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87 權勢的誘惑   
  
87 權勢的誘惑

g,更新快,無彈窗,!

帝京南部,茗香茶園,因為上次的云野休閑山莊襲擊事件,這段時間帝京所有的休閑娛樂場所都加強了監控安保工作,尤其是上檔次的地方更加明顯,平時保安的巡邏人人數都增加了一倍不止,監控設備的監控室內是從來不離人的.

畢竟上次的恐怖襲擊造成的損失太大了,現在還是茶余飯後老百姓的熱談.

茗香茶莊是整個帝京最好的茶莊,傳承百年的制茶手藝,能夠保留茶葉最新鮮的味道,是現代制茶手藝所欠缺的,主打的就是古法制茶,古法泡茶,所以這里是整個帝京人流量最多的地方,也是權貴們的好去處.

茶園最內部,最里端的包廂內,坐著一個人,身穿黑色正裝,藍灰相間的領帶打的整齊周正,他身後側邊站著一個同樣身穿黑色保鏢服的男人,他戴著黑色墨鏡,耳朵上帶了藍牙耳機,面色冰冷.

蘇平邦面前的古木雕刻的茶台上,齊全的茶具擺在上頭,他坐的挺直,手上的茶壺內慢慢的倒出了黃色的液體到了公道杯內,悠悠茶香在整個茶室內彌漫開來.

公道杯在他手上往前伸過去,方才將對面那個空茶杯內倒了七分滿,竹制圍門被從外面打開,緊跟著看到走進來一個人,蘇平邦握著茶杯的手一頓,臉上露出笑容.

"我還以為清總還需要點時間,沒想到這麼快."

"哪兒敢讓蘇市長等著,得了空閑就馬上過來了."

清建業跨進來,往蘇平邦對面落座,掀開簾子的保鏢跟著進門站在了他身後,兩手往後反剪,十分的嚴肅.

茶園內部是分隔開來的,占地面積十分大,仿蘇州園林修建出來的,前方是普通包廂茶園,後方就是被分隔開來的小院子,青竹翠柳,假山上流淌著的都是從山上引下來的泉水,地下埋藏了不知道多少的水管子.

充分利用了這里的地勢,也再加上環境清幽,這里也吸引了不少的權貴過來,這個包廂就是清建業常年定下來的包房,和一些領導大官每一次的會面,都會選擇在這里,更加重要的是,這里,是清家控股的地方,安保問題就掌握在自己手里,沒什麼人能夠抓到尾巴.

"要不是清總這段時間都待在帝京,要見一面,可是真的挺難的."蘇平邦張口,慢悠悠的聞著杯子內冒出來的茶香.

"都忙著,也就沒了空閑,只不過這兩天是必須要見見蘇市長的."清建業笑了笑.

蘇平邦眼眸微動,從背後取出一份文件遞過去,"這是你想要的,批准進出帝京貨運的文件,三天之後生效."

"不錯,你的辦事能力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

兩人掩去了起初的客套話,倒是直接進入了主題,原本選舉的日子越來越近了,這兩人是無論如何按道理都應該避避嫌的,但偏偏這節骨眼上出了不少的事情,兩人不見面都不行.

"前兩天的事情,我為我這邊沒有處理好而道歉,讓令愛委屈了."蘇平邦說道.

清建業笑了笑,面容自然,"孩子們的小打小鬧而已,沒出什麼事情就好."

兩方都知道這件事情造成了多大的不愉快,尤其是對清家來說,清建業有多麼不舒服,為了培養清妤他們付出了多少的心血,這麼一鬧出來,相當于給清妤帶上了汙點,可是面對的是利益伙伴,卻真的不能多言什麼.

"我回去已經教育過她了,清妤那邊也已經去道過歉了,如果再有下次,我保證,我會親自帶她上門請罪."蘇平邦說的義正言辭.

"都是孩子,蘇兄也不要太計較了,不過也好,不然以後我們都挺難辦的."清建業帶著笑容,說出來的話卻並不是對方愛聽的.

"這次選舉,想必你已經准備好了,該打點的我這邊也已經伸手了,蘇兄放心,我這邊不會出問題."

"都是這麼多年的老朋友了,我當然相信你,不過在這次約你出來,也還是有其他的事情要說,田局長那邊,還是沒有搞定."蘇平邦語氣沉重的張口.

清建業低頭沉思了一下,這個田鐸都這麼多年了雖然政績不好,但也的確是在這個位置呆了這麼多年了,權力是有的,只不過在支持蘇平邦這點上,一直是棱模兩可不肯給人准確的答案.

