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13 小哥哥,我挺喜歡你的(雙更合一)   
  
113 小哥哥,我挺喜歡你的(雙更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權璟霆和清妤乘坐的飛機在摩洛哥莊園降落的時候,距離會面時間還有半個小時,他從來沒有遲到的習慣,自然也沒有等人的習慣,如果雙方都來到了,那麼見面時間自然能夠提前.

黑色的直升機降落在莊園後邊的飛機場內,黑牙和林楓臨下飛機的時候,還整理了自己身上的衣著領帶,白色的手套待在他們身上,頗有儒雅的風格,清妤偏頭,就看到容業也在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

機艙門打開之後,黑牙和林楓率先下去,清妤跟著權璟霆背後慢慢走下了升降梯,她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的一切,知道這次權璟霆要見面的是IE,她剛剛也問過容業,不過對方忙著手上的事情,也就是隨便回答了她兩句.

只知道IE是一個雇傭兵軍團,幾年前開始出名,指揮官曾經和權璟霆交過手,也因此IE一戰成名,成為了世界上含金量最高的雇傭兵軍團,每年收到的委托數不勝數,並且委托金額是在雇傭兵當中最高的.

不過IE當中的人大部分都是T國人,多多少少也和T國政府有所牽扯,所以這次會面他們並沒有選擇在M國或者是T國,反倒是選擇了和兩個國家都有相鄰邊境的H國.

她現在無聊也在電腦上搜索了關于IE的信息,只不過能夠查到的東西實在是挺少的,大部分都是官方的講解,其中還多多少少帶了敏感的政治批評.

"權少帥,好久不見了."弗朗先生依舊一副恭敬的樣子.

權璟霆看了他一眼,跟著張口,"弗朗先生依舊那麼年輕."

"您見笑了,請跟我過來吧."

在正式會面之前,先帶這群人去休息室休息,大約還有半個小時會面時間才到,安保工作還在進行調試,所以還不能夠提前.

他們旁邊能夠看得到銀白色的私人飛機,上頭IE的標志明晃晃的放在他們眼前,看樣子IE的人是已經到了.

一行人跟著夫郎先生往莊園東邊過去,清妤看到了莊園前方如同火海一樣彌漫開來的紅色海洋,微風浮動之間能夠聞得到玫瑰花的悠悠花香,令人心曠神怡.

清妤走了兩步停下來,看著對面的花海不動,這莊園前面種這麼多玫瑰花做什麼.

權璟霆走出一段距離之後感覺到了身後的女人已經不在了,他轉身就看到了站在幾人身後不動的清妤.

男人走回去,伸手拉著她,"看什麼呢,別走神,跟著我."

在這個地方,很多事情都說不好,這丫頭要是四處亂跑的話,會很麻煩.

"不好意思."清妤笑了笑.

緊跟著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當中,少帥拉著一個穿著軍裝的小帥哥往前走去,弗朗先生驚了驚,難不成外面的傳言都是真的,這權少帥,是真的有特殊癖好,難怪這麼多年都不近女色的.

清妤注意到弗朗先生的目光,聯想到自己身上這出裝扮,知道他誤會了,被男人拽著的手往外抽了抽.

權璟霆緊了緊握著她的手,跟著偏頭,"怎麼了?"

以為她是緊張,男人跟著安撫,"不用擔心,一會兒跟著我嗎,不要亂跑知道嗎?"

"我知道,但是你能不能先放開我?"

四周傭人的視線都快殺死她了,這種被人誤會就算了,還被人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盯著,實在是不太舒服.

"好."男人說著松開了握著她的手,清妤回到了她身後.

容業倒是眯著眼睛看了兩眼,不得不說,以顏值來說,剛才兩人手牽手的樣子,的確是挺養眼的,這清妤雖然臉便的普通了,但是這身材嬌小,在權璟霆身邊有種小鳥依人的感覺,這樣的組合,得擊斃多少腐女的心了不是.

可是這權璟霆也實在是太不收斂了,這要是一會他牽著清妤往會場過去,這不是讓多少人嚇的眼睛都給掉出來了不是.

