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19 你知道我是誰   
  
119 你知道我是誰

g,更新快,無彈窗,!

權璟霆帶著林楓等人站在長廊上,目光正好能夠觸及到室內的情況,一行人倒是毫不避諱的看著,里頭秦重轉身過來看了眼,這權璟霆親自過來,這人便是權璟霆的了.

白熊上前一步,退到了秦重身後看了眼,看著慢悠悠走進來的一群人,門外的人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兩方人在這房間里頭呈對立之勢站好,中間的位置是清妤和她抓住的女人,恰到好處的將兩撥人劃分開來,頗有種楚河漢界的味道.

走進來的男人看了眼,緊跟著伸手將清妤拉到了自己身邊,眼睛低頭上下打量著女人,"傷著沒有?"

女人搖搖頭,看向了對面一眾人震驚的眼色,然後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兩步,和面前的男人拉開了安全的距離,兩人都是男裝,這權璟霆不要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了好不好,是想明天回去之後,從今以後都有奇怪的傳言出來嗎.

"這是你的人?"秦重看著清妤張口,一雙眸子盯著她的臉不放.

權璟霆偏頭看向對面那群人,眼眸微眯,視線直直的落在了白熊身上,"剛才好像有人說,要將我的人關起來帶走是嗎?"

秦重倒是看的挺開的,畢竟今天已經交代過白熊了,還是有必要要注意一下,不過沒想到會這麼快.

"剛才這位小兄弟將勳章放出來了,但是礙于兩方的情面,畢竟這是在我們指揮官的房間內,為了保險起才出此下策,抱歉造成了不好的誤會."白熊倒是說的誠懇.

只不過沒想到權璟霆會來的這麼快.

"好在我們過來了,否則到時候可是說不清楚,因為不見了一個人,導致我們兩方兵刃相見,我怕到時候你們擔不起這個責任."黑牙看著白熊毫不客氣的說.

"那現在,秦指揮官是不是能夠相信,這是我的人了?"權璟霆看向對面的男人道.

秦重點頭,眼眸還是似有若無的落在清妤的身上,"當然,少帥親自過來了,這邊是最好的憑證."

對面這個男人,感覺挺奇怪的,如果他沒看錯猜錯的話,這應該恐怕,不是個男人吧.

他好歹也走南闖北這麼多年,見過的人多了,很多東西一眼就能夠分辨的出來,面前這人,想必是個女扮男裝的.

這個認知要比權璟霆看上男人,更加的勁爆,從來都是不見女色的權璟霆這次帶了個女人出來就算了,還舉止親密,為了不觸及他的底線,所以他們才將娜婭關在房間里頭的.

現在看來,也不是那麼的重要了,更重要的是,這個女人,是什麼身份.

"詳細情況是什麼,希望這位小兄弟能夠同我們詳細說明."秦重抬手,對著清妤示意.

她閉著嘴巴不願意說話,白熊好像似有若無的聽到剛才娜婭嚎的幾句話,跟著張口提醒秦重,"指揮官,剛才娜婭好像說,這位先生是個啞巴."

就是不會說話的那種.

林楓偏頭看了眼被當做啞巴的清妤,這清小姐,不是啞巴啊,是什麼讓他們有這樣的錯覺的.

"剛才娜婭也在其中?"秦重看向身邊的白熊.

剛才只聽到娜婭鬼哭狼嚎的,沒想到在這層去,這丫頭是什麼事情都有本事去摻和一腳的那種人啊.

白熊夠過去,在他耳邊小聲的說了句,"剛才雪鷹將她追趕到您的房間里了,她正好就遇上了那間諜過來."

能不能算是娜婭倒黴,這姑娘雖然是闖禍精,但是從來也是運氣極好的,不然這次也不會平白無故的冒出個清妤救了她的命,這運氣好,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不是.

"把她帶過來."秦重吩咐道.

這事情真相還是需要弄清楚的.

