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15 遇到一塊兒   
  
115 遇到一塊兒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初將會談的地點定在這里,也是H國總統下的命令,為了避免雙方談不攏而動了手,所以弗朗先生將兩方安排在了和權軍對面的這片區域之內,畢竟這也不是小事,就算有H國皇家軍隊的加持,也免不了會出什麼問題.

同權璟這邊氣氛不一樣的是,秦重這邊就顯得更加要喧鬧一些,因為會談場面上權璟霆的態度,這跟著秦重的人都不服氣著,這些人那個不是血氣方剛的男人,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甩過臉色,都氣的沒辦法了.

這是有關人格的蔑視,蔑視,絕對不能夠容忍的蔑視.

秦重站在窗前,看著外頭滿目隨風浮動的花朵,手上捏著的一串佛珠慢慢滑動,圓潤的檀木珠子泛著清香,在他手上滾動過去.

"這權軍實在是看不起人了,他們的意思是我們拿了芯片!"房間內一個男人粗狂的聲音響了起來,帶著絕對的不滿.

"對,他們怎麼不說是我們黑吃黑殺了那些人取了芯片呢."雪鷹張口道.

白熊倒是看上去冷靜一些,畢竟和娜婭那樣無厘頭的小姑娘打的交道多了去了,隨時隨地都是被氣著的,這會兒倒是發現自己的忍耐袋反倒是寬容了許多.

"畢竟我們消失了半年,他們會有這樣的懷疑也十分的合理,不過我倒是覺得權璟霆不是那樣的人."白熊看了眼對面的指揮官道.

"可是權軍這態度真的是讓人窩火,咱們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罪."雪鷹不滿道.

秦重笑出聲來,看著遠處的風景張口,"如果看不慣,權璟霆的房間在我們東邊,你可以過去."

雪鷹低下頭沒再說話,他聽出來了指揮官的不滿,畢竟會談的時候他的表現的確是欠缺人意的.

"這都什麼事兒啊,一個案子鬧成這個樣子,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接,他們只看到了他們的損失,我們這邊誰管過!"雪鷹身後的男人義憤填膺的說道.

白熊對著他眨了眨眼睛,後者明白過來之後急忙低頭,"屬下失言,指揮官見諒."

雇傭兵從來只為利益,任何的活動的基礎都是錢,只要錢給到了,他們能夠為任何國家,任何人服務,IE能夠走得到今天的榮耀地位,是在于他們的內部規則,無論什麼案子,只要接了,傷損如何,不能後悔,也絕對不會後悔,抱著這樣的理念,IE才能夠成為國際上第一的雇傭兵軍團.

這會兒他說的話,倒是違背了組織內部的理念了,實在不是什麼好話.

"權璟霆不是膚淺的人,他能夠這麼做,必然有自己的理由和原因,你們以為一個戰神的名號,就只是在于他在戰場上的驍勇嗎?"秦重轉動佛珠的手指一頓.

身後一眾人面面相覷,倒是白熊看的清楚,那枚芯片在M國內是什麼樣的存在他並不清楚,但是能夠讓他們派出去保護的人全軍覆沒,可想而知對方是花了多大的精力,來的是怎麼樣厲害的角色.

能夠讓這樣的人出動,想必也是十分重要的東西了,那芯片無論如何是在他們手上不見的,就得由他們找回來.

他們這次整整損失了一個連隊的兵力,無一生還,雖然任務都會有犧牲,但是這次不一樣.

"這里頭,倒是進來了不少的人,這委托既然接了,那麼我們就有義務,將東西還給權璟霆."秦重說著,手上一緊.

雪鷹上前一步,看著指揮官的樣子,"我們安排在那邊的人已經找了快半年的時間了,只是……"

這件事情對于IE的打擊是絕無僅有的,到現在他們都還在不約而同的後悔當初接下這個委托,就算指揮官面上不表現出來,他們也都看得出來,指揮官心里的後悔不會比他們少.

"說這些有什麼用,做好你們手上的事情,回去之後IE恢複工作狀態,但是每個月只能夠接受一個單子,其余的人全部留守基地."秦重吩咐道.

