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93 那是少帥女朋友?   
  
93 那是少帥女朋友?

g,更新快,無彈窗,!

權璟霆休息了,卻並不代表林楓和容業能夠休息,相反的他們還要比從前更加的疲累,事情更加的多了,這人休息也就算了,還不斷的給他們增加工作,事情一樁一樁的壓下來,他這幾天都快喘不過氣了.

連著整整一個星期,他都沒帶好好的睡個覺的,一個電話一個電話的跟著從他這邊出去,大事小事都需要這邊點頭,他有種被當成了傳話筒用的感覺.

早上兩人才剛剛通過電話,他這也是過來查資料給遇上了,跟著也在門口瞄了一會兒,看到了兩人第二局打靶的情況.

不過這賭約,容業是沒聽到的,只知道清妤的槍打的很好,槍法甚至在他之上,盯著女孩子的動作姿勢,他心里也是將疑惑放大了.

"剛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這邊都快被外頭那群小子給堵滿了,我這一猜就知道是你過來了,沒想到還真是."容業倒是毫不客氣,往權璟霆前邊落座.

清妤松了口氣,有種頂在頭上的烏云都散開的感覺,這容業來的真是時候.

"清小姐好久不見了."容業笑著同她打招呼.

女人微微頷首,也知道容業的性子和權璟霆比起來,算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了,同樣都是軍人,容業就不像權璟霆那樣的冰冷,身上除了那股子嚴肅規矩之外,甚至還有些陽光的味道,見人的時候笑的不是溫和的,帶著些冷淡.

"你倒是挺會挑時候."權璟霆側目看了眼在自己身邊落座的容業,緊跟著抬頭看向對面如釋重負的女人,笑的邪魅,"待會兒繼續."

他這人,有的時候算計的頗為清楚.

"繼續?繼續什麼?"容業跟著回話,看到清妤手上的黑色槍支,跟著急忙回應,"對對對,你繼續,不用管我."

清妤臉黑了黑,這都什麼話,繼續什麼.

對面的男人眉眼一挑,對著她露出笑容,笑的別有用心.

"這槍用的膩了,你可以過去換一把."

好在權璟霆這人也知道這會兒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原本要同這丫頭親吻就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了,女孩子嘛,這臉皮總是薄一些的,這會兒要是讓她過來自己當著容業的面給親一口.

回去估計都不知道能夠和自己鬧成什麼樣子的,清妤這性子倒是不同你大吵大鬧的,就是默不作聲的讓你自己心里難受,這是最撓人的.

好賴也是自己看上的人,得寵著,不說逼得太緊,但是也不能太松了.

"你過來有什麼事情."男人將視線轉回了身邊的容業身上.

"外頭都傳瘋了,說是少帥帶了個極好看的姑娘過來靶場了,我也好奇,所以過來看看."容業倒是老實巴交的張口了.

"誰傳的?"權璟霆說話間眼眸冷冷的掃過了窗口烏泱泱的一群人.

眾人感覺後背一涼,少帥那雙眼睛是真的深不可測,冷不丁的被這麼看一眼,誰能夠受的住,一群人馬上就散開了.

這種時候,熱鬧不重要,命才最重要.

清妤倒是聽了權璟霆的話自己過去重新挑選了喜歡的槍支過來打靶,畢竟也到這里了,不好好的練練手怎麼對得起自己.

並且在握槍的時候,清妤總是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這種感覺十分的強烈,如同隱藏在心中的某種渴望那樣的,破土而出的開始滋長的藤蔓那樣開始纏人.

選定之後她換了槍往前頭走過去,知道身後的兩人在談事情,她特地選了一個距離兩人比較遠的射擊隔間,並且這槍上帶了消音器,合上門之後也應該不會有太吵的動靜.

容業盯著清妤握槍的動作不放,剛才在門口他全程目睹了兩人比賽的第二局,他知道這清妤絕對不可能是一個新手,他好奇的是,清家的人為什麼要讓自己的女兒學會這種東西.

如果說是為了防身也就算了,可是這麼的精通,絲毫不像是一個世家千金會的東西,簡直是讓人大跌眼鏡.

