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94 回去主動補上   
  
94 回去主動補上

g,更新快,無彈窗,!

靶場內安靜的只聽得到打靶的聲音,槍聲一下接著一下的響動,四面被帶起回聲,她身後的兩個男人齊齊看著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幾句話就停下了.

男人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容業知道自討沒趣,也沒張口說話,安靜的看著清妤打靶子.

兩人身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步調一致的走法,十分的規矩,每一步踢出去都好像是踩在點上一樣的沉著,帶著自己獨特的規矩可言.

還沒等容業抬頭看過去,林楓就已經到了兩人的身邊,他站在權璟霆面前敬了個軍禮之後張口,"少帥,我有事情要同您說."

就這麼一句話,容業也知道了這事兒是不能夠當著人的面說的,他聳聳肩,自覺從牆邊取了槍之後往前過去.

這年頭,誰還沒點秘密的,別說是他們這樣的人了,權璟霆有些不想讓人知道的事情,很正常,再正常不過了.

反正也到了這邊過來了,不如打幾槍,好長時間沒怎麼動了,感覺骨頭都已經松掉了,活動活動筋骨也是好的,就當做是陪這清小姐聯系了.

林楓見到容業離開之後,往前挪了一步站在男人面前,"少帥,我查到了清妤在國外的車禍."

權璟霆抬頭看著他,撐在下顎的手指動了動,示意他繼續.

"清妤車禍是在高架上,三車連撞,肇事司機是個H國人,現在已經被判了七年,那個司機家世不好,家里頭有四個孩子,妻子沒有工作,生活的十分拮據,但是在他入獄之後,他們家的賬戶上多了五百萬美金."

這點是他覺得十分奇怪的東西,一家生活的這麼窮苦的家庭銀行賬戶上突然多出來這麼大一筆錢,怎麼可能不讓人懷疑.

"並且在一天之內這些錢全部被提空,他的妻子帶著孩子們搬到了其他的地方,維持著原有的生活,好像,在害怕別人知道這筆錢的存在."

"我查過那筆資金的來源,直接從H國的戶頭上彙過去的,轉了好幾道彎,現在正在查最初源頭."林楓將已經了解到了的情況說了出來.

這些情況基本上說明了一件事情,清妤的車禍,並不是自然意外,而是人為車禍,對方隱藏的夠深,能夠直接躲過了清家的眼睛對清妤動了手.

"少帥,您覺得會是什麼情況?"

"很明顯,清妤被人算計了,只不過清家為什麼沒有查出來."

林楓想了想自己查到的情況,"也許是清妤當時的情況太危險了,清家人手忙腳亂的,沒想這麼多?"

權璟霆搖頭,清家是什麼人家,清建業是什麼人,任何情況下都必須要查清楚的人,這次這麼大的事情沒有究根結底,反而忽略了這麼容易就查到的事情.

"這麼簡單的事情,只要查到銀行彙款記錄就可以的東西,清建業沒發現,就只有一個可能,他並沒有追查,順從了H國法院的判決和調查結果."

能夠讓清建業不做追究,除非是,他當時沒什麼空閑多于的心思放在這件事情上.

"繼續查下去,至少要知道是誰對清妤動的手."權璟霆吩咐道.

林楓點頭,這件事情已經插了手,當然就得尋到底的位置,也許就能夠摸得清楚清妤身上的秘密.

還沒等林楓退下去,他耳朵上的無線電響了起來,抬手按下去接通之後,林楓聽到了那頭人傳過來的動靜,這個無線電信號只接通的就是黑牙那邊的動靜.

"少帥,袁老將軍過來了,說是想見見您."林楓將那頭的話複述出來.

權璟霆想了想,還是起身過去,袁將軍特地過來,不見是不行的,這些老將軍都是話比較多的,不過倒是都是為了他們好,聽了也就聽了.

在加上袁老將軍曾經是權老爺子的師弟,是一個軍校出來的,這些年也和老爺子保持著穩定的聯系,不看僧面看佛面,還是得過去見見的.

