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20 我看上他了   
  
120 我看上他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妤帶著娜婭給的紙條莫名其妙的回了房間里頭,林楓跟在她身後走進去,進門就看到自家少帥坐在沙發上,整個人往後仰,動作隨意,姿勢慵懶.

她默不作聲的將紙條折疊好之後放在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頭,雖然不知道有什麼作用,但是好歹這也是那小姑娘給她的,不用白不用,況且能夠隨身帶著鑽石寶石的,估摸著也不是什麼普通人.

"少帥,已經處理好了,那女人口中的毒囊已經取了出來,現在已經不會讓她有自殺的可能."林楓開口道.

"嗯."沙發上的男人點頭.

林楓看了眼一旁去到了權璟霆身邊的女人,想要張口說什麼,卻礙于清妤的面子沒好說,最後想了想還是待會兒告訴少帥來得好.

"把軍裝換上,一會兒跟我一起過去."權璟霆張口道.

清妤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我還要過去?"

她就不用過去了吧,畢竟這兩方會談可不是小事情,她就不用過去湊熱鬧了,在房間這邊等著他們就成,這會兒也就是敲定IE最終應該怎樣對這次事故負責,她也不是太關心這個問題,就不用過去了.

"所有人已經見過你了,這次也是跑不開的."權璟霆起身,慢悠悠的將黑色手套戴回了手上.

"我在外邊等你."男人最後戴著手套的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清妤看向了那邊折疊好放在床尾的軍裝,也罷,來都來了,還是將問題最後是怎麼解決的給聽完整了,IE和權軍的會談,也是多少人想見都見不到的.

容業從隔壁房間走出來,剛才也接了個從國內打過來的電話,他那個童心未泯的母親,操心完這個又操心那個的,每天忙的團團轉,好不容易他才將電話掛斷能夠跑出來.

想著也沒多長時間就得確定後續的處理問題,這邊清妤抓到的人他還沒見到,過去看兩眼再說.

結果剛剛出門就被人撞了滿懷,對方還是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

"咦……你長沒長眼睛啊,這樣都能撞上的!"娜婭摸著腦袋低著頭哼了聲.

她身後的白熊是眼睜睜的看著這丫頭是怎麼走路不看路,最後硬生生的給撞在了人家身上的,上前一步將人給拽回來之後,他敬了個軍禮.

"容少將,抱歉."

對方的身份,他們是清楚的很,能夠和權璟霆並肩作戰的將軍,尤其還是這麼年輕的,也只有容業一個.

"沒事兒."容業倒是回的挺干脆的.

一個小丫頭而已,他還犯不著和對方計較什麼,不過他還是將好奇的目光放在了娜婭身上,滿是打量,什麼時候這IE也會帶著丫頭出門了,這是什麼,秦重的妹妹?

娜婭捂著頭抬起來,才看清楚了對面人的臉,順著她的高度看上去,便是將完整的權軍軍裝給看了完整徹底了,她不是這麼倒黴吧,這一天就跟權軍的人杠上了.

"小丫頭,你撞了我,沒句道歉的?"容業有些好笑的看著發愣的娜婭.

這小姑娘長得挺水靈的,跟熟透的水蜜桃一樣的,看上去挺甜的.

等著娜婭主動道歉的白熊一直沒聽到女孩子嘴里的話,湊過去就看到了她滿眼迷離的盯著容業,最後驚世駭俗的吐出一句話.

"你長的好帥!"緊跟著娜婭伸手抱住了容業的手臂,"我要嫁給你!"

兩個房間是相鄰的,這邊剛剛從少帥那邊出來的林楓正好聽到了女孩子中氣十足的宣講,偏頭過去看見被娜婭強抱的容業,瞪大眼睛愣在原地.

這是,大型告白現場?

容業也被女孩子這波操作弄的有些溜,只能伸手將貼在她身上犯花癡的女孩子撐開,"你這是怎麼回事兒?"

這小白癡從哪兒出來的.

娜婭抱著他的手臂死不撒手,小臉滿意的蹭啊蹭,活脫脫的像是找到了什麼好寶貝一樣的,就是不放手.

半響之後反應過來的白熊伸手將人給拽下來,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味道,"你這是怎麼回事兒?剛才不是還和那個啞巴小子打的火熱嗎?"

怎麼這會兒就平白的看上人家容業了,那個啞巴小子和這容業比起來,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這眼光是忽高忽低的.

林楓在兩人身後贊同的點頭,剛才還一副要舍不舍的小模樣看著清小姐,怎麼移情別戀的這麼快,感情這丫頭是見一個愛一個的.