很快他們跟著弗朗去到了休息室,里頭倒是布置的挺舒服的,男人將手上的黑色手套摘了下來,看了看牆邊還點著火的壁爐.

"都先休息一會兒,還有二十五分鍾."

"是."

清妤難得到了一個地方能夠有這麼好奇的時候,她在房間內打了圈圈,往窗戶邊上去看了兩眼,從上頭往下看去,這一望無際的紅色花海越發的迷人了.

不說其他,她倒是挺喜歡這玫瑰莊園的.

"站在這兒做什麼,果然女人的天性都是喜歡花的."容業走到她身邊,盯著下頭的滿目紅色張口道.

林楓和黑牙坐在另一張桌子前面,除了她跟容業之外,所有人都是原地休息,坐的筆直,清妤房間內的人這次過來的連著士兵一共有二十七個人,權璟霆出門,她就挺好奇的,怎麼人這麼少.

"對了,我都忘記了問你,IE組織,是怎麼回事?"清妤轉身,沒搭理剛才埋汰她的容業往權璟霆身邊走過去了.

男人往一邊挪了挪,示意她坐在自己身邊的位置,緊跟著那頭的林楓和黑牙張口開始給她科普起來.

"清小姐,你不知道IE嗎?"

女人搖了搖頭.

她怎麼會知道IE是什麼組織,畢竟這組織可是雇傭兵,游走在黑色地帶的組織,和她這樣生活在和平國家的人,八竿子打不到一處去.

"IE是一個雇傭兵組織,也是整個國際上最大的雇傭兵組織,五年前他們接受了F國的委托,幫助F國政府軍抵禦地方起義軍,最後一戰成名."林楓看向清妤,倒是耐心十足的對她科普.

"他們最出名的,也是同年的五月份,接受了最混亂的戰役,莫托爾之役的委托,和少帥面對面,成為了我們的對手,對方的指揮官也是挺厲害的存在,能夠和少帥打成平手,最後,他們的指揮官出了名,後來他IE便成為了國際上含金量最高的雇傭兵軍團."黑牙侃侃而談.

清妤偏頭看著身邊的男人,"你和他們指揮官交過手?"

男人伸手動了動她頭頂的軍帽,"嗯,他,也的確很厲害."

林楓雖然也不服氣,但是不得不承認,能夠在少帥的追擊狙殺之內絕地求生,最後全身而退,的確是個軍事人才,在國際上的知名度,也的確是最高的,是僅次于少帥戰神名號的軍事天才.

她好像記得,IE的指揮官,好像是叫秦重,這個名字前兩次從林楓口中說出來她就記住了,好像權璟霆一直向IE提出見面要求,對方都以各種里頭推脫婉拒,這次也是不知道為什麼答應了的.

"哦……"清妤似懂非懂的點頭.

旁邊的男人看著她的樣子,指尖撫過她頭頂的帽簷,眸中幽深一片.

"那IE和M國,有軍事合作關系?"

"不是,這件事情,一時半會兒也同你解釋不清楚."林楓張口道.

清妤也不想深究,這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只不過能夠讓權璟霆特地過來見IE的人,想必這次是有飛見不可的理由,否則的話不會這麼隆重.

"我能出去走走嗎?"清妤看向身邊的男人.

在這兒待著也太悶了點,她過來的時候看到這莊園外頭風景不錯,內部也是挺讓人好奇的,她難得去到一個地方還挺好奇的,就想著出去看看.

"對了,我才想起來你是H國留學出來的,想必是看到這里的建築風格,有點觸景生情了吧."容業恍然大悟道.

林楓和黑牙對視一眼,清小姐出了車禍才回的M國,這是眾所周知的,而且失憶了不說,這容少將是忘了?

果不其然,對面的權璟霆抬頭看了眼,跟著摸了摸女人的臉,"去吧,十分鍾之後回來,別走遠了."

清妤得到了男人的肯定,自己起身往門外走出去了,容業看了眼,"不讓人跟著她?"

這麼出去了,萬一要是出了事兒呢.

"就算出事,也是別人."男人淡然出聲.

容業翻了個白眼,可真是有信心.

