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82 弱肉強食   
  
82 弱肉強食

g,更新快,無彈窗,!

源生綠色自然超市,是近年來新起的以綠色生活為主打的生活超市,這里所有販售出去的東西,無論食品還是生活用品都是以綠色健康為主,不過生活用品是其次的,這里最主要的就是販賣從各國各產地定時空運過來的生鮮蔬菜和瓜果魚肉.

高昂的運輸費用加上原產地食材的昂貴,自然也就相應的提高了售賣的價格,價格太高也就注定了這里進來顧客的階層是怎麼樣的.

暴雨加上天色已晚,超市內的人很少,也就只是少部分的白領下班族自己開了車子過來,或者是就住在這附近的人零零散散的推著推車采購食材.

清妤坐在推車內,兩條腿彎曲掛在外頭,她原本就身形纖瘦,腿掛在外頭之後,這推車內她也沒占多少的位置,空出了一大邊能夠放東西的.

身後男人姿態慵懶,慢悠悠的推著推車穿行在貨架之間,也許是司空見慣一樣的,在超市內很多的小情侶會這麼做,也算是一個常態.

路過的人都並沒有過多的將視線落在兩人身上,就算有,這只是驚于兩人的顏值而已.

權璟霆看著背對自己的女人,薄唇帶出笑意,修長的手指伸過來揉了揉她的腦袋,"別置氣了,都已經坐上了,這臉也丟了,總不能什麼都帶不走吧."

聞言,女人轉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轉回去不說話.

剛剛路過的那個大媽,很明顯的是在嘲笑她,就算是向來從不在意旁人眼光的清妤,兩頰不由自主的泛出紅暈.

身後的男人挑眉,兩人從遇見到現在為止,她那張臉都是冷清的,難得能夠看得到現在小臉酡紅,這麼有生氣的模樣,倒是難得一見.

也不難為他特地將人按到這購物車里了.

"想吃什麼?"男人單手推著她往生鮮蔬菜貨架之間穿梭而過.

貨架上擺放蔬菜瓜果的都是竹編籃子,擺放整齊的蔬菜青翠欲滴,上頭能夠看得到晶瑩的水滴,四周似乎還彌漫著誘人的瓜果的香味,蔬菜瓜果都透著無比新鮮的味道,雖然新鮮,底部卻被清洗的干乾淨淨,並沒有帶出泥土.

清妤眼睛圍著自己身邊路過的蔬菜打轉,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在男人身上,反倒是盯著架子上的瓜果不放.

"我不會做菜."她看著自己對面的西紅柿隨口回了句.

男人將推車停了下來,往前跨了一步去到了她身邊,取了一個鮮紅的西紅柿在手上掂量,"我和你,一個會就可以了."

她不說話,只是伸手將一旁的袋子取過來,給他撐開了口子,讓男人方便放進來西紅柿.

早點買完早點回去,這樣的場景說實話是挺尷尬的,沒人喜歡在推車里逛超市的吧,路過人的眼光簡直讓她無地自容,況且挑蔬菜什麼的她也不會啊.

這種東西是不是新鮮,什麼樣的好吃,她也不清楚.

不過權璟霆倒是看上去挺在行的樣子,西紅柿一個跟著一個的入了紙袋之內,一直到紙袋四面都鼓起來,她才發現問題.

"停!"

正在往里頭扔西紅柿的男人低頭,看著她不說話.

清妤太陽穴突突的跳起,有些疼,"你買這麼多干什麼?而且,你會挑蔬菜嗎?"

剛才她好像有看到一個破掉的西紅柿被男人扔了進來,紅色的汁液落在紙袋上,痕跡明顯,而且這數量,並不是兩個人能夠吃完的數量,這是打算把一個月的份都給買了?

"不會,但是我會做."男人低頭看著她,說的隨意慵懶.

不會挑菜,但是他會做,這事兒怎麼就能夠說的理直氣壯了.

"你不會可以說啊,選已經包裝好了的就可以."清妤無奈張口.

這是推著她在這兒玩呢.

"我是不會挑菜,又不是不會做菜."男人說的理直氣壯.