"你別把我對我恩人的感情說的那麼齷齪,我那是普通的感恩之情!很純粹的那種!"娜婭不滿的沖著白熊嚷嚷道.

緊跟著她轉頭,滿眼冒著小星星的盯著容業,"但是這次,我是真的遇到真愛了!"

沒錯,她的真愛.

容業順著她的目光低頭看了看自己,然後轉身看了看身後,確定了沒有其他人之後,莫名的有種無奈的感覺,他雖然平時看著放蕩不羈,但是對于感情這方面,還是挺嚴謹的.

被這麼個乳臭未干的小姑娘看上,好像他不是那麼的高興啊.

緊跟著容業伸手,摸了摸正在滿懷愛意看著自己的小腦袋,"小姑娘,你年紀還小,現在哥哥沒空陪你玩,去一邊去."

娜婭反應過來,跟著不滿的動了動自己的腦袋,鼓著腮幫子張口,"我才不是小姑娘呢,我已經滿十九了,在我們國家很多人現在都已經是媽媽了."

她說的有板有眼的,容業順從的點頭,"哦,哦."

他沒那麼多時間陪這小姑娘耗的,這會兒都忙著呢.

"不行,你不能走."娜婭一把抓住了要離開的容業,緊跟著八爪魚一樣的纏上了男人.

換好衣服和權璟霆一起出來的清妤,好死不死的看到了這畫面,有些愣神的看了眼之後,林楓發現了兩人的存在,難得的興高采烈的和他們解釋.

"對面那姑娘說,看上容將軍了."

這可是一出好戲有沒有.

"娜婭,你別胡鬧了,我們得回去了,超過了時間指揮官會懲罰你的."白熊上前一步,幫著容業將糾纏的娜婭從他身上掰下來.

後者八爪魚一樣的叫了聲,"我不回去了,你幫我告訴指揮官,我找到了真愛,我不回IE了,我要跟他走!"

"男人是要靠搶的!錯過了就再也沒有了,我不要,老大告訴我了,要是看上了就別撒手的!"娜婭鬼哭狼嚎的叫喚道.

白熊聽到她喊出來的話,拉著她的手指一頓,跟著看著她目光灼灼,"那你還要不要找老大了?"

娜婭一愣,抱住容業的手指松了松,男人抓緊這個時間迅速的掙脫了娜婭,沖到了林楓和權璟霆的身後,身上的軍裝已經被抓的皺皺巴巴的了,他伸手整理了幾下之後,無語望天.

清妤看著剛才還死不撒手的娜婭聽到了那句話之後就放開了,心里頭倒是挺好奇的,這個老大又是什麼人.

娜婭低頭,小臉皺巴巴的活像個老太太,看著自己的腳尖,語氣低落,"當然要啊,但是……."

"既然要,你就得跟我回去,否則你是見不到老大的."白熊只能拋出殺手锏.

小丫頭抬頭看了眼這邊的容業,臉上表情更加深沉,緊跟著往前走去,容業第一次往後退了一步,這丫頭,貌似有些難纏.

娜婭心里的天平最後傾斜向了老大那邊過去,這容業先暫時這麼放著吧,可是貌似又有點舍不得的樣子.

清妤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人能夠將自己的情緒這麼完全的表露在臉上的,尤其還能夠跟坐過山車一樣的這麼跌宕起伏的,一會兒多云轉晴,一會兒又說晴轉陰的,挺厲害的.

娜婭沖過去卻是沒有對容業做什麼,伸手將自己的腰包解下來扣到了容業手上,"這個是我的聘禮,這段時間你要守身如玉的等著我,我老大回來之後,我就去M國找你!"

容業瞪大眼睛看著自己手上女孩子小巧的白色腰包,這包包的邊緣,好像還鑲嵌著碎鑽.

"你現在是我的人了,這個只能算是定金,後面我還會送過來."娜婭以為他是認為少了,急忙張口道.

"哎,拿回去,我不要!"

娜婭往後退了兩步之後義正言辭的拒絕,"這是我的聘,接受了就不能拒絕,否則會被天打雷劈!"

容業看著手上的腰包,有種燙手山芋的感覺.

白熊看不下去了,歎氣走過來將人給拖走了.

"你不能背著我找別的女人!你現在是我的人了!"

"等著我來找你!"

"你記住,我叫娜婭-維斯福特!"

女孩子的聲音隨著白熊拖動的步伐越來越小,慢慢的消失在樓梯口.

