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84 突如其來的告白   
  
84 突如其來的告白

g,更新快,無彈窗,!

餐桌距離客廳沙發的位置並不遠,清妤倒是自己蹦噠著過來了,也就幾步路的事情,她自覺的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餐桌上的幾個菜倒都是她在超市點的那幾個,從賣相上來看,權璟霆做的是挺不錯的,光是單純的看了一眼就十分的誘人.

他坐下來遞了雙筷子過來,自己手動倒了杯紅酒,透明的高腳杯內搖晃著猩紅色的液體,帶著葡萄的酒香味彌漫開來,這酒好像是那天林楓送過來的.

"嘗嘗看看喜不喜歡."他對著女人示意.

清妤拿了筷子夾了筷冬菇肉片放到嘴里,濃郁的肉香彌漫開來,讓人十分的歡喜.

"不錯,挺好吃."她毫不客氣的稱贊.

權璟霆看著她的樣子笑了笑,伸手給她盛了碗湯推過去,"把這個喝了."

上次他也是給自己熬了這個湯,味道很好,也十分的滋補,不過他們好像反過來了,明明是她要還人情,怎麼反倒是讓他給自己做了頓飯.

"吃東西的時候認真點,別胡思亂想的."男人板著臉糾正.

"哦."她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體,乖乖的吃飯.

他吃飯的時候十分認真,坐姿筆直,將食不言寢不語做的十分完美,也許是身在軍營的緣故,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像是被嚴格訓練過的一樣,還帶著與生俱來的優雅高貴.

這些氣質讓他在不說話的時候如同風度翩翩的貴公子一樣,當然前提是要忽略掉男人那張妖嬈邪肆的臉.

餐桌前的女人小口咀嚼食物,兩個人都沒主動說話,權璟霆看了眼如同倉鼠一般腮幫子鼓起來吃東西的女人,薄唇微勾.

"明天早上幾點鍾開店."

"八點半."清妤喝了口湯回道.

他問這個做什麼.

權璟霆給她盤子里添了幾樣菜,"早上我送你過去."

她抬頭看著對面的男人,今天一天就算了,她可不認為權璟霆會是一個閑人,每天那麼多的空閑時間陪著她在花店里無聊的.

"不用了,花店也不是那麼忙,你不必麻煩了."

這人她用不起.

"今天也都忙了一天了,再說了,你這腳還是早點養好,少走動些的好."

聽了這話,女人默默的低頭攪動碗里的湯匙,"我這里也不是什麼大戶,少帥每天都幫忙,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

男人聽了這話,單手撐著下巴煞有其事的回了句,"還真的是,不然你給我點報酬."

"你說笑了,花店也不是什麼利潤高的地方,恐怕開付不起權少的工資."

男人修長的食指在光滑的桌面上點了點,似笑非笑,"誰說我要錢了?"

清妤從男人眼中看出了一絲危險,抿唇回了句,"多的也給不了.所以您也不用來了."

"沒事,我挺好打發的,一日三餐就成."男人毫不在意的張口.

"我不會做飯."

"我會."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腦袋里想到權璟霆說過的話,我跟你,一個人會就可以了.

看著女人滿臉不情願的樣子,他修長的身影越過了餐桌,指腹微曲,在她鼻頭上輕輕刮了下.

"先吃著,這湯必須喝完了,我去洗個澡."

嗯,嗯?洗澡?

清妤視線果然跟著男人進了自己房間外頭的浴室內,今天晚上不光光買了蔬菜水果,還有洗漱用品各類生活用品,就連權璟霆腳底下那雙拖鞋都是今晚上買的.

她當時就沒反應過來,這男人的心思是放在這兒了.

默不作聲的將東西吃完,她盯著餐桌上的飯菜發呆,得下定決心把這人趕走才行,否則不反了天了.

叮咚……門口傳過來動靜,她踩著拖鞋往那邊過去,就看到了安裝在門邊的監控設備看到了門外人的那張臉.