清妤走在二樓的走廊內,這里的裝修是傳統的H國風格的,一路長廊,上頭掛滿了名人畫像,裱花畫框是金色裝飾,看上去十分昂貴不說,里頭的畫也是名家之手,價值連城.

她站在二樓走廊上的位置看向了下頭,一盞水晶燈從樓頂直直的垂落下來,燈光折射出了迷人的光澤.

"這燈,還挺不錯的."清妤趴在欄杆上頭張口道.

她對面很快出來一個人,同她一樣穿著軍裝,只不過身上是灰黑色的迷彩軍服,同她的純色不一樣,她腦袋上的軍帽斜放,看的出來頭發厚重,是個女人.

兩人中間隔著一個天井,能夠分別看得到這水晶燈的兩面,女孩子趴在對面的欄杆上,半個身子超前傾.

"哎,對面那個小哥哥,你是不是帝京出來的?"

清妤看了看自己身後,沒有別人,確定了對方是和自己說話之後她看向了對面的女人,身材嬌小,面容精致,不是太好看的那種,卻是十分的清靈,一雙眼睛滴溜溜的直轉,看得出來里頭的靈動狡黠.

她年紀應該不大,不過想到雇傭兵里頭從來都是龍蛇混雜的,有這個年紀的女孩子也不足為奇,但是這樣的場合能夠見到這麼個姑娘,的確有些奇怪.

"你別不理我啊,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權軍的人?"對方鍥而不舍的張口發問,半個身子趴在欄杆邊上,就差沒直接飛過來了.

清妤看著她的動作笑了笑,卻並沒有回答,提起腳步往一邊過去了.

沒有得到回答,娜婭瞪眼,腮幫子鼓起來,在IE里頭,只要她問了,就連指揮官都是會回答她問題的,那小哥哥這麼高冷的,居然不理她,難不成是這段時間她風吹日曬的,臉上不好看了?

不行,她得過去看看.

"娜婭!你給我出來!"聽到左邊傳過來的動靜,女孩子提溜起細腿就往反方向跑了去了.

白熊好不容易被她鎖在廁所里頭了,居然能出來的這麼快,她得趕緊跑了,不然一會兒又得挨罵了,這次白熊要是抓到她了,可不得好好的收拾收拾她.

清妤沿著樓梯下去,直接到了門口的玫瑰花園內,里頭忙活著戴著帽子的園丁,手上握著鋤頭正在除草松土,這些花能夠長得這麼好,自然是少不了他們的勞作.

"這些花不能夠摘的,這位軍官."她身後傳來提醒的聲音,清妤收回了放在花朵上的手指.

"哎!"另外一道女聲響起來,清妤轉過身去就看到了沖過來的女孩子,"你不搭理我,反倒是跑過來偷花!"

看著她指責的樣子,清妤反倒是覺得有些好笑,這女孩子生動活潑的有些不適合身上這身軍裝了,她這樣嬌滴滴的小姑娘是怎麼進的IE的.

看到她不說話的樣子,娜婭在湊上前一步,看著他的臉,"哎,你怎麼還不理我?"

這小哥哥身材纖瘦,不像其他男士兵那樣的粗壯胸圍,每個人身上都恨不得肌肉琤耵,她不知道其他的部隊是不是這樣的,但是他們IE卻是這樣的.

那些男人都恨不得把世界上的肌肉都給掛在自己身上,太過宏偉,反倒是會嚇到人.

這小哥哥臉雖然長得不好看,但是卻是她喜歡的風格,瘦瘦高高的,她剛剛都看到權軍的人了,權璟霆真的長得特別好看,比指揮官還好看.

清妤沒搭理她,這姑娘,是個話嘮,她的聲音變不了,聽上去還是女人的,所以還是不要隨便開口說話.

娜婭圍著她轉了兩圈之後,一拍手掌,像是發現了什麼大事兒一樣,"哦,我知道了,你是個啞巴!"

怪不得不搭理她的.

"你身上的軍裝真好看,要不,你跟我換吧,我喜歡你這個顏色."娜婭說著還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清妤對于這個要求倒是挑眉,這姑娘是不是腦子有什麼毛病,換衣服,還是和自己不認識的軍人的,不是都有句話說的對嗎,不是自己國家的軍服,多少軍人是死都不會換的.

