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83 你們的孩子一定很好看   
  
83 你們的孩子一定很好看

g,更新快,無彈窗,!

鐵黑色的越野車呼嘯在潮濕的路面上,輪胎滾過路面上不同程度的積水,濺起水花,兩旁的路燈已經亮起來了,橙色的燈光打在地面上,一排過去倒是照亮了整條面積不小的寬闊馬路,形成了一條美麗的燈光帶,也算是這城市的一道風景線了.

權璟霆平穩的控制著呼嘯的車子,身側坐著安靜不說話的女人,她時不時的低頭打量自己膝蓋上被衣服裹起來的貓咪.

眉眼低斂,不經意間露出的溫柔沁人心脾,他側目看了眼,很快想到了上次休閑山莊的事情.

"為什麼要救它?"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車內響起來.

清妤撫著貓咪的手指一頓,鼻翼間呼出的氣體溫柔,一點一點的撫平了還在焦躁的小動物,空間內默然安靜下來.

以你的身手,想要離開很簡單,為什麼留下來.

腦海里想起來上次在山莊內,權璟霆問過她的話,是啊,為什麼?

她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善良的人,大發慈悲普度眾生的事情,她從來不會做,人想要得到什麼,就得付出什麼代價,沒有人能夠不勞而獲.

並不是你擁有的多,就應該為別人付出,上次的事情,如果情況轉化的更加惡劣,她也不會這麼義無反顧的走出來.

沒有人是應該為誰付出的,那樣的情況下,她就算是自己離開了,也沒人能夠說什麼,畢竟她並沒有救人的義務,今天的事情,也是一樣的.

"你倒是不像是會多管閑事的人,相反的,你很理智."權璟霆中肯的說出這句話.

"你是想說冷漠吧."女人毫不客氣的戳破.

她承認自己給人的感覺更加像是冷漠疏離,更甚于是冰冷無情的,也不像是會大發善心的那種人.

"你倒是毫不客氣,這小東西,剛才進門的時候我便看到了,不少的女人駐足,也許是想救它,但是最終都離開了,你為什麼會選擇幫它?"剛才他也是看到了不少穿著光鮮亮麗的女人停下來,但是卻都沒有選擇救它.

也許是覺得它活不了了,也許是其他的原因.

這個帝京,太多的人忙著養活自己,而丟失掉了更加多的善良.

"為什麼?"清妤嗓音柔和,指腹撫過貓咪的腦袋,"大概是因為,他們都想活下去吧."

顯然這個答案有些出乎權璟霆的意料,他偏頭看著女人,她說的,並不像是開玩笑.

"他們眼中對生的渴望,和瀕臨死亡的絕望."

最終才是打動她的東西,但是很多時候,很多事情,並不是能夠簡簡單單概括的,很多時候,能夠波動人心的,往往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就如同生與死那樣.

車子最終在寵物醫院的門口停下來,這時候還早,也還在營業當中,但是這時候也是人少的時候,這里占地面積不小,裝修的也十分的不錯,寬闊的大廳被幾個透明的玻璃分隔出來,成為不同的區域.

兩個穿著工作服的人正在費心的給站在白色瓷台上的洗澡,另外一個隔間內已經開始了吹毛,隔音還不錯,只是隱約能夠聽得到里頭傳出來的吹風機的聲音,地上滿地白色的毛發,和已經被吹得表情扭曲的薩摩耶.

清妤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地方,這也是她第一次來,好像和她想象當中的不一樣.

"你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嗎?"穿著護士服的獸醫護士走出來,對著兩人微微頷首.

權璟霆將她放在了大廳中央內的等待區內,這里的沙發還是挺軟的,男人大大咧咧的直接坐在她身邊的位置,一條手臂撐在她身後,以完全占有的姿態將女人籠罩在懷中.

四周都是他的氣息,今天也已經習慣了.

清妤沒太在意,對著自己膝蓋上的小東西示意,"它受傷了,能不能夠給它治療."