清妤低頭看了眼容業手上還沒來得及扔出去的包包,突然低頭笑了出來,這一天之內,她是看到了娜婭從這包包里頭掏了三次寶石,這次好了,最後一次直接連包包都給人了.

"你這算是被預定了?"

容業看著旁邊輕笑的女人,腦袋有些發愣,這丫頭都是怎麼回事,IE的姑娘都這麼如狼似虎的嗎.

"不過我倒是對這姑娘的審美產生了懷疑,少帥的長相,怎麼看都比容將軍要俊美的多,怎麼偏偏沒這麼膽子看上少帥,反倒是看得上你了."林楓想到剛才容業被娜婭纏住的樣子,整個人笑的樂不可支.

"你什麼意思!我這臉可是要比這冰塊好得多了,說明了這年頭女孩子看人不是光光看外表的了!"容業反駁道.

現代人注重的是內涵,內涵.

權璟霆看著身邊女人輕笑的樣子,伸手攬上她的腰肢,低頭咬著她的耳朵,"怎麼,很好笑?"

"容業,你還是看看這包包里的東西你在說話."清妤提醒道.

容業伸手將腰包拉開,里頭滿滿當當的各色寶石鑽石晃了他們幾人的眼睛,他瞪大眼睛跟著看了看娜婭離開的方向.

"這是真的?"林楓低頭看了眼,饒是他也有些震驚.

這其中的鑽石有好多都是和他們大拇指一樣的大小,這是得有多少錢,價值連城的原鑽.

清妤看了眼容業的表情慢悠悠的提醒道,"我剛剛聽到了那個男人說,娜婭出門的時候隨手抓了兩把."

"隨,隨手?"容業看著清妤有些結巴.

清妤點頭,跟著手指點了點鼓鼓的腰包,煞有其事的說,"恭喜你,被包養了."

這事實說出來,是真的紮心的.

容業活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操作,這小丫頭簡直驚天地泣鬼神啊.

"一會兒開會的時候還給秦重."說著他伸手將包包捏著手上,語氣嚴肅.

容業說完這話,好像帶著定時炸彈一樣的步子往那邊的會議廳過去.

林楓也是好笑的很,第一次看到這情場老手的容少將被一個姑娘給調戲了,還留了聘禮,提起步子追上了那邊的容業.

清妤摸著下巴,半響之後開口,"原來容業,是少女殺手."

剛剛說完這句話,她身子一輕,腰上一雙大手拎著她直接按在了身後的牆面上,對面的水晶燈和寂靜的走廊落在清妤的視線里頭,她急忙伸手拍了拍附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你瘋了,快放開我!"

在這兒鬧什麼,對面那走廊隨時會有人走過去,這是要權璟霆喜歡男人的消息人盡皆知嗎,這萬一要是被娜婭轉回來看到了,這臉她是要還是不要.

這邊林楓已經走遠了,黑牙就算在附近,看到兩人這動靜,也是不會敢隨便過來的.

男人不管不顧的,堅毅的下巴抵在她下巴,薄唇擦過她的耳垂,清妤後背抵在牆上,腰間卻被男人緊緊的控制住,動彈不得.

這是又抽的什麼瘋了.

"我嫉妒."權璟霆咬著她的耳朵,慢悠悠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清妤被這句話扔出來給打蒙了,半響之後,她以為男人這是嫉妒為什麼娜婭看上了容業而不是看上他,男人的自尊心啊,有些奇怪的.

她手掌有些尷尬的拍在他肩膀上,帶著一點安慰的,跟著張口,"那個,其實,人跟人的審美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喜歡長相帥氣的,但是有的人卻喜歡內涵深厚的,但是其實呢,每個風格的人都是有自己的特色的,所以說……"

這鬼話實在是沒辦法編下去了,這都什麼問題啊,憑什麼是個姑娘就得看上你啊.

正在說著話的清妤冷不丁的被男人咬了耳垂,溫潤的觸感和尖銳的疼痛,讓她一下子就感應到了.

閉上嘴巴的女人緊跟著聽到了自己耳邊,咬著自己耳朵的男人恨鐵不成鋼的張口,"你什麼時候才能包養我……"

娜婭這件事情算是這邊的一個簡單的過度區,兩方確定的第二次會談正式開始,這次娜婭依舊是保持被看守的狀態,不過倒是換了另外幾個人過去,這丫頭太能折騰了,出門的時候基地里奇奇怪怪的武器不知道偷了多少.

