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08 再住兩天   
  
108 再住兩天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場大火將蘇葉的衣帽間燒了個干乾淨淨,如果不是救火及時的話,很有可能連累到二樓的其他房間,這動靜鬧得這麼大,蘇平邦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已經燒的黑漆漆的房間,和彌漫在二樓走廊內的煙灰味道.

饒是見多了鳳雨的蘇平邦也是有了愣然,蘇珂和蘇云的解釋十分的得體,里頭不小心起火了,蘇葉當時救火燒傷了手背的位置,兩人默契的不提清妤的出現.

這個時候就算蘇平邦知道了這火是清妤點的,他也做不了任何事情,現在選舉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借助清家的力量也是處在最重要的時候,他不會為了這件事情去和清建業針鋒相對.

況且,這事情如果要說追究起來,那也是蘇葉的錯誤多一些,清妤這麼做,也是無可厚非的.

蘇平邦這邊也忙不過來應付,燒了些東西不算什麼,別燒了人就成了,簡單的問過蘇葉的傷勢之後,他便回了政府廳.

傭人照看著蘇葉,也看著裝修公司重新進來,蘇云和蘇珂今天一塊兒出門上班去,兩人乘一輛車子往公司那邊過去,蘇云很少有開車的時候,昨晚上回來的有點晚,又是公司幾個人吃了飯之後回來的,車子也就扔在公司停車場了,她是被人送回來的.

蘇珂專心的開著車,目不斜視,旁邊的蘇云從早上起床開始嘴角就止不住的笑意,甚至還哼著小曲,一母同胞,這蘇珂當然知道她是為了什麼高興的.

"你就這麼高興?"

"那是,太高興了."蘇云哼著小曲回應道.

蘇珂歎了口氣,這蘇云有的時候是真的和小孩子沒什麼兩樣的,"不過是燒了點東西,還可以買回來,你什麼時候也變的這麼小家子氣了?"

"我高興的可不是蘇葉的東西被毀掉了,而是蘇葉這個人是實打實的碰到對手了,她不是愛耍背地里的招數嗎,這次可是來了個敢實打實不管不顧直接上門教訓她的的人了,我是真的挺高興的."

只要看著蘇葉吃癟,她的心情就無比的好,跟天上的白云一樣的輕飄飄的.

蘇珂跟著笑了笑,還是張口發問,"那這會兒是往哪邊去,報社還是采訪地點?"

"警察廳那邊過去,我昨晚上聯系了凌隊長,清妤的案子今天會出結果,我過去采訪采訪,拿到第一手資料."

"什麼時候這樣的案子也是你管了,你手底下不是有實習生嗎?"

這蘇云好歹也是王牌記者,這麼多年采訪的案子自然也是舉足輕重的,怎麼這次是她自己上去采訪了.

"袁婉儀應該不是真的陷害清妤的人,我想凶手另有其人,所以我過去看看."蘇云倒是一點都客氣,毫無隱瞞的說道.

蘇珂腳下的油門松了松,跟著偏頭看著副駕駛座上的女人,"你這是要做什麼?"

"采訪啊."

"不用我跟你多說什麼了吧,這時候父親正是最關鍵的時候,你不能上去添亂."蘇珂語重心長的張口道.

無論說再多,這蘇云總是不記住,真的是讓人十分的生氣,應該說從戰場回來的人,是不是都挺稀奇古怪的.

"你不用擔心,我也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這件事情和蘇葉有關系,就算有,如果那個袁婉儀是真的要替她認罪,我也沒什麼辦法."蘇云張口道.

她自己心里也有計較,就算她和蘇葉再怎麼鬧騰,這個時候也不能給蘇平邦心里添堵,否則的話是真的會出大事兒.

"你明白就好,我害怕你什麼都不管了."

"你放心,我多少還是懂事的."

蘇家的利益,在他們的眼中是十分重要的,否則的話蘇葉早就被她扔的遠遠的了,哪里還能夠這麼舒服的待在蘇家.

車子在警察廳門口停下來,蘇云戴上記者證,拿著包包下了車,蘇珂看著她進了警察局大門之後驅車離開.

蘇云走在路上,撥通了報社的電話,"馬上將今天的社會版面新聞空出來,等著我這邊發過去報道."

門口等著她的人看到她走過來,馬上扛著機器湊了過去,"蘇記,時間剛剛好,警察廳的人也剛剛審完了清妤的案子."

"當事人過來了嗎?"蘇云說的當然是清妤.

想來今天早上警方應該已經傳喚清妤這個當事人了,她是不是被算計的,就看今天早上了.

"還沒見到."

他們守了一早上了,也沒見到清妤過來,不過按照清妤的身份,想來警察廳也應該不會讓她過來這樣的人都應該有相應的程序.

"成了,我們先進去吧,我已經和凌隊長聯系好了."

幾人還沒去到大門口,就看到了從里頭走出來的蕭林,他身上穿著挺拔的警服,頭頂的絲絲白發被警帽蓋住了,只有兩鬢露出絲絲白發.

"蕭局長您好."蘇云上前張口打了個招呼.