"我剛剛遠遠的看了眼,我看到你們里頭好多長得好帥氣的男孩子,要不然你們能不能考慮一下把我給收了."

無厘頭的要求一個跟著一個,不換衣服了,要改行了,說句不好聽的,這是要投入敵營了.

"小哥哥,要不這樣,我拿東西跟你換你身上的衣服."說著娜婭低頭從自己身上翻出一個小包包,那布包看上去只有巴掌大小,上面用鎏金金線繡著花朵的圖案,她從里頭翻了幾次之後拿出一枚藍色的寶石出來.

放到清妤面前晃悠了幾次,帶著誘哄,"要不要換?"

這些珠子老大說了都是她的嫁妝,好像挺貴重的,她這次出門就隨便抓了一把放在口袋里頭.

看到對面的人不為所動的樣子,娜婭低頭在翻出一顆,"夠了吧?"

清妤就納悶了,這個小姑娘身上怎麼會有這些珠寶的,這鑽石看上去還是原鑽的樣子,這姑娘,挺有錢的啊,這IE是有礦嗎.

娜婭一雙大眼睛眨巴幾下,像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定一樣的,伸手打算在掏一顆出來的時候,被人拎著後勁整個人拎起來了,兩只腳懸空,剛好腳尖點地,像是被拎起來的小雞一樣.

清妤看著對面那個人高馬大的男人,還有他黑著臉的樣子,倒是起了興致,看樣子能夠治這丫頭的人來了.

娜婭掏小包包的動作一頓,跟著慢慢的扭頭,就看到了臉黑的不能再黑的白熊,她手忙腳亂的將手包往懷里揣,卻被白熊一把搶了過來.

"還給我,這是我的!"娜婭伸手想要去搶,卻奈何人是被拎著的,遠離地面,動彈不得.

"你給我回去,好好的解釋解釋."白熊臉色陰沉,就那麼拖著人往後面過去了.

娜婭嘰嘰呀呀的亂叫,"士可殺不可辱,你給我放開,我也是有尊嚴的!"

"奇了怪了,你個T國人是怎麼學會M國俗語的."白熊頭也不回的拖著人往前走.

"你管內!你個死變態,放開我,變態色情狂魔,你在不放開我回基地就告訴溫妃你非禮我!"

清妤算是聽不下去了,按著腦袋揉了揉,這IE也是人才的聚集地啊,有這麼個姑娘,真是挺牛的.

"你就叫吧!我回去就把你綁在馬桶上!"白熊跟著吼了聲.

"小哥哥,你等著我去找你啊,我會再回來的!"娜婭說著還不忘看向清妤叫了聲.

兩人算是吵吵鬧鬧的離開了,清妤站在原地有些發愣,這IE里頭要真的都是這丫頭這樣的人,那恐怕這雇傭軍團第一的稱號,是真的抽獎抽來的了.

白熊拖著她往前走的時候回頭看了眼,這人是權軍的人,身上的軍服也說明了軍銜不低,要權軍里頭都是這樣弱不禁風瘦不拉幾的人,也不用會談了,直接讓指揮官一鍋端了算了.

……

清妤回到房間內的時候,看到了所有的人都在整理自己身上的裝備,林楓和黑牙面前的桌子上滿滿當當是子彈和手槍,這次會談好像雙方都有規矩,身上可以帶槍,但是不能夠超過三枚子彈.

這也是為了外頭人的安全保障,但是雙方也都不會動手,畢竟這是在H國境內的土地上,一旦動了手,後續的處理問題也會很麻煩.

"你到哪兒晃悠去了?身上要不要帶槍?"容業坐在權璟霆身邊張口道.

"到外面走走."

"一會兒我也要跟你一起去嗎?"清妤反問道.

後者挑眉,一雙好看的眼睛眨了眨,"你都已經來了,不去見見世面?"

這種世面她不想見.

權璟霆起身,將自己身上的配槍遞到她手上,"帶著這個."

清妤看了看他手上黑色的手槍,想來也是跟著他很多年的了,槍身上的漆面有些掉落,"那你用什麼?"