一張很普通人的臉,穿著西裝,等待開門的時候還動了動領帶,地上好像還放了幾個盒子.

半響之後清妤想了起來,這人是誰.薛冰.上次那個大堂經理,也是蘇葉當槍使的人,這時候上門,恐怕是還沒死心,抱著什麼幻想.

沒有聽到開門的動靜,門口的人附耳過來再次聽了聽,再次按動了門鈴.

清妤轉身,原本想會餐廳的女人走了兩步之後回頭,視線往那邊的浴室看了過去.

門外一臉緊張的薛冰站在門口,今天他也是鼓足了勇氣過來的,上次給清妤打電話的時候她就已經聽出來了女人口氣不對勁兒了,但他也只不過難過了兩天之後就恢複元氣了.

女孩子總歸是要被寵著的,都說男人如果臉皮太薄,自尊心太強的話是追不到喜歡的女孩子的.

這點他也算是正在實踐當中,不過第一眼看到清妤,他是真的喜歡,否則也不會難過了這麼多天.

但是她並沒有男朋友,這點是他唯一覺得慶幸的,所以才上門過來了.

正在思索見到她的第一面要說什麼的時候,門從里面被打開了,他低著頭就看到了一雙純白的棉拖鞋.

再抬頭就是女人那張絕美的臉頰,帶著一如既往的清冷.

"清小姐你好."被驚到的男人急忙張口.

她眼睛掃過了男人放在地上的東西,挺不少的營養品,還有幾個化妝品的盒子.

看到女人遲遲不回應,他有些尷尬的張口,"不知道清小姐還記不記得我?我是薛冰."

"沒忘."

兩個字讓門外的人眉開顏笑,他彎腰將地上的東西拎起來遞過去,"這是我給你帶的東西,第一次上門也不知道買什麼,所以就隨便給你帶了點東西."

門內的女人沒有說話,也並沒有讓人進去坐坐的意思,那雙眸子看的人心里頭發怵,他心里有點虛了.

"清小姐,不請我進去坐坐嗎?"他試探性的開口.

對方已經直接挑明了,清妤這才側過身子,"進來吧,東西就放在門口的位置,不用拿過來了."

薛冰跟著她進了玄關,隨手將手上帶過來的東西放在了門口的位置,盯著房間內的擺設和裝修,男人心中一陣感歎.

他的家庭情況的確是不差,吃穿用度也是不弱的,但是怎麼也比不上首富之女的地方.

不說別的,清妤這公寓的地段,就不是一般人能夠買得起的,住再這地方的人都是非富即貴的,但是房子的價錢就是很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的,更加別說里頭裝修的耗費了.

清妤在沙發上落座,伸手取了茶幾上的透明水壺倒了杯水遞過去,白皙的指尖同杯子內的水光相和,泛出柔和的光澤.

"清小姐,你的腳受傷了?嚴不嚴重,看過醫生了沒有?"他問的誠懇,滿臉的關切.

清妤低頭看著自己纏著繃帶的腳掌,一張美麗的臉上滿是平淡,"你來有什麼事情嗎?"

薛冰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抬眸間輕松淡和,"我過來給你賠禮道歉,另外,還有點事情想要和你說."

"長話短說吧,我也不是那麼得空,況且我想要和你說的事情,上次在電話里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沒必要複述第二遍."

薛冰臉上扯出一個笑容,雖然來之前就知道這個女人的性子,但也沒想到她會這麼直接了當的說出來,讓人無所適從.

"清小姐,我為上次的唐突向你道歉,是我沒有搞清楚情況就自以為是,最後還鬧到上新聞的地步,抱歉."薛冰起身,低著頭說的十分誠懇.

"你也不用這樣,我電話里說的十分明確,我跟你之間並沒有任何的關系,新聞報道如何寫我不在乎,但是你這麼上趕著過來,薛先生,我不得不懷疑,你是不是真的別有用心."

在這節骨眼上,薛冰沖出來,但凡在出點什麼事情,外頭沸沸揚揚的可就都說不清楚了.

