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85 下次不會放過你   
  
85 下次不會放過你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妤的視線都落在了門外的男人身上,敢直接在這里攔人,除了權璟霆的人,在沒有其他的了,她也知道權璟霆在這附近有不少的人,畢竟為了安全著想,他身邊是明里暗里都得有人保護著.

平時他身邊除了林楓之外的人,清妤也見了個七七八八,但是這個,她是真的沒見過.

只能夠說這些人都藏得夠深的,能夠在這里藏這麼長時間,還不被人發現,她也沒有發覺,不愧是權璟霆練出來的兵馬,本事是真的不小的.

來人逼停了門口的薛冰之後,很快出來兩個男人將一臉懵的薛冰控制住了,緊跟著那個黑色緊身衣褲的男人走進來,一張棱角分明的臉是健康的小麥色,頭頂的標志十分的個性化,渾身那股冷酷的感覺帶著別具一格的帥氣,腳上的鞋子一眼就分辨的出來是軍靴.

清妤帶著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不得不說這人的氣質是真的十分剛硬,不像現在的那些奶油小生那樣的可怕,倒是多了幾分軍人身上獨特的那股氣質.

"少帥!"來人立正站好,抬手恭敬標准的敬了個軍禮.

權璟霆系著浴袍的帶子,隨意回了句,"怎麼回事?"

都將人堵在門口了,這黑牙最好是能夠給他一個解釋.

"我們發現小區門口,有記者,是剛才隨同薛冰一起過來的,就藏在門口對面,現在已經被控制了."黑牙公式化的回答.

他能夠成為權璟霆的貼身衛兵,還是隱藏在暗處保護安全的,當然是有兩把刷子的,畢竟權璟霆的身份擺在這里,想要他命的人數不勝數,自然他們這些人是要擦亮眼睛的.

每一個進出這個小區的人在跨入大門的那一刻身家底細都已經詳細的擺在了他們的面前,如果他不是個普通人,今天也進不了這個小區門.

男人抬頭,身上黑色的浴袍半敞開,這個顏色是最趁人的,這時候和著他臉上意味深長的表情,是十分的應景.

"記者?"清妤往前跨了一步,看著門口已經僵硬了的薛冰,她是想到了這人別有用心,但是卻沒想到這人居然真的開始算計她了.

果然有些男人那張嘴是不能相信的,越是說的天花亂墜的,就越是要小心注意.

"帶進來."權璟霆伸手將在自己身邊的女人攬入懷中,緊跟著兩人一起在沙發上落座,"這麼點小事,你也不用起身,這腳好不容易快好了,蹦開."

說話間黑牙已經到門外將人帶進來了,薛冰驚恐的看著門外守著的黑衣人,他是斷然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權璟霆身邊暗處居然會有人時刻守著,這點是始料未及的.

"站好了,薛先生不用害怕,我們只是例行公事的詢問而已."黑牙語氣冰涼,卻是絲毫不帶恐嚇的.

"我,我知道……"

權璟霆從扔在茶幾上的煙盒里頭取了一只薄荷香煙,骨節分明的手指把玩著那支香煙,發尾落下來的水珠滴在清妤的手臂上,她抬頭看了眼,側目就看到了身邊被男人扔在一旁的白色毛巾.

"說說,怎麼回事兒?"男人問的隨意,還是伸手將香煙點燃扣在手里.

煙霧嫋嫋從男人之間升起,朦朧了那張絕美邪肆的臉頰,他左手還扣在女人的腰上,固定著她不讓人亂動.

薛冰腦袋上不斷往下冒冷汗,對面的目光散漫的落在他身上,但是卻切身感受到了那雙眸子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是多麼的恐怖和懼怕.

"我….我……"他嗓音顫抖,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黑牙站在一旁看著男人腿腳發抖的樣子,感覺有些好笑,他們這樣的人都是從戰場上回來的,以命相搏,這樣打磨出來的硬骨頭,是真的看不上這種連說句話都軟聲顫抖的男人.

不過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少帥這雙眼睛是多麼的可怕,也是十分的理解.

"怎麼?說不出來?"

對面的人已經怕的臉上毫無血色,一雙手不住的打顫,閉著眼睛不敢看對面的人.