林楓跟著男人往靶場外頭走出去,臨走的時候看了看對面正在打靶的兩人,不得不說,清小姐的本事是真的挺高的.

"砰砰砰!"

"砰!砰!"

容業打完了手上的子彈之後轉頭看著身邊的清妤,跟隨著她手上的每一個動作,每一聲槍響跟著打在大廳之內,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女人打的十分認真.

他最後一發子彈打出去之後,停下里心滿意足的看著對面的靶子,聽著機器的報環數,臉上神采飛揚.

"啪啪啪……"一陣清脆的掌聲響起來.

清妤摘下了護目鏡,轉頭看著掌聲的來源方向,容業單手撐在玻璃上,笑的燦爛無比,緊跟著他敲了敲玻璃,示意女人出來.

"打的不錯啊大小姐."容業對著拉開玻璃門走出來的清妤誇贊道.

"謝謝."她的回應不帶感情.色彩.

一點兒也不謙虛,就這麼明晃晃的收下了他的贊美,難怪是權璟霆看上的,這心性都跟那男人差不多的.

"你的槍法在哪兒學的?要不我也過去找你師傅串串."容業笑眯眯的套著近乎.

清妤偏頭看了眼容業,原本她對于這些刻意上門打招呼的人是不願意搭理的,但是上次容業畢竟在清晨的時候給過她衣服,做人還是得感念一點對方的好處的.

"我忘記了."一句淡然的話,說明了自己情況.

容業一拍腦門,這才想起來清妤失憶的事情,他這算不算是紮了人家女孩子的心了.

"不好意思,我失禮了."

"沒事,如果我想起來了我會告訴你."

容業盯著面無表情的女人,心里頭也是好奇,這丫頭的性子好像上次就有了了解,但是這次卻真的是十分帶著好奇的打量.

"看在我上次借給你外套的情分上,清小姐,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容業拿了上次的情分發問.

畢竟這外套借出去,可不是隨便都有的,他看得出來這姑娘心里是重情義的,如果不是他借了外套出去的話,恐怕她都不帶搭理自己的.

"你說."清妤站在放置槍支的地方,上下打量著櫃子里的東西.

"你花店里頭的話能不能送我幾朵,就當做是你的謝禮了."容業張口倒是說的十分認真.

清妤偏頭看著他,臉上帶著疑惑,卻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問題了,剛才那麼嚴肅的表情,她還以為容業是想問什麼東西呢.

"你這樣子,是不舍得送了?"容業跟著念了句,"沒事兒,我那衣服也不是很貴,我算算下來,還是買的起,買得起……"

他低頭算計的樣子逗笑了清妤,女人唇邊帶著淡淡的笑意,跟著張口回答,"如果容先生覺得喜歡,之後我安排人送過去就成了."

"不了不了,上次我在酒店門口被清小姐的仙人掌可是紮到了,我怕萬一你也給我送一堆,那我不是得不償失了,有空的時候我會上門去的."容業笑嘻嘻的張口.

上次仙人掌的事情的確是鬧得挺大的,被清妤帶進坑里頭的千金小姐也不在少數,容業也是帝京豪門世家的一份子,這事情也是略有耳聞的.

清妤動了動手邊的槍支張口,"仙人掌的價錢,還是有些高的."

饒是容業也聽出來了清妤的冷笑話,跟著臉上滿是笑意,"那我謝謝你了."

清妤偏頭,看著容業的樣子,自己嘴角也跟著不由上揚,也許是今天過來這邊,靶場上的酣暢淋漓發揮讓她心情愉悅.

長久以來積壓在心上的那些情緒都隨著槍聲發泄出去了,妥妥的就是一個抒發壓力的好地方,跟著整個人就身心愉悅了,不像從前那樣的壓抑,整個人身上那股子生人勿進的氣質,也就跟著不見了.