如果說他背後沒什麼人指點,她是斷然不信的,可是蘇葉今天才過來道了歉,她心里是不信那人會真的後悔,背後指不定窩著什麼壞水.

不過按道理來說,也應該會消停一段時間的,不會這麼快就直接動手.

清妤那雙眼睛如同能夠洞悉人的所有思想一樣,盯的對面的人有點心虛.

"清小姐誤會了,我只是單純的想要和你道個歉而已,上次相親誤會了,是我沒有搞清楚事情就自以為是,給你造成的困擾十分的不好意思."

清妤給自己倒了杯水,回的毫不在意,"你的歉意我收到了,你可以離開了,東西我沒什麼用處,你可以帶走."

薛冰在玉璽飯店當了這麼長時間的大堂經理,當然也知道這些富家千金都是有脾氣的,並且大部分都挺任性,他覺得清妤不過是冷漠了點,性子頗冷,但是也不至于是個不懂禮貌的人.

但是這麼直接就趕人,他是真的沒有料到,可是對方已經開口了,他也不好意思賴著不走,在想說什麼卻發現女人並沒有搭理他的意思.

沙發上的人起身,有些依依不舍的樣子,清妤低頭喝水,並沒有搭理對方,大廳內並沒有任何的動靜,不過走了兩步路之後,薛冰回身.

清妤片刻未動,他突然一個箭步沖了過來,直接單膝蹲在了女人面前,眸中炙熱,兩人帶著一段距離.

"清小姐,老實說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你了,這些天你的樣子一直在我腦海里頭揮之不去,我連晚上做夢都能夠夢到你,我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機會,我會好好對你的."薛冰張口道,語氣中帶著急促.

"你相信我,我承認我並不是什麼富翁,和清家比起來,我簡直是不值一提,但是我會用盡我的所有對你好一輩子."

"只要你答應和我在一起,我會給你無以倫比的幸福,給你我的所有!"

她看著對面離自己有段距離的男人,眸中熠熠生輝的樣子看的大部分女人很快就會相信他的話,真的是十分真摯的告白,再深情不過了.

"咔擦……"清妤對面傳出來門打開的聲音,她慢條斯理的喝了口水.

薛冰顯然也聽到這動靜了,明顯的是有人出來了,他蹲在地上轉頭望過去,緊跟著就看到下半身圍著浴巾,滿頭濕發的男人走了出來.

他瞳孔瞪大,眼前的男人身形修長,比他要高出一頭都還不止,身材精瘦,明顯的能夠看得到跟隨他呼吸而動的堅硬腹肌,那張臉,是所有女人的夢中情人.

更加要命的是,他知道對方是誰,權璟霆.

整個M國所有女人的YY對象,也是更多男人的偶像,能年紀輕輕的成為少帥,並且被前一任總統視為心腹,親自提拔,更加要緊的,他還是現任總統的兒子.

這個男人,怎麼會從清妤的家里出來.

權璟霆擦著頭發邁著優雅的步子走過去,軍旅出身,他自然是能夠聽得到薛冰進門的聲音了,剛才水聲停下來的時候,他正好就聽到了那句男人真摯的告白.

男人眸光掃過了蹲在地上的男人,薄唇微微勾起,很好,上次是這個男人,這次還是這個男人.

"洗完了?"清妤倒是一反常態,盯著對面的男人張口道.

權璟霆挑眉,毫不避諱的走到女人身邊落座,一雙黑眸緊緊的盯上了對面的男人,"來客人了?"

那表情,可並不是絕對的歡迎.

上次就是這人將自己送過來的東西給扔了出去,他那時候沒有仔細看,也並不知道這就是權璟霆,但是現在,他知道了.

"玉璽飯店的大堂經理,你應該見過."清妤回了句.

權璟霆毫不在意,將手上的毛巾遞到了清妤面前,"給我擦擦頭發."

"吹風筒在我房間里頭,你上次不是看到了?"