黑牙也知道這情況,上前一步,"薛冰帶了記者過來,現在已經被我們的人控制住了,他的目標很簡單,估計是清小姐."

黑牙雖然身在暗處,很少出現在在權璟霆的面前,不像林楓那樣親近但是也是每天都見得到的,男人出行的時候他們都跟在身後,所以對于他的事情,自然是全數清楚的.

這位清小姐是他們少帥第一次這麼上心的女孩子,在超市門口他蹲下身為清妤挽褲腿的時候,他們這些人心里頭已經有數了,這是少帥的心頭肉,惹不得碰不得.

現在還有人不知死活的算計,恐怕這些人是都嫌棄自己活得太長了,想試試少帥的耐性了.

"看來上次的事情,你是真的沒得到教訓,既然這樣,不如我陪你玩,怎麼樣."權璟霆盯著對面的瑟瑟發抖的男人,指尖輕彈,煙灰落在了茶幾上的煙灰缸內.

聽到這話,薛冰撲騰一下跪在地上,嗚嗷的叫了出來,"不是這樣的!不是!是蘇葉,是蘇葉告訴我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蘇葉,第一次也是她,是她說了清小姐沒有男朋友,所有將她介紹給我,我們才相親的,是她說的清小姐是單身,我才過來的!"

但是過來人不僅有男朋友,還是這麼恐怖的人,他是個男人,對于國家政局各種事情,還有軍銜軍人都是十分了解關注的,也知道權璟霆在軍中是怎麼樣可怕的存在,也知道戰神的名號是怎麼來的,那是踩著多少尸骨才得到的.

被這種人的目光鎖定,是最恐怖的,還不如直接來一槍來的痛快.

"蘇葉?"權璟霆唇間吐出這兩個字.

這人他也有記憶,容業的表妹,蘇市長的女兒,這人好像今天,他才在清妤店里頭聽到了聲音,這樣的女人,能夠做出這種事情,是真的不用奇怪的.

"黑牙,派兵到蘇家警告,另外,這人得關幾天才會聽話."

"明白."

少帥從來不會為了私人的事情動用兵力,這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聽到權璟霆的話,薛冰徹底癱軟在地上,就連只不過提了幾句話給他的蘇葉,市長的千金都落的派兵警告的地步,那麼他的下場,可想而知.

"至于你?"權璟霆盯著地上的人,半響之後露出輕笑,"黑牙你看著辦."

"知道."黑牙點頭.

看著地上已經快尿出來的男人,黑牙帶著鄙視,這時候能夠直接將一個女人推出來定罪,真的不是個男人,就這麼個男人還想和少帥搶女人,真是不知道跟誰借的膽子.

"不,少帥我錯了,我真的沒想到會是這樣,是我不自量力是我妄想,是我癩蛤蟆想吃天天鵝肉!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薛冰跪在地上,差點沒磕頭謝罪了.

黑牙忽略掉他的鼻涕眼淚,上前將人從地上拎起來,打算帶出去.

"等等."一道柔和的女聲制止了黑牙的動作.

權璟霆挑眉,眼眸微眯,轉頭看著自己身邊坐著的女人,單手捏著她的下巴,"打算給他求情?"

就他這個手勁兒,清妤都懷疑如果她說是,這個男人下一秒會毫不猶豫的直接動手掐死她,毫不客氣.

"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他."

黑牙手上動作停滯,沒有敢動,看著清妤的臉色有些為難,知道男人抬手示意,他才將人放下來.

"你能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嗎?"清妤盯著被扔在地上的男人.

對面的薛冰急忙點頭,心髒還在不規律的跳動當中,只要不被這個凶神惡煞的人帶走,做什麼都行,雖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會死,但是誰也不敢到權璟霆的軍營里頭去體驗一把.

太恐怖了.

"今天的記者,是你自己找過來的?"

薛冰在心里計較了一下,這記者的確是他自己聯系的,的確是和蘇葉沒什麼關系,但是透漏清妤住處的,的確也是蘇葉做的.

可是現在是他自己落在了對方手上,也是怨不得蘇葉和旁人的,是他自己上趕著找的,沒什麼好埋怨的.

"是,是我自己找來的."他還是老實張口回答.

"那麼,蘇葉都和你說了什麼?"她是想知道,在這件事情里頭,蘇葉的功勞有多大,占了多大的部分.