權璟霆進門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兩人對視而笑的畫面,這兩人都是面容精致的人,清妤身上的黑色衣服和容業身上的休閑裝相得映彰,看上去是那麼的和諧美好.

最重要的是,女人唇角那絲笑容和眉眼中發自內心的高興,讓他眼眸一眯,這丫頭在面對他的時候,臉上從來沒有那樣放心的笑容,甚至連笑意都很少有.

也許是她性子冰冷,從來笑容很少,他也不是那麼開朗活潑的性子,兩人湊在一起,就像權雨琳說的一樣,千山鳥飛盡,方圓十里凍人不輕.

權璟霆自己也發現了,清妤在面對她的時候身子總是緊繃的,並沒有這樣的而隨意,反而面對其他人,她倒是笑得出來了.

這樣的認知讓男人心里頭不舒服了,他長腿一邁,往對面的兩人走了過去.

"打完了?"他倒是沒搭理容業,徑直走到了清妤的身邊去.

容業挨得近,感受到了權璟霆身上那股子寒氣,心里一哆嗦,這人是真的一不高興,你就能夠感受到的,平常時候就已經是冷的嚇死人,一生氣起來,更加明顯.

"這邊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清妤仰頭看著面前的男人.

這槍可不是一般人能拿的,才不過握了一會,這手就有些酸疼了,這些槍支說是已經是十分輕巧的設備了,但是算起來這重量還是不輕.

"等會兒,還有件事情沒做."權璟霆低頭,修長的手指慢慢的撫上女人的下顎,黑眸緊緊的盯著她的唇瓣.

清妤的唇形是十分好看的,無論畫什麼唇妝都能夠十分漂亮的那種,只不過她從來沒有化妝的習慣,這時候唇上隱隱泛著光澤,透著圓潤的美麗,十分勾人.

"什麼事?"

就在她問出這句話的一瞬間,面前的男人低頭,眼神唇角帶著邪氣的笑容靠近,覺察到男人意思的清妤瞪大眼睛,想要往後退卻被他的手指緊緊的扣住尖細的下巴不動,帶著不容抗拒的霸道之感.

身邊的容業和身後的林楓瞪大了眼睛,眼睜睜的看著兩人的唇瓣重疊在了一起,沒錯,他們是在這神聖的地方,接吻了.

唇上傳來的觸覺不再像是上次那樣的輕柔,這次是實打實的狂風暴雨襲來一樣的狂暴,男人的手掌不知道什麼時候溜到了她的腦後,緊緊的控制住了她的腦袋,另一只手緊緊的握著她纖細的腰肢,將清妤緊緊的按在自己胸膛上,兩具身體隔著厚厚的訓練服緊貼在一起.

他身上那股龍涎香緊緊的將清妤包圍起來,男人口中是滿滿的薄荷香味,近乎霸道的在她口中攻城略地,舌尖緊勾著她不放,掃盡了她口中的每一個角落,絲毫不放,還不放過的裹著她的小舌一起.

容業在心里吹了個口哨,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夠看的到權璟霆這樣子,從來在外人眼中那可是禁欲系的絕對代表,就跟和尚那樣的存在,這次是真的破戒了.

林楓咳了聲,有些尷尬的將腦袋轉到了別的地方,實現不敢對接對面熱辣的一幕.

清妤呼吸有些錯亂,雙手緊緊的被壓在了男人胸膛上,掌下似乎能夠感覺得到他搏動有力的心跳,一點一點的像是敲打在她心上一樣.

四周的空氣隨著兩人的動作開始變得火辣起來,權璟霆低頭,吻得十分認真,從來清靈的眸子里這次帶上了從來不會出現的迷離之感.

大約過去了一分鍾之後,男人才戀戀不舍的松開了懷中的女人,舌尖撤出來的時候還在她唇瓣上研磨撕咬了一下才松開,抬眸之間看到了對面她面色泛紅的樣子,眼中帶著勾人的魂魄的迷離,讓他幾乎不想撤離.

