:"……?"

這是吃了什麼火.藥?

拍賣會回來不應該喜氣洋洋才對,難道是哪個人沒點眼色,得罪了她?

宋成睿搖著頭,又回到了桌前.

-

現在知道真相的宋妙里可是炸了.

電話一顯示接通,她沒等顧南硯開口,就直接搶先說:

"顧南硯,你之前來我家你怎麼不告訴我,我要不是今晚和我爸媽說到這事,你是不是打算一直不說,是不是讓我一個人蒙在鼓里好玩呢?"

她一通話說下來都不帶喘氣的.

等一口氣說完,宋妙里才站在窗前,開窗透氣,深呼吸兩口,胸前起伏不定.

抹胸禮服因而襯出更窈窕的身材.

電話這頭的顧南硯單手扯掉領帶,解開第一顆扣子,斂眉說:"本想當時見面就攤牌的."

誰想到宋妙里為了不相親跑去巴黎購物.

還是過年時間.

所以在當時他問宋妙里這個問題時,她的回答讓他覺得好笑,又有點無奈.

宋妙里冷笑:"是嗎?"

顧南硯松了松襯衫領口,"好,是我錯了."

他干脆的認錯反而讓宋妙里不知氣從何來,"那你說說,你錯哪兒了?"

有那麼幾秒,她感覺自己就像是網上那種經常被總結的野蠻,無理取鬧的女朋友.

宋妙里甚至覺得這要是投稿出去,分分鍾評論幾萬.

顧南硯也是頭疼,當初是為了讓她承認自己的內心,現在反而成了自己的套子.

他略思忖,"妙里."

宋妙里開口:"明天來把你戒指拿回去吧."

"好."

顧南硯原本就打算明天去宋家,如果不是今晚不合適,他今晚送宋妙里回來就進去了.

"你居然敢說好?"

宋妙里一下子炸了.

她就是故意說的,顧南硯居然敢答應.

讓他一個人過去吧,狗男人,今晚送來的戒指她都還沒捂熱,居然還想真收回去.

"……我是應了你的話."顧南硯緩緩說.

"你不知道吵架的時候女朋友說什麼都是氣頭上的嗎?"宋妙里嘴撅著都能掛油壺.

她就是口是心非.

顧南硯失笑:"現在知道了."

知道得一清二楚.

遠處有放煙火,隔著遙遠的距離,還能看見星星點點,模糊的明亮鋪滿大半天空.

宋家和顧南硯住的地方相隔有一些遠,但同在一個城市一個區,宋妙里也清晰地看見煙火.

宋妙里聽見顧南硯低涼的嗓音透過電話傳出來:"它已經是你的了,沒人能拿走."

這聲音讓她耳朵酥麻至極.

就像是有時在床上,兩個人離得很近,貼著她耳朵說話似的,近在咫尺.

房門突然被敲響.

宋妙里回過神來,打開一條縫.

外面宋成睿臉色冷凝,上上下下打量兩眼,確定她情緒穩定:"我聽見你在和人吵架."

上篇:102|102    下篇:104|10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