要是放在往年也就算了,但是今年不一樣,這兩年支持清建業的那些老干部都一個一個的退休,現在在位置上的不是些新調任過來的年輕人,就是從前一些結下梁子的人,眼看著選舉當中有名望的競爭對手都冒出來,支持自己的人偏偏還越來越少.

蘇平邦是真的十分的上火了,連帶著清建業也是跟著煩躁,不過這人這麼多年也是真的軟硬不吃,來者不懼的,到現在還沒有給他們一個明確的答案.

不過這兩天清建業倒是真的不那麼擔憂了,有些人,如果真的是持身周正的話,自然是沒什麼把柄讓人抓的,可是只要有了,但凡露出點尾巴,就多的是人等著揪的.

"這個你不用擔心,那邊交給我,後期如果需要你的幫忙,我會給你電話."清建業張口攬下了這活兒.

"那我等著你的好消息."

兩人之間的談話也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幾乎是很快就結束了,蘇平邦先出的門,走的還是茶園的後門,這條路十分偏僻,並沒有人知道,大部分的人也不會知道,靠山的背後,居然還有一條離開的路.

清建業坐在茶室內,蘇平邦走後他便讓人換了鐵觀音過來,這麼多年他最喜歡的茶就是鐵觀音,只不過外人每次點的都不是他喜歡的,而他也未曾顯露出來,也就沒人知道.

茶園經理很快就走了過來,這里是清家控股的地方,自然他也是領著清建業工資的人,也是他的人,伸手將這邊的品茗杯收起來之後,他動手給泡起了茶.

"老板為什麼會選擇陪著蘇平邦折騰,以清家的實力,再找下一個,很容易."經理人很快將鐵觀音泡了出來,雙手將茶奉了過去.

清建業接過來,將聞香杯放到鼻翼下方,沁人心脾的芳香充斥著鼻翼,這股子味道帶著甜膩,卻是他這些年來最喜歡的味道.

"蘇平邦還沒到退休的年齡,並且已經積累了一定的人脈,相比起那些剛剛上位的新手,這麼多年的積累,再找下一個,你以為我會再重新耗費多少力氣?"

況且,下一個市長的人選,會不會這麼像蘇平邦一樣的聽話就未可知了,畢竟已經是用順手了的東西,換下一個,不是那麼的好折騰了.

"是我見識淺薄了."經理輕笑.

"這些天有什麼人來過這里,選取幾個有意思的將電子設備送過來."

經理想了想,低頭細數,"蕭局長,還有田局長也來過這里,不過他們不是一起來的."

這里的包廂內按照領導的身份都不同批次的安排了竊聽器,不過蕭林來,他們是沒敢開竊聽器的,畢竟那可是警察局的人,怎麼他們都不敢亂動,倒是田鐸的,他已經留下了記錄備份.

"把田鐸的送過來,至于蕭林,他是和誰一起來的,見什麼人?"清建業倒是十分的好奇.

這兩天警察廳都為了那些新聞焦頭爛額,好不容易平息下來,他應該不會隨便出門才對.

"一個沒見過的人,聽口音是外地人,好像是他的什麼朋友."

"不用注意他了,蕭林也不是傻子,敢帶人過來,當然知道我們這里頭有什麼名堂,以後都不用管他."

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清建業起身,整理了身上的褶皺,單手拍在經理的肩膀上,"這地方我是交給你了,別讓我失望."

"知道老板."

並不是說首富世家,就一定是清清白白的,得到了就會想要的更多,想要的更多就一定會不擇手段,這是這個世界的規律,清家業逃不開,身在這個位置,背地里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做的多了,自然也習慣了.

這些年,他東奔西跑的,自然是忙活著背地里那些生意,這些還不適合交到清衍的手上,得一步一步,慢慢的走.

……

茶園後頭側門,這里被一簇一簇的竹林覆蓋起來,生長在這里的竹子都是移植過來的,這麼多年長得也是十分的好,一根一根青翠欲滴,微風吹動之間,帶著竹子獨特的清香.

竹林下頭是一條用石板鋪開的小路,蜿蜒曲折,最終的盡頭直接通向那邊的公路,這里也是最能夠遮蓋人視線的地方,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有這麼一條路的存在.

清建業從後頭圓形的拱門走出來,沿著石板路往那邊的路口過去,雖然曲折了些,這是最能夠掩人耳目方法,這麼多年,他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外界並沒有人知道,這茶園是清家的.

也並不能夠讓人知道,這茶園是清家的.