"把事情說了,你總是盯著人看什麼."這頭權璟霆手指握著打火機在面前的桌面上敲了敲.

容業回過神來就看到了自己對面這男人不是那麼好看的臉色,從小到大都是這個壞毛病,別人都別想動他的東西,只要是他的,別人不能覬覦,否則的話他能夠讓你永遠不敢再想.

從他第一次將清妤帶回軍營來之後,容業就知道了這個女人在權璟霆的心里是什麼樣的地位了,至少是不輕的.

"看一眼都不成了,這人可是還穿過我的衣服,你要怎麼辦."容業毫不客氣的張口道.

男人點煙的動作一頓,想起了上次過來的時候容業給清妤的外套,他好像真的是忘記了這件事情了.

看到他臉色有了變化,容業心里大叫一聲,壞了,他這不是捅了馬蜂窩了嗎,這人這會兒是不會對他做什麼,但是後頭肯定變著法子的給他使絆子,這位爺可從來都是睚眦必報的性子.

有的時候嘴快就是這樣總是能夠讓自己進坑里頭去了.

"咳咳……"他咳嗽兩聲緩解了一下自己的尷尬,"我過來也是有事情,這是資料,你拿回去好好看看,另外下個月和T國的聯合軍演,需要你確定去的人員名單."

這次和T國的聯合軍演是兩國建交以來的第一次,所以也算是格外隆重的,M國這邊特地讓權璟霆帶軍參加,不過他從來不喜歡這樣的場合,所以推辭了,雖然上頭有人不滿,但是也沒人敢說什麼,也只能讓他確定一下去的幾個將軍了.

畢竟這場合也是關乎M國的面子,去的人不能過夠是最好的的話,那麼也就不能是最差的,至于挑選誰,這工作也就落在了權璟霆的身上去了.

軍中最了解這些將軍元帥的只有權璟霆了,上了年紀的不要,除去之後也得選些年輕有為的,可是這名單可是也開了一大串出來的,名額有限,都有人盯著這名額,最清楚這些人本事的也只有權璟霆了.

所以這擔子也就落在了他身上了.

"名單上那幾個,還有你一起."權璟霆單手杵著下巴,視線不離對面正在打靶的女人.

容業急忙搖頭,"不不不,這場合我去不合適,我還是給你推介幾個人吧."

就他這四五不著調的樣子,去了不得扔了國面去,還是丟人丟到國外的那種,再說了,一旦定下來了要是他去,緊跟著就是忙活著練兵各種,這權璟霆給他扔的事情還沒辦完呢,又在增加一個.

他可沒那麼喜歡找事情干,這種場合還是讓喜歡出風頭的人出去最合適,畢竟對任何人都是滿意的不是,從軍營當中隨便選幾個少將上去,只要是平時成績優秀的人,可是都眼睛發紅的盯著這個機會呢.

"從我選出的名單當中挑出來就行."

那幾人都是軍中最優秀的,去了自然也不會扔了M國的臉,他們也樂的過去.

容業點頭,也贊同了男人的說法,他的眼光從來不會錯,誰最適合做什麼,這點在權璟霆這里從來沒有看走眼過.

不過對面的男人視線從來不在他身上,而是直直的看著對面打靶的女人,引得容業也開始好奇了起來.

"那姑娘手法不錯,從姿勢再到環數,無一例外都證明了她一定受過專業訓練,清家什麼時候也開始培養孩子往軍工方向發展過去了."容業張口,吐出的話別有深意.

"清家祖輩都是商人,自然不需要學習這個."男人冷不丁的回了句.

"也對,不過這清妤倒是挺厲害的,身上這股子氣質倒是一點也不像清建業."容業似在感歎.

清建業是什麼人,他們是最清楚的,這清妤倒是一點都不像自己那個父親的,身上那股氣質,多了幾分超然物外的感覺,讓人看著挺舒服的.

