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01 害怕嗎   
  
101 害怕嗎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天忙忙碌碌的倒是過去的挺快,和清家人的猜想差不多,事情一鬧大了,聞訊而來的記者更加是數不勝數,不論是排的上名號的大報紙,還是默默無聞的小媒體,娛樂,社會,財經,無一例外都盯上了清妤.

更甚于不知道從哪里找到清妤的地址,現在市中心公寓的門口守了不少的記者,都是盯著清妤過來的,畢竟對方可是清家大小姐,爆出這樣的丑聞,很多財經新聞都想著借這件事情挖出清家的丑聞,可想而知這件事情鬧得多麼大了.

權璟霆帶著清妤回了自己城郊地帶的別墅,如果不是盯上了清妤搬去了市中心公寓的話,他應該是住在這里的,清妤站在別墅門口仰頭看著對面的複合式別墅.

方圓百里,好像也就只有這一棟別墅,偏偏外表還是中古風,看上去挺舊的,如果是偶然路過這里,她都懷疑這地方是被遺棄的爛尾樓了.

"進來吧,站在門口做什麼."權璟霆拉開門站在玄關叫道.

清妤跟著他進去,里頭倒是不算太大,玄關處十分的乾淨,想來也是有人過來打掃過了,權璟霆從鞋櫃里頭取了一雙嶄新的拖鞋放在她面前.

她低頭看著腳尖位置,粉紅色的拖鞋,毛茸茸的,十分好看,這樣女性化的鞋子,看著都不應該是會出現在獨居男人的房子里頭的,應當也是他提前讓人送過來的.

"進來休息一會兒."權璟霆帶著她去到了客廳.

權璟霆住地方從來裝修都是十分簡單的,並不奢華大氣,也不是十分簡陋低調,他本人也從來不管這些事情,決定要住在哪里,自然會有人給他准備房子,住進去就成了.

兩人剛剛進門,跟著後頭林楓進來了,手上拿著一份黃色紙張外殼的文件,權璟霆在廚房里頭給她倒水,林楓直接走到了清妤面前.

"清小姐,這是質量檢測報告."

清妤接過來打開,的確跟她想的沒錯,上面的指標說明了這些有害物質的成分,也檢測出來了這東西是什麼.

"這花上面塗了一種透明油漆,味道獨特,陽光下能夠泛出光澤,這種油漆我也帶過來了,是一種工業用品."林楓說著將一個白色瓶子放到了清妤面前.

"這東西有害,但是卻也十分的貴,用這東西染花,人力材質各種成本,自然是十分高的,這一堆弄下來,得不少錢."

林楓得到這工業用漆的時候也是有些好笑,對方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啊,這東西一小瓶價格可是死貴的,這人居然能夠想出這招式.

"這種工業用漆在哪兒能夠買得到?"清妤盯著瓶子開口.

畢竟也而不是尋常時候能夠用的東西,也帶有一定的毒素,自然肯定在日常生活當中見不到的,這種東西的購買使用,肯定是有限制的.

"對,這種工業用漆的購買都是有記錄的,只在帝京郊區一個化工廠內售賣,我已經取到了購買記錄,最近這段時間,也只有上個月賣出了一批,三十瓶,一共三十萬的數字."林楓張口道.

他第一時間迅速去到了化工廠那邊,拿到了購買記錄不說,還得到了當時的監控攝像頭.

"您看看這個."他掏出手機將監控畫面調出來放到清妤面前.

畫面上一個戴著帽子的男人從穿著白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員手上接過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紙箱子,看得出來紙箱子有些重,里頭裝的應該就是三十瓶工業用漆.

這個男人從始至終都沒能夠將臉露出來,看不到人的長相.

"這人是誰找到了嗎?"清妤張口道.

"暫時還沒有."

權璟霆從廚房給她拿了水過來,看著她的樣子都知道,這會兒這丫頭心情不是很好.

"這樣數量的花,要修剪,上漆,上了油漆之後是不能夠讓陽光照射的,否則話都會枯萎,要隨時保持這花的新鮮度,又不能夠被人發現,自然是需要寬闊的場地的."清妤看著文件若有所思.

權璟霆往後一仰靠在沙發上,兩腿交疊,"這東西單獨的話味道不是很大,但是集中在一起的話,刺激性的味道挺厲害的,這麼大的味道,自然是要遠離居民區."

"又要隱匿性,又要注意場地寬闊."清妤低頭喃喃自語,跟著抬頭,"能不能找到帝京帝京附近的一些廢棄工廠?人員來往這段時間特別多的地方."