"如果這位兄弟不方便說出事情是怎麼回事兒的話,我們這邊的人能夠給出解釋."秦重禮貌的對著權璟霆說道.

"不必了,你們可以慢慢了解,我們就先走了."權璟霆漫不經心的掃過地面上的女人.

秦重臉色變了變,這人好歹也是對面的人抓的,就算在他房間里頭,也不能強行將人留下,但是,這畢竟也是一個突破口.

"這人,能不能讓我們帶走?"秦重最終還是張口發問.

"這人是我的人抓的,不知道秦將軍有什麼理由扣留."

"對于飛魚計劃被攻擊的詳細情況,IE好歹也是當事方,能夠從她嘴里翹出來的東西,自然是能夠比權軍要多的."秦重說出實話.

權璟霆懶懶的掃了眼過去,殘忍的吐出一句事實,"當時IE的人,已經全軍覆沒,一個不剩,你們自己現在內部,有經曆過飛魚計劃的人嗎?"

白熊等人臉色一變,權璟霆提起這件事情,不就是在他們傷口上撒鹽不說,還帶了不少的蔑視,這是赤裸裸的羞辱.

"少帥,話可不是這麼說的."秦重面色一冷,話里涼的能夠透出冰渣子來.

都是站在金字塔頂尖的男人,誰又願意服氣誰,兩人身上的氣勢都差不多,兩人互看一眼,空氣中已經是刀光劍影了,殺得昏天黑地了.

"這IE這麼著急,恐怕會讓人產生一種你們另有所圖的錯覺."林楓驀然說道.

空間一陣尷尬的時候,娜婭被人帶了進來,依舊是兩人架著的架勢,對面的黑牙和林楓看著有些好笑,這IE什麼時候有這個調調的.

娜婭好不容易掙脫了出來,看向房間內多出來的一群穿著軍裝的權軍,眼睛里頭蹭然就冒起了小星星,吼吼,好多帥哥.

顏值能打,身材能打,難怪在基地的時候她聽到說權璟霆長得十分俊美的說,最重要的是,這群人身上沒有IE那麼厚重的血腥味道,比他們要多了點斯文.

她喜歡.

"你們!"娜婭伸手指著對面的一群人,半響之後張口說出一句話,"都長的好好看."

雪鷹單手扶額,這丫頭,真的是太丟人了.

"娜婭,剛剛事情發生的時候,你也在這里頭,說說是怎麼回事兒?"秦重忽略她的這句話,跟發問.

小丫頭看了看對面站在權璟霆身邊的清妤,然後揉著下巴動了動,跟著張口,"剛剛那只貓頭鷹追我,然後我躲進了這里頭的床底下,跟著這個女人就出來了,然後她,這樣抓著我."

娜婭說著伸手拽住了身邊雪鷹的衣領狠狠的揪住,"她就這樣抓著我,然後問我芯片在哪兒."

小丫頭眉頭緊鎖,說的煞有其事,手上動作不停,活脫脫演繹的十分生動,白熊看的腦仁疼,伸手將她拽著雪鷹衣領的手給撥開.

"好了,說正事兒."

"我這就是在說正事兒啊."她不樂意了.

秦重倒是習慣了,伸手指著地上被五花大綁的女人,問,"這是怎麼回事兒."

"我這不是正要說到嗎,指揮官你可是越來越跟他們幾個一樣的了,聽人家說話都不聽完的."

娜婭說完之後開始了繪聲繪色的演繹,最後敲定了一件事兒,是對面那個啞巴哥哥救了她,然後這女人也是他打暈的,也是他給綁起來的.

從頭到尾,她就是打了個醬油的那種,也就起到了通報的作用,其余,一點作用都沒有.

"既然已經聽的清楚了,我想已經清清楚楚了,那麼我們也不多留了."權璟霆張口.

林楓身後走出來的士兵將地上的人拎起來准備出去,事已至此,秦重這邊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但是詳細情況,他還是需要說明一下.