護士往前跨了一步,低頭看了看她膝蓋上被女人衣服抱起來的貓咪,伸手輕輕的拉開了一角,盡量不打擾到它安靜的情緒,在看到了它的後肢之後,眉頭緊蹙.

"我明白了,把它給我吧."護士伸手接過了清妤懷中的貓.

她倒是動作麻利的往那邊的醫師室過去了,清妤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身上不小心濺到痕跡,白色的短袖腹部的位置沾上了兩個帶著泥汙的爪印,那貓流浪久了,還受了傷,身上自然是不會乾淨到那里去的.

就在她低頭打量自己身上的痕跡的時候,一件帶著龍涎香的短外套蓋在她的肩上,"披上,這天兒是越來越涼了."

側目間就看到了男人小心給她蓋上衣服的樣子,行云流水,絲毫不帶生疏,倒是十分自然熟絡的樣子.

"這里面有空調."

所以她真的是不冷.

"一會出去冷."男人絲毫不在意她的拒絕.

很快轉回來一個護士,手上端著托盤,里頭放著兩杯水,拿著文件袋在兩人面前站定,看清楚兩人的樣貌時,小護士心中一喜,剛才進去的護士說外頭來了一對顏值超高的夫妻,她還不相信,什麼樣的人能夠被吹得天花亂墜的,好像天上來的人一樣.

但是這會兒,她信了,世界是不公平的.

"先生太太你們好,請填寫一下表格."小護士將兩頁紙放到了兩人面前的桌上,恭敬的將筆遞過去.

"我們……"

"那是怎麼傷的,還治的活嗎?"權璟霆的話打斷了女人想要解釋的聲音,清妤淡淡的閉上嘴看著男人.

"那貓是被潑了硫酸了,詳細情況醫生已經在看了,不過情況倒是要比前一些被潑硫酸的動物情況要好,所以應該是不用擔心的."護士笑著回答.

"前一些?"清妤看著她,怎麼說的好像時常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樣的.

"嗯,這些天已經陸陸續續的收治了不少被硫酸潑傷的動物了,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七個了."

也不知道什麼人會這麼的無聊,沒事兒拿著這些小動物作踐,一個一個的,下手的時候都不會手抖嗎.

"是都是流浪貓狗嗎?"清妤看著護士問道.

"流浪貓?"小護士滿頭霧水,緊跟著反應過來,連忙回答,"並不是,都是有主人的."

意思這兩位帶過來的並不是自己的貓,是流浪貓.

權璟霆將桌上的表格拿過來,從頭開始填寫資料,小護士低頭看著,一旁的清妤側目,不一會兒他便已經填完了.

緊跟著男人從錢包內掏出一張卡遞過去,護士滿意的收起來表格和銀行卡,往那邊的POS機過去了.

"給您的卡收好了,先生,你們真是有愛心,能夠救助流浪貓,以後你們兩位的孩子一定很聰明漂亮."護士奉承道.

這樣的顏值,孩子不得逆天了去.

清妤低頭不說話,也不想解釋,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人,解釋也沒什麼用處,也並不是要時常相處的人,反倒是浪費唇舌.

看到女人不做反駁的樣子,權璟霆心情大好,五指在她頭頂揉了揉,滿臉寵溺的樣子羨煞了一旁還是單身的小護士.

很快醫生已經檢查完之後出來了,剛才護士說了來的人好像腿腳並不方便的樣子,大致的診斷已經做過了,自然要出來同客人說明情況的.

"您好,我是這里的醫生."他穿著白大褂對著兩人伸手.

看到沙發上的兩人都沒有伸手的意思,他臉色未變,收回手,這地方來的人見的多了,自然也遇見過趾高氣昂的人,習慣了.

"是這樣的,這貓後背上有不同程度的硫酸腐蝕,整個左腿的面積是最大的,傷口程度也最深,大約需要很長時間來恢複,請問您二位是一個星期之後來接,還是徹底康複之後過來接?"