想要一朵一朵的將這些花都給上了油漆,自然是需要十分大的工作量的,花這東西十分的嬌柔,肯定是需要人工一點一點的摸上去的,還要格外的注意不能夠傷到花葉.

"我明白了,馬上去查."林楓點頭道.

"城南那邊,有不少的廢棄工廠,並且挨著一個城中村,那里聚集了不少外來務工人員."權璟霆張口提醒道.

綜合這些條件,這些人染花的場地肯定是在那里,場地找到了,很多事情也就好辦了.

"我馬上過去."林楓拿回手機馬不停蹄的往外頭出去了.

清妤喝了口水,有權璟霆的人幫助的確是省了不少的力氣,他們在帝京擁有的特權十分的多,很多事情都能夠直接去做,不用再打多于的證明之類的,的確是十分的省心方便.

"害怕嗎?"權璟霆看著身邊的女人發問.

從一開始他便沒有問過她,是不是害怕,帝京這地方和別的地方不一樣,權利縱橫交錯之地,算計人心,欲望甯y,自然是十分凶險的地方.

清妤笑了笑,似是帶著不屑,她轉頭看了眼權璟霆,"你在帝京這麼多年,可曾經怕過這些人的算計?"

這話問的權璟霆一愣,他是看著這里的肮髒長大的,也知道所謂的上流社會實際上有多麼的可怕,一個一個帶著偽善的面具,下頭隱藏起來血盆大口,比撕咬的野獸更加可怖.

他從來不屑,擁有的多了,自然要面對別人的不甘心,看多了,也就心境自由了.

"警察那邊已經到店里頭取了樣,該出示的文件也已經出示了,這些話過海關的記錄都在,花的數量對的上,我怕什麼,況且這些用油漆染過的話,從運輸,人工,材料各方面加起來,已經比真正的曼拉花要貴的多了."

恐怕只有傻子才會相信她會做這樣的事情,好好花不賣,賠本去賣假花.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警察局那邊,而是越來越走偏的輿論風向."清妤張口道.

她自己倒是並不是那麼的在乎名聲這東西,幾個月前沸沸揚揚的說她是個傻子,她也沒往心里頭去多少,和這些無聊的人計較,她自己也變的無聊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會處理."權璟霆回應道.

他剛才也看到了清家人對她的態度,如果說是家規森嚴,自然是讓人信服,他好歹也和權家人說了能夠給一個交代,這事兒就不能不清不楚的.

"這種輿論風向,你們不太適合解決."清妤回了句,"那邊人找到之後我自己過去就行,你不用陪我了."

權璟霆聞言,跟著往她身邊挪動了一下,兩人緊緊的貼著,他捏著女人白皙的手掌放在自己膝蓋上揉捏,"我答應了清家人說會解決,你不會把我自己一個人扔這兒了吧."

"這是我的事情,況且,我也想確定一下,對方的身份."清妤低頭看著女人揉捏他手掌的樣子,倒是沒阻止.

"到時候再說."權璟霆不松口也不答應,他知道這丫頭的身手很好,一個人過去始終還是有危險的,他不放心.

"我心里頭大概也有點數,對方的目的是什麼,只不過需要確定而已."

能夠讓對方用這樣的方式來折騰她,要麼是清家的仇人,要麼是她的仇人和她結仇了,她這人少有往來的朋友,唯一有的幾個也是同她交了惡了的,這范圍小的她幾乎瞬間就能夠猜出來.

"餓了嗎,想吃什麼?"權璟霆單手攬她纖細的腰肢,下巴磕在女人的肩上,語調懶散.

那花店關了也不錯,至少他們能夠安安靜靜的相處幾天時間,不管外頭的風風雨雨.

"你做?"女人沒敢動,頭一偏唇瓣就能夠吻在他臉上.

"不然?"

這丫頭的廚藝,他不是不相信,只不過她能夠做簡單的飯菜,對于一些麻煩點的東西,她是不會的,看她的神情也不像要學的樣子.

既然她不願意學,自然也就是他會了,他們兩個當中,會一個就可以了.

……

總統府的消息的時間很晚,也還是權雨琳開了電視看到上頭的新聞才知道的,權老爺子和蘇落英都坐在客廳內,聽到電視內記者的播報,都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上的動作看過去.

權雨琳盯著電視內被放出來的花店,門已經關上了,藍白相間的雨棚下擺隨風波動,門口熙熙攘攘的等了不少的記者,簡單的聽了播報之後畫面一轉,到了市中心清妤住的公寓門口.

成群結隊的記者守在小區門外的位置,死死的盯著大門口,隨時准備著如果清妤一露面,他們就沖出去,片刻都不耽誤的.