"到時候,她嘴里頭出來的東西,希望少帥能夠給我一份,這對于我們來說,至關重要."秦重最後這句話,說的挺實在.

"後期我們會將所有的資料整合之後給IE發過去."林楓公事公辦的態度說道.

娜婭看著慢悠悠走出去的一堆人,在眨眨眼睛看了看對面的幾人,"你們剛剛說什麼呢?"

雪鷹伸手點在她的腦門上頭,咬著牙恨鐵不成鋼的說,"你呀,你要是有點本事不用人家救,能夠自己解決那個女人,就不會出這些事情了."

要是帶出來的不是這丫頭,這會兒那女人指不定是哪方抓住的了.

"關我什麼事兒啊."娜婭揉著腦袋哼唧道.

白熊歎了口氣,"這件事情真的不能怪娜婭,是我們沒能夠准備好,才讓對方鑽了空子."

要說錯也是他們的錯,沒有做好准備就出了這樣的事情,原是他們未能夠料于敵先,也怨不得旁人,他們都沒都能夠做的到的事情,又怎麼能夠奢望這丫頭能夠做到.

他們應該慶幸和感謝對方出了手,好歹救了這個冒冒失失的丫頭的命,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指揮官,這下怎麼辦."雪鷹張口道.

這次的事情是真的變得挺憋屈的,IE到哪兒不是橫著走的,偏偏這次委托案失敗,他們是過錯方,在權軍面前多多少少是沒了底氣,也只能任由旁人做主了.

"只能等著看他們能問出什麼了,對于這枚芯片,權軍比我們要更加重視,所以也會更加的賣力問出下落來."白熊回了句.

秦重往前走了兩步站在陽台前面,背影修長無比,"權軍的審訊手法,是十分出名的,權璟霆好歹也是盛名在外的人,這人進了他的地方,不吐出點什麼東西,是不可能出來的,詳細情況等到他們審訊過後再說."

所以在審訊這方面,他是不擔心,畢竟權軍的人會更加的努力想辦法,從哪個女人嘴巴里套出東西來.

"好的,那我安排一下那邊的交接問題."白熊點頭回應.

"權璟霆能夠在我們之前將人安排過來,想來也是十分厲害的角色,難怪當年莫托爾戰役,他能夠和老大打出那麼驚豔的戰爭,想來是盛名在外,卻也不是徒有虛名,這次是我是真的服氣了."白熊倒是點著頭開口.

"娜婭."站在窗前的人張口叫了聲.

"嗯?"

"你剛剛說,那個男孩子是啞巴?"

娜婭知道他問的是誰,急忙點頭回應,"嗯嗯,我早上見到他在玫瑰花園里頭,他是個啞巴,身上還穿著權軍的衣服."

秦重眼眸微眯,他倒是挺好奇的,這個能夠跟在權璟霆身邊的,女扮男裝的小啞巴是何方來頭.

難不成這麼多年權璟霆一直不近女色,是因為將這個啞巴養在身邊,養在軍營里頭的緣故,這可真的算是軍營秘辛了.

"秦先生."娜婭上前一步,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

每次娜婭一有什麼事情要求指揮官的,就會做出這個動作,故作乖巧,所有人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那個小哥哥救了我,要不我們請他們吃頓飯?"

做人要知恩圖報,這是她從小到大第一個被灌輸的理念,好歹那個小哥哥救了她的命,再說了,權軍那邊都是些帥哥,去認識兩個,回去介紹給溫妃她們也不錯.

"你這丫頭,腦子里都在想什麼,一起吃飯,你就不怕有人下毒毒死你?"雪鷹哼了聲.

"你閉嘴貓頭鷹."娜婭瞪了他一眼,跟著伸手戳了戳秦重的手臂,"好不好指揮官?"

秦重低頭看了眼小丫頭在自己手上作怪的細白手指,好看的眉眼微揚,"你的目的是什麼,不止是為了感謝吧?"