蕭林看了眼穿著記者服的女人,他記得這是蘇家的二女兒,做記者的.

"蘇記者,你好.過來采訪嗎?"

"對的."

蕭林點頭,他是十分喜歡蘇家這女兒的,聽說還去過邊境,做了幾年的戰地記者,女孩子能夠有這樣的覺悟,是十分讓人欽佩的.

"我還有事先走了,蘇記者隨意."蕭林說道.

蘇云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想到了蘇平邦這段時間在家里頭說過的話,這個蕭林雖然身在官場,但是從不隨波逐流,就算現在換屆選舉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他也還是沒有半點站隊的意思.

雖然不跟隨任何一派,但是在很多事情上前卻是盯著蘇平邦不放的,很讓他頭疼.

"蘇記,我們進去吧."後邊拿著機器的小記者張口道.

蘇云點頭,拿著記錄本和錄音筆走了進去.

……

今天天氣不是太好,早上起床的時候就看到山間霧氣彌漫,向來也是經過了這段時間的陽光明媚,空中不斷往下落著毛毛雨,地上已經濕潤了,山間籠罩著一層灰蒙蒙的霧氣,看樣子這天氣是徹底的陰下來了.

清妤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頭的天氣,她肩上穿了件外套,正好擋住了不斷侵襲過來的冷空氣.

外邊的新聞已經陸續發出來了,有關政府廳袁處長女兒制作假花陷害清家女兒清妤的新聞已經是漫天亂飛,視屏證據,加上當時她在城中村找的務農人的證詞,也證明了的確是她帶著人制作的假花.

這下新聞可算是熱鬧了,栽贓陷害的數額巨大,制假金額龐大,再加上這麼嚴重的社會影響力,恐怕這袁婉儀,是得去吃一段時間的牢飯了.

網絡上有關清妤的新聞已經沒有在見到單方面咒罵的了,畢竟這件事情清妤也是受害者,就算這次的事情出了她的不少"黑粉",一直在黑她,但是總的來說,事情解決的還不錯.

只不過現在這件事情還沒有被大眾所遺忘,她也暫時不能夠到花店里去,那里也只能夠關門暫時歇業.

不過最好的一點是,她明天就能夠回到公寓那邊去住了,就算有記者,也不會有多少的記者再等在門口,再過一段時間這件事情就會完全消失在公眾的視野當中.

只不過她的日子好像並不能夠恢複到完全平靜的狀態了.

張雪的電話進來的時候,清妤正好換了衣服下樓去.

"妤兒啊,你這會兒在忙呢嗎?"那頭的張雪語調第一次難得的溫柔.

清妤捏著手機站在樓梯上就看到了下頭正在忙碌的權璟霆,她點頭,"嗯."

"我看到新聞了,也知道了你是被人算計的,是媽媽不對我那天太著急了,冤枉你了."張雪那頭說的十分誠懇,聽上去倒是跟真的一樣了.

"你有什麼事情?"清妤開門見山的張口道.

"這次的事情也謝謝少帥,是他幫了你,晚上帶著少帥回來吃頓飯,你爺爺和爸爸想見見少帥,當面說句謝謝."張雪毫不委婉的說出來.

這才是目的,既然權璟霆已經露了一次面了,自然清家人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的.

清妤看著下頭坐在和林楓談事情的權璟霆,語氣平淡,毫無波動,"他這兩天沒空,不用了."

那頭的張雪急急忙忙的張口,"那少帥什麼時候有空啊,你提前告訴我,我准備好了你就帶少帥回來."

這語氣多多少少帶著商量的意思,也是老爺子和清建業的意思,上次在清家鬧得不是那麼的愉快,他們始終還是要和權璟霆搞好搞好關系的.

"我知道了."清妤說完這句話之後,掛斷了電話.

這次的事情也將權璟霆和她這樣不清不楚的關系徹底的暴露在了清家的面前,在想摘乾淨,是不可能了.

權璟霆和林楓剛剛說完話,就看到了樓上下來的清妤,他抬頭看了眼,對著她伸出了手.

"還以為你會多睡一會兒呢."權璟霆看著她的樣子笑了笑,語調溫柔.

清妤看著林楓收起來的文件,也知道他忙著,坐在距離他遠一點的位置,"清家說讓你過去吃飯."

男人好看的眉眼染上笑意,修長的手指對著她勾了勾,"你過來."

"不去."清妤警惕的往後動了動.

權璟霆也知道她這人,有點時候別扭的讓人沒話說,他自己起身過去,男人高大的身影湊過來的時候,清妤下意識的想逃,卻被人拽了回來.

動作一番變化,權璟霆坐在她身邊的位置,將女人按在自己的胸口的位置,修長的手指按在她的腦袋上,食指輕點,撫著她長發.

清妤斜著身子,鼻尖抵在他的胸口,那股龍涎香的味道將她緊緊的包圍起來,她動了動,卻發現男人按得死緊,掙紮不得.

"乖一點,好好聽我的話."權璟霆下巴抵在女人的頭頂,慢悠悠的張口.

對于男人的三天兩頭就發瘋,她已經習慣了,久而久之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了,這不是個好兆頭.