"你這就多余了啊,把槍給人家姑娘,你這是要躲在人家姑娘身後是吧."容業跳出來說了句.

弗朗先生安排的人過來敲門提醒,"各位,時間已經到了."

林楓和黑牙整理了身上的衣服,拉開了房門,門外的人主動轉身往左邊過去,清妤跟著權璟霆身邊,莫名的就想到了剛才見到的那姑娘,不知道那個小丫頭會不會過去.

一行人很快去到了會客廳內,鎏金大門從兩邊打開,露出了里面的樣子,蓋著白色桌布的桌子給分隔開放在兩邊,左邊已經坐上了人,和剛才她見到的灰黑色迷彩軍服一樣,最中間的人安然坐在位置上,雙手合十放在桌面上.

權璟霆去到了右邊,坐在了右邊的桌前,容業連同跟著一起坐在了他的左邊,林楓和黑牙站在男人背後兩邊的位置,站在最後面,目光看向了對面的一眾人.

剛才將那小姑娘拎走的白熊也站在其中,最中間的男人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面容俊逸,五官俊朗無比,面容看得出來是混血兒,輪廓分明,十分的英俊.

她倒是覺得這些能夠將軍銜做高的男人都長的挺不錯的,這是一種口訣嗎.

"一直都想著能夠和權少帥面對面,好好喝杯茶,現在是實現這個心願了."秦重張口,一口流利的M國語言吐了出來.

林楓和黑牙挑眉,這秦重是T國人,怎麼會這麼流利的M國語言.

"我的父親是M國人,想來我們也算是半個同鄉."秦重跟著張口.

清妤在後面點頭,難怪這人說的話這麼的利索.

"行了,我們也省了那些客套話,秦將軍,你知道我們過來的目的是什麼."容業張口道.

話能夠這麼快進入主題,也算是加快會議進度了,秦重點頭,"我知道."

跟著他左手抬起,打了個手勢,身後走出來兩名士兵,手上都分別捧著一個四四方方的黑色盒子,清妤看得出來,那是骨灰盒.

"這是在飛魚計劃當中殉職在T國邊境的,貴國科研人員的骨灰."

他們這邊跟著走出了兩名士兵,姿態筆直,向著對方敬了個軍禮之後伸手接過了對方手上的骨灰盒,那邊的人回了禮,骨灰交接儀式,就這麼完成了.

"連同上次T國送回的,現在已經歸還了共十二人的骨灰."秦重張口道.

容業看著自己面前已經被覆蓋上國旗的骨灰盒冷哼一聲,"我們遇難的,可有十四人."

言下之意,他們可還有兩人的尸骨沒有找回來.

秦重身後的士兵不樂意了,"我們已經在盡量尋找了,這次行動我們也是傷亡慘重……"

"雪鷹!"秦重叫了聲,身後的人立刻停了下來.

"都說IE在業內是最有威望的,無論接受任何委托都不會失手,沒想到,不過如此."原本沒有說話的權璟霆張口道.

語氣雖然平淡,但是卻帶著蔑視,對面的秦重臉色未變,倒是雪鷹暗自咬牙,這不是變著法的說他們嗎.

"這次事件的確是我們的失誤,飛魚計劃出了這麼大的意外,也是我們的責任."

錯了就是錯了,失職就是失職,IE當初接下了飛魚計劃的委托,一向面對任何任務都能夠披荊斬棘的IE卻在這次失手了,導致了十四位科研人員全部命喪他國,就連IE這邊也是傷亡慘重,的確也是他們的錯.

面對對方的職責,他們也無可反駁.

"當時的情況IE是最清楚的,我只問一句,你們查了快半年了,閉門不見客,查出來是誰下的黑手了嗎?"容業跟著張口.

從清妤的角度就能夠看得到權璟霆指尖在桌面上輕點,看不到他的表情卻是知道這時候他心情不是很好.

"這正是我們這次想要同各位說的."秦重點頭.

他身後的士兵再次走上前,將一枚燒焦的勳章放到了權璟霆和容業面前,勳章上面的圖騰已經被燒黑,看不出來是什麼樣子的.