簡而言之,他會做就可以了,無論材料是什麼,都行是吧.

這是對自己的廚藝有多大的信心,那還買什麼菜,直接街上撿算了.

但是為了保證後來自己晚餐的質量和能夠迅速結束這個尷尬的境地,清妤只能無奈張口,"我不是能點菜嗎?我想吃的清淡點."

男人低頭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女人的表情倒是慢悠悠的並沒有動的意思,單手推著推車慢悠悠的走了起來.

"你口味並不偏,辣的淡的都能吃,挺好養的."

聽到上方傳來的話,清妤蹙眉,什麼叫做挺好養的.

"西紅柿蛋湯,清蒸魚,醋溜土豆絲,素炒青菜."清妤有板有眼的說了菜名,"就這幾個,按照這菜來買就成."

在這麼逛下去,不知道他會不會把這里所有的菜都買回去.

權璟霆的身份不說,整個人身上的氣質和這個地方都是格格不入的,這人看上去就不像喜歡來這地方的人,怎麼忽然就進來晃悠了,還晃悠的挺清閑的.

四周人視線都狀似無意的往兩人身上落,太引人注目了.

"成,不過倒是再能夠加一個菜,你太瘦了,多吃點,抱著沒肉挺咯的."男人手上不緊不慢的挑著青菜張口.

路過的姑娘聽到這話回頭看了眼,就看到氣質出眾的男人滿臉冷淡說出這話的樣子.

好帥,把自己女朋友養胖什麼的最浪漫了,要命的是,這男人真的有型到爆炸,那張臉簡直不要太勾人的!

長得帥氣又會做飯,渾身的穿著都體現了這個男人的品味和出身,有錢多金還寵女朋友,好男人啊.

"你動作快點,現在已經不早了."清妤轉著臉有些別扭的開口.

權璟霆笑了笑,將手上的菜放進了框內,慢慢的推著她往前走過去,前面是生鮮肉類區域,還未靠近已經能夠聞得到那邊傳過來咸濕的海水的味道,應當是有海鮮的.

清妤夠著看了眼前方的情況,一排一排透明的玻璃水箱之內游動著各類珍惜海鮮,這里的海鮮是按照價格區分的,最左邊一排明顯人要更加少一些.

"要吃魚嗎?或者海鮮?"權璟霆將女人推到了玻璃鋼前,她盯著面前歡快擺動尾巴的鰻魚眨眨眼睛.

男人明顯的已經盯上了一旁剛剛出來的螃蟹,這里的螃蟹明顯的要比旁邊那排的個頭大一些,她低頭看了眼上頭的標志,產地不同.

"螃蟹吧,都還挺新鮮的."

"海鮮這東西,還是要在海邊吃才行."清妤冷不丁的說了句話出來.

正准備撈螃蟹的男人轉頭看了她一眼,慢條斯理的將自己的袖子挽上去,"過兩天帶你到東海去,現在先吃這個."

他動作利落的從里頭撈了三只螃蟹出來,清妤也知道這人已經是沒辦法拒絕的了,乖巧的坐在推車內看著男人的動作.

最後結賬的時候,權璟霆不知道從哪兒抱來了一堆小餅干扔在了推車里,盒子上的標志是蔬菜粗糧餅干,還有紅蘿蔔口味的,她從來不喜歡吃這些零食,家里就連水果都沒有.

不過他好像打定了什麼主意一樣的,格外注意這些事情.

兩人結了賬之後,權璟霆推著女人到了超市出口處,出口和入口的距離並不遠,外頭的雨已經停了,房簷下不斷落下的雨滴打在地上,地面都是潮濕的,四周被吹得亂糟糟的樹木下頭都是殘枝落葉.

雨後總是帶著些許涼意,出門的時候能夠感覺到吹過來的風是帶著寒氣的,清妤拗不過他,還是被抱起放到了車上,後邊權璟霆在將拎出來的大包小包裝到後備箱內.

車窗被搖下來,清妤單手撐在窗沿,腦袋里亂糟糟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好像一團亂糟糟的線一樣的理不清楚.