"沒有,我真的只是為了感謝,絲毫沒有要介紹帥哥給溫妃的意思."娜婭急忙擺手.

"吼,就知道你這丫頭沒安好心,我看你就是個禍害,給我過來,因為你剛才的問題,現在繼續關禁閉,等到晚上回去基地在收拾你."雪鷹伸手將她毫不留情的拖走.

"你放開我貓頭鷹,還不都是你的錯!"

"不要叫我貓頭鷹!"

他的代號是雪鷹,雪鷹,雪山上孤傲飛翔振翅高飛的王者,傲視群雄的那種,不要將他跟在夜里瞪著圓潤大眼睛賣萌的物種放在一起.

"雪鷹,放開她."秦重突然張口道.

聽了指揮官的命令,雪鷹只能忍著氣將這丫頭放開,這人是真的和他八字不合的,每次都能夠把人氣的半死.

秦重轉身,看著臉憋得通紅的娜婭,英俊的臉上帶著一抹柔和,他低頭對自己面前的女孩張口.

"晚餐是不可能了,不過在最後一次會談之前,你可以去見見那個小哥哥,對他說聲謝謝."

娜婭眨眨眼睛,心情愉悅,"你說的是真的嗎."

她真的能夠自由活動!

"不過要讓白熊跟著你過去,但是有一點,你明白,該說的不該說的,你清楚."秦重盯著她開口,最後手掌在女孩子腦門上敲了下,"別胡鬧,權璟霆不近女色,不要靠近他,否則的話你要是被權軍的人擊斃了,恐怕我就得帶著你血肉模糊的尸體回去了."

娜婭心里一個咯噔,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其實她最怕的,還真的就是死,尤其還是血肉模糊的死法,她不要.

"我,我知道了."她低頭回了句.

秦重看向了對面的白熊,"十五分鍾之後帶她回來."

"是."

男人回過頭看像了窗外的天色,白云悠然浮過,空中澄澈湛藍,的確這里是十分漂亮的地方.

這趟來的也不算虧,權璟霆身邊的那個"男孩子",倒是挺讓人在意的.

很多事情,這邊不成,至少那邊成了,這趟出來的也不虧.

帶著清妤抓回來的人,權璟霆一行人回到了自己這邊的房間,將綁回來的人交給了黑牙手下的人之後,清妤倒是松了一口氣,整個人倒在沙發上,仰著頭看向天花板.

所以說,為什麼她要陪著權璟霆過來受這種苦,有種將自己推進坑里頭的感覺.

"那樓下的女傭還要不要處置?"林楓這才想到清妤第一個告訴他們的,這里頭藏著的間諜.

里應外合,這里的戒備森嚴,如果不是內部有人的話,恐怕這女人也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混進來.

"想必她也應該已經待在這里很長時間,這所莊園是常年以來H國接待國際貴賓的地方,如果里頭的傭人不是知根知底的,想必也進不來,人家既然好不容易進來了,你們也不用這麼將人帶走吧."清妤閉著眼睛躺在沙發上張口道.

林楓看了眼對面的清妤,也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剛才清妤過去的時候已經在那女傭的房間里頭按上了竊.聽.器,該放進去的東西是一樣都沒少的.

現在這同伙被抓了,她肯定是會聯系一下自己的上級的,如果將她抓起來,不一定能夠從女人口中套出什麼東西來,但是長久的監視下去,卻肯定是能夠得到很多東西的.

"我明白了,這就下去辦."

最後一個林楓撤出了房間內,整個空間之中就只剩下了權璟霆和清妤兩個,女人平躺在沙發上閉目休息,男人坐在她對面的位置,手上翻了幾下IE給的資料之後扔到了一旁.

清妤閉著眼睛就感覺男人伸手將她的腦袋抱了起來,緊跟著她靠在了一個比沙發墊更加有質感的墊子上,不過有些硬,男人身上那股子龍涎香的味道將她包圍起來.