"你想我過去嗎?"權璟霆張口問道.

他說的是清家的事情,清妤抿唇,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她從來都對清家人沒什麼好感,也疲于應對那些場面,如果權璟霆真的到清家去,她免不得要過去.

想想那樣的畫面,她就頭疼.

"你如果不想我過去,我就不去."

林楓自動忽略掉了兩人的動作,這段時間清小姐對少帥的排斥是越來越低了,這也是好事一件,畢竟少帥臉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些了.

正在兩人膩歪的時候,門鈴響了起來,林楓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急忙轉身往那邊過去開門.

容業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了權璟霆和沙發上的女人黏在一起的樣子,他在心里吹了個口哨,喲,這才多長時間不見,這兩人進展這麼快的.

"好久不見啊清小姐,最近怎麼樣?"容業笑著同清妤打招呼.

經過了上次的經驗教訓,容業也知道了不能夠同面前這兩人開玩笑的,這清小姐倒是看上去十分寡淡的樣子,但是這男人,是特別認真記仇的.

"你好."清妤對著容業點頭,默不作聲的從權璟霆身邊起開.

男人攤開了身子坐在沙發上,看了眼女人離開的背影,嘴角的笑意絲毫不褪.

"喲喲,這是越來越滋潤了是吧,看這樣子,這姑娘算是栽了."

"我看你也挺閑的."權璟霆轉過來對著對面的人張口道.

容業知道他的意思,跟著笑了笑,"行了,這次有好消息."

"哦?"

"秦重已經定下來了見面的時間了,後天早上十一點,H國首都."

"H國?"權璟霆口中吐出這兩個字.

容業笑了笑,跟著起身分析出聲,"他們將這次會面定在H國,自然是有他們的意思的."

根據他們知道的,IE內部人員都是T國公民身份,擁有T國政府的保證,所以這次的見面不能夠在算雙方任何一方的國家,也是出于對雙方的保護和這次會面的公平公正.

"時間定下來了,秦重的要求是,低調些."

畢竟也不是在他們的國土上,自然是需要十分低調的.

"我知道了,你准備一下,明天晚上我們出發."

容業點頭,緊跟著張口,"飛魚計劃的資料,要不要帶過去?"

"不用."

先探探秦重的口風再問也不遲.

容業也將事情說完了,跟著將自己帶過來的文件遞了過去,"我先走了,這是我最近帶過來的文件,換屆選舉的所有資料都放在這里了,國務那邊,也已經出了新要上位的人選,你看看."

現在國內保守派和改革派鬧得不可開交,保守派執著將M國的內政體制恢複到從前的樣子,總統的權利必須有所加強,而改革派建議維持現在的體制,對總統的權利維持現狀.

很大一部分的人都認為保守派是想要將M國恢複成為從前的君主國家,兩方對峙,幾次開的會議都鬧得不可開交,誰也不饒人.

他們這些人,只知道戰場舔血的,也不太願意搭理這帝京的風風雨雨的,但是卻不能夠徹底的不管.

這兩天除了市長換屆選舉,還有國會內部的人員調動,這才是他們需要去關注的事情.

"行了,東西也送到了,會面也通知到了,你要不要留我在這兒吃頓飯?"容業湊過去張口道.

權璟霆搭理他,起身便往樓上過去了,看到他的樣子,容業聳聳肩,起身哼著歌自己出了門.

但願這位清小姐能夠真的將權璟霆給拿下來,畢竟萬年冰山融化的樣子,他是十分想看見的.

清妤上了樓就在整理自己的東西,新聞的熱度下來了她打算待會兒就搬回市中心去,待在這里,她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好像掉進圈套一樣,被套索緊緊的扣住,喘不過氣來.

還是得回到自己的地方才行.

"做什麼呢?"權璟霆推開房門走進來,步子穩重,倒是沒有避嫌的意思.

"我下午就回去了,這兩天謝謝你的幫忙."清妤放下手上的東西,對著男人誠懇道.

畢竟這兩天是權璟霆幫了忙,做人總得念著別人對自己的好,她也的確是謝謝權璟霆的,這兩天也是他在忙活,多多少少這件事情解決的這麼快,也是他的功勞.

"用完人了就把人給扔了,這就是你謝謝的誠意?"男人不冷不熱的張口.

清妤看了看他的臉色,"什麼意思?"

權璟霆也沒舍得冷著臉同她說話,上前一步坐在了女人的床尾,正好在她旁邊,同她目光平視,"多陪我兩天,我在這兒,有點孤獨."

清妤差點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這人會說孤獨.

在公寓的時候兩人住在對面,這權璟霆是有事兒沒事兒就往她這邊跑過來的人,這個時候,說孤獨.

"我暫時需要在這里住兩天,你就陪我兩天,兩天之後我送你回去."男人看著她,眸中滿是誠懇之意.

半響之後,清妤點頭應下,也只不過是兩天,沒什麼.

看到她點頭應下的樣子,權璟霆笑了笑,捏著她的手掌揉了兩下.

上篇:107 大禮    下篇:109 用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