斜眼間,女人不經意間瞥到了對面牆角蜷縮著的一團東西,四周濕噠噠的,對面是一家關了門的店鋪,那東西蜷縮在門口牆角的位置,一動不動.

鬼使神差一樣的,清妤拉開車門走了下去,正在後面放東西的權璟霆聽到了動靜,側過身子就看到了往對面走過去的女人.

清妤很快去到了那團東西面前,是一只瘦弱的貓咪,它身材瘦小,已經被髒汙的分不清楚顏色的毛發濕噠噠的落在身上,一雙眼睛圓溜溜的,是好看的墨綠色,在黑夜當中能夠發出駭人的光輝.

但是卻並不是這樣的,它背靠白色的玻璃門,眼中帶著對四周的警覺,靠近一看,清妤才明白了它為什麼會顫抖帶著警覺.

它左邊的後腿上頭血肉淋漓,甚至有從左腿上蔓延到整個左半身的趨勢,她眯眼,那樣子像是被什麼東西腐蝕過的一樣,帶著細微的焦臭味,血肉迸開的地方有些已經變成了燒焦的黑色,十分駭人.

她往前一步,貓咪往後蜷縮,身上的毛似乎已經豎起來,發出警告的嗚咽聲,想要逃走卻被後腿的傷勢拖累,似乎已經動不了了.

那雙圓鼓鼓的大眼睛當中帶著凌厲,和同現實反抗的無奈,同四周的情況格格不入.

這應當是一只流浪貓,清妤抿唇,慢慢的靠近過去,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女人,貓咪發出警告的叫聲,起身想要跑出去卻一個踉蹌倒在地上,狼狽至極.

她蹲下身子,慢慢的伸出手過去,剛剛要觸碰到,卻被一只手截住.

"別碰."緊跟過來的權璟霆攔下了女人伸出去的手.

她仰頭看了眼站在自己身邊的男人,唇瓣微抿,"它受傷了."

"我知道,但是它有攻擊人的趨向,你不能碰."男人將她拉起來靠在自己身上.

清妤視線不離那只跑不出去的貓,倒在地上悲痛嗚咽的聲音能夠聽得出來它有多麼的痛苦,她心里微微觸動,"應該沒什麼問題,這附近有寵物醫院,把它送到那里去."

權璟霆低頭看了眼倒在地上的貓咪,明明痛得死去活來,卻還是保持著警惕,墨綠色的眼中那一點倔強,同自己曾經看過的,那樣的相似.

"弱肉強食,這是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它已經活不了了."男人口氣平淡,似乎在訴說一件最普通的事情一樣.

清妤低頭,腦袋里閃過一些細碎的畫面,卻是一閃即逝,的確,弱肉強食,這是整個世界的生存法則,足夠強大就能夠活下去,除了自己努力,沒有別的辦法.

但是很多時候,也有例外,不能夠一概而論.

"這片是鬧市區,流浪貓多集中在公園和近郊,一般不會到這里來,它傷成這樣還能夠動,也許,只是想要求助."清妤看著四周的車水馬龍張口.

"要救它?"男人似在詢問,卻是在肯定.

清妤點頭,能夠撐著疼痛爬到這里來,就說明它想要活下去的心思,不會簡單.

況且這對于他們來說,也並不是什麼有負擔的事情.

權璟霆側目看著自己身邊的女人,慢慢的蹲下身子,一步步的挪動,纖細的手掌慢慢的伸了出去.

對面的貓咪顫抖著身子看了眼女人,一雙眼睛帶著警惕,她越往前,就越害怕.

清妤整個人身上的氣息收斂起來,慢慢的一直到手掌幾乎已經觸及到貓咪的毛發,對方試探性的嗅了嗅,並沒有攻擊的動作.

權璟霆眯著眼,仔細的盯著那只貓的動作,一絲不放.

她也不著急,等到貓咪嗅過自己手掌幾次,時間大約過去了兩分鍾,受傷的貓咪慢慢的喵了一聲.