權璟霆和容業兩人合作了這麼多年,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從槍林彈雨當中走出來,這麼多年權璟霆性子冷,倒是容業的性子要開朗一些,不然也走不到今天,不過這麼多年混下來,容業是清楚了一件事情.

對于權璟霆的事情,知道了裝作不知道,不知道的也要強行裝作知道一些,但是從來不可聲張,這是他們之間的默契.

云野山莊的後續解決,是容業跟進的,那些人質的口供也是第一時間呈到他面前過來的,在場人大都描述了那個從天而降的女人,身手厲害的緊.

出去身在狙擊手涉及范圍內的那幾具尸體,容業去看過那些傷了的罪犯,子彈射擊的地方恰到好處的只不過是傷了人,並沒有害其性命,口徑和距離都控制的及其精細.

如果說這姑娘不是高手,他是絕對不相信的.

"我倒是有些明白你為什麼看上她了."容業歎息一樣的張口.

權璟霆側目,一雙鳳眸緊緊的盯著他,"為什麼?"

"清粥小菜送上門的吃慣了,突然遇上了這麼一個不一樣的,在加上,還這麼的有本事,可不是引人注目的."容業一本正經的張口.

這清妤的身份無論是什麼,都輪不上他來管,權璟霆心里是有數的,否則也不會這麼上趕著去給人家打臉的.

可是這人今天在這里這麼露了一手,他可是真的越來越好奇了,權璟霆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這麼被輕易的給吸引了視線的,這清妤身上,肯定是有什麼權璟霆好奇的.

門口一群人正看得起勁的時候,林楓走了過來,安排了士兵自己練著,他也就過來了,不過還真的是沒想到會看到靶場外頭烏泱泱一群人的景象.

這場景是要比從前少帥自己過來打槍的時候的人多一倍左右,他也知道是清小姐過來引起的騷動,但是沒想到這些小子這麼的愛湊熱鬧.

一身訓練服的林楓慢慢的靠近了中央玻璃的位置,這邊幾個正在低頭說著什麼話,就被身後的人吼出的聲音嚇了一跳.

"干什麼呢!"

這語調中氣十足,帶著軍人特有的粗狂之感,冷不丁的聽到這麼一個動靜,嚇得趴在窗戶上的所有人都轉身立正站好了,站立的時候跺腳起的塵灰飛揚.

"林少將!"中氣十足的叫喊聲響了起來.

林楓背著手,氣定神閑的從左到右依次打量了一番,射擊場正面的牆壁采用了最好的鋼化玻璃,留出了一塊大約落地窗大小一樣的玻璃,正好讓人能夠看得到里頭的景象.

可是這麼大的一塊距離,也是抵不住這群人的積壓的,他就納悶了,這些看都看不到的人圍著這里做什麼,聽實況轉播.

"你們這是挺閑的啊,看上去三十公里越野是跑的不錯了."

眾人一陣冷汗,目光平視正前方不敢在動.

"都給我說說,都看到了什麼?"林楓慢慢的踱步在他們前方.

最邊緣的人也知道這頓罰是免不了得挨的了,最中間膽子大的人上前一步立正站好,"報告!"

"說!"

"里頭那個是不是少帥的女朋友!"

這是所有士兵好奇的情況,要不是知道了少帥帶著人家姑娘回來的消息,他們也不會一窩蜂的直接過來,不然平常都是換著批次過來的.

"不是女朋友隨便帶過來,那是亂搞男女關系,懂嗎?"林楓張口道.

對面一眾人點頭,懂了,所以以後那肯定就是少帥夫人了對不對,他們這趟來看對了.

怪不得少帥這麼多年都是不近女色的,他們還曾經懷疑過,沒想到這未來的夫人不僅長的好看,槍法還這麼好.

肯定是少帥教的.

"懂了沒有?"林楓吼了聲.

"懂了!"這邊的回應更加響亮.

林楓點頭,跟著抬手指了指旁邊的路,"既然懂了,每個人十公里負重越野,都給我去!"

這邊士兵也沒有埋怨的,提起腳步排成整齊一排往路上跑過去,回宿舍取裝備去了.

上篇:92 賭約    下篇:94 回去主動補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