問了這話,男人看向了身邊沒說話的女人,這貓是救了,可是要不要養,還是放回去繼續做流浪貓,是個問題.

看到兩人的表情,醫生蹙眉,難不成是想拋棄.

護士低頭在耳邊說了一句話,他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的.

"徹底康複之後吧."清妤張口道.

醫生點頭,"好的."

權璟霆看著女人,她面上依舊是看不出情緒,喜怒哀樂都沒有,"要不要去看看?"

"不用了,我們走吧."清妤張口道.

她是救了這貓咪,但是卻並不代表她喜歡這種毛茸茸的小東西,要不要養還是未知數,詳細情況等到它康複之後再說吧.

"兩位慢走啊……"笑的春風招展的小護士張口送人.

折騰了這麼一出兒,時間已經指向了八點,清妤從寵物醫院內出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肚子開始咕嚕咕嚕的直叫.

今天也是忙了一天了,還因為權璟霆的原因午餐並沒有吃好,這會兒是真的感覺到了餓意.

兩人在回到市中心公寓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看著女人的臉色,他笑了笑.

"餓了?"

女人點頭,是真的挺餓的.

將車子停好之後,清妤和權璟霆坐上了電梯,她靠在電梯上不願意說話,兩人身邊地上放著兩只鼓鼓的購物袋,都是生鮮蔬菜.

"累了就休息一會兒,我馬上就做好了."權璟霆將清妤放到了沙發上,伸手在她臉上捏了捏.

已經無力反駁的女人點頭靠在了抱枕上頭,她已經不想說為什麼這男人又再一次輕車熟路的直接到了她家,這次連密碼都是他自己按得.

他的動作倒是挺快的,廚房內傳出來的嘩嘩水聲提醒著清妤有個男人在她家洗手做羹湯,百無聊賴的她伸手將電視打開,就算不拖著這受傷的腳,她想要去幫忙也是被拒絕的,因為和他比起來,她的手藝簡直不值一提.

電視機打開正好是一則新聞,社會版面的,好巧不巧的就是報道了硫酸傷害動物的事情.

"近期以來,帝京中心公園一帶的小區出現了用硫酸傷害動物的事件發生,目前已經出現數十例寵物狗被傷害,流浪動物死亡的信息,希望廣大市民積極尋找凶手……"

她歎了口氣,抬頭看著天花板上的吊燈不說話,她蘇醒過來之後,有的時候真的覺得,這個世界,好像並不是她腦海中的樣子那樣的.

有的時候,單純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現在播報下一則新聞,東海海嘯發生,兩艘漁船側翻,一共四人失蹤……"

清妤直起身子,盯著電視機上在東海現場發回的報道過來,風聲呼嘯的海岸邊上,記者被海風吹得幾乎站不穩,她身後海浪拍打在沙灘上,能夠看得到身後失蹤人口的家屬哭天喊地的樣子.

爸爸!媽媽!

你們在哪兒,我想你們!

她眼前閃過幾幅破碎的畫面,藍天白云,一個赤著腳的小女孩拎著涼鞋走在海灘上,身後沙灘上留下了一串小小的腳印.

一副藍底白云的水彩畫,看的出來是孩子的手筆,顏色十分絢爛,上面畫著一家三口,最中間的小女孩紮著兩個發髻,很稚嫩的畫筆,但是卻十分能夠引起人內心的共鳴.

我們很快就回來……

你乖乖等著……

畫面停頓在一陣男聲當中,清妤眼中一刺,那副畫被從中間破成了三片,只剩下了女孩子那片在中央的位置,四周像是被血染紅一樣的殘陽包圍著她.

太陽穴突突的跳起來,她手掌緊緊的按在心髒的位置,已經斷片了的畫面瞬間全部離開,如同被格式化清空那樣,清妤被拉回現實之內.

"呵……"她按著自己的心髒,如同溺水的人重新回到岸上那樣,大口大口的呼吸氣體.