都問出來了,薛冰自然不敢影藏起來,明眼人都知道蘇葉和清妤的關系不是那麼的好,這時候有蘇葉替他頂了一部分,怎麼都比他自己一個撐著要好的.

"她說,你是清家大小姐,只要我能夠追到你,什麼都不是問題,她會幫我將信息賣給媒體,只要我們的消息曝光度多了,清家那邊也知道了,到最後你的名聲壞了,我也就有機會了."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鬼話,聽得清妤腦袋都疼起來了,一旁的黑牙沒憋住,笑了出來.

這人怕不是個傻子,他一個從來不了解帝京權勢的人都知道,以清妤的出身,就算她每天和一個男人被拍到,名聲狼藉,也有的是豪門世家的人排著隊等著娶,光憑借清家的權勢,就有人上趕著過來,隨便挑一個都比這個團瓜子要好得多了.

這人是從哪里來的自信心,怕是要帶著去給他腦袋做個什麼檢查,是不是真的有問題呢.

"只有這些?"清妤也被氣的差點笑出來.

薛冰點了點頭,真的也只是這些,"蘇葉還說,你,你已經……"

"已經什麼?"把玩著清妤頭發的男人抬頭發問.

他閉上眼睛,語調微低,"她說你在國外也不是什麼好姑娘,每個月都和不同的男人交際,讓我不用有太大的心理壓力…"

權璟霆撫著女人長發的動作一滯,一雙厲眸轉過來,整個人身上戾氣乍現,看得人心里一緊,身如同背後張開翅膀的撒旦一般.

黑牙一拳打在了他身上,面色凌厲,"你他媽的在胡說,我直接割了你的舌頭!"

少帥這麼多年沒有接近的女人,這點他們知道,但是卻從來不曾懷疑過他的性取向,權璟霆是誰,他們心中神一樣的存在,這世界上沒有配得上他的女人.

但是他們也絕對的相信,權璟霆的眼光不會有錯的,即使是有,清妤也是少帥的女人容不得旁人詆毀.

你別以為換了一層皮,就是什麼好東西……

清妤腦袋里想到了今天蘇葉過去的時候說的話,那個時候,她的目光是堅定的,並不是為了狂而瞎說的.

"這個不是我說的,是蘇葉……"薛冰有些委屈.

"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滿肚子的壞水,出了事情就拿女人去抵,你真是丟男人的臉."黑牙罵著啐了口.

薛冰被罵的低下了頭,也不知道對方會怎麼處理他,清妤這件事情,是他輕信了蘇葉,被擺了這麼一道.

"你想做什麼隨意,只要別在這里就成,只不過動靜小點,外邊那麼多雙眼睛看著呢."清妤看著身邊的權璟霆張口道.

"等等,我已經老實回答你的話了,你不能這麼對我!"薛冰急忙張口道.

清妤低頭看了眼地上的男人,面色冷淡,"無論如何,你算計我了,這是事實,但是我會讓他們輕點,有句話說的,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另外我還有點事情要求你做."

緊跟著權璟霆就看到自己懷中的女人起身,去到了薛冰面前蹲下,對著男人的耳朵說了幾句話,對方面色一變,緊跟著死命點頭.

這種情況下,他只能夠答應清妤,也許還能夠保住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帶走吧."清妤看著他身邊的黑牙張口.

黑牙看向了沙發上的男人,看到對方點頭之後,跟著將人拎出了公寓,客廳內一瞬間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權璟霆整個人大咧咧的往後仰坐在沙發上頭,清妤偏頭,看到了他此刻性感撩人的模樣,他身上的浴袍敞開,一直到腰際的位置,帶子松松垮垮的系著,男人腰際的線條跟隨著他的動作,似乎能夠若隱若現的看得到胯骨位置.

不得不說,他是十分懂得怎麼利用自己的優勢的.

"我有件事想要你幫忙."清妤說道.

男人好看的眉頭動了動,緊跟著對著她伸出手,勾了勾手指,眼眸低斂,睫毛長而微卷,十分撩人的模樣.

她往前走了兩步,方才去到了男人面前,被人握緊手腕往前一拉,整個人落在他懷中,權璟霆兩只手掐在女人腰間的位置,緊緊扣住.