"是!"

在這麼關閉下去也不是事兒,他現在害怕的是這背後的勢力會將手伸到IE這邊,那東西既然這麼重要,那麼對方,肯定會無所不用其極.

很多事情都必須得做好了,否則的話,後悔也來不及.

"白熊,一會兒如果有了動靜,你伸手幫一把."秦重突然開口道.

那邊那群人一臉懵,這指揮官在說什麼呢,什麼伸手幫一把的,意思是怎麼回事兒.

"我明白,我會格外注意."

如果他們的猜測正確,今天就會有人動手,只要抓得到那個人,就能夠知道當時對他們下黑手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只要能夠抓到那些人,對他們,對權軍,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娜婭呢?"秦重張口問道.

沒在這個房間內看到那丫頭.

"被我鎖起來了."白熊低頭道.

開什麼玩笑,如果不動手把人給鎖起來,這丫頭有自由的話能不過來折騰,估計在會談事都能夠把房子給掀開了.

"看著她,別讓她胡鬧."秦重捏了捏眉心.

"我知道."白熊點頭道.

原本這娜婭他們是不想帶過來的,誰知道這丫頭知道他們要離開基地,死纏著人不放要跟著出門不說,還偷偷自己上了飛機,到了半路才看到她也在飛機上,指揮官氣的差點沒把她直接扔下去.

也沒辦法,只能夠帶著她一起過來,這會是真的要把人給看緊了的,否則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有的鬧得.

雪鷹緊跟著就看到了白熊偏頭過來的樣子,一看就知道這男人是要讓他去看著那個小惡魔,他後背抖了抖,跟著搖頭.

開玩笑,甯願到戰場上走十次百次千次,都不要和那個鬼靈精一起五分鍾的好不好,會折壽.

"再過十分鍾給她送點吃的東西過去."白熊最後選了個折中的辦法.

"好."

他能不能不送,直接讓她餓死算了,說不定餓得沒力氣就不會折騰了.

房間門不遠處的拐角,清妤站在拐角看了眼對面的房間門,緊緊的閉著,想來IE的人這會兒也肯定是在討論下一步怎麼辦.

權璟霆這邊口風挺松只不過IE無論想什麼辦法都要將芯片找到送回來,這點是事實.

況且,那芯片普通人拿到也沒什麼用,能夠打開的方法,都在權璟霆那邊.

清妤背靠牆壁這里四周都沒有什麼人路過,這片區可以說是絕對的禁止人出入了,整個二樓好像除了權軍和IE的人,允許通行的也就只有弗朗先生和兩名傭人了.

她懶懶散散的往這邊看了眼,就見到一名穿著黑白相間裙裝的女傭手上端著托盤走上樓來,事兒的皮鞋踩在樓梯上發出輕微的響聲,清妤伸頭出去看了眼,就看到那女傭端著托盤直接往秦重等人在的房間過去了.

傳統的H國長相,金發碧眼皮膚白皙,端盤子的動作標准一流,一看就是受過專業素質訓練的,女傭走到了門前,往後退了一步,伸手輕輕的敲門.

"Sir,你們的食物到了."女傭張口說了聲.

大約過了幾十秒,門從里頭來開,走出來一個男人站在門口接過托盤,讓後往右邊的房間過去了,女傭看到自己任務完成了,轉身下了樓.

整個過程不超過兩分鍾.

清妤再次抬頭的時候,看到了門腳有一個黑色的點點,是和剛才的門一不一樣的,她再看了眼,確定自己沒喲看錯之後,緊跟著從自己這邊繞了過去.

送食物給隔壁人的男人很快去而複返,手上的托盤也不在了,重新拉開了房間門走了進去.

清妤去到門口的位置,環顧四周之後蹲下身看了眼那個不大不小的黑點,很明顯,這是一個微型竊.聽.器,剛才還沒有的,那個女傭安裝的話,動作的確也太快了些.

確定了物件之後,她轉身跟著女傭下了樓,剛才那麼短的時間內,她都沒看的清楚這人怎麼將竊.聽.器安裝在門腳的,這麼看來,這人的確是挺厲害的.