權璟霆低頭,看著靠在自己大腿上的女人,跟著笑了笑,"干的不錯."

清妤唇角勾了勾,眯著眼睛能夠看得到他那張俊美無儔的面孔,臉頰蹭了蹭他的大腿,嘴里嘟囔了兩句,"沒有沙發靠墊軟."

這是事實,常年訓練的男人身上可都是肌肉居多的,這硬邦邦的,她靠的不習慣.

"不舒服?"男人指腹滑過她的塗著厚重粉底液的臉龐.

"嗯."

"呵……"他口中溢出輕笑,緊跟著語調柔和的回了句,"那也得忍著."

清妤已經習慣了他這人的霸道,也懶得同人計較了,張口問了兩句,"飛魚計劃既然是總統否決掉的,為什麼還有人堅持要去做?"

這是她的好奇,已經被國家領導階層放棄的,為什麼那個科研隊會選擇自掏腰包請了IE做保鏢去了三國紛爭之地,做科研考究.

男人指腹劃過她光潔飽滿的額頭,將上頭的碎發一一別向女人耳後的位置,微微張口,絲毫不帶隱瞞,"丁博士所做的科研,是一項能源研究,只不過要付出的代價巨大,但是一旦成功,國力增強是不言而喻的,但是現在的國際形勢,你也清楚,這樣頗具威脅性的科研成果,已經擁有的人是不想和別人共享的,所以面對這個內容,會很有爭議性."

原本在國際上已經頗具爭議的M國實在不適合再嶄露頭角在這些方面了,所以總統也就沒有通過關于這項研究的法令,但是丁博士堅信他的所作所為最終會為整個國家帶來益處,所以帶著整個科研對自掏腰包,賣掉了很多自己舍不得的科研成果,來支持這項研究.

原本最後的一個項目研究,就是在三國所爭之地的冥淵,沒想到,最後所有的科研人員都死在了冥淵,在去到冥淵之前,丁博士通知了權璟霆.

也告訴了他自己陸陸續續收到的威脅信件,當時剛剛從T國邊境上趕回來的權璟霆親自帶著人去到了冥源,但是卻在冥淵,看到了滿地的尸體.

那枚芯片最終不知去向,他們最終,還是晚去一步.

清妤沒有回答,她其實也是隨口一問,沒想到權璟霆會這樣毫無保留的同她說這些話,倒是嚇了她一跳.

"還有二十分鍾,最後一次會談敲定了所有問題的細節之後,我們就啟程回去."男人摸著她的臉頰說道.

靠在男人膝蓋上的清妤嘴唇輕抿,半響之後張口,"權璟霆,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這丫頭口氣當中透著十足的嚴肅,男人薄唇輕勾,伸手親昵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問吧,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清妤猛然睜開眼睛,加看到了居高臨下看著她的權璟霆,他這張臉是真的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就算從下往上仰看,也還是好看的嚇人,所以所男人長得好看也是十分重要的.

她穩住心神,剛想從男人膝蓋上起來,卻被她按了回去,耳朵重重的磕在他腿上,肌肉結實,但是有點疼.

"就這麼說."

"這樣我不好問."她要說的是正事兒.

需要一個能夠面對面,泡著茶一起思考的那種范疇,所以,這種動作,會影響她大腦的思考.

"我好回答."男人看著她回了句.

所以是不用管她的感受了是吧.

清妤也知道拗不過他,最後能夠知道自己的答案就行了.

"你,不好奇我為什麼會用槍,為什麼身手這麼好嗎?"她睜著眼睛,盯著男人那雙眼睛發問.

權璟霆顯然也沒想到她會問這些,狹長的鳳眸當中閃了閃,卻還是很快回答,"這些不重要."

"按照外界的說法,我是清家的女兒,可是你難道從來不覺得奇怪,為什麼一個好好的清家的女兒,會變得這麼厲害?"