電視內記者報道的聲音重新回到她的耳朵內,她晃了晃腦袋,伸手按在太陽穴上,大約過了幾分鍾,她順著地毯動了動位置,到了放在沙發旁邊的白色矮櫃面前,從抽屜內取出了一個白色的藥瓶捏在手上.

權璟霆從廚房的方向看過來就看到了正在取藥的女人,他關了水龍頭走過來,穿著拖鞋的腳正好停在了清妤面前.

"這是什麼藥?"

清妤取了一片放在手心內,"車禍之後就一直在吃,對恢複記憶有幫助."

原本她已經停了一段時間了,但是這期間腦子里慢慢閃現出來的畫面又帶動了她的心悸,真個人不是那麼的舒服,今天也是這麼長時間了,再次找出來.

男人視線落在了她手上的藥瓶,緊跟著轉身給她倒了杯水過來,蹲在她面前看著她將藥吃下去,清妤伸手想要接過水杯,卻被直接送到了嘴邊,就著他的動作喝了口水.

看著她臉色發白的樣子,權璟霆眉頭揪的更加厲害,指腹劃過了女人滑膩的肌膚,"沒事吧?很難受嗎?"

清妤閉著眼睛,感覺到他指尖的冰涼,搖了搖頭,"好很多了."

至少要比剛才要好的多了.

權璟霆從一旁取了小毯子過來細致的蓋在女人身上,將她手上的藥瓶接過來放到桌上.

"好好休息一會兒,如果還不舒服就叫我."

清妤看著蹲在自己面前滿臉關切的男人,乖巧的點了點頭.

下一刻,蹲在清妤身側的男人俯過身子,兩人湊的很近,猜到他意圖的清妤突然伸手蓋在了自己的唇角.

權璟霆動作頓住,看著瞪著眼睛有些不滿的女人笑了笑,吻了吻她的手背之後起身,整個空間內只剩下了清妤一個人.

她微微起身,偏過頭去看到了回到廚房忙碌的男人.

就在她打算休息的時候,桌面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她取過來就看到了權雨琳的名字,自從她腳傷了之後,這權雨琳就沒再去過花店,也沒有給她打過電話.

清妤看著正在做飯的權璟霆接通了電話,那頭傳來了神采飛揚的聲音,"小仙女,你的腳好了沒有?"

"好很多了."清妤語調柔和.

那邊不僅能夠聽得到權雨琳的動靜,還有呼嘯的風聲,這人怕不是在家里頭,都這個點了.

"那就好,這兩天我忙著,沒能夠給你打電話,本來我是想到你家拜訪的."

"不用了,我不住家里頭."

如果權雨琳帶著東西上了門去,清家會是什麼樣子,她幾乎已經能夠猜得到了,這樣的麻煩事還是盡量少一點的好.

"這樣啊,我明天到你花店去吧!"

清妤看著對面的權璟霆,腦袋有些疼,平常沒什麼這權雨琳都能夠將她和權璟霆想到一起去了,明天如果看到了他在花店里頭,就算十張嘴都說不清楚的.

就在清妤准備拒絕的時候,這頭系著黑色圍裙的男人張口叫了聲,"吃飯了."

空氣一陣靜默,很快那頭的權雨琳叫了起來,聲音透過話筒傳在客廳內,"啊啊啊啊!你家里有個男人!有個男人!"

"先掛了!"清妤動作迅速的將電話掛斷,隔絕了那道女聲.

她瞪著站在桌邊的男人,"你是故意的."

男人笑了笑,將碗筷放上去,"我只不過是叫你吃飯而已."

被掛斷電話的權雨琳很快從自己的驚訝當中回過神來,剛才她是不是,聽到了權小弟的聲音.

------題外話------

吼吼,最近太忙了,但是我還是要努力存稿,爭取下個月萬更,還有這個月的上架活動,親們,給我點動力吧,小仙女們!

上篇:82 弱肉強食    下篇:84 突如其來的告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