前頭保鏢警惕的看著四周,這里雖然十分的安全,但是也保不齊有意外情況發生,清建業剛剛走到了路中央的時候,一旁的一簇竹子內突然傳來響動聲.

四名保鏢上前將清建業圍起來,動作一致的盯著對面那簇響動的竹子,下一刻,從里頭鑽出來一個背著竹制背簍的老人,他背簍內滿滿的都是剛剛冒出來的新鮮竹筍.

保鏢們動作一滯,冷著臉放松了狀態,他們都是訓練有素,整個帝京身價最高的保鏢集團,居然鬧出這樣的烏龍,真是沒臉了.

老人明顯的也被這些人嚇了一跳,握著手上挖竹筍的小鋤頭站在石板路上,有些不知所措.

"老人家,挖筍子呢?"清建業笑臉盈盈的張口道.

對方點了點頭,"你們是這里喝茶的客人吧,我常來這山上挖筍子."

"看樣子,收獲不錯啊."清建業偏頭看著他背簍里滿滿當當的竹筍.

"哎,不好不好,這這幾天筍子不太多了,往常的量可是比這個要多的."老人家面色和藹,緊跟著從自己的背簍里取了兩個新鮮感最好的竹筍遞了過去給清建業.

"這個給你,這個茶園建在這里也算是幫我們村子創造了收入,我也才能夠有了空閑的時候,你是客人,就當到做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了."

保鏢剛想要拒絕,卻被身後的清建業接了過來,他掂了掂手上的竹筍,笑著道謝.

老人很快往竹林深處那邊的小路走過去,這林子背後就是他們村子,也算是人跡罕至的地方,清建業和保鏢繼續往前走,很快便看到了等在路邊的兩輛車子,司機下車打開了後車座.

車子引擎發動,駛離這條路,轉彎的時候,後車窗打開,從里頭扔下來了兩個新鮮的竹筍,清建業那張冰冷的臉一閃而過,車窗關上,在看不清後面的樣子.

後方不遠處,將這里一切都看在眼中的人站在竹林當中的位置,兩人穿著簡單的運動套裝,在人群中十分的不顯眼,但是在這一片的綠色當中,卻是十分的明顯.

頭頂的竹葉被風吹動的沙沙作響,不時的落下一片打在他們的肩頭,這四周十分安靜,帶著山間獨特的甯靜之感.

"你說的還真的挺對的,沒想到這地方真的是清建業的,這麼多年了,他過來的次數鮮少,對外界的傳言說是不喜歡茶葉,真是只老狐狸."左邊的男人張口道.

蕭林若有所思的盯著車子駛離的方向,冷不丁的哼了聲,"清建業和蘇平邦這麼多年達成的合作狀態,那些惡心的主意,也大都是在這里達成的,這里的法人代表,股東之中都沒有他的名字,就算出事,也波及不到他,隨便推個人出去頂罪就行."

"背地里竊聽,抓人小辮子,這個清建業可真的是夠無恥的!"旁邊的人義憤填膺.

"那些支持蘇平邦的處長官員,有多少是心甘情願的,恐怕蘇平邦自己都不知道."

他都不用接觸那些支持他的官,很多事情都是清建業出面去做的,外頭支持蘇平邦的人都是的對他的政績支持的人,可是實際上,誰又不是為了自己謀私利的.

"我們就這麼看著,什麼都做不了嗎?"

這種社會的蛀蟲,看著他們逍遙法外,是最難受的事情,這種人仗著自己有錢有勢,鼓弄權勢,結黨營私,現在放眼看去,整個帝京的官員,有多少是真正清正廉潔的.

就算是是挺著骨氣沒有和清建業同流合汙的,也被想法子控制了,清家這手,是慢慢的想要蓋過權家是嗎,就算想要權利,這也太過明顯了些.

蕭林偏頭看了眼氣憤的男人,笑容帶著堅定,"我的人已經在暗中收集證據,清建業這些年底子並不乾淨,最後我們肯定有機會能夠讓他收到懲罰."

"可是清家和權家的關系……"

"如果權老爺子是那種人的話,早就已經同清家結親了,這些事情說不清楚,人心難測,我們只要做了我們應該做的就可以."

清家這麼多年輝煌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它的本事在那里,至于和權家的事情,蕭林閉眼,誰又能夠說的清楚,權家在意的,權老爺子在意的,是有清風的清家而已.

可是無論現在的局勢是怎麼樣的汙穢,怎樣的可怕,他都相信,會有撥開云霧見天明的那一天.

上篇:86 他們在一起了    下篇:88 野男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