能夠突破重重防范進入這里的人,想來也是特工身手才能夠做到的.

這權璟霆給她找的活兒,可真的是不簡單.

順著樓梯跟著走了幾步,清妤倒是見到了那名女傭,她神態自若的走在長廊上,見到路過的人員低頭打著招呼,慢慢悠悠的往後院那個方向過去.

清妤看到她垂落的手掌,虎口處有深厚的老繭,看上去和林楓他們常年拿槍的人差不多,清妤像是反應過來什麼,抬手看了眼.

看這樣子已經清楚了,現在唯一需要弄清楚的,就是這人,到底是哪方排出來的.

知道這人暫時不會走,清妤往後退了兩步轉回樓上去,她既然已經安裝了竊.聽.器,自然就是要知道芯片的位置,肯定權璟霆這邊也已經安上了,不過這會兒才來動手,有什麼用.

里頭那些人都是人精,身上如果不帶點反竊聽的東西,怎麼能夠出得了這個門,這人肯定是要找到芯片才能夠離開的.

如果猜的不錯,一會兒這人會到權璟霆和秦重的房間里頭去走一趟.

只要能夠抓得到現行,就不愁查不出來她到底是哪邊派出來的人.

清妤想了想,還是先到秦重房間里頭等著,這人應當會先到秦重那邊去,才會到權璟霆那邊過去,這麼想著她往樓上秦重的房間走過去.

原本這也不過只是一個過場而已,弗朗先生給所有人准備了房間,明明他們都只不過待幾個小時的,但是卻還是照顧的細致周到,讓人無話可說.

清妤從後窗順利的爬進了秦重的房間,這里頭整齊的像是從來沒有人進來過一樣,不過只要秦重會回來,有落單的時候,就會有人找上他.

她站在房間中央,窸窸窣窣的聽到門口傳來動靜,她動作迅速的鑽進了一旁的衣櫥內,櫃子門合上的瞬間,房間門被打開,一個較小的是身影動作迅速的鑽進了床底下.

清妤跟著聽到了走廊上頭傳來的腳步聲,以及一個男人的聲音,"娜婭!臭丫頭,你給我出來!"

走廊上雪鷹的動靜吸引了正在談事的白熊等人,他推開門走出來,就看到站在走廊上氣沖沖的雪鷹,此時雪鷹身上已經全部濕透了,發絲貼在臉上,下半身不知道是沾著些什麼東西,帶著白色,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狼狽.

"你這是,怎麼了?"白熊張口道.

雪鷹憋著火,"這個臭丫頭,我抓到她就把她兩只爪子都給剁了!"

想著進去看看這丫頭吃飽了沒有,接過剛剛進門就被她倒過來水給弄濕了不說,這丫頭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強力膠把他粘在了地毯上,乘著他走不出來的時候,自己就跑了.

白熊歎了口氣,也知道那丫頭的性子,她從來只聽一個人的話,偏偏那個人還不在.

這會兒也就是指揮官冷著臉的時候能夠讓她害怕一點,其余人都是沒用的.

"你先去換衣服,我讓人去找她."

"找到她馬上告訴我,我非得把她粘在飛機上不可!"雪鷹罵著大步走開.

門外走廊上的聲音傳進了清妤的耳朵里頭,她算是知道了,剛才跑進來的女孩子是誰了,那個隨身帶珠寶的姑娘.

看年紀怎麼也有個十八九歲的,能夠皮成這樣,倒是少見.

床底下喘了幾口氣之後,娜婭將頭伸出來看了眼,確定了雪鷹不會出來之後,躡手躡腳的准備爬出來.

背後的窗台上,慢悠悠垂下來一根繩索,娜婭瞪大眼睛,她好歹是IE出來的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一個動作迅速,再次鑽回了床底下.

樓上順著繩子慢慢的掉下來一個人,窗戶被推開,進來一個穿著便裝的女人,她長發高高束在腦後,不同于剛才女人的是,她的發色是黑色.

清妤慢慢的合上了被自己推開半拉的櫃子門,光憑耳朵去打探外頭的動靜.

上篇:114 她的作用    下篇:116 記者小姐(雙更合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