"說了輸了你親我的,我吃虧了一點,主動過來了,記得回去補上."權璟霆額頭輕抵她的,笑的心滿意足,妖嬈的面孔上泛著隱隱光澤,如同被雨水浸潤過的彼岸花那樣的明豔妖嬈,勾人魂魄.

容業嘖嘖兩聲,這才不過是一個吻過去了,這人就能夠放浪成這樣,這要是到了床上,指不定怎麼勾人呢.

"你……"清妤想要反駁,卻說不出話來,願賭服輸,好像是這麼個理的.

"我先去換衣服了."她一把將男人推開,不看身邊的容業和林楓,低著頭走了出去.

擦肩而過的時候林楓摸摸鼻子,清小姐這是真的被少帥給惹急了,他多少也明白一點,清小姐這樣的女孩子原本就冷清隨性,但是臉皮子也薄,畢竟也是女孩子不是.

當著兩個男人的面就這麼被少帥給吻了,偏偏對面這男人還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少帥回去可是有的受了.

"我是不是應該鼓掌歡呼有生之年還能夠看得到權少帥抱著女人的樣子."容業上前一步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擺明了是看好戲的,"不過看樣子人家姑娘可是生氣了,你不去勸勸?"

這吻過癮了,可是得承受後果的不是.

權璟霆轉頭,薄唇上帶著隱隱水漬,一副被滋潤過的妖嬈樣子,指腹劃過了還帶著女人溫度的唇瓣,他輕輕笑了聲.

"靠,這次是真的讓人雞皮疙瘩起了."容業說著還抖了抖身上.

權璟霆偏頭看著身邊的人,"林楓,給他送十件皮衣過去,要同樣的."

上次清妤是讓林楓幫忙還的衣服,所以他也是知道容業的那衣服長什麼樣子的,聽到了男人的話,林楓也知道他的意思,跟著點頭.

重要的不是衣服,而是少帥不喜歡欠人東西,括號,當然包括他的人欠的東西.

"這麼小氣,你當時是自己不脫給人家穿的,這會兒過來埋怨我了."

林楓點頭,這容業是真的有點多管閑事的,如果不是多管閑事,這會兒少帥也不會看到他和清小姐說話就醋勁這麼大的了.

"你那件衣服,回去之後送過來."權璟霆神清氣爽的對著對面的人要求道.

"為什麼,你要對我的衣服做什麼."容業警覺道.

"大卸八塊."

他差點沒一口老血吐出來,這人的小心眼,是出了名的,有的時候真的執拗的讓人看不懂的.

"那可是一件為你小心肝遮過冰寒,擋過清晨濕氣的衣服,你確定要這麼對它,那可是功臣啊,功臣!"容業煞有其事的開始演起來,看的林楓一陣惡俗.

不得不說這容先生真的是挺有演戲的天賦的,這天賦用來當兵了,簡直是浪費了.

"在演下去,我會讓外頭那些人把你衣服褲子都扒光了."權璟霆冷然道.

得,被人嫌棄了,說明人家不吃這一套,他動動臉上的表情,恢複到平時的樣子.

"我看出來了這清妤的本事不小,不是我多話,她是清家的女兒,被培養的這麼厲害,你就不怕這其中有什麼貓膩?"

這才是正事兒,演那麼多沒什麼意思.

林楓是清楚這件事情的,經過容業這麼一提,倒是也覺得應該警惕一些,清家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是最好的,如果有的話,他必須想辦法查出來.

最後容業也沒得到權璟霆的回應,這是他自己的事情,從來不喜歡別人多話,權璟霆做什麼事情從啦都是有自己的把握的,尤其是在感情這方面,他從來警惕,也不用他多說什麼.

其余的只要管好了權璟霆交到他手上的事情就成.

------題外話------

哈哈,你們的親吻來了

上篇:93 那是少帥女朋友?    下篇:95 像不像偷情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