"一會兒人走了你再給我吹."權璟霆回答的十分自然.

兩人之間的互動並不像是沒有關系的,一個男人圍著浴巾從女人家里走出來,這點就足夠說明所有的問題了,他們兩人關系匪淺.

少帥不近女色,十米之內任何異性都不能夠靠近,這點是整個M國都知道的事情,但是為什麼能夠對清妤這麼的親近,他也是男人,自然能夠看得到權璟霆在面對清妤的時候眼睛內滿滿當當的占有欲.

他們兩,家世相當,也不是他這樣的人能夠攀惹的.

可是蘇葉卻從來並沒有告訴他這件事情.

"我並不知道少帥在這里,是我冒犯了,不好意思."

權璟霆看著清妤的眼睛轉過來,盯著對面還愣在地上的男人,"知道了還不快滾,蹲這兒等我叫你吃飯?"

這次薛冰是真的難堪了,權璟霆他惹不起,這點是十分清楚的,可是男人,總還是有血性的.

"清小姐,那我就先走了,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可以聯系我,這個是我的名片."薛冰說著從口袋里取了一張明晃晃的名片放到茶幾上.

還沒等他起身,那張名片以他絕對想不到的速度直接往側面的陽台飛了過去,直接落到了樓下去,速度快的他直接差點沒看清楚,回頭時男人收回了放在空中的手.

"我想我的女人還沒到有事情要求人的地步,並且求得,還是這樣的人."男人毫不客氣的直接張口.

沒人能夠在他面前放放肆,當著他的面遞名片過來,直接忽略到這地步,怕是不想要這只手了.

"你也看到了,薛先生請回吧."清妤面無表情的張口,好像剛才權璟霆的動作是在她的意料之中一樣的.

薛冰隱忍不發,沒有發脾氣,恭敬的點頭,"那我先走了,少帥."

權璟霆攬著沙發上的女人,姿態慵懶的看著他的背影,那脊梁彎的,都快他媽的不像個男人了,真夠窩囊的.

這樣的人,當他的對手,還真的不是夠不夠格的問題.

"以後別開門讓那些不認識的人進來,萬一我不在家,你遇上居心叵測的人就不好了."權璟霆摟著女人,親昵的揉著她的頭發張口.

薛冰聽著這話心里頭極度不舒服,但是還真的什麼都不能做,都是男人,被這麼侮辱,誰能夠舒服.

方才來到門口的位置,他伸手拉開大門,身後的人都沒有起身相送,壓抑著屈辱准備出門的時候,門外出現一個人,穿著簡單的黑色長衣長褲,頭發很短,側邊的位置有三條橫線,極具個性.

"不好意思,你不能離開這里."來人面無表情,衣服公事公辦的樣子.

清妤聽到這話,抬頭往那邊看過去,就看到薛冰愣住站在門口的位置,沒有動,他的對面站著一個她從來沒有見過面的人.

光著上半身還攬著清妤的權璟霆抬頭看過去,見到門口的人,一雙鳳眸微微眯起,伸手輕輕的拍在她的腰上.

"給我取件浴袍過來,在洗衣機里頭."

清妤想到兩人出門的時候給權璟霆買的東西,他自己將浴袍帶回來之後就扔到洗衣機里頭去了,現在應該已經洗好了.

她也看出來了,權璟霆是認識門外的男人的,想到這里,她起身往陽台上的洗衣機過去,從里頭將已經烘干了的浴袍取了出來.

"我為什麼不能離開這里?你們是什麼人?"薛冰盯著對面的男人張口,眸中滿是詫異.

"為什麼,我想你應該十分的清楚……"

------題外話------

調整格式就要調整半天,嗚嗚,你們能理解所有的段落不知道為什麼都擠在一起,我一個一個分出來的感受嗎,眼睛都看花了,不好意思了麼麼噠,明天的更新推遲到晚上九點鍾,凌晨大家不要等了,睡覺噠

上篇:83 你們的孩子一定很好看    下篇:85 下次不會放過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