他高挺的鼻梁慢慢湊過去,慢慢穿過了女人散下來的發絲,一直到她茭白的耳邊過去.

"你同我之間,不用這麼客氣,有什麼就說."一股子霸道的語調,讓人無法反駁.

"別讓人到蘇家去,這是我的事情,要怎麼報仇也應該由我來."清妤看著權璟霆,臉上是從未有過的認真.

男人微微愣住,嘴上露出冰涼的微笑,單手慢慢撫上她的頭頂,一點一點帶著力道的揉動她的長發,"我知道你現在還接受不了,所以也在給你時間,但是有的事情我想我應該提前同你說個清楚."

清妤屏住呼吸,看著情緒有了變化的男人,絲毫不語.

"你給我聽著丫頭,你是我的人,無論生死,由我決定,你的事情自然也全權歸我處理,沒有任何人能夠有異議,我也不會讓人有異議,懂了嗎?"

這大抵是清妤蘇醒過來之後聽到過的最不要臉的一句話了,"權少帥,我相信我不用跟你複述一遍人身自由權,再說了,我好歹也是姓清,無論如何,怎麼都是算不上權家的人吧."

"呵,清家,他們也配……"權璟霆冷著臉說了句,緊了緊抱著女人的手,咬著她的耳朵說了句,"你是我的."

清妤動了動,發現根本就沒辦法挪動自己,只能耐著性子仍由他的動作,現在說這些,這人絕對是聽不進去的,她不想和人浪費口舌,但是也不像這麼不明不白的惹上一個麻煩.

"既然你不想動蘇家,要自己報仇,那我聽你的,你自己硬氣點,別讓人欺負了."

權璟霆退了一步說,他也知道這丫頭的性子,逼得太緊了,適得其反,以後有的是時間,沒必要現在就把人給惹急了,否則以後難過的還是他,得不償失.

清妤當然也知道了,只不過蘇葉這樣的人,如果用這些小打小鬧的,你是真的沒什麼同她計較的興致,所以得來點刺激的,讓她一次怕了,才能夠加深記憶,永遠無法抹去.

"外頭已經晚了,你可以回去睡覺了,我要休息了."

權璟霆笑了笑,這人開始下逐客令了,這丫頭是真的不會來事兒,什麼時候都能夠直接趕人,毫不客氣的.

"天色是不早了,但是我還不累,不想睡覺."

"那你可以回去看個電影什麼的."

總之就是不要待在這里就成.

"可是我就是想同你待在一起,怎麼辦?"男人咬著她的耳朵,呼出的氣體溫熱曖昧.

這逗弄的心思是真的太明顯了,就跟逗只小貓似得讓人無語,清妤扭了扭,冷著臉發泄自己的不滿.

"要不然這樣,你親我一下,我就回去."

"不可能."清妤拒絕的十分明顯.

看著女人冷著小臉的樣子,權璟霆心里就跟被貓撓了一樣的,癢癢的,"既然這樣,那我就待在這里吧,反正在哪兒都是一樣的."

這是赤裸裸的耍無賴了,讓人十分的無語.

"你走不走?"她偏過頭去,瞪著眼睛看著對方.

權璟霆笑了笑,緊跟著看向了她的對面,"那是什麼?"

冷不丁被問出問題的清妤轉頭看過去,什麼都沒看到,"沒什麼……"

唇上溫熱的觸感明顯,她瞪大眼睛看向了和自己零距離接觸的那張臉頰,反應過來自己被騙了的女人急忙伸手想要抵住,卻被人拉住不放,他大手緊緊的握住了女人兩只手掌按在自己裸露的胸口,燙的驚人,死死的不放.

薄唇緊緊的黏在女人嘴上不放開,牙齒輕咬之間,帶著柔和懲罰之意.

他並沒有太過分,薄唇在女人柔軟的唇瓣上頭輕輕舔舐幾口之後,淺嘗即止,慢慢的同她分開,憋的滿臉通紅,眸中滿是興奮和猩紅,好像剛才那個溫柔無比的輕吻並不是他一樣.

男人滿意的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笑的魅惑無比.

"下一次,不會這麼容易放過你了……"

------題外話------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大家不要覺得進展太快了,這是有原因的,吼吼

上篇:84 突如其來的告白    下篇:86 他們在一起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