還倒是一個一個的都派上用場了,只不過都用在自己人的身上了,折騰的夠嗆,偏偏還都不敢動手,不然的話回去溫妃折騰人的手段可是一流的.

清妤依舊和早上一樣站在權璟霆的身邊,折騰了這麼半響,外頭的天色已經慢慢地暗下來了,這一天算是什麼都經曆了.

女人戴著軍帽擋住了臉上的表情,但是耳後根卻還是泛紅的,腦袋里現在還回蕩著剛才權璟霆說的話.

這男人,真的什麼時候都有本事擾亂你的心神.

有了今天中午的插曲,兩方之間的談話也不像早上那樣的劍拔弩張,倒是輕松了不少.

"詳細情況就是在這些,具體的等到後續IE會給出一個答複."秦重將最後的承諾說出來.

這邊權璟霆點頭,食指在桌面上輕扣過去,"既然這樣,我期待三個月之後,IE給出的答案."

白熊和雪鷹站在男人身後,看著對面那群人,這算是圓滿的解決了這件事情了,不過給他們三個月的時間,應該都能夠解決的差不多了.

少了來自權軍這方面的壓力,要輕松的很多.

最後結束的時候,容業倒是沖了出去將腰包還給了白熊,白熊是親眼看著那個小祖宗將這包塞給的容業,他要是敢拿回去,估摸著娜婭能把他吃了.

最後還是秦重收下的.

最後走出來的時候,權璟霆站在房間內伸手將軍裝的領帶扯開,看著對面的女人張口,"把衣服換下來,我們暫時不會回去."

容業正好進門就聽到了這句話,看著男人扯領帶的動作,邁著步子走過去,"喲,這是怎麼了,暫時不打算回M國,要帶著清妤去劈情操啊?"

清妤抬頭看著他,翻了翻手上的東西,"娜婭沒過來和你見最後一面道個別?"

一想起剛才那丫頭恨不得生吞活剝了他一樣的動作,容業心里一陣哆嗦,那丫頭纏著他的時候,他分明就是看到了對面IE的人臉上露出來的同情眼光,容業算是明白怎麼回事兒了.

他雖然不像權璟霆這樣的不近女色,但是也不濫情花心,可是也還不至于對那麼小個丫頭下手,看著還是未成年的樣子.

就當做她是一時興起,反正以後也見不到了,這IE的基地位置,沒人能夠找得到,這丫頭看樣子也不會是IE能夠隨隨便放出來的人.

這麼想著他輕松了很多.

"我還有事情,需要見一個朋友,明天中午回帝京."

"好."容業點頭.

這權璟霆自己有事情,他也是忙著的,容家那邊消息來了幾趟,他也得回去看看是什麼情況.

清妤原本是想著和容業一起回帝京的,但是看這樣子,這男人一時半而也不會放過她,只能認命的跟在他身後.

最後還是按照他的要求依舊換了身男裝穿在身上,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看向已經換了便裝走出來的權璟霆.

"我,不能穿平常一點的衣服嗎?"清妤看著自己不倫不類的裝扮.

男人抬頭看了眼,"還不錯,挺好看的."

"我是女的."她張口提醒道.

穿成這樣不說身上還裹著抹胸,不得不說,勒的都快喘不過氣來了,不說讓她穿女裝,你至少讓她恢複女兒身吧,這樣子走在大街上,雖然說不招風,但是也不舒服啊.

"寵物店已經打了電話來了,那只貓,你打算怎麼辦?"權璟霆看著正在整理腰帶的女人道.

清妤手上的動作停下,這才想起來上次的貓,好像還在寵物店里頭呢,救是救了,但是怎麼處置又是一個問題.

權璟霆走過來,伸手她將帽子戴上,轉了轉帽簷之後送來,眼中滿是笑意,"不過,不招風."

清妤看著自己對面那張招蜂引蝶的臉,這人是忘記了他自己那張臉那點本事了是吧,將外套披起來.張口道.

"見你的什麼朋友?"

她得穿成這樣.

"一個老朋友,他正好在H國,有些問題需要同他談談."

權璟霆看著已經將自己原本的模樣完全遮蓋起來的女人,滿意的點了點頭,指腹勾過她的鼻尖,"在外面,依舊扮演你啞巴的角色,嗯?"

清妤還沒來得反應過來,身邊男人就已經低下頭,在她耳邊落下一句,"既然你不想包養我,那換我包養你怎麼樣?"

清妤:"……"

她拒絕.

"可是呢,人家那不叫包養,是下聘禮."清妤睜著眼睛說瞎話.