"我們在惡魔角附近找到了這個,這勳章不是我們的,也不是你們的,那麼自然就是當時襲擊的人的,不知道各位是不是認識這枚勳章."

權璟霆盯著桌面上的鐵片,邊緣地帶隱隱的能夠看得到紅色的漆面,中間位置是看不清楚了,這東西需要技術部門的鑒定恢複.

清妤視線落在那枚勳章上,腦袋里閃過一絲畫面,好像那勳章中間的位置,如果沒被燒黑的話,嬰孩是黃色的.

"還有彈殼,畢竟飛魚計劃是M國的科研項目,我也知道這個項目盯上的人特別多,如果是國內支持的話,飛魚計劃的項目負責人丁博士也不會找到IE,讓我們來擔任保鏢的職位,所以我想,襲擊的人,也許就是M國的."秦重說出自己的猜想.

如果不是能夠讓他們放松警惕的人,也不會這麼輕易的就將他們派出去的人清理的一干二淨,對方很有可能是丁博士熟悉的人,所以他們的人才會放松警惕.

"秦將軍這是在質疑我們?"權璟霆抬頭,語氣冷漠疏離.

"沒有沒有,只不過是就事論事兒而已."秦重張口道.

"那麼除了這些東西,你們是不是還應該有其他的東西要交還的?"

對面的一行人一愣,該送過來的東西他們都已經送過來了,權軍這是還想要什麼.

秦重面不改色,"不知道少帥說的是什麼?"

容業哼了聲,看向了秦重,"需要我說明?"

"自然."

話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容業自然也是得開口的,"芯片,丁博士手中記載著科研數據的芯片是否在你們手上?"

對方一愣,秦重臉色微動,"丁博士的遺體現在還沒找到,如果找到了我們自會查看芯片是否在他身上."

言下之意,他們並沒有見到這枚芯片,記錄實驗數據的東西肯定是在丁博士身上的,可是丁博士的一提他們都沒找到,這東西怎麼可能會在他們手上.

"不在?那秦將軍倒是同我們解釋解釋,為什麼IE在出事之後半年之內封閉了所有出入口,不接受委托,也拒絕同T國或者是M國會面解釋,藏起來了半年的時間?"權璟霆唇角冷笑乍現.

的確,在出事之後原本應該負責的IE卻玩起了失蹤,的確是挺讓人好奇的.

"秦將軍還是將芯片送還,否則的話我想這次會談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容業態度強硬道.

對方聽到這話,姿勢一動,這不是擺明了要對他們動手嗎,可真是夠猖狂的.

"權少帥,我知道這次事件的嚴重程度,但是IE內部也除了不小的問題,我們這半年一直在努力尋回所有人的尸骨,不光光是十四位科研人員,還有我們IE的士兵也在其中,所以才停了半年的工作,至于芯片,我們的確是沒有見到的."秦重冷著臉開口.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多少?"容業說.

白熊等人都快氣瘋了什麼時候有人敢對他們這麼說話的,只要指揮官一聲令下,他們就能夠直接滅了這些人.

"所以你們是認定了芯片在我們手上?"

"對."

雙方死不松口,都認了死理,這會談看上去多了幾絲劍拔弩張的意味.

"想必秦將軍是還沒有想好怎麼說,我們先休息一個小時,但願一個小時之後我能夠得到滿意的答複."權璟霆扔下了這句話便起身.

這邊一群人都烏泱泱的跟著他走出大廳,清妤回頭看了眼那邊的秦重等人,她看得出來秦重眼中的真摯,想來是沒有說謊話的.

只不顧這種程度的會面,如果不折騰上幾輪的話,倒是白來了.

"指揮官,這些人簡直是欺人太甚!"雪鷹氣的直接蹦起來.

秦重動動手指,笑的冰涼,"果然是權璟霆,絲毫不饒人."

這件事情是IE理虧在前,畢竟委托任務失敗還造成了這麼大的傷亡,他們理所應當應該負起責任該,但是莫須有的罪名,是想也別想.

------題外話------

會談開始,有沒有喜歡娜婭的呀,小話嘮什麼的最萌了

上篇:112 IE    下篇:114 她的作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