清妤松了口氣,將自己身上的短外套脫下來將貓咪裹起來,還沒等起身,又是一陣天旋地轉,權璟霆掂著懷中的女人往車子那邊過去.

他薄唇輕勾,似乎心情很好的樣子,清妤下顎微揚,感受到了他心情的愉悅.

鐵黑色的越野車呼嘯而去,和著夜色消失在這片區域當中.

超市出口的地方,兩個女人站立在房簷下頭,蕭曉看著呼嘯而去的車子,心中若有所思,方才的一切都看在她的眼中.

清妤和權璟霆的關系,自然是十分親密的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權璟霆也是不會抱著她往來的,她腳受傷的事情,蕭曉也是知道的.

她是早就從朋友圈知道了權璟霆和清妤的關系似乎不簡單,豪車相贈,也有人無數次看到林楓和清妤的往來,現在看來,那些消息都不如現在她看到的這些勁爆.

趙嬌站在蕭曉身邊,剛才的一幕也完全映入眼中,看的徹底,今天蕭林從局子里回來吃晚飯,忙活了那麼多天了,再加上家里的阿姨有事情請假了幾天,她打算親自下廚做飯,所以帶著在家的蕭曉出門過來,過來超市買點食材.

沒想到卻看到了這樣的一幕,那男人她是無比清楚是誰的,帝京的閻王爺,整個M國最有權勢的人家,少帥權璟霆.

那個女孩子,多多少少也是大概清楚的,清家那個被撞成傻子的大小姐,清妤.

那姑娘被清家藏的好,也是自己出來開店才有人知道了這丫頭長什麼樣子的,就算是活了半輩子的趙嬌,親眼看到清妤的臉,也是羨慕的.

"那是清妤吧,不打算過去打個招呼嗎?"趙嬌目不轉睛的張口對著身邊的女兒說.

"車子都看不到了,打招呼?那兩個人,你跟誰熟?"蕭曉回了句,語氣倒是十分的平穩,聽不出情緒的變化.

趙嬌笑了笑,這個丫頭,現在還是拎不清的,"我看那丫頭心思也不重,是個好姑娘,比你處的那些狐朋狗友的,要好得多."

那姑娘蹲下去把流浪貓抱起來的時候,完全沒有嫌棄的表情,一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小姐,能夠做出這樣的舉動,真的是讓人大跌眼鏡,更加別說她還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包住貓了.

臉上絲毫都沒有嫌棄的表情,看的趙嬌一愣一愣的.

聽著自己母親的話,蕭曉翻了個白眼,卻沒有反駁.

"不是要進去買菜,再不過去,爸就回來了."

"成.走吧."

兩人並肩往超市里頭過去,趙嬌細心的從貨架上挑了蔬菜放到推車里,她原本就是從基層起來的,自然相比起那些貴婦人來說,是要更加的接地氣,做飯的水平也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蕭曉推著車子跟在母親身後,心思完全沒在面前琳琅滿目的貨物上,她腦袋里都是剛才清妤蹲下去將貓抱起來的畫面.

如同魔咒一樣的,揮之不去.

"曉曉!曉曉!"

聽到趙嬌聲音回過神來的蕭曉看著自己母親,"嗯?"

"問你呢,想喝什麼湯?"

"我隨便."

趙嬌看著自己女兒的樣子,也知道了她在想什麼,很多事情並不是自己眼睛看到的那麼簡單的,但是她卻從小就是十分固執的.

認定了的東西就死不改變,所以就需要現實給她一個狠狠地大耳刮子.

"蹬蹬蹬……"

女人包內的手機開始震動,蕭曉回過神來掏出手機,看到上頭跳動的蘇葉兩個字,眸中沉了一下,指腹劃過,掛斷之後將手機放進了包內……

------題外話------

不好意思啊,依然在努力存稿了,爭取補上上架活動,還有,以後都是每天一更,但是字數有變化,五千到六千字左右,相當于公眾期的三更,下個月每天六千字起,多到一萬字,愛你麼麼噠,把你們的票票交出來,吼吼!

上篇:81 利用我 首訂    下篇:83 你們的孩子一定很好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