在她醒過來的時候和蘇葉接觸了一段時間,從蘇葉的口中她知道了不少的事情,清妤小時候是什麼都不會的,七歲的時候就算跑步摔倒也是哭的昏天黑地的等著傭人過來哄的,活脫脫一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養在是城堡里的公主.

就算出國之後有所變化,但是也不可能會變得這麼的迅速,清妤小時候是見不得血的,一看到血,別說是血就算是相同顏色的液體,也會嚇到的亂叫.

後來成年之後雖然在H國生活,但是蘇葉也曾經見過兩次她,蘇葉口中的她,和她自己認知的,是不一樣的.

一個人就算再怎麼變化,能夠變得判若兩人,不是很奇怪嗎.

再說了,就算再怎麼不明顯,她還是能夠看得出來自己手上虎口一層的繭,那是常年握槍的人才有的,雖然比不上權璟霆的厚重,但是也是年代不短的.

"這些都不影響我的思考,等到你想起來之後,自己就清楚了."權璟霆低著頭看著她回答.

清妤看著他的樣子,一雙水靈靈的眸子盯了半響之後,心里頭冒出一個答案,"你,以前是不是見過我?"

"你也知道清家是為什麼將你送出國到H國新娘學校的,最終的目的是為了我,你覺得我見沒見過你?"男人回應的毫無破綻.

但是清妤卻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一樣,她腦袋里有種想法,但是卻不敢問出來,權璟霆沒准見過她,或者說是,知道她是誰.

經曆了這麼多事情,她腦袋里現在的猜測頗多,她也不是傻子,所以能夠分辨的清楚很多東西,心里的預感也會比旁人更加的多.

"等到你想起來之後,我們在做交談,那個時候你的腦袋更加的清醒,好嗎."男人捏著她茭白的下巴笑了笑.

"你只要記住一點,你的存在,是為了嫁給我就行."權璟霆最後說出這句話.

像是隕石一樣的狠狠的砸在了清妤的心上,擲地有聲,慢慢的從那塊石頭上衍生生長出了不少透明的絲線,看不清楚樣子,卻緊緊的將她的心髒纏繞起來,密不透風,緊繃的差點爆炸.

但是清妤卻聽出來了,這是拒絕,拒絕再回答她有關于她的任何問題.

男人垂落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掌緊緊的捏住,像是抓住了什麼東西一樣,最終死不放開,一直到門口的敲門聲響起來.

"誰?"

"少帥,IE過來人,是個小姑娘."林楓站在門口張口叫道.

"說清楚,是娜婭,我叫娜婭."那頭的小姑娘張口糾正道.

"這小姑娘說是要過來見見剛才的啞巴哥哥."林楓有些繞口的說出來.

沒辦法只能這麼翻譯,否則的話直接叫出清妤的名字,不是白瞎了嗎,那所有人都知道他們這次過來帶了清家大小姐過來了.

清妤聽得挺清楚的,知道是誰過來了,起身從男人身上起來,"我出去看看吧."

男人這次倒是沒阻攔她,自己往後坐姿端正的坐在沙發上頭,看著她將帽子戴在了頭上,清妤想要往那邊過去的時候,就被人身後拉了回來.

她低頭,就看到權璟霆伸手在她衣服上拍了拍,然後放開了手,"十分鍾之後回來."

娜婭和白熊站在門口,小丫頭換了身衣服,這次是實打實的一套女孩子的衣服,不過都是簡單的衣服褲子,按照她的說法就是,畢竟是見自己的救命恩人,得好好的打扮打扮.

白熊守在她房間門口,都差點以為這丫頭是拿出了沐浴淨身焚香的勁頭去准備的了,就差沒吃齋念佛了.

這會兒他盯著在門口有些不自在的丫頭,第一次見到這丫頭是這個樣子的,難不成是看上哪個小伙子了?

說實話,那小伙子的臉是真的長得挺普通的,人又瘦小,他一個男人看著都倒胃口的很,作為一個男人,她確實沒有很多吸引女人的點.