"現在我們已經到了店主清小姐所居住的小區門口,但是一天過去了,還是沒看到清小姐露面……"

權老爺子將剛才記者的播報聽的清清楚楚,假貨,還真的是鬧得挺大的.

這清家小姐這些天權雨琳不停的在家里頭念念叨叨的,這名字一直圍繞在他們耳邊,長相好,能力強,最重要的是能夠拿下權璟霆,老爺子也饒是被權雨琳將好奇心給勾起來了.

可是這人還沒見著,就先是看到了這清妤的兩則不大不小的新聞,也不知道是好事兒還是壞事.

"這年頭,一點事情都藏不住,網絡發達的今天就是一些公眾人物已經沒有了隱私權,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能夠被推上風口浪尖."蘇落英筆直的坐在茶幾邊上,姿態優雅的捏著手上的紫砂壺給老爺子倒了杯茶.

"媽,清妤不是那樣的人."權雨琳哼唧道.

上一則新聞出來的時候她就同蘇落英解釋了不少,這次又來了一次,今年這清妤是有點黴吧,只怕是要到廟上去求個轉運符什麼的.

"她是不是這樣的人,我到不是多在乎,只不過這次動靜的確是大了些,不是太好."蘇落英語調溫柔.

老爺子看了眼自己身邊的孫女,這權雨琳是真的十分的喜歡清妤的,半點聽不得別人說她不好的,那丫頭就這麼大的魔力,能夠拿下了權璟霆的同時,還能夠把自己這個不著調的孫女給拿下了,他是越來越好奇了.

"這次肯定是又被人給算計了."清妤歎了口氣.

蘇落英抿了口手上剛泡好的茶,笑了笑,"清家的錢財是出了名的多,這清家小姐的確是不用做這樣的事情,那些人算計的不是地方."

清妤的名聲在加上這次的,更加嚴重了,原本說是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傻子,莫名其妙的上了這兩次的新聞,這名聲說不受損,是不可能的了.

清家這樣的人家,女孩子應該是養在深閨之中,最起碼帶出去旁人沒有說道的,這情況是真的不太樂觀了.

"就是啊,清家那麼有錢,清妤是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再說了,這兩天權小弟都在花店里頭幫忙呢."最後這半句話權雨琳說的很小聲.

老爺子和蘇落英倒是都聽得清清楚楚的了,兩人喝茶的動作一頓,後者抬頭有些驚訝.

"你剛剛說什麼?"蘇落英帶著啞然.

權雨琳抬頭重複了剛才的話,"這兩天權小弟都在清妤花店里頭幫忙賣花的,這要是說起來,他不是也有一部分的責任在里頭了."

權老爺子眉眼一挑,原本就精神的臉上這會兒更是神采奕奕,"喲,還有這麼回事呢."

他那個孫子從小就桀驁不馴的,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好像沒人能夠馴服的野狼那樣的,居然能夠在一個女孩子的店里頭幫忙.

"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蘇落英蹙眉,沒想到兩人的進展這麼快.

或者說是,沒想到權璟霆這次是真的動心了,說是休假,卻到人家店里頭幫忙去了.

"就這段時間啊,前兩天清妤腳傷了,權小弟就到人家店里打雜去了,每天照顧的十分細致周到."

權雨琳去花店附近觀察了兩天,看到權小弟那個樣子,她算是看清楚了,這次權璟霆,是真的栽了.

"這姑娘這麼好,讓你掛了這麼多天,我倒是挺好奇的."老爺子好笑的看著權雨琳.

這權璟霆談了戀愛,自己一點風聲都沒透出來,倒是這丫頭每天蹦跶的挺厲害的.

自己的孫女自己清楚,權雨琳從小就不是省油的燈,成年之後脾氣更加是活潑的可怕,一樣的軍事化教育,偏偏那兩個小子長得周正,但是這丫頭就偏離軌跡越來越遠,拉都拉不回來.

她自己不像個名媛淑女也就算了,偏偏還不喜歡那些世家千金小姐,那些做派優雅的姑娘一個都不同她對盤的,這次卻這麼喜歡這個清家小姐.

蘇落英看到她這個樣子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低頭笑了笑,但是心里卻在盤算一件事情.

既然璟霆是真的看上這清家姑娘了,她也應該選個時間去見見這姑娘了,哪怕是悄悄的看一眼,心里有個底了也好.

------題外話------

哈哈哈,告訴你們一件事情,我,這個月要萬更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哈哈哈愛你們,還有一更喲

上篇:100 她和我住    下篇:102 讓你知道什麼是絕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