"哦?"男人摸著她的耳垂漫不經心道,"既然這樣,那我也換

娜婭的影響力果真是挺大的,連權璟霆都能被她帶囧了,水平挺高的,但願這丫頭包養容業的願望能夠實現.

……

萬里晴空之上的天氣,三架銀灰色的飛機並排飛在萬丈高空之上,飛機上的圖騰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中間那家飛機上,奢華鎏金的包廂之內,秦重等人並排而坐,坐在了中央的位置.

娜婭站在一邊,雙腿合十,面對牆壁手指摳著壁紙,女孩子頭頂正在慢慢的往上冒黑氣,滿目怨氣的那種黑色烏云籠罩住她,從背後看上去,倒是挺像淒涼那麼回事兒的.

娜婭抬頭看了眼這邊的動靜,然後轉回去低頭默默的摳牆.

正在忙著整理文件的雪鷹抬頭看了眼,心里有種解氣的感覺,終于有人治住這丫頭了,指揮官簡直就是她的克星.

"你就保持那個姿勢,一直站到回到IE."白熊頭也沒抬的說道.

娜婭不甘心的回頭,"那還有十個小時呢."

她這腳還要不要了,就這麼站是個鍾頭的時間.

"這個你問指揮官去."

這丫頭一路上折騰人就算了,到了地方更加的折騰人,這次也不知道權璟霆是怎了,否則的話按照從前的處事風格,這娜婭不知道在哪兒了,估計被一槍崩了都有可能,這丫頭從來不讓人省心的.

"我就納悶了,這IE里頭那麼多男人,各種風格的都有,你怎麼就能看看上人家的將軍之後還死不撒手了,你可真是給我們長臉,不知道的以為IE里頭都是你這貨色的人,我們以後怎麼辦?"雪鷹毫不客氣的損道.

"你管呢,我們男人是多,但是你們有幾個有我家老公那樣的氣質的?"娜婭不服氣的插著腰吼了句.

白熊拿著筆的手抬高,"你給我轉回去."

"你老公?容業是什麼人,帝京的名門望族,家里頭指不定已經訂了親了,他們那樣的人家和我們這種無牽無掛的人不一樣,多的是為他思考的家人,這個年紀了不可能還單著."雪鷹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有女朋友又怎麼樣,我爸爸以前還有四個老婆呢!"娜婭張口就來,都不帶思索的.

"你們那兒是什麼情況人家這是什麼情況,M國是一夫一妻制,不是一夫多妻,你知道你這種叫什麼嗎?"雪鷹看著她慢悠悠的吐出一個詞,"第三者,或者是情婦."

娜婭這下可是徹底炸毛了,轉身來就是一飛腿直接踢過去,雪鷹起身躲過去,兩人就那麼開始了你追我躲的游戲,白熊煩的不行伸手將娜婭拉回來.

"指揮官在里頭休息,你要是吵醒了他,可就不光是站著回到IE了."

聽了他的話,娜婭這才算是安靜下來,這要是回去IE還被關禁閉,會死人的.

"還有你,你也別在和她吵了,有這時間好好的關注一下冥淵那邊沿海有沒有打撈到失蹤人的尸體."白熊對著一旁邊的飛鷹說道.

聽到這話,兩人不由自主的沉默了,雪鷹暗自咬牙,"就算打撈,也應該撈出來的是丁博士的遺體."

不會是他們老大,絕對不可能.

娜婭看著他們兩人,這半年來,他最恐懼的就是生怕他們從海里將老大的尸體給撈上來了,又害怕找不到老大的消息,這樣糾結的情緒,每天都在擔憂當中度過.

"下一次你們去冥淵能不能帶上我啊."娜婭低頭,這次是難得乖巧.

白熊看到她的樣子也知道這丫頭難過了,伸手按了按她的腦袋,"下一次我帶你過去."

誰不知道整個IE上下,唯一能夠制得住娜婭的只有老大,她也就只聽老大一個人的.

"行了,你自己過去罰站,這邊忙著."白熊敲著她的腦袋說.

"還要站啊!"她仰頭叫了聲.

那剛剛說這麼多的意義何在,溫情一下子就不見了.

"指揮官罰你的,無論如何都得站,過去吧."

白熊敲敲她的腦袋之後轉過頭去忙活手上的事情了,看著耷拉著腦袋走回去的女孩子,雪鷹噗嗤一聲笑出來.

------題外話------

額,今天特殊情況,肚子痛,嗚嗚

上篇:119 你知道我是誰    下篇:121 虐貓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