林楓看著面前這兩人,這都快開始會談了,這兩人突然跑過來說什麼要見啞巴哥哥,他想了半天才想起來那是清小姐.

清妤將門從里頭拉開的時候就看到了等在門口的三人,她看了眼換了衣服的小姑娘,牛仔褲加簡單的白色短袖,高高的馬尾梳在腦後,挺青春靚麗的打扮,要比她穿的那身軍裝要更加的適合她.

她挑眉看向了對面的小丫頭,示意她要做什麼.

原本有長篇大論的小丫頭在看到清妤的時候就說不出來了,想到指揮官說的別調皮,她動了動身體,還是決定要用最實在的方法來答謝自己的救命恩人.

"那個,謝謝你今天救了我,你想要什麼東西就告訴我,無論要什麼東西我都滿足你."娜婭拍著胸脯保證.

白熊咳了聲,他是不是應該感謝這丫頭沒有簡單粗暴的張口,要多少錢直說.

清妤看著她,還以為她會直接抓一把鑽石給自己,結果沒想到還帶要求的,半響之後她搖頭.

原本那個女人也是她要抓的,也不是有心要救這丫頭,哪兒能還沒理由的占了人家一個恩情不放.

"不行,知恩圖報這個是你們M國的話,我欠了你的人情,我還是要還的."說著娜婭伸手從自己口袋里掏了一張折疊好的紙出來.

"這個是我寫好的欠條,如果有一天你想到了要什麼東西的話,就拿著這張欠條找我,無論什麼要求我都能夠滿足你的!"娜婭說的信誓旦旦.

緊跟著當著林楓和白熊的面將紙條硬生生的塞在了清妤的手上,大有你不收我就哭給你看的架勢.

清妤看了看手上的紙張,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點頭答應,反正接下來了,這丫頭以後她也沒機會見到了.

"既然這樣,那我先走了啊."娜婭東西也送到了,看著她往後退了兩步.

白熊看著娜婭,有種見了鬼一樣的感覺,這次為什麼這麼斯文了,不是應該抱著人家扯著嗓子哭天喊地猜像是她的風格,這是突然怎麼了.

娜婭走了兩步之後返回來,跟著拉著清妤的衣袖示意她低頭,不明所以的清妤低下了頭,娜婭在她耳邊說了句.

"你要是覺得不想在權軍里頭干了,就告訴我,我隨時帶你到IE里頭去,而且保證你進去就是管事的,不會當大頭兵,還有啊,工資方面要比IE多一倍,一年還給你多出五個月的假期."說完之後她對著清妤眨眨眼睛.

林楓正好站在清妤的身邊,這娜婭說話也沒特地降低音量,正好就被聽得清清楚楚.

這是,明目張膽的過來挖牆腳來了.

"我這回真的走了."娜婭回到白熊的身邊,跟著再次開口,"要是干不下去了就來找我啊,我保證你的待遇會是整個IE里頭最好的."

林楓仰頭看天,這是就是利誘啊,利誘.

對面那兩人,娜婭身材嬌小,才到身邊白熊的肩膀下頭的位置,看上去倒是最萌身高差,走了兩步之後,白熊一巴掌拍在了身邊女孩子的頭頂上.

"什麼時候你的權利比指揮官還要大了,敢隨便答應條件,你怎麼不說他過來你把IE指揮官給他做啊."

"我要是有這權利,我還真的想這麼做."娜婭抱著腦袋回了句.

"報個恩都還不忘記把IE扯進去,你可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怎麼不給錢了,你不是抓了兩把鑽石出來的嗎?"

"你懂什麼,我的恩人是能夠用金錢來玷汙的嗎!"

兩人身後的低頭看了眼自己手上的紙張,這IE是多有錢,抓了兩把鑽石出來.

林楓聽了兩人的話,也是咳了聲之後低頭看向了清妤,為什麼有種,清小姐沒有提要求有點虧的感覺……

上篇:118 你是誰    下篇:120 我看上他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